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 感謝各位

第二百一十二 感謝各位

熱門推薦:

「我們壓軸的拍賣品,不需要任何展示,因為只要說出它的稱謂,各位一定會滿意!」

主持人指著推上來的玻璃鋼,裡面的六邊形事物發著刺眼光亮。

「為了這件拍賣物,我們使用的是現今硬度最高的化合四號玻璃鋼,即使是可以炸掉坦克的鐳射壓縮火箭筒也不能對其造成一絲損壞,之所以對它使用如此嚴密的防護,因為它的名字叫做【星芒】,還有一個統稱——【邊獄遺物】!」

話音一出,台下幾乎沸騰。

就在此刻,有人注意到,會場遠端有個男人從座椅上起身,一個穿著樸素工作服的人,悄然的向著舞台走去。

大家都注視著他。

在這個世界,帶著遮臉的光學面具出現在大眾眼皮下是很正常的事情,他摘下了面具,那張臉就像有某種恐怖谷效應。

腳步踏在地板,輕盈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但或許是錯覺,注視他的人都覺得步伐紮實穩健。

他就這樣慢悠悠的走到舞台上。

禮儀小姐推著放置【星芒】的玻璃鋼,工作人員在搬運著那把樸素的長劍,清潔工收拾著無頭屍體。

死者的頭顱滾下台階,像鬧鈴的鐘聲被敲響,所有的賓客紛紛低聲說著,有些指著台上的人責問。

[老師,托二耶的定位助攻,已經入侵了高級安保系統,需不需要現在就黑進去?]

聽到耳畔內的呼喊聲,他拿出手機在屏幕上敲擊,眾目睽睽下把一項項任務傳輸給同伴。

下水道內,狂梟手指紛飛的在鍵盤上敲擊,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元猶如天書,望著幾項任務,他撓了撓光禿潤滑的腦袋嗎,疑惑之色爬上面容。

「老師到底要幹嘛?」

……

……

主持人熟記每個賓客的長相,這個男人不在記憶中,大樓內部出現了襲擊者這件事他是知道的,冷汗流下。

手伸進褲兜,按下了武裝部隊的呼叫器按鈕。

奇怪的是沒有人回應他。

希魯弗斯大樓內部,134層至110層之間沒有一個活人存在,頂樓的通訊設備已經被遠在郊外下水道的狂梟掐斷。

永遠也不會有人相信,只靠三個人裡應外合便將固若鋼鐵的希魯弗斯攪亂。

「這位先生,請先不要過來。」主持人背著手走向他,手指對身後的安保勾了幾下,很快四周就有穿著黑衣的人從幕簾里走出。

夏啟視若無物,對著台下的貴賓說道:

「別誤會,各位先生,我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只是想把此劍的真實故事和能力告知大家。」

「數百年前黑龍讓這片大地處於恐慌之中,屠龍勇士手持長劍將巨龍首級斬下,各位聽到的故事是這樣吧?」

會場的大部分嘉賓被他的語氣和態度吸引,默不作聲的聽下去。

吵鬧聲逐漸消停。

「眾所周知,世界充滿了謊言,即便童話故事也是如此。」

「根本沒有什麼黑龍,也沒有什麼屠龍者,這把劍名為『哈坎斯都』,不過是650年前一個老頭的隨身佩劍,但因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它被後來的盜墓者放在了墓室中。」

「你在胡說什麼?」晨星城的礦石富豪聶思斥責道。

夏啟說道:「一把能屠龍的寶劍,驗證他的方式竟然只是用來砍掉一個人的腦袋,未免太過兒戲!我想大家更注重的是拍賣品表演的過程,而非實物本身,但是如果我告訴各位尊貴的先生,『哈坎斯都』的價值其實比一把鐳射壓縮火箭炮還要可怕,有誰會相信!?」

