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言情穿越
  3.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4. 九十五 打臉

九十五 打臉

作者:

「將軍,夫人喊你種田了()」

蘇錦娘穿著嶄新的衣裳,光鮮俏麗。

她看見衛廷,臉色微微一紅:「衛小郎君。」

衛廷沒理她。

她再次鼓足勇氣,看向衛廷肩上的一捆乾柴,細聲細氣地說道:「衛小郎君,你去砍柴了嗎?你的腿行動不便,小蘇家的人怎麼能讓你干這種活兒?你放下吧,我讓我大哥幫你送過去。」

「不必。」衛廷冷冰拒絕。

蘇錦娘忙道:「你不用不好意思,大家一個村子的,互相幫忙也是應該的……」

「衛大哥!」

李小勇從屋裡走了出來。

他望著衛廷,喜色一笑。

「真是你呢!方才我在家裡瞧著就挺像!大雪天的,你咋去砍柴了?下次你要柴火和我說一聲!」

兩家走動多了,李小勇對衛廷的稱呼也從衛小郎君變成了衛大哥。

「給我吧!」李小勇伸手把衛廷肩上的柴火抓了下來。

衛廷客氣道:「有勞。」

二人一起往小蘇家的方向去了。

李小勇也沒搭理蘇錦娘,蘇玉娘干出了截胡穩婆的事兒,他心裡甭提多生氣了。

老蘇家對全村有恩,他不能記老蘇家的仇,可他不搭理總行了吧?

蘇錦娘看著二人頭也不回的背影,彷彿感覺自己被人扇了一耳光——

……

家裡,三小隻挖完筍回來了,確切地說是看見蘇小小,果斷撇下蘇老爹不挖了。

蘇小小給三個人類幼崽與一個小馬崽泡了羊奶。

三人坐在小東屋的矮板凳上,雙手抓著奶瓶的手柄,咕嘰咕嘰喝奶。

小馬崽也在喝奶,是蘇小小喂的。

四個幼崽對著吹奶瓶,一個比一個神氣。

衛廷對蘇小小總是拿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不能說見怪不怪,但也確實不那麼怪了。

他曾問過蘇小小這些又是什麼怪東西,哪裡來的?

蘇小小隻回了他三句話:「羊奶做的!符郎中給的!對身體好!」

衛廷對第二句話表示懷疑。

夜裡,一家子坐在堂屋吃飯。

蘇二狗眉頭皺得死死的。

他是個心裡藏不住事兒的,啥想法幾乎全寫在臉上。

衛廷問道:「二狗,是出什麼事了嗎?」

蘇二狗扒拉了一口大米飯,將被錦記威脅的事兒說了。

蘇承一巴掌拍上桌面:「真是豈有此理!」

來了個新掌柜了不起啊?威脅到他閨女頭上!反了天了!

「明早我和你們一起去!我看誰敢動我閨女!」

翌日凌晨,蘇老爹睡得雷打不醒——

昨兒買了新鮮的食材,梅乾菜老婆餅有著落了,此外滷肉也安排上了。

蘇小小今日比昨天多做了一百六十個餅子,一共三百六,其中六十個是梧桐書院的。

至於說鹹蛋黃,蘇小小就沒讓小吳氏處理裝車了。

是錦記先破壞合作關係的。

錦記是不是以為只有它能欺負別人?

從現在起,她也要對錦記實施制裁!

雖然可能並沒有任何鳥用——

畢竟錦記的點心多,少賣一樣蛋黃酥根本不痛不癢的。

但這不是造不造成多少損失的問題,是她的態度與立場!

……

一行三人趕著驢車去了鎮上。

以往的路線是集市、錦記、書院,如今有了劉平,他們便先來了錦記附近出攤。

劉平將他們送到了才趕車去集市和梧桐書院送貨。

蘇小小在錦記旁邊的巷口,拿出自己設計的摺疊桌,大大方方地將點心擺了出來。

她如今不擔心錦記斷她麵粉了,一是她昨天拿蘇老爹與蘇玉娘的「贊助」,

去集市屯了足夠支撐一個月的麵粉。

二是沈川告訴她,府城並不遠,快馬加鞭一日可到。

錦記的手還伸不到府城。

這些就是她與錦記打擂台的底氣。

錦記的小二見姐弟倆又來擺攤了,趕忙去樓上的賬房稟報了何掌柜。

何掌柜眉頭一皺。

「你昨天怎麼和他們說的?」

小二道:「我就說,不許他們在咱們附近擺攤,否則見一次,攆一次!」

何掌柜道:「那他們怎麼還來了?」

小二著急道:「我也不知道啊!我打聽過了,當初孫掌柜找他們買配方,他們起先不同意,後面孫掌柜來了硬的,他倆立馬慫了!一口氣賣了三個方子呢!」

有些真相傳著傳著就變味兒了,當初蘇小小可不是怕,是在給孫掌柜挖坑,三個方子也是孫掌柜自己看上的。

孫掌柜是要面子的,他不能承認自己鬥不過一個小丫頭,從他嘴裡說出去的事實就已經有點兒失真了,再讓人那麼一傳,早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何掌柜一行人卻並不清楚個中真相。

在他們看來,兩個鄉下人,其中一個還是女娃娃,指定是沒膽子與錦記為敵的,一威脅一個準!

