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第73章 分家

第73章 分家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三小隻不想烤火,他們只想躲貓貓。

蘇錦娘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三個孩子,和他們爹一樣,越是近看,越是好看。

就是聽說挺調皮的,總是弄哭村裡的孩子。

一定是蘇胖丫不會教養,如果換作她來當他們娘——

她會把他們教得很好、很好。

「你們叫什麼名字?」蘇錦娘輕聲細語地問。

三人不說話。

蘇錦娘並非真不知他們名字,她只是想逗他們開口說話,大人和小孩子之間的交流不都是這麼開始的嗎?

見他們不吭聲,蘇錦娘沒氣餒,而是繼續溫柔地問道:「你們誰是大虎、誰是二虎、誰是小虎?」

三人依舊不吭聲。

蘇錦娘想了想,轉身進屋,偷偷拿了一塊家裡的飴糖,掰成三小塊,走出來遞給他們。

老蘇家的條件在村裡算不錯的,可飴糖這般貴重的東西,自家人吃吃倒也罷了,極少有隨便拿去給村裡孩子吃的。

「給。」她笑著說。

她長得好看,說話又溫柔,村裡的孩子都很喜歡她。

加上這可是飴糖啊,沒哪個小孩子不愛吃糖的。

她又往前遞了遞,說道:「這是飴糖,很好吃的。」

三小隻當然認識飴糖了,牛蛋就用這個饞過他們。

三人沒接。

蘇錦娘問道:「怎麼了?不喜歡吃嗎?還是你們爹……不讓你們吃啊?」

「大虎!二虎!小虎!」

前面傳來蘇小小的叫聲。

三小隻眼睛一亮,果斷撒開腳丫子,呲溜呲溜地從老蘇家與隔壁的小巷子里跑了出去。

蘇錦娘跟了幾步,看見三人乳燕一般撲進蘇胖丫懷裡,三顆小腦袋在蘇胖丫身上蹭呀蹭。

「去哪兒玩了?滿頭大汗的。」蘇胖丫摸著大虎的腦袋說。

大虎抬手一指:「那邊,躲!」

「二虎也要。」二虎把自己的小腦袋伸過去。

「小斧!小斧!」小虎在兩個哥哥的夾縫裡求生存,可難可難了!

蘇小小哭笑不得,把每人的小腦袋摸了一遍。

大虎轉過身,指了指自己的小背背,奶聲奶氣地說:「還有這裡。」

蘇小小時常摸他們背上流汗了沒。

蘇小小好笑地摸摸這個,摸摸那個。

三個小豆丁揚起小下巴,可神氣了!

蘇小小道:「汗濕透了,趕緊回去換衣裳吃飯。」

三人點頭點頭,一蹦一跳地跟著蘇小小離開。

三人撒歡的小樣子,與在蘇錦娘與其餘鄉親面前判若兩人。

「有沒有在亂吃東西?」蘇小小問。

「沒有。」三小隻搖頭。

蘇錦娘望著幾人離去的背影,捏緊了手裡的糖塊。

蘇胖丫明顯是在故意針對她,不許她與衛廷的三個孩子處好關係。

蘇錦娘當真誤會蘇小小了。

蘇小小壓根兒不知蘇錦娘給三個小傢伙拿糖吃的事,她之所以這麼問,乃是因為前幾日三小隻跟著村裡的大孩子吃了一種後山的野果。

村裡的孩子從小吃到大,吃習慣了,沒任何不適。

三個小傢伙肚子疼了一晚上。

自那之後,蘇小小就不再讓他們吃外頭的東西。

「娘。」

三小隻注意到了蘇小小包成粽子的手指。

蘇小小哦了一聲,面不改色地說道:「包著玩兒的。」

三小隻萌萌噠地眨了眨眼。

一刻鐘后,每個小豆丁的手上都包了兩個小粽子。

三人果斷去隔壁找牛蛋,炫耀娘親給他們包的手指!

可惜牛蛋今天沒心情與他們鬥智斗勇,家裡又吵吵上了,

是為大伯與大伯母分家的事,爺爺劉山發了老大的火,奶奶罵了一早上,這會兒還在罵。

「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到頭來你就是這樣回報我的!我知道我不是你親娘,到底隔了一層肚皮!我也不指望你多孝敬我!可你也不能活活咒死我!」

「你們兩個殺千刀!這是要咒死我和你們爹呀——」

大吳氏說著就哭了起來,「我這些年給人做後娘我容易嗎——我哪兒對不住你了——」

哪兒對得住才對吧?

大吳氏是當真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苛待劉平的了?

五歲割豬草,六歲下地幹活兒,大冬天的睡牛棚……病了從不請郎中,不是劉平命大,早死多少回了!

劉平去鎮上給人做苦力,寒來暑往沒個歇息,掙的辛苦錢全落進了大吳氏手裡。

所以大吳氏是哪兒來的臉說對得住劉平的?

「是不是你攛掇的!」

大吳氏見劉平不肯鬆口,立馬將矛頭對準了小吳氏。

她走過去對著小吳氏就是一個大耳刮子!

啪!

清脆的巴掌聲在堂屋內響起。

挨打的卻不是小吳氏,而是衝過去擋在小吳氏面前的劉平。

劉平硬生生挨了一下,臉頓時腫得老高。

看著劉平臉上的巴掌印,大吳氏怔了下。

坐在椅子上的劉山狠狠地皺起了眉頭。

「當家的,我……」大吳氏回頭看看劉山,又看看一臉倔強的劉平,想說自己不是要打劉平的,可屋子裡的氣氛突然就沉悶得讓她說不出話了。

劉平再怎麼也是家中長子,她做繼母的,可以想方設法壓榨他,卻不能動手打他。

「你們兩個給我跪下!」劉山對兒子兒媳說。

劉平與小吳氏悶頭跪下了。

劉山正色道:「我最後問你們一次,你們當真要分家?」

「是!」劉平說。

「大哥!大嫂!你們別衝動啊!」

何氏放下鍋鏟從灶屋過來,對劉平、小吳氏道,「大過年的,鬧什麼分家呀?趕緊給爹娘賠個不是!咱一家子和和氣氣的,別鬧了啊!我知道,前段日子劉安受了傷,不能下地幹活兒,拖累你們了!弟妹在這裡給你們賠個不是!以後不會了!」

何氏的話是避重就輕。

大房的委屈哪裡是這幾個月才有的?可她也不能說全家一直在壓榨大房不是?

何氏是不希望分家的,儘管劉平的工錢落不到她手裡,但大吳氏一貫偏袒二房,沒少把錢花在劉安與牛蛋身上。

而她沾丈夫與兒子的光,多少也能分到一點甜頭。

另外,大嫂若是走了,家裡那麼多活兒誰干?

她可不想累成牛!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