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東京舊事
  4. 第269章 開價

第269章 開價

作者:

東京舊事第兩百六十九章開價

「下面要派出的這位歌手可是相當厲害哦。」

「誒,是嘛。」

「當然,等你知道他是誰的時候,說不定會嚇一跳呢。」

舞台上堺正章和北島三郎正在串場主持,兩個人相互捧哏。

然而還沒等他們把話說完,舞台下就已經響起鋪天蓋地的尖叫聲。

堺正章也沒有再廢話,大手一揮,「讓我們歡迎秋山一樹桑!」

話音剛落,台下的吶喊聲更加震耳發聵。

穿着修身白色西服的秋山一樹步態穩健走上舞台,為了契合《桜》這首歌,白色衣服上點綴著淺淺的櫻花紋。

高瘦挺拔的身材,白色修身櫻花紋的西服,如同翩翩佳公子一般,溫潤如玉。

他往堺正章和北島三郎身邊一站,足足比他們高了一個頭還多。

「大家晚上好,請多多指教。」秋山一樹對着舞台和兩位前輩欠了欠身。

「誒」堺正章仰起頭伸手比劃了一下自己和秋山一樹的身高,目露驚訝的看向觀眾,「真是高大啊,關鍵還這麼帥氣,真是過分。」

「哈哈」台下響起觀眾善意的笑聲。

「你這個傢伙就是嫉妒吧。」北島三郎毫不猶豫的揭穿了他的本質。

「嫉妒才對嘛,哪個男人不嫉妒這樣的身高長相。」堺正章很是灑脫的承認了,說完還挑釁的看了一眼北島三郎,彷彿再說你不是嗎?

兩人的相互打趣,讓台下的觀眾哈哈大笑。

「說來秋山桑是第一次登上紅白的舞台吧。」堺正章又轉頭cue秋山一樹。

「哈伊」秋山一樹笑着點點頭。

「感覺怎麼樣,和平時登上舞台有什麼不同嗎?」

「小時候新年時一直是陪着家人一起在家看紅白,這就像是每年的固定活動,在那時紅白就等於新年。

現在自己站上紅白的舞台,就像走進了兒時電視機的畫面中,有種夢幻走進現實的感覺。」

紅白今年給他的待遇還是很不錯的,他也不吝嗇的多誇了幾句。

「斯國一,夢想成真了呢。」堺正章感嘆了一句,「不過也讓我們期待秋山桑接下來的表演,《桜》!」

「啊~!」舞台下觀眾們奮力的揮舞着手臂,擺動的熒光棒如同飛舞的螢火蟲,在昏暗的表演廳內蹁躚旋轉。

這首歌作為本年度的賞櫻名曲,大家幾乎耳熟能詳。

前奏一響起,觀眾都不自覺的一起打着節拍。

而秋山一樹也是安安靜靜的坐在鋼琴前,靈活的手指在琴鍵上優雅的跳躍着。

加上一身淺色系的演出服,很好的詮釋了什麼是安靜的美男子。

明明是一首節奏舒緩的抒情曲,但是台下的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一個個卻激動莫名。

又是捂嘴,又是手捧心口,眼神無一例外,都比較…花痴。

很多家庭的電視機前,人們也紛紛停下手邊的零食,聚精會神的看着他的表演。

看來石田拓海說的沒錯,他的魅力或許已經跨越了年齡層,正式向全民階段邁進。

在秋山一樹進行紅白的第一場表演時,小田利文和大島渚也迎來了今年的第三撥客人。

「花田凱紀」

「小田利文」

「請多多關照」兩人相互欠了欠身,隨後各自坐在。

「聽說小田桑手裏,有着很勁爆的消息。

我可是放棄了和家人一起看紅白的機會,希望小田桑的消息不會令人失望。」

剛坐下花田凱紀就看似無意的抱怨了一句,他在提醒小田利文,這個時間把自己約出來,最好他手裏的資料價值足夠。

否則得罪了雜誌社的主編,作為狗仔的他們,以後吃這碗飯可能就不那麼容易了。

「請花田桑務必放心,這次的消息絕對不會讓花田桑失望。」

小田利文看着居酒屋電視中的畫面突然笑了起來。

花田凱紀轉過頭看到電視中,秋山一樹正在演唱那首著名的《桜》。

「哦~」他眼前一亮,「莫非…」

「這位秋山桑今年可真是大出風頭呢。」小田利文意有所指。

花田凱紀雖然心裏已經有了些猜測,但還是配合的點點頭,「現在全日本的人,想必沒有人不認識他的。」

《金剛不壞大寨主》

「如果這位全日本都認識的秋山桑,突然被爆出已經和女友同居了。

而且女友還是來自大名鼎鼎的ZARD主唱,你說大家會作何反應呢,花田桑?」

小田利文端起酒杯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臉上得意的笑容在昏黃的燈光下,說不出的猥瑣。

花田凱紀聽到小田利文的話先是瞪大了眼睛,隨後親自為他斟了一杯酒。

「消息來源可靠嗎?」

「大島」小田利文朝大島渚使了個眼色。

看似憨憨的大島渚從身上取出一個紙袋,輕輕推到了花田凱紀面前。

花田凱紀忙不迭的拿起袋子,取出照片一張一張的看了起來。

越看他臉上的表情越是興奮,鏡片后的一雙小眼睛來回的轉動着。

就這短短几息功夫,他已經想好了不下三個驚爆的標題。

「這次的資料我很滿意,小田桑開個價吧。」收起照片,花田凱紀又恢復了斯斯文文的模樣,彷彿一點也不着急。

小田利文胸有成竹的笑了笑,伸出手指比劃了一下。

「兩百萬?!絕對不可能!小田桑這種玩笑並不好笑,請更實際一點。」

看到小田利文開出的價碼,花田凱紀想都沒想直接拒絕了。

開什麼玩笑,還以為是泡沫時代嗎,有錢都花不完。

現在可是大蕭條剛剛來臨的第一年,兩百萬日元在東京都相當於一部分人一年的收入了。

「花田桑,這可是全日本都認識的秋山一樹桑,更何況還有一個與之相差不太多的以神秘著稱的ZARD。

這不是某一個人的新聞,這是兩個大物歌手相互疊加的驚爆消息,遠比一般的消息要有價值的多。

更何況對這些照片感興趣的可遠遠不止花田桑一個人,《周刊現代》的近藤桑和《周刊新潮》的大田桑也是相當感興趣的。」

小田利文卻是一點也沒有着急,而是又透露了幾個消息。

做他們這一行的,最擅長的就是提供內幕消息,讓各方出價競購,價高者得,一切都很清楚明白。

花田凱紀雖然心中早有預料,但是聽到這個消息,臉色還是變了變。

現如今他們《周刊文春》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周刊現代》和《周刊新潮》。

雖然今年上半年在發行量上剛剛戰勝了這兩家,但是這樣的大新聞被他們拿到,十有八九會再次反超自己。

「我需要請示一下社長桑,小田桑請稍待片刻。」最終花田凱紀還是決定請示一下《周刊文春》的社長田中建五。

畢竟這麼一大筆經費,已經不是他這個主編能做主的了。

小田利文伸手示意他請便,看着花田凱紀拿着電話走出店門的背影,他和大島渚相互對視一眼,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題外話------

感謝大家的支持!-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