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40章 親密

第40章 親密

作者:

另一邊的鎮上,蘇小小想了想與景弈的談話,不放心,又去了一趟春柳巷。

符大娘見到她,鼻孔恨不能懟到天上去:「你怎麼又來啦!」

蘇小小撇嘴兒:「反正不是找你買梅乾菜。」

符大娘:「……」好氣哦!

符郎中出來了:「娘——」

符大娘氣呼呼地說道:「讓你收她雙倍診金,你收了嗎?」

符郎中訕訕道:「收……收……了……」

她做徒弟。

名義上的徒弟。

後面這句他就不敢說了。

「哼!」符大娘以為自己敲詐蘇小小成功,很是得意地進屋了!

「姐,我想去茅房。」蘇二狗尿急。

「茅房在那邊。」符郎中給指了路。

蘇二狗去茅房后,蘇小小問了錦衣少年的事。

符郎中道:「是有人來過,一個帶著劍的年輕人。」

白澤,景弈的護衛。

蘇小小沉吟片刻,問道:「他是不是向你打聽我了?」

符郎中道:「沒錯。他問我,你是我什麼人?我說你是我徒弟,又問他是誰,他就走了。」

她就猜到景弈會調查她,幸虧自己提前做了準備,不然這一身醫術怕是解釋不明白。

接下來她以為符郎中會問她究竟怎麼一回事,她到底是誰、師承何處、為何會有人在調查她。

哪知符郎中似乎毫不關心,只是鄭重叮囑道:「你可千萬別告訴我娘,符家的醫術傳男不傳女,若知我收了個女徒弟……就算只是挂名的,她也一定會氣到跳腳的。」

蘇小小摸了摸下巴:「唔,忽然有點想告訴她了呢。」

符郎中:「……」

--

姐弟與翁婿差不多時辰到家的。

大家都結束了一日的勞作,辛勤並快樂著。

——錢氏不快樂。

她快被折磨死了。

蘇承笑容滿面:「閨女!我回來啦!女婿也回來了!」

回到家,又是相親相愛的好翁婿啦!

三小隻跟著梅子、牛蛋去村裡玩了,蘇二狗去喊他們回家吃飯。

蘇小小進灶屋將蘇老爹的中藥煨上,等葯的功夫又把從藥房里拿到的壯骨顆粒拿去了蘇老爹的屋。

「這是啥?」蘇老爹問。

蘇小小道:「壯骨葯。」

「長、長這樣。」蘇老爹沒見過這麼奇怪的葯,「花了不少銀子吧?」

「碰上一個好郎中,便宜賣給我了。」蘇小小說著,將一個錢袋遞給他,「最近幾日做生意掙了點,這些你先拿著。」

蘇老爹拒絕:「我不要,你拿去花!」

蘇小小輕聲道:「我手裡有,二狗那邊也給了。雖然不是很多,但只要我們努力做生意,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蘇老爹的喉頭又一次脹痛了。

他握住女兒的手,用極大的意志力忍住落淚的衝動,哽咽地說:「你放心……爹也會好好學種地的……」

李家。

正端碗吃飯的錢氏莫名打了個哆嗦——

--

蘇小小暫時沒給蘇老爹針灸,還不到時候。

她回屋拿出了沈川交給她的清單,打算看看究竟定了多少個,也好決定今晚究竟發多少麵糰。

可當她看到手裡的白紙黑字時,表情一下子僵硬了。

她不識字!

確切的說,是不認識這個朝代的文字!

並且,古文字是豎著寫的,

從上到下,從右到左,沒有標點符號,猜都不好猜!

草率了!

早知道該讓沈川念念的!

蘇小胖子暴躁抓頭!

就在她內心無比抓狂之際,一轉頭,瞥見了坐在門口優哉游哉曬夕陽的衛廷。

蘇小小眸子一亮,大步流星地走過去:「衛廷,你識字嗎?」

衛廷坐在椅子上,聞言淡淡抬眸。

夕陽的餘暉落進他深邃如泊的眸中,折射出琉璃般奪目的波光。

蘇小小咽了咽口水。

完了,這副身體的花痴毛病又犯了。

她忙撇過臉,高冷地說:「問你話呢。」

衛廷看著她的後腦勺,不咸不淡地說道:「認識。」

「當真?」蘇小小轉過臉來,眸子亮晶晶地看著他,「那你幫我念念上面的字!」

「你不識字?」衛廷很意外。

懂醫術的人多少是識一點字的,除了一些只懂幾個土方子的赤腳郎中,但很顯然,她的醫術比赤腳郎中厲害多了。

「鄉下人不識字有什麼可奇怪的嘛?你念不念?」蘇小小抖了抖手裡的清單。

衛廷似笑非笑地問道:「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

蘇小小銀牙一咬。

衛廷靠上椅背,拿腔拿調地說道:「看來你也不是很想讓我念,那算了。」

蘇小小氣鼓鼓地瞪著他,深呼吸,微微一笑:「相公,你去地里幹了一整天的活兒,辛苦了。口渴不渴?肚子餓不餓?我幫你倒杯水喝呀!」

她麻溜兒地倒了杯茶來。

「略涼。」衛廷說。

「等著!」蘇小小進屋換了杯熱水。

「寡淡。」衛廷又說。

「好嘞!」蘇小小又端去加了點兒茶葉。

家裡日子苦,喝的茶葉是陳茶,粗糙,口感也澀。

衛廷喝了一口就不想再喝了。

「相公,你累不累?我幫你捏捏肩啊!」

蘇小小繞到他身後,伸出一雙肉乎乎的小胖手,開始為他按摩肩頸。

衛廷十分享受某人賣力討好的小樣子。

只不過——

某人的手起先的確十分規矩,可按著按著,就往不可描述的方向去了。

衛廷渾身一緊:「拿來!」

蘇小小冷笑:小樣,治不了你了!

衛廷的腰上有塊痒痒肉,她早發現了。

衛廷指著清單上的字,一個字一個字地念給她。

蘇小小聽得認真,不自覺在他背後緩緩俯下身,想記住他念的那些字。

少女溫熱的呼吸不經意地落在他耳畔,衛廷的聲音頓了頓。

「怎麼不念了?」蘇小小說。

衛廷繼續念。

寒風很冷,他很熱。

-

蘇錦娘打不遠處路過時,看到的就是二人在夕陽下曖昧而親密的一幕。

「念完了。」

衛廷冷冰冰地說。

蘇小小趴在椅子上,歪頭,笑嘻嘻地看著他完美的側顏:「相公你真厲害!」

衛廷神色鎮定,語氣嫌棄:「用你說。」

「不說就不說!」反正也念完了!

蘇小小唰的抓過清單,起身往屋裡去。

衛廷正色道:「茶水涼了。」

蘇小小氣場全開,頭也不回:「自己倒!」

衛廷:「……!!」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