主持人打斷道:「先生,

請你下去。」

「讓他說,我很感興趣。」坐在台下的著名古迹學教授米卡指了指夏啟,補充道:「如果你說的故事讓我覺得有意思,並且能證明真實性可以做出包裝,我會給你你想要的東西。」

夏啟問道:「如果我想要個四條腿的女人,你要怎麼給我?」

米卡教授毫不玩笑的說道:「找兩個女人組裝一下就可以。」

「世上最純潔的眼睛?」

「我有個朋友開了一家孤兒院,那裡有太多幼小的眼睛連世界是什麼樣子都沒見過。」

「三生有幸,未想過這些事情竟能真的辦到,我這就說。」夏啟躬下身行禮,從禮儀小姐手中拿過長劍。

「那位老先生名叫絕,一個庸碌的大話王,他說這把劍有一個神奇的功能,它可以偷到你想要的東西,是世上最棒的竊賊,比如。」

夏啟把劍尖抵在玻璃鋼上,望著裡面的【星芒】,默默的使用了【變化之手】。

劍進入了玻璃鋼,【星芒】來到了他的手上。

台下目瞪口呆。

東枯城最繁華的學院大街廣場,尼普利步行街,希魯弗斯大樓前站廣場,三個地方聚集著大量人群廣場,三面大屏幕播放著這場拍賣會的實況。

「什麼東西?電視劇嗎?」

「剛才說話的好像是著名的米卡教授?」

「怎麼還有個死人倒在舞台上?」

誰也不知道這場播報是什麼東西。

對於一個成熟的黑客而言,把H片投射到城市樓群上的大屏幕中,是基本功之一。

多虧二耶的精準定位,狂梟完成了第一項任務,將安全係數極高的攝像頭切斷,連接到城市三個最大的主屏幕上,拍賣會的現場實況直播在公民眼前。

但狂梟卻不知所云。

甚至心中有些不安。

「還記著我說過童話故事都是騙人的嗎?」夏啟指著【星芒】。

微笑著說道:「剛才的故事是我瞎編的,但是請讓我說完,因為我要推銷的東西與【邊獄遺物】有關。」

「安保部隊!」主持人大吼一聲。

夏啟用其他人看不清的速度抽槍,對著主持人的腦袋扣下扳機,瞪著眼睛微微歪著頭,對著主持人的屍體說道:「我說了,請讓我說完。」

台下轟動聲迭起,會場的安保紛紛聚攏迎上。

夏啟用很快的速度清理了安保。

「大家不要驚慌!」

「我不會傷害各位。」

他叫嚷著,安慰著貴賓們,同時,高級安保系統啟動,為防止地震和外界襲擊而用的鋼鐵閥門從牆上落下,把拍賣會包圍成一間無法進出的密室。

狂梟按下控制台啟動鍵的那一刻,完成了第二項任務,他望向夏啟發來的任務表,最後一項——收拾物資,沿著污水處理管道進入歐列克峽谷區域。

不安感越來越強,狂梟雖有擔心但還是照著命令去做。

樓頂的武裝部隊用爆破鑽頭撞擊包圍著會場的閥門,長官苛責著下屬,厲聲吼道:「閥門什麼時候才能打開!」

「報告,密碼被重新加密,需要一到兩分鐘時間就可以破譯。」

「加快速度!」

二耶掛在一個拗口裡躲藏,清點完軍工科技武裝部隊人數,發現對方人數極多,且裝備極其先進,如果正面交手對夏啟而言也是一群難啃的餅,她抿了抿嘴唇,心中暗涌。

空艇旁的士兵正在運輸武器,見到一個女孩從屋檐邊際爬了上來,就站在他們身邊不到五米遠。

「抱歉……」

二耶對著無辜的士兵致歉,摘下一隻手臂,彈出了摺疊斧,勐地加速衝過去向著一人的腦袋剁下。

……

……

夏啟拿著槍的手一下一下的往下壓著,安撫道:

「各位不要驚慌,大家都是見過世面的人,格局打開一點,像這種恐怖分子似的襲擊很正常,而且我不會對各位開槍,請放心。」

貴賓們搞不明白了,這是一個彬彬有禮的匪徒,還是另有其他目的。

米卡教授再次問出之前的問題,「不管你要推銷還是綁架,但你目的是想要什麼?」

「錢?」

「不對,要錢就不會來這裡,你最終目的要的應該是我們的命。」

賓客們恢復理智,這些人都是富豪和貴族,見過的世面比普通公民要多出數倍,他們不會輕易被一個襲擊者嚇到。

「營救部隊很快就會來,你如果有需求最好現在說。」

「不如這樣,我花錢雇傭你怎麼樣?想要什麼都給你,包括不受法律約束的權利。」

「女人、金錢、權利,男人活著無非就是為了這三樣事物,或者加入貴族的通行證,在你一念之間。」

「是做一個會被國家通緝的罪犯,還是一個擁有無上權利的上層人士,選擇權在你,包括我們的生命,也在你手中。」

貴賓們拋出橄欖枝,他們說的都是真的,一個能不聲不響來到拍賣會將這裡劫持的人,在他們眼中除了危險還有另一個詞條——有用。

【任務已觸發:走向人生巔峰之路】

【任務說明:取悅富豪和貴族們,他們中可能會有人喜歡你,若抱上了一條大腿,以後的人生將是一帆風順】

【任務聯動:加入賽普魯公司陣營】

【任務獎勵:自由點數10,未知但坦蕩的前途】

【任務分級:C】

【這些大人物的眼界很高,想讓他們欣賞需要拿出足夠的說服力,加油做個小丑可能是最快的途徑】

夏啟沒有拒絕,也沒有接受,他只是說道:「我說過,不會傷害到大家的性命,一定說到做到,但請容我做完我要做的事情。」

那就是同意我們的提議了,貴賓們露出微笑,沒人會拒絕權利和金錢的誘惑。

貴賓聳了聳肩膀,輕鬆的拿起酒杯晃了晃說道:「不過你這種劫匪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是想用溫柔的態度讓我們陷入斯德哥爾摩綜合征嗎?」

米德朗貴族學院的股東班克拉尼笑著說道:「劫匪在與時俱進,文化不能落下。」

夏啟把【星芒】展示在眾賓客的眼前,讓大家看清楚。

「這是【邊獄遺物】,遺物中會散發一種名為輻射的能量,該能量體觸及人體時會產生兩種相反的效應,我們稱為異化者或是符文能力,其實很多人不知道,在鍊金術中也會用到輻射。」

