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七十六 妹控

二百七十六 妹控

作者:

孫掌柜在醫館住下,除了阿中,符郎中與其餘人也皆住在醫館。

後院與后罩房被蘇小小隔成了兩個獨立的小院兒,大的帶廚房,曹廚子與楊氏居住。

小的是蘇小小的院子,裡頭有兩間屋子,一間是她的,另一間是鶯兒與杜鵑的。

她不常住,但只要是她的院子,就沒人敢闖。

小韋子住一樓,符郎中與孫掌柜住二樓。

孫掌柜馬不停蹄地趕路,累到虛脫,早早歇下了。

他要養足精神,對付仁心堂。

孫掌柜的到來對蘇小小來說是一場及時雨,她可以騰出精力來做更多的事。

點心的生意她也讓蘇二狗重新去接了。

不只是仁心堂在打第一堂的主意,她也盯上了仁心堂。

仁心堂的位置是真好。

日後若是能買下來,就給二狗開一家點心鋪子!

翌日,吃飽喝足的蘇家老二、老三,帶著小表弟蘇二狗心滿意足地去上學了。

蘇小小將三小隻送到凌雲那邊。

一般是鄧安或張琴師來開門,她有幾日沒見到凌雲了,今日一見,她感覺凌雲變化挺大。

怎麼說呢?

瘦……依舊是瘦的,畢竟皮包骨的人,想要一下子養得白白胖胖不現實。

可雙頰與眼窩的凹陷沒那般嚴重了。

更重要的是,蘇小小居然看見他在吃東西。

他手裡抓著一張雞蛋軟餅,一邊皺眉,一邊嫌棄地啃著。

沒吐……

是厭食症有些許轉好了嗎?

應該是吧,瞧著都不吐了……

念頭剛一閃過,

凌雲忽然身軀一震,捂住胸口,匆匆跑去後院,哇哇哇地吐了起來。

蘇小小聽到了張琴師無比炸毛的咆哮:「雞蛋餅?你居然敢吃雞蛋餅?誰許你吃這個了!?這玩兒你遭得住嗎?!」

從前凌雲不肯吃東西,張琴師著急。

如今他瞎吃東西,張琴師更著急。

「我餓。」凌雲理直氣壯地說。

「餓就瞎吃嗎?」

「粥不頂飽。」

張琴師:「……」

三小隻威力太猛,凌雲只靠喝粥,半個時辰都扛不住。

蘇小小明白了。

凌雲太久沒正常進食,身體的腸胃功能變弱,許多食物克化不了。

蘇小小忽然想起了從藥房拿到的消化酶。

咦,這不就派上用場了么?

蘇小小回家,把消化酶拿給了凌雲。

經驗告訴她,藥房的保健葯絕不是單純一種功效,這瓶消化酶,保不齊能調理他腸胃的各種問題。

「飯後服用,一次一片。」

這回沒讓她猜功效,明明白白地給了說明書,她真該謝天謝地。

凌雲看著蘇小小遞過來的小瓷瓶,皺眉道:「葯?」

「助消化的。」蘇小。

「我不吃藥!」凌雲任性拒絕。

蘇小小默默拿出一盒今早剛出爐的桂花山藥糕。

凌云:「……」

-

坐上蘇陌的馬車后,蘇小小被頂著兩個巨大黑眼圈的蘇陌驚得眨眨眼。

「你昨晚幹嘛去了?」

蘇陌面如死灰地拿出一沓紙遞給她。

蘇小小接過來一瞧:「《論語》?」

蘇陌淡道:「不是被罰抄了嗎?」

蘇小小:我沒打算乖乖認罰呀……

蘇陌難得哼了一聲:「衛廷沒替你抄過書吧?」

連抄書都做不到,這種男人不能要!

——日常勸我妹對衛廷死心。

抵達宮學后,蘇小小將《論語》交給了江夫子。

江夫子一看字跡就不是蘇小小的。

朽木不可雕也!

他倒也懶得過問,放蘇小小回課室了。

今日的課室有些熱鬧,原因無他,兩個宮學的學生吵起來了。

其中一人竟然是胡碧雲。

喲,這可新奇了,這個胡家千金不是喜歡在背後鼓搗別人捅刀子,自己坐收漁翁之利的么?

親身上陣,改策略了?

與她大吵特吵的對象是一位姓盧的千金——盧慧。

盧家一共有兩位千金參與考試,二人都選上了,盧慧是原配所出的大小姐,在林如月的事件里為蘇小小仗義執言的盧穎,是繼室所出的二小姐。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次騎術課上,被蘇小小從惠安公主的馬蹄下救下的千金正是盧二小姐盧穎。

也就難怪她會冒著得罪林家的風險替蘇小話了。

但平日里,她與蘇小小交集不多。

「是我姐姐的臉。」

盧穎小聲開口。

蘇小小扭頭一瞧,才發現盧穎站在了自己身邊。

她說話的樣子小心翼翼,似乎是怕被別人看出她倆在竊竊私語。

盧慧的臉上戴了面紗,額頭上也效仿靜寧公主佩戴了華勝額飾。

「哦,她的臉怎麼了?」蘇小小問。

盧慧悄聲道:「她長了一顆痘,擦了胡小姐送她的藥膏,臉上更嚴重了。」

蘇小小問道:「更嚴重是多嚴重?」

「就……」盧穎弱弱地看了盧慧一眼,見盧慧沒盯著自己這邊,才好似壯膽說道,「滿臉的紅疹子,腫得不像話。」

那確實挺嚴重的。

靜寧公主滿臉痘時也沒腫。

如今靜寧公主的皮膚好得像剝了殼的荔枝,只是由於她上課總戴著面紗,是以,宮學的千金們並不清楚她皮膚的變化。

盧慧與胡碧雲吵得不可開交。

胡碧雲冷聲道:「我好心給你葯,反被你倒打一耙!這種藥膏,外面排隊都買不到!早知道我不如不送你了!」

盧慧咬牙道:「我怎麼倒打一耙了?你的葯把我的臉全弄壞了!」

胡碧雲譏諷道:「怎麼就是我的葯弄壞的?那麼多人用了都沒事,偏偏你出了事!誰知道是不是你自己亂吃了什麼東西,或者擦了什麼不該擦的胭脂水粉!」

盧慧激動地說道:「我沒有!我是昨晚入睡前擦的,洗過臉直接就擦了,沒用胭脂水粉!我也沒亂吃東西!」

胡碧雲冷冷地說道:「你的臉一看就是過敏症!病從口入,你說你沒吃,誰又能證明!我爹辛辛苦苦研製的新葯,多少人買都買不到,你不要就還給我!」

蘇小小看著她眼周與額頭露出來的一點皮膚,-胡碧雲倒是沒判斷錯,像極了過敏。

「你的破葯,還給你!」

盧慧說不贏她,氣得將藥瓶扔在了地上。

藥瓶呱啦啦地滾到了盧穎腳邊。

盧穎躬身拾起來。

「能給我看看嗎?」蘇小小問。

盧穎將藥膏遞給她。

蘇小小打開聞了聞。

「原來如此。」

------題外話------

你一票,我一票,打臉永遠不遲到!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