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57章 搶救

第57章 搶救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魚兒……上鉤了!

孫掌柜真以為買走她的配方就萬事大吉了?

那不過是另一樁生意的開始,要知道,小村姑的便宜也不是那麼好占的!

孫掌柜看不看得穿,蘇小小不在意,畢竟看穿了也拿她沒轍。

他需要蛋黃酥的食材,而全鎮只有她做得出來,除非他放棄這道點心,否則就必須從她這裡採買。

他在這道配方上已經花了十五兩銀子的成本,真放棄,他捨得嗎?對東家那邊又交代得過去嗎?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優秀的獵手往往以獵物的方式出現。

從孫掌柜盯上她配方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今日的局面。

誠然,孫掌柜還有另外一個選擇——去更遠的地方進貨。

但如果他能,又何必找到她這裡來?

可見,去別處進貨的成本遠遠高於孫掌柜能利用到食材上的預算。

最終,蘇小小答應以八文一個鹹蛋黃的價錢供貨給錦記,這可比賣配方掙錢多了。

第一批訂單在開春后,孫掌柜提出先試吃,滿意了才付款。

蘇小小明白,孫掌柜是想趁著過年四處打聽一下,看有沒有別的供貨渠道。

--

點心是在午時賣完的。

接下來的兩天,街上幾乎沒什麼客人了,鋪子也關了大半。

賣完最後一個餅,蘇小小拍了拍手:「收攤!今年的生意做完了!」

蘇二狗意猶未盡:「這麼快呀。」

「不快了,都下午了。」以往出攤,不到半個時辰能全部賣完,從沒超過中午的。

蘇小小接著道:「明天就是小年,你看街上都沒人了,集市也快關了,咱們抓緊再去買點東西。」

「姐,你想買啥?」蘇二狗問。

「我想買點花生,再看看年貨還差點兒什麼。」蘇小小說。

蘇二狗歡喜道:「我喜歡吃花生!」

花生的確不錯,可以炒花生米,可以做花生酥,還可以打花生醬。

花生醬可是減肥的好營養,既能補充身體所需的優質脂肪,又能增強飽腹感,空口一勺下去,能膩得半天吃不下東西。

然而不巧的是,當他們到集市時,賣花生的已經收攤了。

今年都不會再出攤了。

蘇二狗望著空了大半的集市:「姐,買不到花生了。」

蘇小小惋惜嘆氣,忽然間,她腦海里靈光一閃:「買不到……可以去那裡買呀!」

蘇二狗撓撓頭:「姐,你說的是哪兒啊?」

兩刻鐘后,二人踩著厚厚的積雪來到了春柳巷。

符家的大門緊閉。

蘇小小的手揣在暖呼呼的袖子里,懶得拿出來,於是使喚弟弟:「二狗,敲門。」

「哦。」蘇二狗咚咚咚地拍響木門,「有人在嗎?符郎中!是我們!」

沒有反應。

「不在家嗎?出診去了?」蘇二狗嘀咕。

蘇小小道:「符大娘沒出攤,符郎中不在,她應當在,繼續敲。」

蘇二狗繼續敲門:「符大娘!是我們!你在家嗎?能不能聽見呀?」

約莫是他們動靜太大,吵到了隔壁的鄰居,一個三十齣頭的婦人拉開自家院門走了出來。

她望著姐弟二人皺眉道:「別敲了別敲了!符郎中出診了!不在!」

蘇小小客氣地問道:「我們找符大娘,請問她在嗎?」

婦人不咸不淡地說道:「這我就不清楚了,那個老太婆從不與人來往,誰知道她行蹤?」

她說完就進屋了。

不對勁。

蘇小小蹙眉。

她早上去找羅大壯結賬時就沒看見符大娘,

下午過去她也不在,她一整日沒出攤,不在家裡會是去了哪裡?

「二狗,翻進去!」

蘇二頭錯愕:「啊?姐,這、這不太好吧?咱們不是不訛錢了嗎?」

蘇小小古怪地問道:「和訛錢什麼關係?」

蘇二狗的表情更一言難盡了:「難道你想偷錢?」

蘇小小無語扶額:「我是讓你進去看看符大娘在不在。」

「哦哦哦。」蘇二狗悻悻地抓了抓腦袋。

姐弟倆同款動作,只不過蘇小小一般只有暴躁的時候才抓頭。

蘇二狗道:「那我進去了。」

蘇小小叮囑:「當心點兒!」

「好嘞!」

蘇二狗兩腳一蹬,雙手攀住牆頭,輕鬆翻進院子。

沒一會兒,蘇二狗將破舊的大門嘩啦一下拉開:「姐!符大娘出事了!」

蘇二狗是在後院的空地上發現符大娘的,她躺在雪地里,身下有掙扎過的痕迹,一旁有散落的簸箕與梅乾菜。

「什麼味道啊?」蘇二狗吸了吸鼻子。

「灶屋!」蘇小小說。

蘇二狗忙去灶屋一瞧:「天啦!鍋都燒穿了!」

蘇小小蹲下身來。

看樣子,符大娘是打算把洗好的梅乾菜端去灶屋做飯,奈何冰天雪地的,她腳底打滑摔了一跤。

她試著自己爬起來,-許是年紀大了,又許是摔得太重,她沒能成功。

符郎中不在,她與街坊的關係又不太和睦……

最終,她就這樣暈倒在了雪地里。

「姐!符大娘還有氣吧?你讓一下,我把她搬進屋!」

「先別動她,我檢查一下。」

要排除身體是否存在外傷或骨折。

蘇小小開始為她診察。

額頭與雙手掌心輕微擦傷,無明顯出血痕迹,但她的左腿骨折了。

「傷得不輕啊。」蘇小小嘆氣,「二狗,去灶屋找幾塊乾柴,要又扁又長的那種,沒有你就劈幾塊。」

「好!」

蘇二狗應下。

蘇老爹是練家子,受傷是常事,一些小傷自己就處理了。

他常年跟著他爹,多少也見識了一點兒,明白他姐要的是哪種板子。

他不多時便劈了好幾塊過來。

「姐,你看夠不夠?」

蘇小小瞅了眼,道:「夠了,你去那間庫房,我記得左手邊的架子上掛著乾淨的布條。」

蘇二狗道:「姐,你連這都記得!」

蘇小小正色道:「快點!她凍壞了,再不進屋就危險了!」

「誒!」

蘇二狗去取了布條來。

蘇小小給符大娘的腿做了簡易制動處理:「一會兒抬的時候當心點。」

凍僵的人容易發生二次骨折。

蘇二狗一道搬了一塊舊門板過來。

姐弟二人小心翼翼地用門板把人抬回了符大娘的床上。

符大娘的情況很糟糕。

骨折雖不至於要她的命,然而她失溫嚴重,若不能及時恢復體溫,她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