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天香山

第四十七章 天香山

深夜,待眾人總算把今天所消耗的法力給補充后。南雲不知從那裡弄來幾隻野味。遞給劉鼎,他笑呵呵道:「師弟,這事你最拿手,交給你了。」

「呵呵。」搖頭苦笑一聲,劉鼎無奈接過。隨即拿起幾根樹枝竄好后,就放在面前的火堆上烤了起來,期間只見他從儲物袋內拿出了幾個瓶瓶罐罐,正是他在聚賢閣時做菜的調料。

見到這裡,除南雲之外,眾人無不是瞪大眼睛,修士隨身帶調料,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

隨著火苗的不斷跳動,劉鼎手中的幾隻野味漸漸被烤得發黃,一股令人垂涎欲滴香味隨之散開。聞到這股味道,眾人雖說是修士,但也被弄得直吞唾沫,南雲更上急著催促道:「好了沒有,饞死我了。」

咧嘴一笑,劉鼎不慌不忙道:「別急,這東西需要慢慢烤熟才好吃的,急不得。」

「呃。」南雲無奈,只得耐心等著。

一刻鐘后,見劉鼎仍是不慌不忙的轉動著手上幾隻野味,實在等不了南雲就要伸手去搶,誰料劉鼎就在此時說了聲「好了」,隨即也不見他遞給南雲,而是率先給了眾人中唯一的女修士靈雲。

看著近前的這隻色香俱全的野味,靈雲臉上一紅,伸手接過後,立即把身子轉了過去,甚至就連頭也埋得低低的。

「哈哈。」眾人大笑,隨即紛紛接過劉鼎遞過來的野味,道了聲謝后,細細品嘗起來。剛咬上一口,眾人無不是讚不絕口,惹得劉鼎呵呵直笑。修鍊他不行,但弄吃的他絕對不比一個大廚差,也許這就是他的天賦吧。

半響,待眾人吃好后,閑來無事。只聽高雄打趣道:「南雲兄弟,怎麼看你一天都戴著個斗笠了,是不是也和我們的靈妹妹一樣害羞啊。」

對此,南雲早就知道有人會這樣問:「高兄說笑了,不以真面目視人,只是因為小弟長得實在太丑,怕嚇著你們。」

「丑?」高雄眉頭一皺,大為不信。但既然對方不想回答,他也不會在追問下去。轉移話題道:「難得我們有緣聚在一起,這樣吧,我們大家來做個交易如何?」

眾人一怔,齊聲道:「什麼交易。」

「當然是修士間的交易了。」說著,高雄一拍自己的儲物袋,隨即只見其手上多了三十六枚細針:「此物名為天花散,乃是上等法器,與人對戰時,只要那人修為不是很高,完全可以出奇制勝。你們有誰想要的,拿出一件相等,或者什麼神丹妙藥來就可換走。」

聽到此物的效用,眾人眼中無不是一亮。像這種整套系的法寶確實可以在對戰中大佔便宜,但在坐的都是散修,沒有家族的他們獲得寶物的渠道實在太少,所以一時間並無人出聲搭話。更何況對方一出手就是上品法器,這實在有點令人咂舌。

見無人出聲,南雲嘿嘿一笑,掏出一個小瓷瓶:「神丹妙藥我沒有,但我這有一瓶可以令修士在打坐吐納時提升五層效率麋香丸,裡面還有三十粒,可換?」

「麋香丸?」高雄一喜,急道:「可否給我看看。」

「嗯。」點點頭,南雲也不吝嗇,直接遞了過去。

伸手接過,在高雄打開瓶蓋,頓時一股麋香傳出,使人聞之心神不由得一震。聞到這裡,他已信了七分,但為了保險點,他還是抬手打出一道黃芒射入瓶中,很快,這道黃芒便包裹著一顆黃色小丸緩緩飄了出來。

仔細打量一陣后,只聽高雄豪邁道:「換了。」說著,他將那套天花散遞給南雲。

接過,南雲看也不看又遞給了劉鼎:「師弟,你修為比較低,此物給你正好合適。」

「師兄……。」看到這裡,劉鼎好不感動。出門在外,除去普智大師以外,就數南雲對他最好了。

看其一副兒女之態,南雲不由得大搖其頭。劉鼎這般感情用事遲早會吃大虧,這也是他一直擔心的問題。

「哎。」嘆了口氣,南雲將天花散硬塞入劉鼎手中。接著掏出一柄飛劍:「中品飛劍一柄,遁速八百里,你們有誰想要的。」

「我,我想要。」一個怯弱的聲音響起。而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的,正是眾人中唯一的女修士靈雲。