夏啟面向浮空的攝像頭,對其說道:「這是關於鍊金術的一項講解,大家可依照興趣聽取。」

「這傢伙好有意思。」富商科維特對身旁人說道:「我都想把他帶回自己家,送給兒子當禮物。」

身旁人攤手笑道:「這可是拍賣會,你不能私自帶回家。」

科維特突然舉起牌子,「200萬!」

有人嗤笑,有人跟著舉牌,台下從一開始的驚擾,鎮定,逐漸展露出歡笑。

夏啟仍然對著攝像頭,他表達的東西並不是面向這些人。

茉莉站在廣場邊緣,和巡邏部隊看著大屏幕,她儘力保持著輕鬆自在的面容,這很難。

在人群中,混跡著眾多玩家,一個個獃獃的看著屏幕。

希魯弗斯大樓的事件發酵速度極快,晨星城、新港城乃至利恩王國各個有網路連接的地方都能看到這場被公民拍下的直播。

公民眼中,他是大樓的襲擊者,一個恐怖分子,熟人眼中,他是夏啟,一個隱藏著過去的賽博瘋子,玩家眼中,他是邦尼,隨時會發布任務的npc。

眾生百態,百思百想,對夏啟而言都不重要,他只要做好自己的局就可以。

此刻夏啟拿出了那張從實驗室找到的,製造彷真【賢者之石】的捲軸。

半空中煉成陣緩緩形成。

貴賓在驚訝眼前的事物,有人認為是魔法,有人感覺到一絲不安。

夏啟望著發光的虛幻煉成陣,說道:

「鍊金術中,排列在陣眼周圍的線條與煉金文字是經過嚴格實驗后得出的結論,如果我們要撥動其中一個線條,會有兩種答桉,一為煉成陣失效,二為煉成陣發生異變。」

在【基盤】的影響下,夏啟大腦內快速生出了眼前煉成陣的調整方式,腦海中的事物反映到現實,煉成陣內部的線條潛移默化間發生變化。

……

……

這一幕,站在大屏幕下的燈盞學院教師與學生們紛紛凝視,研究者終會被知識所吸引。

奧利社正在看著電視,突然餘溫闖入他的房間,一拳把他新買的桌子砸壞。

奧利社望著碎成兩截的新桌子,陷入癲狂的吼道:「你老小子腦子有病嗎!」

「你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餘溫放出了正在直播的視頻。

望著夏啟講解著鍊金術的畫面,奧利社的眼神發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小子有意思啊!直播教學我怎麼沒想到過!」

老頭子的大笑讓校長餘溫更加憤怒,扯住奧利社的領口憤恨說道:「他闖入了希魯弗斯大樓!連當年李維都不敢貿然做的事情,他正在做!國家和公司的人都在看著,遲早會知道你教過他的事情,這裡是東枯城,是燈盞學院,再出個李維誰都擔不起責任!」

「往好了想想,沒準下學期來學鍊金術的學生會變多呢。」奧利社目光清明,放下笑容冷靜問道:「你覺得當年的李維,那個極致利己者,他會去做得罪大人物的事情嗎?」

餘溫:「……」

「這小子沒準會。」說著的時候,奧利社讓餘溫看向屏幕。

「餘溫,你就好好看著,他在畫的煉成陣很不一般。」

……

……

夏啟望著逐步發生改變的煉成陣說道:

「我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事情,有一種禁忌之術叫做人體煉成,它與輻射、拼接人、賢者之石之間是一個圓環般的關係。」

「通過改變半吊子的賢者之石煉成陣,輔以輻射帶來的變異效應,有一定幾率可以不用使用手術的方式也可以製造出拼接人,這也是一種人體煉成,畢竟是製造一種新的生命。」

「水30公升,碳20千克,氨4公升,石灰1.5千克,磷800克,鹽250克,硝石100克,硫磺80克,氟7.5克,鐵5克,硅3克,以及其餘15種元素各少許,這就是創造一個人的材料,換句話說,每個人都是相同。」

這些貴賓們逐漸的不再發出笑聲,不安替代了肆意妄為的思維,在煉成陣變化的那一刻,他們感覺到身體猶如被禁錮般的壓迫感,那是屬於禁術獨有的能量反應。

夏啟站在舞台上,仰視他們。

那一雙雙眼睛從無畏到恐懼,從傲慢到顫慄。

「人體煉成其實很微妙,它和澡堂子很像。」

「關在籠子里的孩子,被砍下腦袋的男人,成為拼接人的實驗體,半個身軀都變為彷生人的妓女,被拋棄到瘋人院的正常人,這些下賤的人在本質面前與各位其實毫無區別,我這麼說或許大家不理解,沒有關係……」

他舉起【星芒】。

「只要來試試就能知道答桉。」

「最後,這是我第一次嘗試人體煉成術,感謝各位的配合與付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詭異遊戲的荒誕補丁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我,詭異遊戲的荒誕補丁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二 感謝各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