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七十五 護短

七十五 護短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蘇胖丫你做夢!」

說話的是大吳氏,想動她與劉山的棺材本兒,她第一個不答應!

蘇小小淡淡一笑:「不想交出棺材本兒也行,那就拿值錢的東西來抵。」

值錢的東西?

田么?地么?

鄉下務農的,沒了田地就是無根的浮萍,誰敢把這兩樣抵出去!

就在此時,大房的小閨女哭哭啼啼地過來了。

她剛睡醒,大梅子一個沒看住,她從屋裡出來了。

「娘。」她張開小胳膊要娘。

小吳氏將閨女緊緊地摟在懷裡。

梅子出來抱妹妹,妹妹不和她走。

大吳氏眼神一閃,對蘇小小道:「把這兩個丫頭賣給你!」

眾人齊齊傻眼,這老貨,為了銀子連家裡的孫女兒都賣上了!

劉平大吃一驚:「娘!」

蘇小小一臉嫌棄地說道:「兩個丫頭值什麼錢?要麼就拿你的孫子抵債!牛蛋長得白白胖胖的,鄰居一場的份兒上,抵個五兩好了!」

「不能賣我兒子!」何氏不假思索地尖叫。

牛蛋不僅是二房的寶貝疙瘩,也是劉山與大吳氏的心頭肉,別說何氏不同意了,二老也捨不得的。

可棺材本兒、田地、牛蛋,總要拿一樣出去抵債的。

確切地說,是抵利息。

就是把他們全家都賣了,也湊不齊四十八兩。

何氏哭道:「爹!娘!你們讓大哥他們分出去吧!又不是咱們欠下的債!憑啥讓咱們來還!」

蘇小小道:「嚯,你這話說的,像是他倆沒給家裡掙錢、沒幫家裡幹活兒似的。」

一句話,把何氏噎死了。

劉平的工錢盡數上交大吳氏,小吳氏親娘病了,連個雞蛋也不許小吳氏拿回娘家。

憑啥劉平欠下的債,不能全家一起還?

劉嬸兒嗑著瓜子道:「平哥兒,別分家了,讓你家裡幫著一起還了吧!」

蘇小小淡淡說道:「你們想好了,是不分家一起還,還是分家了讓他們兩個自己還!」

「分家!」何氏說,「爹!娘!這個家不分,我和劉安就過不下去了——我們不活了——」

大吳氏的嘴巴動了一下。

她也想分家。

她看向當家的。

劉山這會兒是騎虎難下,不答應分家的話是他說出來的,可劉平欠了這麼多債,不分家就得替劉平掏銀子。

而他不想掏,也掏不起這個銀子。

劉嬸子又道:「劉叔,實在不行你就把家分了吧。」

村裡兩大姓——劉與吳,這兩個姓氏的人最多,彼此間卻沒多大血緣關係,有也是出了五服的。

老李頭看了蘇小小一眼,嘆息一聲,對劉山開了口:「老劉,分家吧,你也難。」

事情進展到這裡,實在是大大出乎了鄉親們的意料。

劉平是不想拖累家裡才提出分家的,單是這片孝心,就沒人能拿唾沫星子去淹他!

反倒是劉家有點兒裡外不是人,好歹劉平是家中長子,雖說欠債不對,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再說了,他這些年掙的工錢都給了家裡。

家裡拿些出來為他還債,難道不應該?

劉山神色複雜:「里正……」

「你自己做決定吧。」里正說著,朝蘇小小看了過來,「大丫,給里正我一個面子,不論誰還債,你都再寬限些時日。」

蘇小小慢悠悠地說道:「寬限是能寬限,可利息不能少的,一天一兩八!」

大吳氏的太陽穴突突一跳:「分分分……分家!」

這麼多債,是要她老命啊!

劉山又看向二房兩口子:「你們也同意分家?」

何氏看了自家男人一眼,

咬牙:「分家!」

「劉安?」劉山問小兒子。

劉安硬著頭皮道:「既然大哥大嫂執意要分,我無話可說。」

劉山嘆道:「那就請郭里正做個見證,把家分了吧。」

他對劉平、小吳氏道:「我和你們娘的棺材本兒不動,剩下的勻成兩份,你們大房與二房各佔一半。」

這個分法兒算是很照顧大房了,棺材本兒不動是規矩,可其餘的錢是二老一份、各房再均分。

劉山等於是將自己與大吳氏那一份讓了出來。

若在以往,大吳氏是不同意的,可她著急擺脫四十八兩的欠債,愣是屁也沒放一個。

劉山接著道:「咱家一共五畝地,東邊的二畝地歸你們。」

劉安張了張嘴,那可是最肥的二畝地。

何氏瞪了他一眼,讓他別說話,不然攪黃了分家,誰去還債呀?