隨後只見她臉一紅,拿出只像毛筆似的物品,有些不好意思道:「我用這根符筆交換可以嗎?」

眉頭一皺,南雲一眼就看出了這隻符筆等級實在太低,連下品都算不上,最多也就是初品,乃是剛剛跨入鍊氣期的初級修士所用之物。其次,浪費時間去修鍊畫符之術的修士更是少之又少,所以這等物品,一向都不值錢。

見南雲臉色不好,靈雲知道自己以一件初品想換一件中品飛劍實在是有點異想天開了。但她又極為想要這柄飛劍,只是礙於身上的東西實在太少。

思索片刻后,靈雲一咬唇,有些不舍的拿出一小袋紅色的砂子:「大哥哥,我在加上這一小袋硃砂怎麼樣?」

南雲苦笑,雖說對方加了點東西,但硃砂也不過是初級材料而已。雖然他不在乎一件中品法器,但如果換了,那麼在座的所有人恐怕都會當他是白痴吧。為了名聲,他不可換。

就在南雲要開口拒絕時,然而這個時候劉鼎的聲音卻響了起來:「師兄,你就與她換了吧,正好我缺一根符筆。」

「呃。」抬頭看了劉鼎一眼,南雲這才想起自己這位師弟還有另外一個才能是畫符。但眼前這根符筆等級實在太低了。

遲疑片刻,最後在劉鼎的懇求下,加上對方是一名女性的緣故。南雲只得無奈接受,交出飛劍換了一根符筆與一袋硃砂。

「拿去。」遞給劉鼎,南雲氣呼呼的,極為不甘心。

「多謝師兄。」心頭一喜,劉鼎接過符筆與硃砂后,就仔細觀摩起來,那眼睛就像是在看什麼奇珍異寶似的。其實也難怪他會如此,自從他學會畫符后,他一直都是用自己的血來畫符,現在有東西能代替,他不高興才怪。而當初在聚賢閣時,他根本就沒看見過符筆一類的物品,不然也不會強要南雲換過來了。

自這次交易完成後,接下來時間中,一直沉默寡言的水易也拿出了一件中品法器,最終被高雄的弟弟高煃以等同物品換走。一夜無話,眾人各懷心事,直到天蒙蒙亮。

站起身,高雄辨別了一下方向後,道:「各位,再過不久就天亮了,我們現在就啟程如何?」

「也好。」眾人答應,隨即紛紛祭起法寶向著遠處飛去。期間看到劉鼎的法器是一柄石劍時,除南雲之外,無不是大感奇異,弄得劉鼎好不尷尬……

一直朝著東飛行,在聽聞一陣轟隆,轟隆,轟隆聲時,一個大峽谷逐漸出現在劉鼎等人的視線內。

峽谷分兩塊,中間相隔十多丈,其下赫然便是波濤洶湧的海水。愈往內,霧氣也就越多,如祁連山一般。且周圍修士的身影也漸漸多了起來,一掃之下,足有二三十個之多,想來都應該是去參加散修大會的,就是不知道這些人中是否能有一個進入大門派。

「到了嗎?」心裡嘀咕一句,劉鼎繼續向前飛。隨著他們的深入,周圍的霧氣也漸漸濃了起來。見此他們不得不放慢了飛行速度。

如此飛了大約一里地后,周圍的勁風也漸漸增大,如刀子一般吹在眾人的臉上。不多時,劉鼎一個練氣期六層的修士竟然再在這等大風下有些把持不住了,身體搖搖欲墜。

見狀,南雲急忙拉住了他,並用打神鞭纏在了其腰上,以防被大風颳走。反看高雄等人,雖然也是行步艱難,但還是能堅持住。

「呼。」輕吐一口氣,劉鼎本想開口說話,卻發現說出來的話被風吹嗚嗚的,不成音。無奈,他只得傳音道:「師兄,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恐怕我連門都進不去。」

回頭一笑,南雲輕聲道:「客氣什麼,我在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你一個親人了,我照顧你是應該的,無需謝我。」

劉鼎一呆,心中暗定以後不管怎麼樣,他都一定將南雲當做自己的哥哥。

如此在飛行了一里地后,拖著劉鼎的南雲也有些堅持不住了。好在一座隱隱約約的島嶼恰好在這時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內。

咬咬牙,南雲強提起一股法力帶劉鼎繼續飛行,直到感覺身體像似穿過了什麼似地的時。周圍的颶風竟然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就連阻擋視線雲霧也是如此,消失得一乾二淨。

抬頭看去,只見前面竟是一座開滿奇花異草的島嶼,陣陣香氣傳入鼻孔中,使人聞之神清氣爽。其次,花海中也建有一些七橫八豎的小道,專門用於人走,而不踩傷周圍的花草。而且在正中央還有著無數座高樓殿宇。不過由於距離太遠,劉鼎等人只是能模糊看到罷了。

(求推薦票,求收藏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劍君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劍君錄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天香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