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67章 氣暈

第67章 氣暈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我姐夫寫的!」蘇二狗挺直腰桿兒說!

「寫了啥?」黃氏繼續問兒子。

陳浩遠被對聯上的書法驚愕得無以言表,喉嚨像是被堵了一團棉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自詡書法出眾,也時常受到夫子們的讚揚,可若是拿他的字與對聯上的字相比,用一句相形見絀也不為過!

一旁的里正豪氣萬丈地念了出來:「五湖四海皆春色!萬水千山盡得輝!萬象更新!寫得好,寫得好啊!」

眾人面面相看。

里正和蘇胖丫念的一模一樣!里正還誇這副對聯寫得好!

適才陳秀才寫對聯時,里正雖也誇了好,但態度沒這麼激烈!

「里正,這對聯是真的?」一個鄉親問。

「對聯還有假的?」里正一臉莫名其妙。

孫家媳婦兒就道:「剛剛陳秀才的娘說,小蘇家的對聯是鬼畫符,瞎寫的,狗屁不通。」

里正正色道:「這副對聯要是狗屁不通!那沒人的對聯不是狗屁不通了!」

沒人,人是誰,必定是陳秀才了。

如此說來,在里正心裡,這副對聯比陳秀才的對聯更精妙呀!

「字好,意境也好,紙……好。」好得不得了,好到里正都詞窮了。

「兒子!」黃氏將最後一絲希望寄托在陳浩遠的身上。

兒子是秀才,學問最高,講的話最有分量,只要兒子說小蘇家的對聯不對,那就是不對!

陳浩遠不願承認自己的字,竟然不如一個鄉下泥腿子寫的,奈何他額頭的冷汗出賣了他。

蘇小小是不會放過這個打臉陳秀才的機會的,誰讓他總是自命清高,彷彿天底下只有他最厲害,別人都是池塘里的癩蛤蟆!

「哎呀,大表哥,你怎麼不說話啦?是不是我相公的對聯寫得太好,讓你自慚形穢呀?」

自慚形穢是個啥,鄉親們沒聽明白,陳秀才卻是驚愕地抬起頭來。

這一刻,他真真切切感受到蘇大丫不一樣了!

從前的蘇大丫三棍子打不出個屁來,著急了就動手,實在要罵,也是一些毫無學問的話!

莫非……全是那個傳聞中的表妹夫教的?

不是個泥腿子嗎?

「姐!他指定沒姐夫寫得好!」蘇二狗妥妥的小迷弟。

姐弟倆一唱一和的,弄得黃氏與陳秀才尷尬極了。

黃氏道:「你們一個村的,當然幫著自己村的人說話了!」

這是在指責里正的評論有失公允,故意偏袒小蘇家。

鄉親們聽了這話不樂意了。

要說黃氏也是蠢,原本今日大傢伙兒為了討到陳秀才親手寫的對聯,一個個鉚足勁兒地巴結黃氏。

就連平日里純看熱鬧的鄉親們也幾乎全在幫她看蘇胖丫的笑話。

若說里正是偏頗,他們這難道不是?

他們明明已經夠偏向黃氏了,卻被黃氏一竿子打死,說他們只護著本村人?

他們承認,陳家的對聯是香,可他們是來討吉利的,不是來討嫌的!

真特么拿自己當盤菜了!

黃氏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可惜為時已晚。

鄉親們不再站在她這邊了。

看著黃氏自己把自己的人心作死,蘇小小在心裡大呼一聲活該!

里正畢竟不是正兒八經的讀書人,他的品鑒能力有限,他說衛廷的對聯寫得好,信服力不大。

黃氏也是這麼想的。

這裡就她兒子一個秀才,只要她兒子不承認,小蘇家的對聯就啥也不是!

「咦?你們快看!那邊有馬車過來了!」

一個鄉親指著村口的方向說。

在杏花村看見一輛馬車,約莫是等於前世的山溝溝里來了一輛夏利,那是相當的稀奇。

是來找里正的?

馬車沒往裡正家去,而是徑直停在了小蘇家的門口。

「里正,找你的吧?」孫家媳婦兒說。

里正搖搖頭,他不認識這輛馬車,也不曾見過趕車的人。

在場所有人只有陳浩遠認出來了,這是沈院長家裡的馬車,車夫是書院的一個小廝。

能與書院搭上關係的,只有自己了。

莫非……是來找自己的?

那麼馬車裡的人是誰?

院長嗎?

不,不會,院長不會親自來這裡。

可萬一呢?

院長重視自己到了要親自登門的地步?

啪!

車帘子被一柄摺扇挑開,一個身著天青色長衫的年輕公子跳下車來。

他身材頎長,生得眉目俊朗,眉宇間自帶一股年輕人的意氣與英氣,也不乏讀書人的書香之氣。

但並不讓人感覺清高。

他穿著名貴的衣料,腰束玉帶,掛了一塊質地清潤的和田玉佩。

這一看便是有錢人家的公子!

