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58章 拿葯

第58章 拿葯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搶救失溫患者的第一步是脫離低溫環境與冰凍物體。

蘇小小迅速為她脫去冰冷的衣物:「二狗!去灶屋生個火盆來!要快!再燒幾桶熱水來!」

蘇二狗:「鍋……」

蘇小小:「去找街坊借,客氣點兒了!」

「成。」

蘇二狗轉身走了出去。

凜冽的風雪彷彿頃刻間壓了下來,毫不留情地撲了蘇二狗滿臉。

蘇二狗嘴沒合上,猛吸了一口雪,嗆得不行。

「咳咳咳!」

「TuiTuiTui!」

他嫌棄地吐掉嘴裡的雪,叩響了隔壁的大門。

開門的是方才與他們說過話的婦人。

婦人剛剛在洒掃,手裡還拿著一個掛著雪的掃帚。

「又怎麼了?」婦人問。

大概是不喜歡符大娘,得知姐弟二人是來找符大娘之後,對他倆也沒啥好臉色了。

蘇二狗謹記他姐的叮囑,很是客氣地說:「夫人,請問您家裡有多的鍋嗎?我想向您借口鍋。」

蘇二狗做惡霸時凶頭悍腦的,乖起來其實是個挺順眼的小夥子,加上語氣又溫順,就……挺招人喜歡。

婦人輕咳一聲,不冷不熱地說:「借鍋幹嘛?」

蘇二狗如實道:「隔壁符大娘暈倒了,家裡的鍋燒穿了,我想借口鍋給她燒點熱水。」

「暈倒了?」婦人驚愕不已,「她身子骨不是挺硬朗的嗎?」

蘇二狗撓撓頭:「可能是下雪太滑了,不小心摔倒的,然後又凍暈了。」

婦人皺了皺眉,轉身進屋拿了一口大鍋給蘇二狗,隨後深深地看了蘇二狗一眼,彷彿是在疑惑那個脾氣賊臭的老太婆,居然也會有人幫她。

沒被她罵夠么?

老實說,若不是看在符郎中的份兒上,誰會樂意搭理那個老太婆?

「你們是她什麼人?」婦人問。

「我們是來找她買花生的。」蘇二狗說。

婦人沒再多言。

蘇二狗把鍋拿去灶屋,迅速燒上熱水。

而屋內,蘇小小將老婆婆身上被積雪打濕的衣裳脫了,腿上的夾板也重新上了一遍。

整個過程蘇小小已經很小心了,可她仍能感覺到符大娘的呼吸越來越不對勁。

她給符大娘把了脈,掀開眼皮子看了眼底:「該不會是……」

蘇小小心底有了一個猜測。

她取出小背簍里的急救包。

今天原是要去給項公子複診的,所以出門前她帶上了急救包。

急救包里有聽診器與血壓計。

符大娘的左臂有輕微擦傷,她將血壓計的氣袖綁在符大娘的右臂上,將聽診器的聽筒塞進去,一邊打氣加壓,一邊觀察血壓計的數據。

不出意料,符大娘的血壓很高。

蘇小小不了解符大娘的病史,暫時不確定這是由於凍傷引起的一次性血壓升高,還是她的血壓原本就高。

不論哪一種,都必須立刻給患者降壓。

正好藉此機會,試試藥房能不能進去。

蘇小小閉上眼。

睜開眸子時發現自己仍在原地。

「不是吧,都要出人命了,能不能行了?」

高血壓加凍傷休克是很危險的!比項公子那回危險多了!

蘇小小嘗試多次無果,就在她打算放棄時,眼前一晃,她進藥房了。

就站在心內科區的葯櫃前。

蘇小小都迷了。

「你是2G網么?反應這麼遲鈍。」

吐槽歸吐槽,蘇小小沒忘記拿葯,降壓藥、利尿劑、氯化鉀……

「還有蘇老爹的葯!」

難得進來一趟,怎麼也得——

念頭剛閃過,

眼前一晃。

她出來了。

蘇小小的臉黑透了。

上回好歹薅了一瓶壯骨顆粒,這回直接連壯骨顆粒都沒了。

「防得真緊。」

蘇小小撇嘴兒。

她其實也沒徹底弄明白究竟怎麼一回事,畢竟才進去三次而已,想摸清其中規律恐怕還得再多試幾次。

「先給符大娘治病吧。」

灶屋,二狗子把火盆升起來了,熱水也燒好了。

蘇小小用水囊裝了幾個熱水袋給符大娘暖身子,符大娘終於恢復了一絲知覺。

她僵硬而吃力地睜開眼,看見了在屋裡忙前忙后的蘇小小。

「是……你……」

凍壞了,嘴皮子都不利索了。

蘇小小打了招呼:「是我呀,符大娘。」

符大娘無法動彈,可蘇小小從她轉動的眼珠里,不難推斷她是朝自己翻了個白眼。

還能翻白眼,看來死不了。

蘇小小把她微微扶起來,拿了個枕頭墊在她背後,又端過一杯水與一杯蓋藥片:「既然醒了,就把葯吃了。」

符大娘繼續頑強不屈地、動作遲鈍地翻白眼!

蘇小小直接把葯塞進了她嘴裡,又舀了幾勺溫水餵給她。

她的情況單吃降壓藥不夠,利尿劑、氯化鉀都得跟上。

符大娘被灌了一肚子奇奇怪怪的葯,白眼翻得颼颼的。

蘇小小道:「現在能說話了吧?不能說的話,點頭眨眼也行。我需要了解你的病史,以便後續能對你進行更準確的治療。」

符大娘:我自己兒子就是郎中,用得了你治?

再說了,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懂什麼醫術?得了吧!

蘇小小道:「第一個問題,你是不是經常眩暈頭暈,有時候還會胸悶氣短、四肢發麻?」

符大娘一怔,不屑一顧的表情僵住。

「看來是了。」蘇小小點頭,繼續道,「以上癥狀是不是多在上午與傍晚發作?」

符大娘的表情更驚訝了。

「看來又是。」蘇小小明白自己再次猜對。

符大娘的情況若不加以控制,容易引發心血管疾病,如心絞痛等,嚴重的甚至可能造成腦梗與心梗。

她這次摔倒可能也是血壓升高的眩暈所致,幸虧她和二狗來買花生,否則天寒地凍的,不病死也凍死了。

「你說你,隔壁又不是沒住人,摔倒了不會叫兩聲嗎?寧可凍暈也不喊救命,什麼倔脾氣!」

蘇小小是很惜命的,尤其死過一次后,越發能體會生命的可貴。

世上有什麼比命更重要的呢?

「你想過符郎中的感受沒有?他出了一趟診回來,發現自己親娘沒了,連最後一面都沒見著!你讓他怎麼面對今後的人生?只要一想到是自己出診間接導致了你出事,他能原諒自己嗎?他還能繼續救死扶傷嗎?還能拿穩手中的銀針嗎?」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