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諸界大劫主
  4. 第312章 道士配狗,5域紛亂,回歸祖界(六K五)

第312章 道士配狗,5域紛亂,回歸祖界(六K五)

作者:

戀上你看書網,諸界大劫主

北斗,東荒北域。

姜家的祖地內,五色祭壇光華再度亮起,衝出三道身影,周身星輝瀰漫,夾雜著若有若無的紅毛旋風,掀起大片的塵埃。

「媽的,地府那幫東西,道爺已經銘刻下了星門對岸那片冥土的坐標,來日等時候到了非得去大鬧一番不可!」

段德罵罵咧咧的拍了拍衣袍,一直以來都是他找地府的麻煩,當初在墜鷹崖下更是阻斷了他們的節點,搶先掘了渡劫天尊的墓穴。

沒想到如今卻被兩個不詳的怪物給找上門來,還揚言要接引他們去輪迴盡頭,可給這位無良道士氣壞了。

「本皇贊同,一定多銘刻些殺陣,教那幫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做人,人寵你到時候要去找麻煩的時候喊我一聲,一起去。」

黑皇拍著胸脯嗷嗷叫,他對地府可是深惡痛絕,如今胖道士揚言要找他們麻煩,大黑狗自然舉四條腿,翹尾巴贊成。

尤其是前些時日瑤池舊地的變故,恨不得讓它喚醒無始鍾將那幫傢伙鎮殺個乾乾淨淨。

「接下來,我要閉關一段時日,再出關時,便是成聖之日。」

李昱取出那包裹在神源塊中的紅毛爪子,將之遞予了段德,自己則向著祖廟深處走出,要進行閉關。

「汪,你不會要上星空古路去了吧,現在可太早了些,不過以你的實力的確可如此,奇士府有一條古路,你們姜家也有一條古路,看你要走哪一條了。」

黑皇目光一亮,還以為他這時候就要踏足星空古路了,說實話,現在的確是還太早了些,就連北斗的一眾天驕都還沒成長起來呢。

除卻羽化子與姬子外,中皇還不曾斬道,餘下者也不過大能與太上的境界,距離踏上星空古路的標準還有很遠。

不過若是擁有了聖級戰力,那便是無所顧忌了,直接打上路也無妨,只要不以身犯險,便沒有什麼能夠阻攔。

「對了,我閉關后,幫我散播些消息,不一定要準確,但一定要有真有假,讓人們盡信。

就說為尋求突破聖賢的道路,恆宇子走上了姜家的星空古路,亦或奇士府的星空古路,再假裝個域外聖賢,說在域外見到了身影,我會以劫身配合,好好乾,若是釣出大魚來便是賺了。」

臨走前,他刻意囑咐了這兩個傢伙一番,反正波旬與化龍劫身還在此,足夠應付了,這種局面若是能釣出傢伙來,那便是賺的。

畢竟這一趟他是要回祖界,再回來必然有一段時間,中間會發生什麼,誰也無法預料。

「不愧是你,黑心子,連閉一次關都想著做局和釣魚,真不知道恆宇大帝當年成道前都做過什麼,多半跟你差不多,難怪能跟人慾道祖師留下一樁美談。」

黑皇人立而起,用自己的狗爪子比了個大拇指,這是他跟李昱學的動作,雖然不知道有什麼意義,但看起來很牛逼就對了,它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黑心古說他走了北斗生靈未必會信,但若說他在釣魚肯定都相信,不過我們準備一番,倒也不是不能忽悠一番他們,做戲要做全套嘛。

我有個主意,直接在域外布下殺陣,連向之前那片冥土的坐標,做局就說在域外發現了一處寶地,恆宇子前往探索去了,這樣他們才會稍稍放鬆警惕,甚至過來探索。

到時候咱們就可以趁機去掘了他們的祖地,

跟他們的先人暢談理想與長生,關懷那些無主的身外之物,給他們一個溫暖的歸宿。

貧道不是渣,也不是濫情,只是心碎成了很多片,想給天下的無主之物一個家,每一片都是溫暖的港灣。」

段德攤開雙臂,面露博愛之色,這一刻,他彷彿退了一小步,又彷彿邁出了一大步,身後似出現了海闊天空,無比的寬廣。

黑皇看的發懵,嘴巴都張的大大的,眼珠渾圓,這胖道士竟然有這麼騷氣的時候!

