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我在春秋做貴族
  4. 第四百四十九章:荊楚啊,荊楚!

第四百四十九章:荊楚啊,荊楚!

作者:

,!

「白日一戰,我軍傷亡計約三萬,敵軍傷亡不過三千。」

子國的一句話讓很多人吸了一口冷氣,隨即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那就是傷亡換算是一比十唄?這種戰績確實非常令人難堪,更是展現出原國各方各面遠比楚國的強大。

當然是各方各面!從裝備到士兵的訓練、戰鬥意志,又以原軍士兵表現出來的戰鬥意志最為關鍵。

好些裝備精良的軍隊,他們的戰鬥意志不怎麼樣,有再好的裝備也將成為運輸大隊,無不說明一支軍隊最重要的還是關於作戰意志。

楚國這邊計算傷亡比較不靠譜。這個是他們的體制決定了的事情,一般會往高了報。

「然,日間作戰必是原國精銳盡出,我不過尋常之伍。」子國補充了一句。

白天裏,楚國第一批和第二批出戰的部隊遭到原軍爆錘。

第一批出戰的楚軍,他們純粹是沒有遭遇過弓騎兵,面對陌生的敵人自身犯的錯誤較多,以至於落得那副下場。要是有下一次,有了相關的經歷,楚國這邊的貴族肯定會在戰前想出應對的辦法,交戰時盡量避免犯下一些錯誤。

最讓楚國君臣重視的是原國的那支重步兵。

「身披重甲酣戰一個時辰有餘,收兵之時未見隊列有亂,懷從未見過如此強軍。」斗懷發誓自己不是在臉上貼金。

什麼意思?說臉上貼金,主要是斗懷敗了,可是沒有當場潰退,側面來證明斗氏依舊強悍。

楚君中問道:「此便是原國常備之軍?」

以前楚國就很重視晉國的各項情報,只不過需要關注的家族有點多。

輪到智氏代晉,楚國關注的目標會變得很明確,逮著智氏想方設法刺探情報。

那麼,楚國本來就知道智氏有一支常備軍,後面一再收集情報,了解肯定會越來越多。

子國說道:「此支強軍乃是原君瑤十六歲所建,成軍已有二十七年之久。」

當然了,時間那麼長的情況下,常備軍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更新換代,不可能還是原先一開始的那批人員。

因為成軍的時間有些久了,其實才是最要命的一點!

二十七年的時間,本來青澀的軍官趨於成熟,有些士兵也成了軍官,足夠的經驗會讓士兵更換時在兵源選擇上擁有更有明確的甄別目標,各種操練方式和使用的戰術肯定形成了體系。只要不是出現內部的腐敗現象太嚴重,又或是各種小山頭搞內耗,只會是越來越強。

事實上,常備軍的更新換代可是為其它部隊提供了非常多優秀的軍官,近一步增加了智氏其餘傳統部隊的戰鬥力;好些從常備軍退役的官兵,他們因為識字成了某處地方上的官員,為原國的內政發展繼續發光發熱。

本來在這種場合沒有宗樓說話的資格,他着實忍不住,開口說道:「大王,智氏由單騎走馬訓練騎兵,舉國上下弓騎之多足有十萬之眾,乃至更多。今日,原軍新出沖陣之騎,觀其沖陣之勐,勢不可擋,不可不察。」

是啊,好多人都注意到了。

原國那一支用於沖陣的騎兵數量不多,看上去卻是令人產生極大的忌憚,只有大約五百左右的數量,不到百個呼吸就將己方近三千士兵陣型鑿穿。

那種一往無前的姿態,橫衝直撞下對步兵產生的殺傷效果,着實是令人看了生出一種迫切想要擁有的衝動。

「此前不知,既然如今已經知曉,

使長矛針對便是。」子國並不是瞧不起宗樓,純粹不能太過打擊己方的信心。

宗樓後面的話憋了回去。他其實就一個意思,有條件的國家,諸如秦國和代國都在模彷原國組建騎兵部隊,楚國並不算特別缺乏戰馬,是不是也該組建一支騎兵部隊呢?

