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二百八十一 姐弟連心

二百八十一 姐弟連心

作者:

幾人被無數的木材、竹棍壓倒在地地上,驚叫聲與哀嚎聲不斷,但由於這一帶地勢偏僻,又有鬧鬼之凶名,因此即使是青天白日也幾乎無人路過。

因此嚎了也沒任何作用。

秦雲嚇得六神無主,一邊用力推著身上的重量,一邊扯著嗓子狂叫:「你們幾個!快來救我呀!快點兒!我快被壓死了!」

幾人不是不想救他,是特么的自身難保啊!

他們也被壓得死死的!

誰能料到這小竹樓說塌就塌了呢。

小竹樓原是要建成一座三層閣樓的,架子打得老高了,可想而知所有的材料塌下來有多可怕。

一個國子監監生的腿很快失去了知覺。

「劉深,你流血了!」

身邊的同伴對他說。

他臉色一變:「哪兒、哪兒流血了?」

同伴扭頭對他道:「腿……你的腿流血了!」

劉深害怕得半死。

他的腿流血了,而他毫無知覺……

這不僅沒有絲毫安慰,反而令他內心充滿了恐懼!

他開始大聲哭喊:「來人吶——救命啊——」

蘇二狗是現場唯一沒哭爹喊娘的。

不是他不害怕,說到底他也只是個十四歲的少年,怎麼可能做到看透生死呢?

只不過他自幼磕磕絆絆長大,最為清楚,這種情況下大喊大叫並不會有任何幫助,反而會耗空自己的體力。

他的胸口被壓得很疼,腰腹之下漸漸有些發麻。

唯二能活動的是一雙胳膊。

可是他也推不動身上層層疊疊的木材。

終於,蘇祁與蘇鈺幾人趕到了。

一共四人,兄弟倆,張公子與一名車夫。

幾人看到眼前的「廢墟」,瞬間怔住了。

蘇鈺大驚:「怎麼會這樣?」

蘇祁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他聽到了秦雲等人的鬼哭狼嚎,獨獨沒聽見蘇二狗的聲音。

張公子訥訥道:「我……我不清楚啊……不干我的事……不是我乾的……」

蘇鈺瞪了他一眼。

兄弟二人繞着廢墟走了一圈。

蘇鈺大聲道:「二狗!二狗你能聽見嗎?」

秦雲聽到了蘇鈺的聲音,暗淡的眼底光彩重聚:「三表哥!是我!快救救我呀,三表哥——」

蘇鈺懶得理他!

在他即將踩上一塊木頭時,蘇祁抬起胳膊抓住了他:「當心!別踩到了!」

他說罷,用眼神示意蘇鈺往邊上瞧。

蘇鈺的目光順着自己腳下的那塊木頭,一路延伸到上方,不難發現所有的木頭與竹竿交錯在了一起,正所謂牽一髮而動全身。

一不留神,可能會引起二次坍塌。

他冒了一層冷汗,小心翼翼地避開那塊木頭跨了過去。

二人繼續呼喚二狗。

張公子也跟着一塊兒叫了起來。

他是個混球,可他從沒想過要蘇二狗的命,何況這個節骨眼兒上,不幫着救人,會被蘇家倆兄弟打死的吧?

蘇鈺抓了抓蘇祁的手腕:「二哥,最下面好像有動靜,他們幾個太吵了,聽不清。」

蘇祁即刻冷聲道:「你們幾個給我閉嘴!誰再多嚎一句,誰也別想得救!」

眾人乖乖閉了嘴。

蘇鈺補充道:「二狗,不是說你,你接着叫。」

並不想叫的蘇二狗:「……」

蘇二狗胸口被壓住,呼吸與發聲都有些困難,他用指節一點一點敲擊着手邊的竹竿。

蘇祁與蘇鈺趴在地上傾聽。

蘇鈺先聽到動靜,遙手一指到:「二哥!在那邊!」

蘇二狗被壓在最底下,距離秦雲不遠。

這並不奇怪,小竹樓塌陷時,蘇二狗正在揍秦雲。

找到了蘇二狗的位置,但接下來更嚴峻的問題來了,他們該怎樣把蘇二狗救出來。

張公子好心地去搬一塊最上面的木頭,打算將壓在地上的一個國子監監生救出來。

眼看着就要成了,哪知他腳一滑,木頭往下一壓,反倒壓中了一根竹竿。

「啊——」

底下的監生傳來慘叫。

蘇祁厲聲道:「你別輕舉妄動!」

張公子嚇得緩緩將木頭放下,一臉慘白地退到了一旁。

蘇祁對車夫道:「去通知我大哥,他這個時辰應當在宮門口。」

「是!」

「三弟,你去通知祖父。」

「好!」

車夫與蘇鈺沒坐馬車,而是將車廂卸了下來,一人騎了一匹馬,分頭行動。

張公子顫顫巍巍地說道:「我、我也去找人。」

他是真去找人了,不是落荒而逃。

他爹是工部的,應當知道怎麼救人。

蘇祁站在邊兒上,與蘇二狗說着話,讓蘇二狗保持清醒。

蘇二狗不必句句回應他,每隔一會兒用指節輕輕敲一下竹竿就好。

蘇小小與蘇陌是剛出皇宮便與前來尋他們的車夫撞了個正著。

車夫不等馬兒停穩,幾乎是整個人摔下馬的。

「大公子!表小姐!不好了!表公子他出事了!」

二人也不坐馬車了,一人一馬,絕塵而去!

皇宮距離這裏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方向,事先不知會出這樣的事,蘇陌用來駕車的馬兒以平穩為主,爆發力與速度並不是太迅猛。

饒是如此,二人也仍舊是車夫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他們抵達了滿目瘡痍的現場。

看着堆積如小山的非虛,蘇小小的眉頭皺了起來。

「二狗呢?」

她問道。

「大哥!表妹!」

蘇祁見到蘇陌,可算是找到了主心骨。

他對二人說道:「二狗被壓在了最下面,秦雲在他旁邊,另外幾個在那頭。」

秦雲此時也聽到了蘇陌的聲音,他宛若看見了一根救命稻草:「大表哥!大表哥救救我!快救我——」

他還能叫得如此中氣十足,可見他雖也是被壓着了,但卻並不算嚴重。

「三弟去通知祖父了,另外,工部的人應當也快到了。」蘇祁說完,無比慚愧地低下了頭。

是他沒照顧好二狗,才讓二狗造此橫禍。

蘇陌看着交錯疊砌的坍塌閣樓,神色一點點變得複雜。

「二狗,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蘇小小對着下方問。

噠。

是蘇二狗敲擊竹竿的聲音。

蘇小小在邊上小心翼翼地趴了下來。

姐弟二人的目光在交錯的縫隙中交匯。

蘇小小問道:「我看見你了,你疼嗎?」

噠。

蘇二狗又敲了一下。

疼。

姐,二狗好疼。

------題外話------

求兩張月票,守護二狗。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