「人寵,你不會被地府的傢伙趁亂奪舍了吧,以前哪有這麼騷氣騷氣!說,是不是背著本皇去修行了什麼,可惡!」

「媽的,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你就不能盼著貧道些好嗎,好歹也是出生入死的交情,咱們可是有福一塊享,有難各自當啊!」

「大膽,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現在都敢反駁本皇了,當初你不是這樣的,翅膀硬了是吧,看看你渾身上下是不是都跟嘴一樣硬!」

「別!住口,住口,你在往哪裡咬呢,死狗!」

李昱前腳剛走,後腳一人一狗就鬧騰了起來,人魔老爺子都沒眼看,默默收回了目光,只能感嘆現在的年輕人玩的真開啊,當初古族很人族婚配都是稀罕事呢。

鬧騰了一圈后,他們還是老老實實的去布置了,開始四處散布流言,言稱恆宇子遠去了,或是踏上星空古路,或是前往域外修行,亦或發現了星空中的寶藏。

凡此種種,在幾日間傳遍了五大域,一開始,人們自然是不相信的,尤其是古族,更是搖頭搖出了波浪,堅決認為這是恆宇子在釣魚。

不要問,問就是釣魚,這一脈乾的事,還需要理由嗎?

「哼,不用多疑,此番定是那恆宇子的奸計,想坑害我等,讓我們八部神裔放鬆警惕,趁機去瑤池搶回天皇子,他好有借口繼續下手,哼哼,我等早已看穿!」

八部神裔的祖王輕哼,眼底露出了睿智的色彩,他們吃了這麼多的虧,絕對不會再上當了。

不死行宮一戰足足損失了兩位祖王,這樣的傷痛縱使對他們而言也不淺了,須得韜光養晦一段時日。

「呵呵呵,我猜想,恆宇子多半是在誘惑我等,想要激化我等迎回古皇子女的心情,他好再有借口出手,將殿下們繼續扣押在那裡。

但我皇族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些許風霜罷了,距離十日也沒幾天,怎會在這時候犯錯,給他機會。」

火麟洞內,一位位祖王彙集,皆是達成了一致,不理會這些傳言,只等十日之期一滿,自有太古祖王帶著兩位殿下歸來。

至於其他皇族如何,他們可不管,反正他們是不會妄動的。

不多時,降臨北斗的域外聖人也在逐漸增多,其中數人都口稱在域外見到了恆宇子的身影,他在探索一處星空寶藏,陣法很繁瑣,需要不斷的破解。

這一下子讓不少人都揣摩起來,難道恆宇子是在故意製造煙霧彈,掩蓋他離開的事實不成?

而黑皇與段德還在暗處不斷發力,甚至出現了留影石的殘破畫面等,霎時又攪動起一場風雨來。

域外寶藏,這又是一個誘人的事物,就如那輕柔的小手般,不斷在人心最薄弱的地方撩撥挑逗,讓人血脈噴張。

與此同時,仙府世界內,古成仙路之所在,有玄妙波動流露。

咚!一口塵封的神靈古棺緩緩開啟,顯露出一道昂揚如龍的挺拔身影,他渾身都散發著雄渾皇道龍氣,宛如一尊蓋世君皇復甦,讓整個古地都隆隆作響。

東荒邊界,一道域門緩緩開啟,有頭戴斗笠,身披紫衣黑袍的男子邁步而出,他雙手合十,有念珠垂落,赤足而行,所過之處皆有淡淡的蓮痕留下,恍若虛幻。

「你這是要去何方?」

在他身後,覺有情發問,不知曉這個亦魔亦佛的可怖存在為何又到來了東荒,很突然就脫離了西漠,讓她愈發看不透。

「沉寂的太久,也該宣告歸來了,世人若是遺忘我的存在,那會很寂寞。」

波旬輕笑,腦後一輪圓光冉冉升起,內蘊佛國,更有小雷音寺高懸,無量量純凈念力環繞,襯托的他好似得道聖僧般耀眼玄妙。

而他行進的方向,赫然便是東荒北域,若是有聖賢立於高天俯瞰,則會發現,在這條筆直的道路上,赫然有著一處八部神裔的族地存在,內有祖王坐鎮。

人王隱世,天魔亂世!

