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63章 小年

第63章 小年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不是,話題是怎麼進行到這一步的?

和她預想的不一樣啊!

衛廷不該是抵死不認,或者被迫承認把令牌給她嗎?

那樣的話,他今晚就是來偷她的東西的!

不對,初衷也不是要他承認偷不偷啊,吵個架……怎麼吵的這麼歪樓了?

沒發揮好!

可惜,衛廷不給她逆風翻盤的機會了。

「我抵給你,令牌可以還給我了吧。」

夜色模糊了他的輪廓,也模糊了他語氣里的冷漠,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這一方寂靜的天地里,莫名聽得人心頭酥軟。

蘇小小明白,這副身體的花痴病又犯了。

關鍵時刻掉鏈子,說的就是她了!

衛廷一心想要拿回令牌,蘇小小偏又不肯把令牌交出來,二人陷入了膠著的對峙狀態。

「衛廷。」

蘇小小忽然開口。

「說。」

衛廷冷淡回應。

蘇小小唔了一聲,認真回憶:「上次我不是做夢的話,那我到底是摸到沒有呀?」

衛廷:「……」

衛廷最終也沒能拿回令牌,因為小虎尿了。

蘇小小警覺得及時,小虎在被窩裡亂動時她便趕忙將小傢伙撈了出來,一把塞進衛廷懷裡。

衛廷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壓根兒沒反應過來是個什麼情況,胸口便滾過一陣兒子的愛心熱浪……

尿完的小虎即使在睡夢中也感覺很舒服,享受地揚起小下巴,熟睡的小樣子神氣到不行。

衛廷是黑著臉出去的。

「哈哈!」

蘇小小笑翻在了床上。

--

天不亮,蘇小小從軟乎乎的被窩裡爬起來。

不知是胖子不怕冷,還是因為多了三個小小暖水袋,她睡得挺暖和。

昨夜下了一場大雪,把門都給堵住了。

後院的石板上結了厚厚的冰,這讓小孩子踩上去不得了。

蘇小小又是掃雪,又是鏟冰,折騰出了一身汗,總算將後院的隱患清除乾淨了。

今年的生意做到昨天就結束了,今日不必出攤,可她依舊得去一趟鎮上。

一是不確定符郎中回來了沒有,她得去看看符大娘,二是項公子也該複診了。

她煮了兩個荷包蛋,瀝干后抹上一層薄薄的花生醬,又燙了幾片白菜葉子,再配上一根玉米棒子——對她如今的體重而言,這就是一份營養又豐盛的減脂早餐了。

她給家裡人蒸了大肉包子熱在鍋里,又把熟睡的三小隻抱去了蘇二狗那邊,隨後才背上簍子出了門。

路上積雪厚重,十分難走。

這樣的天氣,除非是有要事,否則一般不會出門。

可蘇小小竟然在村口碰見了舅母黃氏,以及大表哥陳浩遠。

黃氏今日的打扮可不簡單,穿著嶄新的棉襖子,戴上了一支十分罕見的銀簪子。

雖說一看就是鍍銀的,可在鄉下已算是頂頂鄭重的行頭了。

再看陳浩遠,他放假了,褪下了書院的藍色院服,換上了一身體面的灰白長衫。

在周國,衣著是有講究的,不能逾越了自己身份,譬如平頭百姓多是一身短打,且只能著布衣,要不怎麼說布衣百姓呢?

長衫是讀書人或富貴之家的身份象徵。

陳浩遠屬於前者。

人靠衣裝,這一點放在男女身上都適用。

陳浩遠的俊俏一半來自於自身的眉清目秀,另一半就是端莊得體的長衫與院服。

穿粗布麻衣也壓不住傾城之色的男人,蘇小小隻見過衛廷。

黃氏的手裡提著一個用棉布捂得嚴嚴實實的籃子,看上去有些沉甸甸的,

黃氏提溜得頗有些吃力。

而一旁的陳浩遠兩手空空。

陳浩遠是讀書人,一家子都寵著他,不讓他干半點活兒。。

蘇小小覺得男孩子就該像二狗這樣,養得皮實一點兒,不能太嬌慣了。

黃氏與陳浩遠的架勢一看就不是來找小蘇家的,至於具體找誰,蘇小小沒興趣。

她面無表情地走了。

黃氏見這死丫頭見了自己連聲招呼也不打,氣得譏諷出聲:「過個小年把自己過成瞎子啞巴了?連舅母都不會叫了是吧?」

這個舅母,如今很囂張啊。

蘇小小睨了她一眼,懶得理她。

忘了今天是小年了,她得早去早回,不能再讓三個小傢伙等到委屈了。

黃氏又被無視了,只覺得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氣得她直跳腳,擋住蘇小小的去路:「死丫頭!和你說話沒聽見嗎!」

蘇小小淡道:「我懶得理你,你看不出來嗎?就這麼上趕著自討沒趣!怎麼?上次丟臉沒丟夠,還想繼續?」

有些人是永遠不知好歹的,一大早非得找罵!