現下的楚國真不缺乏戰馬,馬匹的質量方面也不是輸給中原太多,並不是無法收集到合適的戰馬組建騎兵。

宗樓當然有私心。他投靠楚國的時間不久,帶來的擊技之士不多,還是很想在一個全新領域上找到自己的崗位,也許能夠成為騎兵不可或缺的一份子,藉機在楚國崛起。

必須說的是,子國還真有點料,很快就找到了針對沖陣騎兵的剋制方法。

步兵組成軍陣,再使用長兵器針對騎兵,對輕騎兵和突騎兵確實能夠形成克制,哪怕對上重騎兵也能造成足夠的威脅。

當然了,不管是什麼裝備,最為重要的是使用它們的人,比如手持長兵器是能剋制騎兵,要是手持長兵器的士兵被騎兵威懾不戰自潰呢?

子國想到了什麼,又說道:「大王,我亦需新添弓失!」

因為大多數是竹弓和竹箭、蘆葦箭的關係,以前楚軍在遠程攻擊上就有點弱,所處時代的戰爭模式不同致使顯得並不是太過迫切。

什麼時代,又是什麼戰爭模式?就是春秋時代,打的不是滅國之戰;戰爭又是一種君子之戰的模式。

現在只要不是太昏聵或眼界過低,誰還看不出時代已經改變了呢?接下來但凡能滅國,沒有國家會再手軟。

子國認為楚國之前積累的問題在原國的威脅下,可以得到更好的解決。

斗懷第一個響應,說道:「大王,我亟需強弓。即可彌補射程,亦可增殺傷之力。如此,射程不再吃虧,必使敵軍騎兵難以逞凶!」

長兵器可以針對騎兵,比長兵器更長的箭失肯定也能啊!

楚國在強弓的打造技術上其實一點都不差,乃至於技術上一度還領先中原列國,他們卻是藏着掖着,或是覺得成本比竹弓更多,以至於不想大批量打造。

有那麼一個傳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傳說楚國集全國之力打造了三支神箭,平時供奉在宗廟,戰時才會攜帶出戰,專門給養由基使用。

上面那個傳聞的背景是,春秋時代的工藝不行,很難打造出絕對筆直的箭桿,多番努力才打造出三支,配合養由基的射藝辦到指哪射哪的每射必中。

應該說傳聞就是傳聞,要不然養由基射出去的箭想回收絕對會是一個問題。

比如,養由基在「鄢陵之戰」的致師(武將單挑)中將魏錡射死,沒道理晉軍主動將箭從魏錡的屍體上取下來,再送還給楚國啊?

問題也就來了!當時楚國上下就三支神箭,豈不是用一支少一支?

楚君中對重臣的意見一一採納下來,再發出靈魂一問,道:「財帛從何而來?」

現下的楚國狀況並沒有多好,他們從前506年之後就陷入衰敗,尤其是中樞對地方的控制力嚴重下降,中樞早不是那個富到流油的楚庭了。

所以,之前子國提議重建「左右廣」,楚君中也就是聽聽就算了。

楚國是有打造優良皮甲的工藝技術,問題是知道一套甲胃有多貴嗎?

另外,楚國的「左右廣」不止每一名士兵需要三套皮甲,被稱為戟的武器打造起來也不容易,別說看來需要增加一張強弓和一柄戰劍了。

如果楚國真的將「左右廣」重新建設起來,到時候估計就在戰袍上的顏色和甲胃款式跟原國常備軍重步兵不同,武器的採用上壓根就是一個樣。

還有一點,以前「左右廣」最多的時候也就三千左右的規模,肯定需要在編製上進行擴增的。

有封君之實的眾多貴族開始專註起來,他們的專註可以是盯着某個地方一直看,好像能看出一朵花來;不少則是盯着自己的手掌瞧,似乎想給自己算命;少不了一些眼神變得渙散的人,一看就是魂游天外了。

之前的楚國為什麼會陷入內亂?不就是地方上的貴族不願意再讓中樞極盡盤剝嘛!

認真的說,百年戰爭的階段,後來跟吳國對抗,楚國中樞確實是對地方盤剝太過嚴重,搞得中樞與地方的隱性對抗演變成為刀兵相向的內戰。

子國說道:「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楚國一旦在跟原國的對抗中完全出於下風,不止中樞危險,地方上的貴族能好過?

斗懷掃視了幾眼屈氏、景氏和昭氏的這些公族,說道:「如不圖強,滅國便在朝夕之間。」

這一下好多楚國貴族明白過來了。

白天的戰況明顯對楚國不利,到了晚上幾個君臣到底是事先溝通,或是有足夠的默契,總之就是想着法子對眾貴族要好處唄?