劉山又道:「最好的地給了你們,屋子就不分了,你們實在沒處,就把魚塘邊上的祖屋收拾下,湊活著也能住。」

這是把祖屋也分給大房了。

劉山道:「有什麼不滿意的,趁著里正與鄉親們在,趕緊提出來,等分完了再來提,就不管用了。」

「沒了,多謝爹。」劉平帶著小吳氏給劉山和大吳氏磕了個頭。

他們沒想過能分到這麼多,本以為會被掃地出門,一個銅板也帶不走——

二人做了最壞的打算。

小吳氏心中明白,今日若不是蘇胖丫,他們真的會連半個銅板也分不到的。

接下來就是寫憑證、搬家等事宜,蘇小小是惡霸,當然不能留下幫小吳氏了,那樣會崩了人設。

不過,就在她轉身出去時,被裡正給叫住了。

「大丫,我記得……你相公會寫字,能讓他幫忙寫一下嗎?」

分家不是口頭上的幾句空話,田地與房屋過戶,都是需要上衙門辦手續的,而且具體怎麼分家的,也得白紙黑字寫下來,以免日後發生糾葛。

「好吧。」蘇小小大方應下,「里正的面子,我們小蘇家是要給的!」

里正心中甚慰!

蘇小小去找衛廷說了劉家大房分家成功的事,主要是炫耀一波自己的智慧。

她坐在衛廷對面,手肘擱在桌上,兩手托腮,神氣地說道:「怎麼樣?我厲害吧?我就說這個法子能行!」

她指的是用假欠條促成分家的事。

衛廷呵呵道:「你也就只能嚇唬嚇唬這些鄉下人,若真拿去衙門比對手印,是會露餡兒的。」

蘇小小哼道:「我就是賭他們不會鬧去衙門!」

開什麼玩笑,沈川都讓她搬出來了,哪個鄉親會覺得她是在撒謊?

村裡鄉親們的法律意識並不強,真要求證也是去找沈川求證,而沈川是一定不會戳穿她的!

衛廷拿了紙筆,開始寫分家的具體事宜。

他沒見過這樣的女人,一點兒也不在乎自己的名聲,似乎別人怎麼罵她都沒關係,說她是惡霸,她就當個小惡霸。

還當得……嘚嘚瑟瑟的。

笨嗎?

並不,今日這一出絕不是小聰明,她把人心算得透徹,稱她一句足智多謀也不為過。

不笨嗎?

她身上又有一股為了身邊之人飛蛾撲火的傻乎勁兒。

「寫完了嗎?寫完我拿走啦!」蘇小小抓起桌上的文書,小腦袋一甩,雄赳赳地出去了!

不多時,三個小豆丁過來找爹。

他們想讓爹在自己的手指上寫字。

衛廷看著幾人包成粽子的手指,嘴角狠狠一抽。

怎麼那丫頭幹什麼你們都要學?

他當然知道三個小崽子沒受傷,受傷了她會說的。

「寫什麼?」他問。

「不嘰道。」小虎說。

衛廷想了想,在紗布上寫了個三人的名字——大虎、二虎、小虎。

三人小腦袋一甩,雄赳赳地出去了!

衛廷:「……」

--

衙門的人回去過年了,辦手續得年後了,不過分家的文書寫得明明白白,在里正的見證下,劉山與劉平畫押摁了手印。

這事兒也算得上塵埃落定了。

熱鬧看完了,鄉親們也散了。

劉平與小吳氏沒擔罵名,倒是劉家人遭了不少非議。

以往鬧分家,甭管是誰的錯更大,幾乎是一面倒向本家,分出去單過還不被戳脊梁骨的,也只有劉平與小吳氏了。

大吳氏與何氏盯著小吳氏,生怕她多帶走家裡的一樣東西。

小吳氏抽不開身去向蘇胖丫道謝,不過她小聲把蘇胖丫這段日子對自己的幫助與劉平說了。

劉平聽完震驚不已。

今天的事,他猜到了一點苗頭,可他沒想到蘇胖丫不是第一回出手相助了。

這也太……讓人難以相信了。

那可是蘇胖丫呀!

十里八鄉令人聞風喪膽的女惡霸!

小吳氏道:「胖丫是咱們的貴人,咱們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她。」

劉平拍拍胸脯:「媳婦兒你放心吧!當牛做馬,我也會報答她的!」

此時的蘇小小並不知,看上去資質平庸的劉平,在未來的某一日,當真湧泉相報了她曾經的滴水之恩。

蘇小小在灶屋切臘肉,三小隻圍在灶台前,一人抓著一片亮晶晶的臘肉,小口小口地啃著。

她嘴裡哼著歡快的小曲兒,三小隻配合著節奏,一邊吃一邊左右晃腦。

這一幕,有些溫馨。

衛廷沒見過三個小崽子如此開心的樣子,他們從出生就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是來小蘇家后,才彷彿覓得了久違的安定。

蘇小小一抬頭,與衛廷的眼神撞了個正著。

她正要揶揄衛廷幾句,衛廷先一步開了口:「幫人分個家而已,至於這麼高興。」

蘇小小鼻子一哼,繼續切菜:「你懂什麼?我這叫幫員工解決後顧之憂!」

她的員工,她罩著!

誰想欺負,沒門兒!

頓了頓,蘇小小眯眼道,「你來灶屋幹嘛?你最近在我跟前兒晃得有些頻繁啊,衛廷,你不會真看上我了吧?」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