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七十七 打臉

二百七十七 打臉

作者:

蘇小道:「你姐姐的臉,的確是擦了這個葯的緣故。」

「嗯?」盧穎一怔。

另一邊,由於暫時休戰的緣故,盧慧也聽到了蘇小小的話。

她與蘇小小不熟,但此時,只有蘇小小一個人站在她這般,其餘人全是一副她在胡攪蠻纏的樣子。

她當即拽緊拳頭:「胡碧雲你聽見沒有?就是你的葯有問題!」

胡碧雲嘲諷道:「呵,誰不知她們家在我二叔的仁心堂隔壁開了一間醫館,她忙着搶我們胡家的生意,當然會這麼說了。我勸你別上當!」

蘇小小漫不經心地掂了掂手裏的藥瓶:「金銀花、連翹、野菊花、薄荷、玄參、薏米、公英,你們胡家的藥膏是用這些藥材做的吧?」

胡碧雲大吃一驚!

「你怎麼會知道……你……你偷了我們胡家的方子?!」

蘇小小給了她一個王者蔑視:「用得着么?聞一聞不就知道了?還是說,作為胡院判親生女兒的胡小姐,居然連幾味藥材都聞不出來?」

「我……」胡碧雲讓蘇小小噎了個猝不及防。

她是能聞出一些藥材的,藥材各有味,可有時混在一起,藥味會竄、會綜合、會改變。

因此極少有人……能夠「聞」出一張完整的藥方。

可她這會兒不能承認呀,否則豈不是落了下風?

胡碧雲清高地說道:「我是能聞出來,可不保證你也能聞出來。」

蘇小小拋給她一個小藥瓶:「那你聞聞我這瓶金瘡藥用了哪些藥材?」

胡碧雲聞了聞,一臉鎮定地說道:「有……大黃、黨參、三七、雞骨香、麝香……」

蘇小小淡淡地笑了:「胡小姐,你聞了這麼久難道就沒聞出來,這根本就不是金瘡葯嗎?」

胡碧雲臉色驟變!

課室內的諸位千金紛紛朝胡碧雲投去了不可置信的眼神。

蘇小姐說的是真的?

胡碧雲竟然連金瘡葯都認不出來?!

那她剛剛還煞有介事地報藥材名——

胡碧雲怒道:「你耍我?」

蘇小小攤手:「我可沒耍你,我是在給胡小姐一個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不然怎麼能讓盧小姐乖乖認這個栽呢?」

眾人噗嗤一聲笑了。

奪筍吶。

有打臉打得這麼囂張的嗎?

她們是來看小胖丫頭笑話的,可也不知為何,愣是被她的狡詐給逗笑了。

小胖丫頭也不蠢嘛。

反倒是胡小姐,似乎有點慘啊。

胡碧雲咬牙:「你說不是就不是?」

蘇小小微微一笑:「你可以找個太醫來鑒定一下啊,看這瓶葯是不是金瘡葯。別說找太醫麻煩,你爹是院判,我相信這點面子,你還是有的。」

胡碧雲被噎得不要不要的。

她正要將藥瓶重重地摔在身邊的桌上。

蘇小小提醒:「當心,這可是惠安公主的桌子。」

胡碧雲連摔藥瓶的機會都被剝奪了,滿腔怒火無處發泄,就要氣成一隻河豚。

她面對盧慧的指責有多氣定神閑,面對蘇小小的打臉就有多心情炸裂。

「你、你、你……你少在這裏胡攪蠻纏!就算你說出了我們胡家的藥方,也不能證明她的臉是我們胡家的葯擦壞的!」

胡碧雲回過神來了,她方才讓這丫頭氣糊塗了,居然被這丫頭牽着鼻子走!

事情的關鍵根部就不是這丫頭會有多會辨認藥材,而是他們胡家的藥膏絕對沒有問題!

蘇小小沒着急回答她的話,而是看向一旁的盧慧:「盧小姐,你每年入春后,是否接觸花卉便會出現不適?」

盧慧忙道:「沒錯沒錯,一年四季其實都會有一點兒,春日最為嚴重。我的院子裏從不養花,不然我就會打噴嚏,長疹子。」

「這是因為盧小姐對花粉過敏。」蘇小小耐心解釋道,「胡家的藥方里有野菊花與金銀花兩味藥材,尋常人擦了沒事,對花粉過敏的盧小姐卻會因此中招。」

盧慧恍然大悟:「難怪我一擦,整張臉都腫了!」

她冷冷地瞪向胡碧雲,「你還有什麼話說!」

胡碧雲嘴硬道:「那為什麼別人沒事?」

蘇小小雙手抱懷,淡淡說道:「如果你是指在座的諸位千金,我想,一是由於並非每個人都對花粉過敏,第二,可能她們壓根兒還沒用你的葯吧。」

這種葯是祛痘的,誰沒事往臉上抹呀?不得等長痘了再抹么?

眾人集體尷尬。

她們的確還沒用,藥膏放在家裏吃灰呢。

胡碧雲氣得心口痛。

正在此時,靜寧公主來上課了。

看見她走進課室,胡碧雲宛若抓住了救命的稻草:「靜寧公主擦過我父親的葯!她的臉好了!證明我父親的葯是沒問題的!」

這簡直是偷換概念。

蘇小小從始至終沒講過胡家的葯對所有人都有問題,她只是指出來它含有過敏源,對盧小姐這樣的花粉過敏者不適用。

靜寧公主皺眉看着狼狽不堪的胡碧雲。

胡碧雲激動地問道:「靜寧公主,您擦過我父親的葯,對嗎?」

靜寧公主道:「擦過。」

胡碧雲眸子一亮:「那您……」

靜寧公主接着道:「擦了一次,沒效。」

胡碧云:「???」

秦嫣然今日的馬車出了點問題,姍姍來遲。

她進課室,發現今日的氣氛不大對。

胡碧雲坐在最後一排,像是狠狠哭過,眼睛腫成了核桃。

蘇小小依舊坐在靜寧公主的身份,惠安公主與靈犀郡主沒來。

不少千金正偷偷地打量蘇小小,眼神充滿好奇與探究。

蘇小小一回頭,她們就會像被抓包的小兔,趕忙拿書擋住臉。

可當蘇小小轉頭臉去,她們又好奇巴巴地偷看她。

她不過是晚來了一點。

發生了什麼事?

為何那麼多千金……看向那丫頭的眼神變了?

下午是騎射課。

經過衛廷的幾次魔鬼訓練,千金們的騎術突飛猛進,就連幾位從未上過馬的千金也能自如地策馬奔騰了。

今日主要學射箭,不騎馬,要等騎術與箭術都練得爐火純青后,才能開始騎射合一。

衛廷一襲白色夫子寬袍,神色冰冷地站在草場上。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