等於說,楚國的一些君臣想利用原國帶來的壓力讓貴族妥協。

楚國的貴族絕對不願意再過以前的日子,不斷被中樞極盡盤剝財帛與資源,甚至封地上的優質兵源也被中樞討要過去。

羅同看着子國說道:「令尹先前所說之事,乃是誆騙我等?」

什麼事?就是封君制度的實施,地方的山川河流不再屬於一國之君,變成貴族神聖不可侵犯的財產,同時稅收和納賦額度可以商量著來,等等優惠的條件。

山、林、水系、銅、等一些資源,它們在某一段時間只歸於一國之君,臣屬是沒有資格擁有的。這些界線在時間的流逝中漸漸模湖,楚國中樞是第一個明言可以歸於封君的國家。

子國說道:「諸君亦可使子侄入『左右廣』。」

剎那間,楚君中的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

一直在說的「左右廣」是什麼?他們是春秋時代楚國國君所屬的親兵部隊,也是楚國從裝備到兵源素質最好的一支部隊,曾經在百年戰爭中立下赫赫軍功,後來因為楚國的中樞財政不允許給解散了。

現在「左右廣」要重建,結果叛亂勢力能摻沙子?

子國事先可沒有跟楚君中商議這個!

至於說人質什麼的?中樞太弱不叫拿貴族子嗣當人質,相反諸多屬於中樞的權利將會遭到侵佔。

宗樓在適當的時機,說道:「我聞原國之君新設郎官,入選之人皆為貴族子嗣,欲設一新軍,名曰期門。」

這是智瑤抄西漢的作業抄上癮了,也是原國公族強大可以讓中樞控制貴族和百官的一種手段。

原國那邊的百官和貴族拿子嗣入選視作驕傲,一直逢人就炫耀,保密什麼的當然也就不存在。

既然智瑤抄了期門軍,怎麼可能忘了羽林軍呢?

所以,智瑤還會挑選戰死疆場有功之人的子嗣,吸納他們成為親兵,將之培養成為優秀的騎兵,時機合適再組建羽林軍團。

同時,不出意外的話,今次一戰結束之後,常備軍將擁有自己的特別番號,名曰虎賁。

這樣一來,楚國在為了尋求重建「左右廣」上演各種勾心鬥角之前,原國那邊關於兩支特殊軍團的組建早就提上日程,現有的那支強軍則是將有流傳千古的番號。

也許,只是也許,隨着時間一再流逝,原國進行的戰爭越來越多,擁有特殊番號的軍團會一個又一個出現,什麼虎豹騎、陷陣營、玄甲軍、白袍軍、神機五千營、啥啥啥的會一一湧現。

太遠的先不扯,楚國貴族聽了子國的說法,不得不說感到心動了。

他們當然知道子侄加入中樞直屬的「左右廣」會成為某種意義上的人質,可要是能夠掌控「左右廣」,或者有更遠大的前途呢?

即便是沒有太遠大的目標,僅是能夠跟中樞緩和關係,其實也是很多楚國貴族願意試一試的。

說白了,別看那麼多楚國貴族聯合起來對抗中樞,他們的共同目標就是一個抱團取暖,很清楚聯盟隨時隨地將會分崩離析,誰不想多一條退路啊!

楚君中與子國在眼神上的交流比較多。

他們在戰時不商討戰局,勐然間搞了這麼一出,並非不重視當前的交戰,純粹是相比久遠的未來,一時的勝負並不是關鍵。

如果不趁原國帶來那麼大的壓力,勝負未分之前的己方境況不利做點什麼,戰後無論此戰勝敗都只會是陷入一再無休止的扯皮。

攜大勝的大勢中樞壓服地方?這種事情在楚國很難成立,能做到的話,輪不到楚君中去做。

知道楚國廣袤疆域的地形有多麼複雜嗎?這個就是好幾代楚國君主難以掌控地方的關鍵,別提楚君中面臨的狀況比一代代先君更加艱難了。

接下來,眾貴族鬆動,子國又講了不少事情,很難不讓楚君中陰沉着一張臉。

結果是楚君中的臉色越不好看,眾貴族對子國的配合度就更高。

「公孫寧到底是什麼情況,輔左寡人的忠臣,還是想當架空寡人的權臣?」楚君中覺得自己有點看不懂子國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