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交易

第五十章 交易

數日後,劉鼎門外,只見南雲面色焦急的在此來回走動,口中喃喃地念道:「這小子怎麼還不出來,都已經過了八天,再不出來連交易會都會錯過。倒時說不得只能拿著林家的升仙令去玄天宗了,希望不會被當場斬殺吧。」

然而就在南雲胡思亂想時,「咔嚓」一聲,他背後的突然打開了。緊接著劉鼎的身影赫然出現在門口。

見到南雲,劉鼎先是本能的一愣,隨即若無其事的笑道:「師兄,你是來叫我去看擂台賽的吧。」

白眼一翻,南雲沒好氣道:「傻了吧你,還擂台賽了,六大門派的使者都走了。前幾日看你在入定我沒打擾你,沒想你小子竟然可以一次入定這麼久,怎麼樣?一定領悟了什麼吧。」

抓了抓頭,劉鼎尷尬的傻笑道:「確實領悟了一些東西,不過……。」話到這裡,劉鼎眼睛豁然一瞪,大叫道:「什麼,你說擂台塞已經完了?」

被他這麼一吼,南雲一陣無語,眼睛朝四周看了看,發現已經有修士朝這邊看過來時,他急忙把劉鼎拉入放內,訓道:「你那麼大聲幹嘛,臉都被你丟盡了。」

說著南雲拿出兩個面具,摘下斗笠自己戴上一個后,丟給劉鼎一個:「詳細我後面在給你說,你先戴上這個,交易會馬上開始了,我們得趕快過去。」

「呃。」看著手中的面具,劉鼎雖然有些不解師兄為什麼這樣做,但還是將其戴在了臉上。

「走。」打開門,南雲帶著劉鼎快速向著樓下走去……

天香山後山一個山坳處,平時這裡一般都很少有人來,但是每到散修大會過後的后一天,這裡都會集聚不少散修。而今天依舊如同以往一樣,已經有數百位散修集聚在這裡,且每個人臉上都戴上了面具,顯得神神秘秘的。

日過午時,山坳中最裡面的一個檯子上,只見一位戴著面具的修士站在中央處,朗聲道:「既然大家都來到了這裡,想必一定都是為了各取所需而來。那麼下面我也懶得多說了,就從我先開始吧。」

說罷,男子手上閃過一道光芒,下一刻,一枚令牌赫然出現在他的手上:「我這裡有一枚青城派的升仙令,想換一枚問天宗升仙令,亦或者兩件法寶都可以,有誰需要與我交易的請上台來。」

一聽這話,台下所有修士頓時像炸開了鍋了一般,熱鬧非凡。一開始就是升仙令,這還是頭一次見,所以他們此時多少有些激動,畢竟大多數修士都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這裡的。不過也有不少在聽到對方所需物品時,暗自搖頭。法寶,這可是開光期以上的修士才能使用的仙寶,他們一個鍊氣期的修士如何能獲得,就算有也僅僅只是某些散修運氣好的意外獲得而已。

一刻鐘后,就在這位修士以為沒人上來與他交易,準備走下去時,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等等。」

眾修士中,一個體型魁梧的修士緩緩走上台,也不多說,直接從儲物袋中拿出兩件形態奇怪,散發出淡淡紅,綠光芒的寶物遞過去道:「升仙令我沒有,就用這兩件法寶與你交換吧。」

雙眼在這兩件法寶上仔細看了一陣,直到確認這兩件物品的確是法寶后,手持升仙令的這位修士一咬牙:「換了。」說著,他將升仙令遞過去。

接過升仙令,魁梧修士也沒將法寶遞過去,而是緊緊握住升仙令,將體內法力順著手注入令牌之中。

「叮。」一聲脆響,令牌上頓時光芒大盛,緊接著兩個由法力組成的「青城」二字浮出,停留在令牌上方一寸處。這還沒完,其後一柄迷你小劍也從令牌上浮出,直接穿在青城二字上。

見到這裡,魁梧修士終於確定了這枚升仙令是真的,大笑一聲,他這才將兩件法寶交給對方。

接過法寶,這位修士點點頭,一閃身竄入了下方數百修士中,不多時就銷聲匿跡了。

他這樣做,其實他是怕被一些心術不正的修士盯上,畢竟這種殺人劫寶的事並不少見。

反看魁梧修士,交易過後並沒有急著離去。而是從儲物袋內再次拿出兩件法寶,洪聲道:「我這裡還有兩件法寶,想在換一枚青城派的升仙令,不知那位道友還有此物,可否成全在下。」

「呼。」見此,台下數百修士無不是倒吸一口涼氣,一下拿出四件法寶,他們除了羨慕,

嫉妒,恨以外,一些人雙眼隱隱有些發紅,露出了貪婪的目光。估計要不是這裡修士太多的緣故,他們會直接出手搶劫吧。

下方,一直盯著魁梧男子看的南雲一拉旁邊的劉鼎,小聲道:「師弟,你有沒有感覺這人似乎在那見過。」

南雲不說還好,他這麼慢一說,劉鼎也覺得這人好像真的在那見過,只是一時想不起來了。

「高雄。」南雲口中突然吐出了這兩個字。

「對哦。」回想著高雄的身影,在與台上的人對證一下,劉鼎也愈發肯定了台上之人就是他們遇到的那位高雄,而對方想要在獲得同一個門派的令牌,想來是給他弟弟高煃準備的。

「嘿嘿。」陰陰一笑,南雲不懷好意道:「原來他竟然有這麼多法寶,要是早先知道就好了。」

聽了這話,旁邊劉鼎心中一驚,有些語無倫次道:『師兄,你,你……。」

「哼。」白了他一眼,南雲略有深意回道:「師弟,以後在修仙的路上你一定要小心周圍的所有人,今天他對你好,說不定明天就會與你刀劍相向,最好就是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只有這樣你才能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中生存下去,你明白嗎?」

