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九十二 火爆

九十二 火爆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蘇小小將劉平介紹給了羅大壯,日後就由劉平來送貨取貨,結算仍是一日一次,是羅大壯要求的。

羅大壯是個保守型的生意人,蘇小小對此表示理解,也並不覺得麻煩。

蘇小小一共買了十斤排骨、十斤梅花肉、兩個大豬蹄子與兩副豬下水。

蘇小小把錢袋給劉平,讓他結了賬,又送了羅大壯一包還冒著熱氣的點心。

再次被渣后的羅大壯麵無表情地遞給蘇小小一副豬腦。

從此各不相欠!

從集市離開后,蘇小小又領著劉平去了錦記。

劉平在鎮上幹活兒多年,路是熟的,主要是認人。

劉平是第一次來錦記,確切地說是第一次進錦記,從前倒是路過了多少回,可惜不敢、也進不來。

「錦記真大呀。」

劉平望著雕樑畫棟的大堂,深深地覺得自己跟著大丫長見識了。

錦記多了幾個生面孔。

蘇小小沒見到孫掌柜,來與他們接洽的是一個姓何的男子,約莫三十齣頭。

蘇小小聽到一旁的小二叫他何掌柜。

「你們是……」何掌柜皺眉看著一身村姑打扮的蘇小小與鞋子上還打著補丁的劉平。

「是蘇姑娘吧?」一個后廚的夥計快步走了過來,沖蘇小小笑了笑,對何掌柜道,「他們是來送貨的,之前孫掌柜定下的生意。」

何掌柜的眉心再次一蹙,上上下下打量了蘇小小一番,沒有與蘇小小接洽的意思,一臉傲慢地走掉了。

夥計和顏悅色地說道:「蘇姑娘,貨帶來了嗎?」

蘇小小道:「帶來了,在外面。」

夥計道:「勞煩送去廚房一趟。」

蘇小小點頭:「好。」

何掌柜回到了櫃檯后,不知與身邊的小二交代了什麼,小二走過來,對蘇小小呵斥道:「你們走後門!別衝撞了大堂的客人!」

這話里話外的嫌棄與瞧不起,傻子也聽出來了。

夥計尷尬地笑了笑:「蘇姑娘,咱們……走後門?」

蘇小小:「好。」

見蘇小小沒往心裡去,夥計暗鬆一口氣。

「你們孫掌柜去哪兒了?」蘇小小問。

夥計張了張嘴:「他……另謀高就去了,蘇姑娘請放心,原先定好的生意不會變,該是多少還是多少。」

「哦。」蘇小小沒再往下追問。

劉平將一百個鹹蛋黃搬去了后廚,四塊裝蛋黃的格子板留下,明天他拿新的過來,再把舊的帶回去。

廚子們頭一回見到這種裝蛋黃的格子,紛紛感到無比新奇。

這種格子裝雞蛋也可,不會倒,不易碎,拿取方便。

「小夥子,哪兒買的?」一個上了年紀的廚子問。

劉平道:「我家東家教我做的。」

廚子又道:「你東家是——」

劉平指了指一板又一板的鹹蛋黃,笑道:「就是給你們供貨的蘇姑娘呀!」

眾人恍然大悟,同時也很震驚。

他們原以為那丫頭只是廚藝好,不曾想竟是如此心靈手巧,這格子的設計……絕了!

他們若是也有這樣的格子,每天能少摔破多少個雞蛋呀!

「能給我們也做幾個嗎?不白做的!」

「這……我要問問東家。」

劉平出來,將廚子想要雞蛋格子的事兒與蘇小小說了。

蘇小小想了想,說道:「讓他們自己找木匠做吧,反正格子給他們留下了,木匠看了應該都能做出來。」

不是她不想掙這個錢,是不划算。

鎮上的木工活兒不貴,他們賣不出價錢,又耗時耗力。

古代也沒申請專利一說。

劉平道:「行,我去和他們說一聲!」

另一邊,蘇二狗一邊看著驢車,一邊將點心擺出來。

如今他們有個小板車了,不必再像之前那樣將托盤掛在脖子上兜售。

用他姐的話說,他們如今也是有攤車的人了!

儘管攤車只是一個拉貨的小板車而已——

蘇二狗熱情高漲,咧嘴,露出了新年的第一抹商業微笑!

「賣——餅子咯——」

「快看快看!老婆餅出攤了!」

正在錦記排隊的客人,被蘇二狗一聲吆喝,唰唰唰地過來了十多個!

這些全是老顧客,吃過姐弟倆賣的餅子,比錦記的好吃多了,就是每日賣的不多,他們若是來晚了,大有可能搶不到。

「錦記也有老婆餅了。」一個仍選擇排隊的客人說,「那些鄉下人賣的東西,也不知乾淨不幹凈,吃病了怎麼辦?」

一個年輕公子道:「是啊,你吃錦記的點心,能活二百歲哦!」

那位客人想罵一句這小子怎麼說話的,見對方是個讀書人,又把嘴巴閉上了。

沈川哼了一聲,啪的打開摺扇,不再排錦記的隊,大搖大擺地去了排正宗老婆餅的隊了。

「給我來五個紅豆餡兒的!」

「我要兩個綠豆的!兩個紅豆的!」

「有蛋黃酥嗎?」

「栗子糕!栗子糕!栗子糕!」

「今天有沒有板栗餡兒的老婆餅呀?給我留幾個!別一會兒賣完了!」

姐弟二人出攤只賣一百個,熟客都知道餅子要搶,不然就沒了!

