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47章 試探

第47章 試探

作者:

蘇小小不知景弈就在門口。

項公子看了眼門板的方向,低低笑出聲來:「是,景弈是有些臭脾氣,回頭我替你教訓他。」

蘇小小忙擺小胖手:「不用不用,他畢竟是你表弟,別為了我這個外人弄得你們兄弟不開心。他對我是冷淡了點兒,對你挺好的。」

……

蘇小小離開后,景奕走了進來。

「表哥,你真不打算回京了?」

項公子沒說話,只是遞給景奕一封密函。

景奕拆開看過後,神色變得凝重:「竟然……」

項公子道:「派出去的人全部失手了,任務完成之前,我們不能回。而養病……是一個再合適不過的理由,不會引起京城那邊的懷疑。」

景奕欲言又止。

項公子問道:「怎麼了?」

景奕直言道:「你對她透露的有點多。」

項公子笑道:「你是指我告訴她我來自京城的事?如果她是有意接近我的,當我說出我是京城人時,她的神色不會那麼自然。」

景奕恍然大悟:「原來表哥是在試探她。」

項公子輕輕摩挲著蘇小小留下的藥方:「她的醫術太可疑了,當年姑姑也是不幸染上肺疾,其治療的過程比我艱辛漫長許多,也更兇險。不過照目前看來,是我多心了。她不是任何一方勢力派來接近我的,她就是個得了高人指點的小丫頭。」

「是小婦人,她成親了。」景奕糾正。

項公子頗有些意外地蹙了蹙眉:「她也不大呀,就成親了?」

景奕:呵呵,何止成親了?娃都生了,三個!

--

蘇小小拿到診金後去前面的廂房找到了沈川。

沈川照舊將明日預定點心的清單給她,蘇小小接過清單,順手給了他三兩銀子。

「這是做什麼?」沈川問。

「傭金。」蘇小小說。

「啊?」沈川沒聽明白,「什麼金?」

蘇小小道:「就是不能白讓你幫忙的意思,你就當是酬金好了。你又是幫我預定點心,又是幫我照顧項公子吃藥,我一直沒來得及好好謝你。」

沈川擺擺手:「舉手之勞而已,你說這個就見外了,我是那種為了銀子的人嗎?再說了,我爹巴不得我多去公子面前露臉呢,我還得多謝你給了我這個機會。這次你治好了公子的病,我爹也挺感激你的,他只是嘴上不說!」

蘇小小沉吟:「那個公子……」

沈川四下看了看,小聲道:「來頭不小,你也發現了吧?可惜不論我怎麼問,我爹就是不肯泄露他的身份!」

好奇害死貓,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

蘇小小微笑:「收下吧,不然我以後可不敢再找你幫忙了。」

沈川見蘇小小如此堅持,只得收下。

別看他是院長兒子,但其實他爹管得嚴,他一月只有五百文零花錢,算上他娘偷偷塞給他的,也不到一兩。

掙錢的感覺……似乎挺不賴!

二人一道去叫醒廂房裏的蘇二狗。

——蘇二狗儼然將書院當成一個補覺的好地方兒了,攤在椅子上,睡得嘎嘎兒香。

蘇小小把憨憨弟弟拍醒。

蘇二狗擦了把口水,迷迷糊糊道:「姐,清單弄好啦?」

蘇小小道:「可以回去了。沈公子,告辭。」

「告辭。」沈川忽然想到什麼,叫住蘇小小,「對了,蘇姑娘,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陳浩遠的學生?聽老頭兒說,

有一回你們在書院門口說了許久的話。」

他口中的老頭兒是書院後門,每回都要找蘇二狗打劫一個餅子的老大爺。

蘇小小問道:「有事?」

沈川說道:「書院有幾個舉薦去府城念書的名額,我父親正考慮從陳浩遠與另一名學生中選一個。」

……

蘇小小帶着睡眼惺忪的蘇二狗出了書院。

陳浩遠剛從對面的書齋買了墨錠出來,一眼瞧見書院門口的姐弟二人。

他眉頭狠狠一皺,眼底略過一絲厭惡。

同窗順着他的目光望了望:「哎,那不是賣點心的姐弟倆嗎?最近書院不少人預定了他們的點心,我也吃過一回,味道不比錦記的差,還比錦記賣的便宜!陳兄,你也想買點心啊?」

「沒有。」陳浩遠淡淡地說。

他已經知道蘇小小來書院賣點心的事兒了。

士農工商,商人的地位是很低賤的,陳浩遠打心眼兒里瞧不起滿身銅臭味兒的小販子。

何況,就那對姐弟,能做出什麼好東西?

比錦記的好吃?

也不知是誰瞎傳的?

陳浩遠告誡道:「你以後別亂買吃的!當心吃壞肚子!」

同窗道:「不會啊,他們賣的點心好吃不上火,特別飽肚子!」

陳浩遠淡道:「一看你就沒吃過好東西!」

恰巧此時,沈院長也從書齋下來了。

他適才在二樓,學生們一般上不去。

「院長!」同窗先發現沈院長,即刻轉身行了一禮。

陳浩遠忙斂起心神,也轉身恭敬行禮:「院長。」

「你們杵在人家門口乾什麼?」沈院長問。

「我們……剛剛在看那對賣點心的姐弟。」同窗回答,總不能說他們在背後議論人家。

沈院長望了眼漸漸走遠的蘇小小與蘇二狗,又問道:「認識?」

同窗搖頭:「不算認識,只是吃過他們賣的老婆餅。」

沈院長的目光落在陳浩遠的臉上。

陳浩遠定了定神,正色道:「我也不認識!」

--

沈院長回到庭院,先去探望了大病初癒的項公子,得知他還需在書院多修養一段日子,沈院長表示這是自己的榮幸。

他立刻吩咐下人去準備年貨,自家人過年,與公子留下來過年,必定是有所不同的。

「爹!」

沈院長剛出書房,碰上了笑容滿面的沈川。

沈院長看着某人腳上的泥土與積雪,冷聲道:「你又上哪兒去了?」

沈川道:「沒有,我這不是念書念累了,四處轉了轉嗎?明年秋闈,我心裏有數的!」

沈院長就想不明白了,讀書人不該是本本分分、心無旁騖的嗎?怎麼他兒子就跟個猴兒似的,成天往外竄?

要不是兒子學問沒摻假,他早把他綁起來抽個十回八回了。

沈川神秘一笑:「爹,告訴你個消息!」

沈院長煩死他這副不正經的樣子了,一點兒也沒遺傳自己。

沈院長古板道:「說。」

沈川笑道:「書院甲班的陳浩遠,是蘇姑娘的大表哥!你要不要考慮推薦他去府城啊?」

沈院長眉頭一皺:「你說,他是蘇姑娘表哥?」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