覺有情整個人怔怔出神,好似明悟了什麼,又好似什麼都不曾看透,默默跟了上去。

北斗五域,整個天下都進入了波瀾壯闊的時代,沒有人知曉,李昱真的離去了,仙蓮搖曳,神光陣陣,他再度出現在了熟悉的混沌空間內。

頭頂,各色霞光輪轉,蓮葉至繁至多,一眼望去至少也有萬萬之數,在葉片搖動時,如同大千世界在起伏,恆沙諸天在共振。

腳下,那廣闊無邊的蓮葉放光,宛如承載一方宇宙,紋路光澤各不相同。

「祖界,天路至強者便是天王,類同聖賢般的存在,如今我也有了攪起風雲的資本。」

李昱深吸一口氣,感受到了周遭充盈的混沌物質,讓肌體生光,如蒙滋補。

此刻,他忽地生出了一種玄妙感應,看向了那片灰色霧靄,好似那裡有著全新的存在將要破封而出一般。

上一次出現這般悸動之時,是遮天外我的顯化,如今也出現了淡淡的感應,難道說明又一個外我將要出現了?

「與六道輪迴盤有關?」

他心神一動,莫名聯想到了在特殊之地的所見所感,目光愈發深沉起來。

霧靄重重,並不受目光的影響,在那裡,似有古老身影盤坐誦經,棲身灰色霧靄中,萬古如一。

一旁的蓮葉上,祖界身盤坐,戰將甲衣爍爍,頭懸混天城,所修的乃是純粹人族法,在這段歲月內亦是踏足了辟天宮層次。

世間有萬法,可以盡觀,但不一定要去走相同的路。

「雙身歸一,大千萬相,我之為我,遍照諸天!」

李昱長吟,似有所悟,遮天身盤坐在了祖界身前,雙身相對,自有玄妙,一種大氣自生,像是兩尊佛在講道,兩位古尊在論法,寬宏大量,大慈大悲,明辨善惡,覺悟真理之意。

到了最後,兩具身軀同時起身,向四方踱步,東南西北分別七步,共四十九步而止,異花隨跡,放異光明。

轟隆!

剎那間雙身歸一,返還真尊,道波震世,若瀚海洶湧,擴撒向四面八方,一眼望去,九天十地盡在眼前,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如斯強大!如此強大!

李昱渾身散發不朽的光輝,背後升起各種異象,體內誦出古老經文,至高至聖至神。

這一刻,他踏足了最巔峰的狀態,有俯視蒼茫宇宙的大氣勢,讓人忍不住要叩首,跪拜下去。

天柱起天橋,天橋架天宮,到了辟天宮層次,便是在腦海內開闢一百零八天宮,以元神入主,孕育神胎,點化靈性,呼應天地,直至勾連星海。

混沌空間修行的歲月里,祖界身早已達到了天宮第一步圓滿的層次,腦海之中一百零八古殿沉浮,每一座都彷彿神廟古道觀一般玄秘。

在其中,更是有道道誦經聲傳來,恢弘大氣,震響道鍾。

一百零八天宮后,定天罡地煞,須得開天闢地,是為三重枷鎖,天罡地煞、開天闢地、天宮生界。

「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正與我天柱之數相合。」

李昱眉心大放光明,一座座天宮震蕩起伏,呼應向諸天群星,化為天罡地煞之屬,接引本源星力入主其中。

轟隆!以他堪比天王般的實力催動,突破枷鎖自然輕而易舉,瞬息便完成了蛻變,元神化刀,開天闢地,讓每一座天宮內都充滿了清濁二氣。

天柱所在共鳴,同樣有清濁二氣飄搖,這是天地最初始的模樣,伴隨著源天神紋的交織逐漸向著世界雛形轉化。

一百零八天宮,便是一百零八界,雖然只是虛幻之態,但若是有化為真實的那一天,便將無比恐怖。

天宮第一步枷鎖全部衝破,他沒有絲毫的停頓,又踏足了第二步,被尊為霸主的境界。

此境對於天宮的修行,則是蘊生法相,化為天宮的神祇,執掌偉力,亦可化為分身而行動,三重枷鎖分別為孕靈化生,千變萬化,虛實兩變。

其一便是分魂一百零八點化法相;其二便是讓法相不拘於形態,隨性所欲;其三便是由虛化實,蘊生血肉之軀。

李昱靜心體悟此法的玄妙,與遮天法相印證,所悟良多,看到了另外一層天地。

在他的腦海內,元神大吼,一個又一個金色的符文出現,銘刻天宮上,燦燦生輝,連帶著朦朧的法相也釋放不朽的仙芒,若天神降臨,需要眾生膜拜。

在這個過程中,風雷大作,電閃雷鳴,撕裂了混沌長空,每一道電芒都若宛若一掛銀河,恐怖到極點。

轟!