蘇小小說道:「大家不用擠,今天多做了一百個,都能買到的。」

「我要兩個梅乾菜的!」一個年輕的婦人說。

「抱歉,今天沒做梅乾菜的,有新品,嘗嘗嗎?」蘇小小切了一小塊肉鬆餅遞給她。

婦人接過,先給孩子吃了一口,剩下的才自己吃了。

母女二人喜歡得不行。

小丫頭道:「娘親,我不要梅乾菜的了,我要這個!」

「給我也嘗嘗!」一邊的大娘說。

「好。」蘇小小給她與前邊的幾位客人都切了一點。

大家嘗過後,一如既往地驚艷。

果然啊,這對姐弟賣的點心就沒讓人失望過!

大娘問道:「和你們之前賣的餅子不一樣,這個也是老婆餅嗎?什麼餡兒的呀?」

蘇小小笑而不語,看向一旁的蘇二狗。

蘇二狗挺直自己的小腰桿兒,自豪滿滿地說道:「這是,二狗餅!」

二狗餅?

是他們理解的那個二狗嗎?

怎麼會取這麼奇怪的名字啊?

太土了叭!

不過味道是真絕呀!

鹹鹹甜甜的,有別於梅乾菜油潤細膩的口感,它吃起來沙沙的,綿密鬆軟,越嚼越香!

它的餅皮也更軟,給人一種溫柔豐盈的感覺,讓人咬它的力道都不自覺地放輕了。

天啦,怎麼會有人把餅子做得這麼好吃?

「給我來十個!」一個年輕男子說。

「我也要十個!」他身後的大嬸兒說。

「十五個!」

「二十!」

等等,你們還沒問價呢!

過了個年,都變得這壕了嗎?

肉鬆餅的定價比老婆餅高一些,一是工序更複雜,二是成本也擺在那兒。

蜜棗肉鬆餅十五文一個,鹹蛋黃肉鬆餅二十五文一個。

這個價錢絕對算不上親民了,劉平一開始聽到簡直嚇一跳,他估摸著最多能賣出去一半。

可他不過是去后廚傳了個話,過來時整個人傻眼了!

你們是不是排錯地方了?錦記在旁邊呀!

蘇二狗收銅板收到手軟,不斷有人把銅板朝他遞過來,遞不到他手上的就直接塞進他懷裡。

「哎呀呀!別搶別搶!排好隊呀!」

「不許摸我!」

「嗷嗚!誰掐我屁股!」

蘇二狗兵荒馬亂!

蘇小小有條不紊地給客人包好點心,動作行雲流水,記憶力驚人,一個差錯也沒有。

「大爺,您的三個栗子糕。」

「小兄弟,你的五個二狗餅。」

「……對,一人限購五個。」

「好的,馬上給您包好,一共一百二十文。」

劉平目瞪口呆,媳婦兒和他提過,大丫的生意很好,每天做的餅子都能賣完。

可賣一天是賣完,賣一個時辰也是賣完,這排隊排的,快比錦記門口都要長了!

不知道的,還當這兒才是錦記開的攤。

「大家別跑錯了——錦記在這兒!點心馬上就要出鍋了!外頭賣的不是錦記的點心!錦記不賣路邊攤!」

是錦記一個新來的夥計。

估摸著是哪位何掌柜的親信,出來瞧見自家排隊的客人被搶了不少,以為是對方冒名頂替,故而吆喝了這麼一嗓子。

一位挎著籃子的大嬸兒叉腰懟了回去:「老娘買的就是路邊攤!」

眾人哈哈哈地笑了!

是啊,他們買的不就是姐弟倆的路邊攤嗎?

哪裡來的二傻子?

還跑錯?

你跑錯我們都不會跑錯!

那邊錦記的點心也出爐了,然而蘇小小與蘇二狗這邊的客人,一個也沒被搶過去。

不僅如此,蘇小小明顯感覺這次的客人里有不少是大戶人家的管事或下人。

這說明她的客源又往上提了一個檔次。

她即將殺入新的市場,這絕對是開年最大的驚喜!

一直到二百個餅子賣完,才有客人又回到錦記那邊排隊。

這種情況,早一個月都是見不著的。

蘇小小與蘇二狗剛出攤那會兒,客人們是買不上錦記的點心,才來買姐弟倆的解解饞。

劉平驚得不要不要的。

他方才真沒眼花吧?在鎮上混跡了好幾年,真沒見過能和錦記搶生意搶成這樣的,還只是個路邊攤!

「給我幾個餅子,什麼口味都行。」

「抱歉,賣完了,明天再來吧。」

「旁邊不是還有三個嗎?」

「那是給我弟弟吃的。」

現場吃播三個,是蘇二狗的標配。

今天生意太好了,還沒來得及吃。

蘇小小記著呢,不會把他的那一份快樂賣出去。

等等,這個聲音——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