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54章 獨處

第54章 獨處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見過擀麵的,見過擀餃子皮的,見人擀肉……當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

「噫?你沒睡呀?」

蘇小小不經意地抬頭,瞧見了愣在門口的衛廷。

衛廷不著痕迹地斂了斂神色,拄著拐杖走進來:「肚子有點餓。」

蘇小小哦了一聲,不疑有他:「你來的正好,幫我添點柴。」

本以為按這傢伙的性格,一定會不屑一顧地拒絕她,不曾料,他默默在灶膛前的小板凳上坐下了。

他將拐杖放在一邊,自身後拿過乾柴,一根一根往裏投放。

蘇小小意外地挑了挑眉:「今天晚上這麼聽話。」

衛廷問道:「有吃的嗎?」

蘇小小繼續擀肉:「有,不過你要等會兒,我還沒做好。」

衛廷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蘇小小將煮好的瘦肉一片片擀平,隨後一點點撕成肉碎。

衛廷古怪地看着她。

她不僅擁有他聞所未聞的醫術,也時常搗鼓出一些他從未吃過的菜肴與點心。

這八成又是新花樣了,就不知是個什麼味道的。

平日裏他只是吃,第一次正兒八經地看她做。

她做吃食的樣子也很認真,但又與行醫時的嚴肅不大相同。

「你很喜歡做吃的?」

「因為很解壓嘛。」

這是什麼話?

是的了,這個女人的嘴裏還時常蹦出一些他聽不懂的話。

蘇小小把撕好的肉碎放入鍋中加入鹽、糖與少許醬油翻炒,炒至蓬鬆的狀態盛出來。

「你嘗嘗看。」

她把盤子遞到衛廷面前。

「筷子。」衛廷說。

「講究!」蘇小小撇嘴兒,轉身自碗櫃里抽了一副乾淨的筷子遞給他。

衛廷夾起一小撮肉碎,慢條斯理地嘗了一口。

「味道如何?」蘇小小問他。

他細細咀嚼,咸中帶甜,沙沙的,不算油潤,但也不柴,說不上來具體什麼口感,但味道十分新穎獨特。

他忍不住又嘗了一口,竟是越嚼越香。

「這是什麼?」他問道。

「肉鬆!」蘇小小笑着說,「怎麼樣?味道不錯吧?」

「還行。」衛廷淡道。

早料到這傢伙會潑她冷水,蘇小小根本就習慣了,哼了一聲,把一大盤肉鬆端回來。

衛廷伸出去的筷子撲了個空。

蘇小小抱着盤子,沖某人挑眉道:「你說句很好吃,我就都給你!」

衛廷面無表情道:「幼稚!」

「哼!」蘇小小傲嬌地甩甩頭,放下肉鬆,把一碗板栗餡兒端了出來。

這碗板栗是小吳氏方才在這裏避難時做的,真是搗得又綿密又細膩。

最重要的是,小吳氏幹活兒足夠乾淨,十分符合她輕微潔癖的標準。

蘇小小太稀罕這個員工了。

蘇小小煎了個板栗肉鬆餅,繼續讓衛廷品嘗。

「怎麼樣?」她問。

「好像有點太咸了,吃不出板栗的味道了。」衛廷說。

「那我少放點肉鬆。」她又重新做了一個。

「太甜。」衛廷說。

「糖放多了。」她減了糖與板栗的分量,將第三個餅子遞到衛廷面前,「這回的呢?」

衛廷仔細嘗過後說道:「餡料剛剛好,皮子有些硬。」

蘇小小想了想:「火候太大……你少放點兒柴火。」

接下來,她又做了蛋黃肉鬆餡兒、蜜棗肉鬆餡兒、紅豆與綠豆肉鬆餡兒。

衛廷吃得撐死了。

這個女人有完沒完了?究竟要做到什麼時候去?

「哪個最好吃?」蘇小小頂着滿是麵粉的小花貓臉問他。

衛廷的形象老實說比她強不到哪兒去,臉被灶灰熏得黑撲撲的,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罷了。

「差不多。」他說。

蘇小小又道:「你覺得,二狗會最喜歡哪一個?」

衛廷驚訝:「你給二狗做的?」

搗鼓了大半個晚上,竟是為了蘇二狗?

許是夜深人靜,人的內心防線在狹窄的空間里有所降低,蘇小小將賣配方的事兒與衛廷說了。

「我媽媽……我娘,在我很小的時候,把屬於我的禮物送給了她的客商。她為了做生意,就拿我的東西去討好對方,我當時,很難過。」

衛廷道:「配方是你的,你是拿自己的東西去賣。」

蘇小小道:「一樣。」

她不知道賣配方給蘇二狗的打擊這麼大,在她看來,幾個配方而已,她腦子裏多的是,賣了舊的還能有新的。

大概當年,她媽媽也和她今日的想法一樣——不過是個小禮物,大不了日後掙錢了再給她買一個,甚至能買更好的。

「你做這麼多點心,就是為了哄二狗開心?」

蘇小小點頭,在他旁邊的小凳子上坐下,喃喃說:「……真的會難過許久的。」

灶膛的火光映入她惆悵的眼底,讓她看上去有些孤獨。

衛廷扭頭看着她。

這一刻,忽然覺得她是一個小可憐。

嗯……胖嘟嘟的小可憐。

蘇小小繼續做,她要做出一種獨一無二的口味,衛廷捨命陪君子。

兩個人輪流試吃,撐得半死。

後半夜時,她總算折騰完了,坐在衛廷身邊歇息。

小胖身軀的困意說來就來,她腦袋一歪,靠在衛廷肩頭睡著了。

衛廷皺眉,抬起修長如玉的指尖,將她的腦袋戳過去。

她的腦袋一晃,又靠了過來。

衛廷再戳,她再靠。

如此反覆幾次,她腦袋沒挪開,他肩膀被磕疼了。

衛廷長噓一口氣,冷冷地說道:「喂,蘇大丫,醒醒。」

蘇小小睡得不要不要的。

「蘇大丫。」

「天亮了,做生意了。」

不論衛廷如何叫她,回應衛廷的都只有她均勻的小呼吸。

可算是等到現在了。

衛廷神色冷漠地看着靠在自己肩頭的蘇小小,抬手解下她腰間的荷包。

他並未在荷包里找到那塊令牌。

「奇怪,放哪兒了?」

他又找了她的袖兜,也沒有。

難道是揣進懷裏了?

衛廷的目光瞟向她的微微起伏的胸口,蹙眉移開視線,腦子裏浮現起曾被悶暈的經歷,到底有些掛不住臉子。

可找令牌要緊。

他暗暗咬牙,將手探進了她的棉衣。

蘇小小忽然睜開了眼,愣愣地看看衛廷,又看向那隻伸進自己衣內的手:「你摸我?」

衛廷睫羽一顫,看着她明顯沒睡醒的樣子,鎮定地說道:「沒有,你只是在做夢。」

睡懵了的蘇小小迷迷糊糊哦了一聲:「做夢啊……」

那她要摸回去。

蘇小小唰的扯了他的褲腰帶!

衛廷:「!!!」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