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51章 3寶

第51章 3寶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回去的路上,蘇二狗一言不發,沉默得讓人忘了他是個曾經跟著蘇老爹作天作地的小惡霸。

到村子的時候差不多是下午,衛廷與蘇老爹在地里,三個孩子去村裡玩了,梅子和牛蛋也去了。

因為賣配方的事,蘇小小帶在身上的吃食,蘇二狗一口沒吃。

他一頭扎進自己房裡。

蘇小小想了想,決定去給他做他最愛的梅菜扣肉。

五花肉和豆豉是現成的,紅燒一下,再把梅乾菜泡發了擺盤放進蒸屜,很快就做好了。

蘇小小切了蔥花撒上,本打算叫蘇二狗來吃,想了想,直接把梅菜扣肉端去了他的屋。

蘇二狗一個人悶悶地坐在床上。

穿越這麼久,這個憨憨弟弟一直是無憂無慮的,蘇小小第一次見他如此傷心。

蘇小小敲了敲門板:「二狗,吃飯了。」

蘇二狗往裡側了側身子,抬袖在臉上抹了一把。

蘇小小走上前,古怪地看著他的後腦勺:「你這是……哭了?」

「我沒有。」

蘇二狗哽咽地說。

還真是哭了。

替她挨棍子的時候沒哭,被人摁在地上摩擦的時候沒哭,洗冷水澡、餓得兩眼發黑的時候也沒哭,可僅僅是把幾個配方賣掉。

這孩子哭了。

蘇小小做生意是為了生活,因此,究竟是賣點心還是賣配方,於她而言,區別不大。

蘇二狗不一樣,他是真喜歡賣餅的。

當配方被人奪走,那感覺就像是有人割走了自己的心頭肉。

他倔強地撇過臉仰起頭,不讓姐姐看見自己哭鼻子的樣子。

蘇小小在他身邊坐下,輕輕勾了勾他的手指:「你是不是怪我把方子賣了?」

蘇二狗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沒有,是我沒用!我要是沒被他們抓住,你也不會把配方交出來!」

蘇小小嘆了口氣:「這個……我該怎麼和你解釋呢?抓不抓你,配方我都會賣掉的。不希望你受到一丁點兒的傷害是其一,其二,我也有自己的打算。」

蘇二狗哭道:「你胡說!你明明就不想賣的!」

蘇小小輕聲道:「真的啊,沒騙你。我之前不鬆口,是在等機會提價,我若是輕易賣了,錦記的人會認為他們買虧了,以後若再找我合作,就會往死里壓價。可倘若我是在被『逼入絕境』的時候脫手,不論喊什麼價,都顯得像是我的底價。人嘛,沒有不愛佔便宜的,你就把它當作是一種營銷和談判的手段。」

「只是我沒料到他們出手那麼快……還疼嗎?」蘇小小抬手去摸蘇二狗的臉頰。

蘇二狗抹淚:「我心裡疼。」

蘇小小:「……」

蘇小小道:「我方才說的那些,你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配方沒了——啊——」蘇二狗嚎啕大哭。

蘇小小:你這是聽了個寂寞啊……

「以後都沒餅子賣了——嗚啊——」

蘇二狗難過極了,感覺人生都沒有奔頭了——

蘇小小耐心道:「可以賣啊,錦記賣錦記的,我們賣我們的,不衝突。何況就算拿了方子,他們也不會比我們做得好吃,反而說不定會給這幾樣點心帶來知名度。再說了,市場那麼大,分不完的,別忘了我們還有書院的生意。」

「可是很快就會吃光的——咱們家又要窮了——」

蘇二狗哭得好不傷心。

「不會的。」蘇小小趕緊轉移他的注意力,「你不是喜歡吃梅菜扣肉嗎?我做了一大盤,全是你的。」

「我吃不——」蘇二狗吸了吸鼻子,

淚汪汪地看向自家親姐,「姐你說你做了啥?」

蘇小小笑了,把一大盤梅菜扣肉與一雙筷子遞到他手裡:「趁熱吃,涼了就膩了。」

「姐你也吃。」

「我不吃,你吃吧。」她要減肥。

「哦。」

蘇二狗抹掉眼淚,一抽一抽地吃了起來。

--

哄弟弟的一小會兒功夫,蘇小小發了一身汗。

「哄人是個體力活兒啊。」

話說回來,到底誰是孩子?