黃氏小聲問道:「浩哥兒,他是誰呀?」

陳浩遠蹙眉道:「沈院長的兒子。」

黃氏大驚:「你們院長的兒子?是來找你的吧,浩哥兒?」

院長的兒子親自登門拜訪,還從楊柳村找到了杏花村,這是多大的顏面啊?

臉子找回來!找回來了!

黃氏拉著陳浩遠滿臉笑容地走上前,激動萬分地說:「沈公子!你是來找我兒子的吧!我兒子在這兒呢!」

「咦?你也在這兒呢。」沈川意外地看了陳浩遠一眼。

這句話讓黃氏與陳浩遠的心裡咯噔一下。

聽沈川的口氣,不是來找她兒子(他)的?

「我找蘇姑娘!」沈川問道,「這兒是蘇姑娘的家嗎?」

沈川被鄉親們圍得水泄不通,並沒有瞧見人群後方優哉游哉啃玉米棒子的蘇小小。

而鄉親們聽了這話,也沒有第一時間想到蘇小小。

畢竟,提起蘇胖丫,那就是蘇惡霸。

而被稱之為蘇姑娘的,只有老蘇家的蘇錦娘啊!

恰在此刻,方氏帶著蘇錦娘往這邊走來了。

周氏忙朝二人招手:「錦娘!有個公子找你!你是誰來著?」

她問沈川。

「哦,我是梧桐書院的,我叫沈川。」沈川很客氣,沒因對方是鄉下村婦便有所輕視鄙夷。

「和陳秀才一個書院的!」

「長得真俊俏啊!」

「方才我好像聽見陳秀才說,他是院長的兒子。」

「院長的兒子來找錦娘做什麼?該不會也是來找錦娘提親的吧?」

蘇錦娘與方氏來到人群中,聽見了鄉親們的議論。

方氏的神色就是一怔。

蘇錦娘也分外錯愕地看向了對方。

沈川的容貌氣度沒得挑,雖不如衛廷那般逆天,可比起陳浩遠高了不止一個量級。

況且,他是院長的兒子啊!這是何等尊貴的身份!

如果他真是來向蘇家提親的——

方氏與蘇錦娘的心撲騰撲騰跳了起來。

沈川說道:「你們弄錯了,我找的人不是她,是蘇大丫!」

什麼?

蘇大丫?

「讓讓,讓讓。」

蘇小小漫不經心地拍了拍堵在門口的鄉親們。

眾人獃獃愣愣地讓出一條道來。

沈川終於瞧見了她了,眸子一亮,上前道:「蘇姑娘!真的是你家呀!看來我沒找錯!不過,你們家是在辦什麼喜事嗎?怎麼這麼多人?」

「唉。」蘇小小嘆了口氣,「喜事沒有,就是貼了一副對聯兒,沈川你來得正好,幫我看看這副對聯寫得怎麼樣!」

直呼名諱!他倆認識?還挺熟?!

這這這、這真是他們認識的蘇大丫嗎?!

鄉親們一個個全傻眼了,驚得不要不要的。

陳浩遠心底的震驚不比眾人少。

不知則無畏,可他是了解的。

他在書院念書五年,也沒直接能叫沈公子一聲沈川!

倒不是尊卑,而是彼此的關係沒親近到那個份兒上!

沈川認認真真欣賞完,難掩讚賞地說道:「你家的對聯是請哪位高人寫的?字很有風骨!寓意也好!」

「比起這一副呢?」蘇小小指向鐵蛋手裡的對聯。

沈川不知是陳浩遠寫的,瞅了瞅,直言道:「這有的比嗎?這副比起你牆上貼的差遠了!」

聽見了嗎?

梧桐書院的少公子親口說的,-陳秀才的對聯不如小蘇家的!

這下沒人再冤枉里正了吧!

里正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就說嘛,小蘇家的對聯寫得更好!他的眼光是沒錯的!

黃氏急了:「沈公子,你怎麼能幫著外人說話呢?日後你與我兒子同去府城念書,用你們讀書人的話講,那就是……老鄉加同窗!彼此間要相互照應的呀!」

沈川古怪地看了黃氏一眼:「咦?你們不知道嗎?這次去府城的名單里,沒有陳浩遠啊!」

黃氏想也不想地說道:「怎麼會沒我兒子!不可能的!」

沈川說道:「我騙你們做什麼?名單幾日前就下來了,去府城的學生早接到通知,去辦府城路引了。」

陳浩遠一直沒接到任何消息,他以為要等開春才會貼出名單……真相竟然是這樣嗎?

「為、為什麼?」他不能接受。

沈川嘆道:「我也很納悶啊,我明明和我爹說了,你是蘇姑娘表哥的。」

眾人看向母子倆的眼神完全變了。

黃氏吹噓了一早上,陳浩遠要去府城考舉人了,這下要咋收場?

陳浩遠的臉上火辣辣的,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陳秀才,你也莫灰心喪氣,去不去府城念書,不是最關鍵的,只要你用心學,總有出人頭地的那一天。」

里正不計前嫌寬慰陳浩遠,然而落在陳浩遠的耳朵里卻形同奚落。

他不發一言,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而一旁的黃氏似是終於承受不住接二連三的打擊,兩眼一黑,暈倒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