何掌柜冷聲道:「你下去!把他們攆走!」

小二兇狠地捋起袖子:「好!小的這就去!」

這會兒天色已亮,街上的行人漸漸多了起來。

姐弟倆新一天的生意也開張了。

有回頭客也有不少新客,看來他們的口碑做出去了。

「您的五個二狗餅,蜜棗味兒的。」蘇小小包好遞給了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是個四十齣頭的嬸子,老熟客了,兒子在鎮上的一間私塾念書。

「您兒子的腿沒事了吧?」蘇小小問。

嬸子笑道:「說到這個,我真得好生謝謝你,你的法子很管用,介紹的那家海菜也好吃,我兒子吃了半個月,再也沒腿軟過了!」

蘇小小其實沒見過對方兒子,是聽嬸子的描述,覺得他四肢麻木、突然失去力氣,可能並不算得了什麼大病,而是缺乏某種微量元素。

於是提議她多吃一些土豆與海菜。

蘇小小道:「桂圓也可以多吃一點,還有芹菜。」

「好!我記下了!」嬸子收下點心,付了七十五個文錢,「姑娘,你看著清減了不少,是不是出攤太早,累到了?」

昨天也有幾個老熟客說她比之前瘦了,看來減肥的效果比想象中的明顯。

「別太累著自個兒了。」嬸子想了想,又說道,「不過瘦下來一點,人是好看些了。」

蘇小小微笑。

小二過來攆蘇小小時,蘇小小的餅子已經賣出去幾十個了,排隊的人比錦記門口還多。

小二真氣不打一處來,怒喝一聲道:「走走走!誰許你們在這兒擺攤了!」

客人們紛紛朝他看了過來。

蘇小小不疾不徐地開口:「誰許我擺的?自然是青天大老爺、是皇天后土、是大周律法!」

小二眉心直跳:「你這丫頭胡亂說些什麼!」

蘇小小不卑不亢道:「我說錯了嗎?我一沒燒殺劫虐,二沒殺人放火,三沒占任何一間鋪子的門道,我憑自己的雙手辛辛苦苦掙點血汗錢,憑什麼就不能擺攤了!」

小二怒指:「這裡是錦記的地盤!」

蘇小小呵呵道:「我離錦記至少有一丈遠,你們錦記是把這條巷子也買下了嗎!還是說整條街都是你們錦記的!」

「哎呀,你們錦記怎麼回事?大街上那麼多擺攤的,也沒見你們攆,人家賣個點心你們就來攆了!還是你們就逮著老實人欺負啊?」

「你們錦記的點心又貴又難吃,不許別人做好吃又便宜的?攆人,誰給你們錦記的膽子哦?」

「是啊!趕緊走吧!耽誤我們買點心!」

「走走走走走!」

一個老漢直接撥了小二一把。

小二碰了一鼻子灰,氣呼呼地回去復命。

「何掌柜,咱們要不直接去把他們的攤子砸了!」

何掌柜推開窗子,冷冷地看向樓下生意興隆的小攤,他認出了幾個錦記的老主顧。

一個是趙員外家的小廝,一個是陳舉人家的廚娘。

現在去砸攤子,並非明智之舉。

……

三百個餅子,不到半個時辰,一售而空,連蘇二狗的那一份吃播都讓人買走了。

沒辦法,小孩子哭得嗷嗷兒的,蘇二狗心一軟,就給賣了。

「姐,咱們現在去哪兒?」

「回村。」

「啊?」

「啊什麼啊?集市與書院的貨,劉平去送了。」

她是讓劉平送完就直接回村的,不必過來接他們,但照他們賣點心的速度來看,他們怕是要比劉平更早回去。

「嘿!忘了劉平哥了。」蘇二狗撓了撓頭。

姐弟二人收了攤,背上各自的背簍,徒步往回走。

這點路程對他倆來說不算什麼,尤其甩掉二十斤肥肉后,蘇小小感覺自己的身子都輕盈了不少。

二人出了鎮子,臨近上村道時,一夥五大三粗的漢子凶神惡煞地追了上來。

「前面的人,給老子站住!」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我是截教副教主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