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70章 寶貝

第70章 寶貝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這副身體的易痛易哭本能上來了,想不滿足都不行。

蘇小小哭得哇哇的:「嗚哇……疼死我啦……衛廷——」

等等。

衛廷?

衛廷?!

蘇小小的身子一僵,哭聲戛然而止。

她睜大一雙哭得通紅的眼,死死憋住身體的好哭本能。

她才不要在這傢伙面前丟臉!

衛廷淡道:「想哭就哭出來,沒人笑你。」

「真的?」她淚汪汪地問,聲音哽咽。

衛廷俯身與她平視,唇角一勾,促狹地說道:「假的。」

蘇小小:「……」

她現在打死這傢伙行不行?!

抓了某個小哭包的現行,衛廷一臉的揚眉吐氣。

蘇小小挪了挪坐在雪地里的屁股,背過小胖身子,甩了他一個憤怒的後腦勺!

看着與他賭氣的小胖孔雀,衛廷差點兒笑出聲。

不過,當他看見地上的血跡,頓時笑不出來了。

這丫頭受傷了?

他還以為她是在雪地里摔了一跤,摔得一地狼藉,又冷又委屈,這才氣哭了。

他拄著拐杖來到蘇小小面前:「給我看看。」

「不給你看!」蘇小小緊緊地捂住自己的傷口,又轉了個身繼續背對他。

她剛哭過,聲音啞啞的,帶着幾分哽咽,明明是在賭氣,可就是讓衛廷聽出了一絲委屈。

或者有一種委屈,叫衛廷認為你委屈。

衛廷嘆了口氣,把拐杖放到一邊,單膝跪在雪地中,對她道:「我錯了,行了吧?」

一個大男人,何至於與個小胖丫頭計較?

蘇小小轉過身來,冷冷地問他道:「那你說,你錯哪兒了?」

衛廷:「……」

衛廷認真想了想:「錯在……不該笑你?」

蘇小小瞬間炸毛:「所以你剛剛真的笑話我了?!」

衛廷下意識地矢口否認:「我沒笑你——」

蘇小小二次炸毛:「那你就是認錯時撒謊了?!」

衛廷:「……」

這特么到底是什麼送命題!

衛廷深吸一口氣,拉過她的手腕,把她的右手拿開,看着她受傷的左手食指與中指,問道:「帶傷葯了嗎?」

「哼!」蘇小小傲嬌地撇過臉,小眼神淡定掃過一旁的小背簍。

衛廷看了她一眼,抓過背簍,找到她的急救包,拉開拉鏈……他不知這是何等設計,但他見過她是這麼開的。

他開始翻找。

蘇小小揚起小下巴:「別想趁機找令牌,不在的!」

衛廷沒說話,拿出棉簽與生理鹽水,他自然叫不出這兩樣東西的名字,可她給他處理了許多次傷口。

他看也看會了。

他給她清理了傷口,塗上金瘡葯。

蘇小小疼得淚汪汪的,卻死忍住不對某人哭出來。

「你這人很奇怪。」衛廷說。

「我哪裏奇怪?」蘇小小沒好氣地問。

「你似乎比普通人怕疼。」衛廷直擊要害。

蘇小小這下是當真驚到了。

衛廷的觀察如此仔細的嗎?連這個也發現了?

衛廷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通過這段日子的觀察,蘇大丫不是一個嬌氣的人,甚至,在不少事情上,她比軍營的將士更能吃苦隱忍。

蘇小小糾正道:「我不是怕疼!是不耐疼!」

衛廷問道:「有區別嗎?」

蘇小小正色道:「當然有了!不耐疼,是我的痛覺神經發達,痛感被無限放大!是天生的!不是我心理上害怕!」

好叭,也有一丟丟本能的趨避與害怕,但她終有一日會克服的!

又出現了衛廷沒聽過的詞。

此時的衛廷並不能完全理解二者的區別,說來說去,不還是怕疼?

直到若干年後,她帶着滿身的傷痕殺上戰場,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地方。

她說,衛廷,我真疼啊。

可她沒有退縮,沒有倒下,她用了不輸世間男兒的意志,拼上十倍、百倍的堅韌,踏過屍山血海來到他身邊。

那一刻,衛廷才真真正正明白了她今時今日的話。

衛廷給蘇小小包紮了傷口。

「你包得真丑!」蘇小小看着自己手上的兩個「大粽子」說。

衛廷冷聲道:「有人給你包紮就不錯了,你還嫌棄?」

蘇小小哼道:「我自己就能包紮!」

衛廷呵呵道:「你方才怎麼不說?」

蘇小小挑眉道:「讓你幹活兒,我很快樂!」

衛廷:「……」

就在此時,兩個黑衣侍衛策馬打二人身邊一馳而過,馬蹄濺起飛雪,差一點兒便落了二人一身。

已經走遠的其中一人,不知想到什麼,回頭望了一眼。

「怎麼了?」同伴問。

「那個人……有些眼熟的樣子。」

同伴回頭望去,風雪很大,他只能依稀看見兩道身影——一個小胖村姑,一個身着布衣的男人。

「你看錯了吧?這種窮鄉僻壤,能有什麼熟人?」

黑衣侍衛想了想:「大概真是我看錯了。」

那位大人應當在京城才對,怎麼會來到青州的一個偏遠小村子,與一個小村姑待在一起?還舉止親密。

別忘了,那是赫赫有名的大殺神,沒有哪個女人能近他的身。

京城的貴女不能,皇族公主也不能,更別提一個鄉下小胖妞了。

同伴勸道:「趕緊走吧,別叫小侯爺久等了!」

「你怎麼了?」蘇小小看着原本已經起身、卻又突然蹲下來給她檢查傷手的衛廷,「是看你自己包得有多醜嗎?」

「沒什麼。」衛廷抓起一旁的小背簍,拄著拐杖站起身來,「回去了。能不能走?」

「我傷的是手,又不是腳。何況我若是走不動,你難不成還能背我呀?」蘇小小睨了一眼他的傷腿。

那意思很明顯,你背得動嗎?

衛廷看懂了她的小眼神,也回敬了她一道上下打量的目光:「背不動,好像不是我的問題吧?」

蘇小小:「……!!」

麻蛋!

真想打死他!

二人迎著漫天風雪往家走。

蘇小小問道:「為什麼會在這裏碰見你?你來接我呀?」

衛廷:「是啊。」

蘇小小冷笑:「又撒謊!我從前都是走村道,今日是雪下得太大了,村道雪太多,我怕走到溝里,才繞遠路走了官道!」

衛廷不說話。

蘇小小接着道:「你出事的地點就在附近,你是不是……在這兒埋了什麼寶貝呀?」

衛廷不假思索道:「沒有。」

蘇小小眯了眯眼。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