見師兄不像是在開玩笑,劉鼎本想反駁的話霎時卡在喉嚨里,愣在原地,一時間竟說不出一個字來。這話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了,如果真要分個先後,這應該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他父親劉凡臨死時也曾給他說過類似的話……

再接下來的時間中,一個個戴著面具的修士陸續走上台,拿出自己物品的同時,也說出一些自己想要交換的物品,大多是一些寶貴之物,有交易成功的,也有沒成功的。至於高雄倒是再次換得一枚青城派的升仙令,除此之外,後面已經很少有人拿升仙令來做為交換了。

見時機差不多,南雲從劉鼎那要過裝有玄天宗令牌的盒子后,縱身一躍,飛上了台。拿出一枚升仙令,朗聲道:「我這有一枚玄天宗的升仙令,只想換其他門派的升仙令,什麼門派的都可以。有想去玄天宗,卻獲得其它門派升仙令的修士可以上來與我交換。」

見又有人拿出升仙令,而且還是六大門派之首的玄天宗,台下免不了又是一陣雜鬧。隨後只見一位修士飛身上台,同樣拿出一枚令牌道:「我用這枚仙獸谷的升仙令與你交換。」

「仙獸谷?」南雲一喜,急忙睇過令牌道:「換了。」

南雲如此乾脆,這位修士也不含糊,雙方互換令牌后,就仔細查看起令牌的真偽,但可是當對方剛看到令牌後面下方的林字時,面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搖搖頭道:「這位兄台,你這枚令牌是玄天宗發放給某個家族的吧。」

眉頭微皺,南雲也不否認,點頭道:「不錯。」

「哎。」嘆了口氣,這位修士有些無奈道:「對不起,恐怕我們的交易不能完成了,其中利與弊想必你也清楚,雖然六大門派一般都是認令不認人,但這種

令牌就多少存在點風險了,我還年輕,不想冒這個險,將我的令牌還給我吧。」

「這……。」南雲一怔,有心解釋,但看對方態度堅決,只得極為不舍的將令牌遞了回去。

拿回自己的令牌,修士心中暗叫一身晦氣后,閃身下台。

看著台下的數百人,南雲有些苦澀道:「剛才的一切想必大家都已經看到了,有想換的就上來吧。」

對此,台下頓時議論紛紛,甚至有人心中更是把南雲認定成為了一個殺人劫寶的土匪,每人看南雲的眼神都很怪異,唯有劉鼎則是一臉的虧欠。

看著台下眾人的眼神,南雲心中霎時湧出一股怒氣,想將所有人殺之而後快。好在神識還算清醒,不然後果還真難以預料。

等了半響,見沒人上來,南雲冷哼一聲就想下去,但一個卻在這時悄然響起:「如果你有三塊玄天宗的令牌,我願意用百花谷的令牌做為交換。」

聽到這話,南雲立即停下了腳步,由於對於聲音是擴聲,所以他並沒有看出這話到底是誰說的,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願意與他交換。

「百花谷麽,呵呵,雖然有點虧,但說不定師弟進去后能找到一位伴侶。」心裡這般想著,南雲果斷道:「好,三塊就三塊,請上來吧。」

南雲剛說完,一位俏麗的身影從數百人中飛出直奔台上,待落下后,她驚疑的問道:「你真有三塊令牌?」

「哼。」冷笑一聲,南雲用行動直接做了個解答,只見在他手上已經又多了兩枚玄天宗升仙令。

「啊。」看到這裡,不僅上台的這位女子驚呼出聲,就連台下的數百修士也是如此,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這麼多升仙令,對方究竟是怎麼得來的。

「換不換。」南雲冷聲道。

「換。」愣愣地點點,她有些顫抖的拿出一塊令牌。

接過,南雲將三塊令牌甩給對方后,就將體內法力輸入令牌之中。很快,與先前青城派的令牌一樣,這枚令牌上也浮出了兩個字「百花」,外加一朵由法力組成的花形坐落在下方。

確認無誤,怕對方反悔的南雲急忙將令牌收好,不溫不火道:「怎麼樣,我的令牌都是真的吧。」

點點頭,她深深地看了南雲一眼后,也閃身下去了。

「還有兩塊,算了,一不做二不休,一次解決。」暗道一句,南雲再次拿出兩塊玄天宗的升仙令道:「我這還有兩塊,你們還有誰膽子夠大的可以上來與我交換,這一次只換法寶,一件換一令。」

「五塊?」眾人啞然,心中充滿震撼的同時,看南雲的眼神也由怪異轉換成了不可思議……

由於前面已經有人交換,且這一次南雲的條件實在太低,所以在大多數修士獃滯時,一些稍微有點定力的立即飛身上台,拿出一件法寶就想與南雲交換。

見一下來了十人,南雲有些為難了,好在他也不傻,在十件法寶中挑出兩件最好的,交出令牌后,幾個閃爍回到了劉鼎身邊,急問道:「師弟,你那還有遁地符么?」

「有。」點點頭,劉鼎立刻從懷中拿出了兩張黃符。

拿過一張,南雲拉著劉鼎在人群中穿梭幾個來回后,兩人的身影竟忽然間消失了……

(呵呵,由於小夜這幾天剛上班,所以還沒適應過來,所以錢幾天就沒更新,不過現在已經好多了,從今天開始,宵夜一定會保持更新的,而且我的碼子速度已經快多了,呵呵……放心,本書不會TJ,其次多謝一直支持本書的讀者,尤其是紫夜凌辰,多謝……)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劍君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劍君錄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 交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