比三個小豆丁還難哄。

蘇小小打算回屋換身衣裳,一扭頭,就見三個小豆丁不知何時扒在了門口,正探出三顆圓乎乎的小腦袋,一個勁兒朝里望。

很好,二狗你形象沒了,從此你就是哭包舅舅了。

蘇二狗哭了那麼久,體力消耗巨大,此刻埋頭干肉,並未察覺到偷聽牆角的三小隻。

蘇小小將三小隻帶去了堂屋,梅子沒走遠,一直在門口看著他們,見到蘇小小,才害羞地回去了。

三小隻也不知是去哪裡玩了,弄得滿頭大汗的。

蘇小小拿了乾爽的巾子過來,一一給三人擦拭。

「餓不餓?」她問。

換作以往,三人就該齊齊點頭了。

這回卻沒有,三人直勾勾地看著她。

「怎麼了?」她疑惑。

三人沒說話,噠噠噠地跑回了蘇二狗的屋。

蘇小小隻當他們是去找蘇二狗了,沒多想,回屋換了身清爽的衣裳。

剛拉開房門要去灶屋時,就見三個小豆丁抱著各自的小包袱,在門口排排站。

「給娘。」大虎說。

「二虎,也給娘。」二虎說。

「還有小斧(虎)。」小虎也將自己的小包袱塞給蘇小小。

蘇小小一臉茫然:「你們是想把行李放在我這邊嗎?」

她第一次見三小隻時,三人懷裡就各抱著一個這樣的小包袱。

他們被安排住在蘇二狗的屋,因此包袱也放蘇二狗那邊。

三人拉著蘇小小進屋,示意她打開包袱。

蘇小小將三個小包袱放在桌上:「是想換衣裳嗎?」

她一邊問,一邊隨手打開了第一個包袱。

是小虎的。

小虎踮起腳尖,在包袱里一陣扒拉,薅出了一件小棉背心。

蘇小小以為他是要穿這一件,正要拿過來給他換上,就見他的一隻小手在小棉背心裡一陣摳啊摳。

摳出了幾粒小碎銀子了。

他唰的扔了小棉背心,又逮住一條小棉褲開始摳。

——又摳出了幾粒小碎銀子。

小虎一共摳出了十幾粒小碎銀,蘇小小眼珠子都瞪圓了。

「娘,娘!」二虎也要打開小包袱。

蘇小小怔怔地給他打開。

他倒是沒像小虎那樣,在衣裳夾縫裡摳摳。

而是直接解開小衣兜,從裡頭摸出了兩片金葉子。

蘇小小:「???」

大虎的更流弊了。

他的虎頭帽是兩層的,拿掉裡層后,他抖出了五張白花花的銀票!

隨後,他把小鞋鞋一脫,威武霸氣地從鞋墊下摳出了一塊泛著黑光的令牌!

蘇小小:「……?!」

蘇小小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半晌沒能合上。

破案了,破案了。

蘇老爹沒在衛廷身上搜到一個銅板,原來是在你們幾個小傢伙的手裡嗎?

不對,這些零零散散的小錢錢與面值不一的銀票不像是衛廷給的,-更像是他們平日里自己……囤的。

為何用到了囤這個字眼,蘇小小其實也不大明白,就是一種直覺。

超乎常人的危機意識,有時候會讓人感覺他們不是無憂無慮長大的小孩子。

無憂無慮在隔壁牛蛋身上體現得格外明顯,而一直看人臉色過日子的梅子就顯得懂事許多。

為驗證自己的猜測,她問道:「這些錢,是你們爹爹的嗎?」

三人搖頭。

「你們爹爹知道嗎?」

三人再次搖頭。

看來是自己囤的沒跑了。

你們是三隻小松鼠嗎?專囤錢錢的那種?

聽起來好笑,可蘇小小卻覺得心酸。

三個小傢伙經歷了什麼,才會有那樣的危機意識,以及囤小錢錢的習慣?

他們是不是方才聽見蘇二狗的話,以為家裡沒錢了,擔心她餓肚子,所以把自己辛辛苦苦囤的小錢錢全部拿出來送給她的?

蘇小小的心臟像是被一隻滾燙的大手狠狠地揉了一把。

她看著想要把全部家當給她的三小隻,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她當然不能要他們的小錢錢。

別說她暫時還有的花,就算沒有,也不可以貪幾個孩子的。

她把桌上的小錢錢輕輕地推回去,摸摸三人的小腦袋瓜,輕聲說:「大虎,二虎,小虎,你們把自己的小錢錢拿回去。」

「給娘。」大虎說。

小虎認真擺手:「娘,不餓肚肚。」

二虎拍拍小肚皮:「二虎,少吃。」

他們少吃一點,不讓娘親餓肚子。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