真當自己怕了她!哪裡來的優越感!

黃氏想到了上小蘇家賣兒子沒賣成,反遭一頓嘲笑的事,漲得臉紅脖子粗。

這個死丫頭,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和從前完全不一樣了!

陳浩遠皺了皺眉頭:「大丫,我娘是你長輩,你怎麼能對長輩出言不遜?」

蘇小小淡淡一笑:「秀才表哥,你娘一口一個死丫頭,又是罵我瞎,又是罵我啞,你連個屁也沒放!輪到我說上幾句,就成了對長輩出言不遜?哦,你娘是長輩,她罵我、羞我、辱我,我就該受著,哪天她拿把刀來架在我脖子上,我是不是也得乖乖讓她砍吶!」

陳浩遠直接被噎到梗住。

這時,方氏與蘇錦娘過來井邊打水。

「是秀姑和陳秀才啊,大丫也在呢。」

方氏打了招呼。

蘇小小看了幾人一眼,猜到是黃氏為何而來了。

——八成是來向蘇錦娘提親的。

蘇小小猜的不錯,黃氏今日的確是為兒子的親事而來。

黃氏可不想在未來親家面前落了顏面,她拉了兒子一把,陰陽怪氣地說道:「算了,皓哥兒,你是要去府城念書的人了,別和你表妹計較!你表妹大字不識一個,大道理講穿了她也不明白!」

方氏聞到了其中的火藥味,她勸道:「大早上的,有話好好說。」

黃氏道:「我倒是也想好好說呀,又不是誰都像你家錦娘,通情達理,賢惠聰明!有些人吶,只管好吃懶做,啥也不會,連錦娘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黃氏說完,一轉頭,發現蘇胖丫早已走遠,適才自己的那番話也不知蘇胖丫聽見沒聽見。

蘇胖丫罵她時,她一字不落地聽下來了,那叫一個戳肺管子了!

憑啥輪到她罵蘇胖丫時,蘇胖丫就走了?

她是白罵了?!

黃氏心口堵得不行!

方氏繼續做和事佬:「我看大丫不是那種人,大丫最近懂事多了。」

黃氏呵呵道:「她有錦娘一半懂事,我都不操這個心了……好歹是小姑子的親骨肉,我原想著,等皓哥兒去府城念書了,對她也照應一二——」

「陳秀才真要去府城念書了?」黃氏第二次提起這一茬了,方氏想不留意都不行。

黃氏道:「那可不?只有能考上舉人的,才有資格舉薦去府城的!」

陳浩遠沒說什麼,好像也默認了自己能夠考上舉人。

方氏對二人的態度瞬間有了一個質的轉變。

原本,以蘇錦娘的容貌與名聲,不愁嫁不到好人家,可再好的人家也沒出過一個舉人老爺的。

這門親事,看來八成是要定下了。

方氏笑道:「天氣冷,去家裡說話吧。」

至此,黃氏的心裡總算是舒坦了。

死丫頭不將她放在眼裡,自以為嫁了個俊俏相公了不起,呵,還不是個地里刨食的?有她兒子厲害嗎?

她兒子可是未來的舉人老爺!

