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5章 教訓

第5章 教訓

作者:

蘇小小把紅薯餅放入大鍋的蒸籠后,端上一盆臟衣裳去了村后的河邊。

這是一條活水,流經好幾個村落,平日裏大家洗衣淘米都來這裏。

這會兒天才蒙蒙亮,可來洗衣裳的人已經很多了。

眾人看着蘇胖丫端著木盆出現在這裏,一個個全當見了鬼!

這個懶女人居然有早起幹活的一天?是她們眼花了,還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

不對,蘇胖丫一定是來訛錢的!

眾人的眼底露出一片驚恐之色,不等蘇小小靠近,一窩蜂地端起盆桶跑了!

蘇小小無奈地聳了聳肩,在河邊找了個地方蹲下。

古代沒有工業污染,水源乾淨,清澈見底,連呼吸的空氣都令人心曠神怡。

蘇小小將衣裳拿出來,鋪在大塊的石頭上,抹上皂角揉搓乾淨,再用木棒將衣裳里的皂角打出來,打一遍用清水清洗一遍,如此反覆。

一盆衣裳洗完,蘇小小發了一身的汗。

蘇小小端上木盆往回走,恰巧碰上劉山家的長媳小吳氏端著一盆衣裳朝河邊走來。

小吳氏也看見了她,嚇得一個哆嗦,盆里的木棒掉了,好巧不巧掉在蘇小小的腳邊。

小吳氏嚇壞了呀,想撿又不敢撿。

蘇小小騰出一隻手,彎腰拾起木棒遞。

小吳氏趕忙閉上眼!

哐啷。

想像中的疼痛並沒有傳來。

小吳氏戰戰兢兢地睜開眼,看了看盆里的木棒,不可置信地回頭,蘇胖丫已經抱着衣裳一言不發地走遠了。

「就、就這麼……走了?」

……

蘇家,三個小豆丁醒了。

蘇二狗是要睡到日上三竿的,蘇承也一樣,至於衛廷,他是重病患者,依舊昏迷著。

沒人給三個小豆丁穿衣裳,他們光着腳丫子下了地。

他們在家裏轉了一圈,大人一個也搖不醒。

此時,隔壁傳來小孩子喳喳哇哇的叫聲,三人好奇地走了出去。

隔壁住的恰是劉山一家。

長媳小吳氏去洗衣裳了,這會兒大喊大叫的是二兒媳何氏的兒子牛蛋。

牛蛋今年七歲,是劉家唯一的孫子。

「娘!給我穿衣裳!」

「好好好,你等會兒,先讓你爹把葯喝了。」

牛蛋爹前幾日去魚塘挖藕閃了腰,大夫給開了些活血化瘀的草藥。

三個小豆丁踮起腳尖,趴在窗台上,獃獃地看着這一家子。

牛蛋早看見三個小豆丁了,知道他們是蘇家新來的小拖油瓶,心裏很是瞧不起。

他嫌棄地吐了吐舌頭:「略!打死你們!」

「下來!」何氏拍了拍兒子的屁股,將兒子摁在床上坐好,拿了衣裳給他一件件地穿上。

「娘,我想吃糖水蛋!」牛蛋說。

「好!給你做!」何氏說。

家裏閨女多,只她肚子裏出了個帶把兒的,全家上下寵著,別說一個糖水蛋了,兩個也是吃得起的。

牛蛋端着他娘做的糖水蛋,隔着窗枱,一邊吃一邊饞三個小豆丁。

蘇小小端著木盆到家時,看到的就是三胞胎眼巴巴地看着牛蛋吃東西的一幕。

三人光着腳丫子,衣衫單薄。

蘇小小眉頭一皺,放下木盆走過去。

牛蛋一見蘇胖丫,立馬囂張不起來了,轉身就跑。

蘇小小把三小隻帶回家,給他們穿了衣裳和鞋子。

三人比想像中的瘦。

看衛廷與他們的衣着不像是吃不起飯的,怎麼瘦成這樣?

「肚子餓不餓?」她問。

三個小豆丁點頭。

「我去給你們拿吃的。」蘇小小進了灶屋。

三個小豆丁呲溜溜地跟了進來,直勾勾地盯着籃子裏的雞蛋。

「想吃這個?」蘇小小問。

三人點頭。

蘇小小打了三個糖水蛋,一人一個。

灶屋剛升過火,比堂屋暖和,蘇小小搬來小板凳,讓三人坐在灶屋吃。

她則去了一趟衛廷的屋,把衛廷叫醒:「該吃藥了。」

衛廷迷迷糊糊地睜開眼。

蘇小小將他扶起來,喂他吃了消炎藥與去血腫的葯。

衛廷暫時不大想進食,又睡了過去。

這一幕被趴在門口偷瞄的三個小豆丁瞧了個正著。

他們想起今早在隔壁家看到的女人。

女人給牛蛋爹喂葯,給牛蛋穿衣裳,給牛蛋做糖水蛋。

牛蛋叫她娘。

……

蘇小小去把蘇二狗叫了起來,讓他在家裏看孩子和病人,她得去一趟鎮上。

蘇承昨天雖是去了鎮上,不過他一個大老爺們兒,不大懂精打細算過日子,打劫了份子錢第一件事不是想到給家裏買米買面,而是給閨女買點心。

點心就花了大半份子錢,只剩下不到兩百文。

臨近年關,物價上漲,兩百文一家三口吃都夠嗆,更別說家裏多了四張嘴。

得想法子掙錢啊。

正尋思著,斜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厲呵。

「蘇胖丫!」

唔?

姓何的?

何童生本名何堅,何家六個兒子,他排行老三。

昨日悔婚後,二狗說他逃到了鎮上,沒想到自己今日就在集市口碰上他。

他身邊站着兩個書生打扮的年輕人,應當是他的同窗。

何童生怒氣沖沖地走過來,無比厭惡地說道:「蘇胖丫你夠了!你不要陰魂不散!」

蘇小小皺眉:「你以為我是來找你的?」

何童生冷聲反問:「難道不是?」

「也是。」蘇小小點頭,淡淡伸出手。

何童生避如蛇蠍往後一退:「你做什麼?」

蘇小小笑道:「彩禮啊,你不會只悔婚,不退彩禮吧?」

「你!」

「你什麼你?我警告你,別和我扯那些有的沒的,上青樓找小倌兒還得摸上兩把才給銀子呢,我一沒和你拜堂,二沒和你洞房,你可別想賴一個銅板的賬!」

何童生氣抖冷!

這個胖女人……竟把他比作青樓的小倌兒!

可惡至極!

偏偏,那些銀子他已經花掉一部分了!

蘇小小淡道:「你要是不還,那就只能衙門見了。」

何童生咬牙道:「為這種事鬧上衙門,你就不怕丟臉?」

蘇小小問道:「臉是什麼,能當飯吃?再說了,丟臉的難道不是你嗎?彩禮是你收的,親事是你答應的。」

何童生漲紅了臉:「我那是被媒婆騙了——」

蘇小小冷冷地看着他。

「枉你讀了那麼多年聖賢書,都讀到狗肚子裏去了嗎?一個鄉下媒婆也能把你騙了,腦子但凡沒進二兩水,都上不了這個當!」

「我看你別念書了!回家種地吧!腦子裏的水,興許能澆個二畝地呢!」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