蘇小小並不知黃氏豐富的內心戲,今日的行程有些緊,加上道路難走,她想早點兒回來就得儘快趕去鎮上。

她可沒功夫一直一直聽黃氏發癲。

今天過小年,街上的鋪子關得差不多了,但門上都貼上了喜氣洋洋的春聯與福字。

在古代,紙很貴,找文人寫的春聯就更貴了,因此在村裡很難看到有誰家貼對聯。

蘇小小的記憶中,陳氏尚在人世時倒是貼過一兩回,她去世后就再也沒有了。

蘇小小忽然就想買兩副對聯回去,可惜沒的賣了。

--

蘇小小到春柳巷時,符家的院門是虛掩著的,雪地里有幾串進進出出的、尺碼不大的腳印。

蘇小小當即斷定,符郎中昨夜依舊沒有回來。

「符大娘,我來了。」

蘇小小推開院門,去了符大娘的屋。

符大娘正坐在床上吃藥,甫一聽見蘇小小的聲音,她面上閃過一陣尷尬慌亂,趕忙將藥盒子往一旁的凳子上一擱,扭頭望向床內側。

可忽然又覺著擱在外頭不妥,將藥盒子藏進了被窩。

蘇小小跨過門檻時,她已將頭扭向了里側,十分任性地甩了蘇小小一個六親不認的側臉。

蘇小小好笑地來到床邊:「符大娘,今天感覺怎麼樣?」

「死不了!」符大娘沒好氣地說。

蘇小小笑道:「喲,中氣很足啊,看來藥效發揮得不錯,不難受了吧?臉色紅潤了些,昨晚是不是睡得很好?」

符大娘哼道:「好什麼好!沒見我腿折了嗎!」

蘇小小就道:「我給你用止疼葯了呀。」

止疼葯是衛廷沒用完的,衛廷那廝就不怕疼,蘇小小於是將止疼葯省下了。

「哼!」符大娘嘴硬道,「你的葯,沒效果!」

「沒效果呀?那我留給你的葯去哪兒啦?」蘇小小看著空空如也的凳子問。

符大娘道:「扔了!」

蘇小小抿唇憋笑。

「笑什麼笑!」符大娘瞪道。

蘇小小努嘴兒,示意符大娘瞅瞅自己的被窩。

符大娘低頭一瞧,赫然是被子沒蓋好,露出了幾片葯。

「哈哈!」

該笑就笑呀,蘇小小可不會放過讓小老太太社死的機會。

符大娘的臉漲成了豬肝色!

老實說,她一開始的確是不信蘇小小給的葯能有奇效的。

一是蘇小小隻是個鄉下丫頭,不可能懂醫術。

二是那些奇奇怪怪的藥丸,她從不曾見過,她丈夫行醫,兒子也行醫,她就算不是大夫,多少也耳濡目染比旁人多點見識,可她就沒見過像蘇小小那種的治療手段。

可到了夜裡,她心慌心悸的感覺消失了,頭疼也減輕了,搖晃腦袋,居然沒像往常那樣眩暈。

至於說腿上的疼痛,也沒太明顯。

等她一覺醒來天亮了,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睡了個好覺。

她已經不記得上次睡整覺是什麼時候了。

「人上了年紀,難免有些毛病,不是突然病入膏肓,而是一點一點、日積月累地加重,這是生老病死的規律,你醫不好的。」

她丈夫行醫多年,治人無數,到頭來還不是病死了?

丈夫最初的癥狀和自己一樣,他換過無數的藥方,一開始確實有所療效,可沒多久,療效就弱了,到最後,什麼方子都不頂用了……

蘇小小拿出聽診器與血壓計給她量血壓:「你剛有好轉,別這麼悲觀嘛,心情也是很重要的。」

符大娘的病情需要長期控制,但只要控制得當,一樣可以長壽健康。

前世她樓上的老奶奶,也是高血壓患者,八十多了,天天含飴弄孫呢。

符大娘親眼目睹了丈夫的病逝,她在一次次失望中摧垮了意志,她不想再經歷第二次了。

所以,哪怕有了些許好轉,她也不會相信自己能夠徹底痊癒。

患者的心態,蘇小小理解,她也不著急通過嘴皮子說服她,日子長了自會見分曉的。

蘇小小笑道:「早飯吃過了吧?左鄰右舍送來的?是不是很好吃呀?」

符大娘:「你吵死了!」

……

從符大娘家出來,蘇小小的背簍里多了一袋芝麻。

複診,也是要收診金的嘛!

緊接著,蘇小小又去了梧桐書院。

項公子的配合度就高多了,乖乖讓蘇小小檢查。

「恢復得很好。」蘇小小說,「草藥繼續吃。飲食上也要清淡,別過年就放縱的胡吃海喝,另外,千萬不能飲酒!」

項公子溫潤一笑:「好。」

一旁的長平翻了個白眼,你當自己是誰呀,這麼和我家公子說話?

蘇小小指著長平,告狀道:「他在翻我白眼!」

項公子認真說道:「那我把他眼珠子挖下來,給蘇姑娘賠罪。」

長平直接嚇到劈叉!

呃……

你是病美人啊,這麼兇殘的嗎?

蘇小小怔怔道:「……倒也不必。」

項公子看著小胖丫頭獃獃愣愣的小樣子,忍不住低低笑出了聲。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