最終,法相吼碎天穹,一百零八天罡地煞符文出現,讓法相凝為神魔浮現虛空中,並列在一起,如一片黑色的大岳,恐怖無邊。

一百零八神魔誦經,其音超越一切,匯成一股大道洪濤,席捲古今,如黃鐘大呂,如佛門禪唱,如古神念經,如謫仙祈禱,如眾生祭祀。

最終,這些神魔都化成了李昱的模樣,在血肉之軀與虛幻靈體間來回變換,各自入主一片天宮世界,劃分為了天罡三十六宮神,地煞七十二宮神,各司權柄,各執法門。

「天宮第三步,終於追平了修為。」

他深吸一口氣,將所得的神液、悟道古茶葉與神泉都動用了起來,當作晉陞資糧,飛速攀升修為。

到了這一境,被尊為天路巨頭,號稱念達天同地,身通青冥,化陰陽三合,同道法之變,有了衍生領域的神力。

就如那天路各大城池所賦予的權柄一般,巨頭自身便可衍生出一片屬於自己的領域,化為其中主宰,執掌天地法則,一念便是領域壓人,此境之下不可抵擋。

「通幽驅神,壺天掩日,四方古來,便是三重枷鎖,愈發玄妙了,這愈到後面反倒愈像是神通的修行,難道這才是人族先賢留下的真正瑰寶?

每一境的極限,就是一門天賦神術?」

李昱參悟人族法,忽地發現了這樣一個重要之處,這才是各大境界極限修持的真諦,不僅僅是為了提升戰力,未來走的更遠;更重要的是,這是人族先賢留下的精華!

每一層枷鎖,便是一門神術,若能走通,將遠超其他族群!

「難怪,人族先賢自古有言,若能挖掘出境界的真諦,人族在十大強族中也是深不可測的存在,但能將所有神術都挖掘出來的少之又少,凡有所成,無一不是大神通者!」

他恍然,洞悉了一角真相,更感此法玄妙與廣闊,是一條通天大路;而其中幾門變化,則與他所知的天罡地煞術有所關聯,也許冥冥中自有牽扯也說不定。

所謂通幽驅神,便是與神相遇,領域入神,通冥府地獄,拘魂靈為己用,看破虛妄也,不再局限與己身的法相,亦可點化天地萬靈,催之如神,或以法相入主之,化為己用。

壺天掩日,是為領域的更進一步演化,可以開闢空間或洞府,納須彌於芥子,乃至袖裡乾坤大,天地掌中存;掩日者,是為混淆天機也,可遮掩己身,免於諸般混亂。

四方古來,則是宇宙另類的演繹,四方為宇,古往今來曰宙,合之則為領域與天宮的升華方向。

轟隆!

三重枷鎖皆破,祖界法與遮天法徹底齊平,達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點。

李昱眉心衝出一片符文,與周遭朦朧的七殺領域相合,演化成一個古宇宙,有日月星辰轉動,有混沌澎湃,具體而微,與真實的世界一般無二!

恍惚間聽到了神魔的嘶吼,九天十地的眾生的膜拜!

對他而言,這是一種道變,一種升華,各種經符齊鳴,淬鍊己身不世法,景象驚人。

這天地,不知過去,不知未來,誰能言常在,若是天地終盡,再換一個大宇宙,這秩序還適用嗎?

故而,唯有己身萬劫不滅才是根本,也是他所追求的升華方向。

唰!

下一刻,仙蓮搖曳,他的身影自混沌空間內消失,再度出現在了祖界中。

熟悉的島嶼再現,距離他上次離開已經過了數月之久,但依舊不曾有什麼變化,一位位戰將、霸主蟄伏島嶼中潛修,淬鍊著己身天宮與法相,尋求更進一步。

亡魂海,舉目所見皆是一片渾濁,漫天黑潮澎湃,上可擊天,下可卷地,浩瀚無比。

每當潮起潮落時,都會有一陣鬼哭神嚎般的詭異聲響自海浪間傳出,這也是亡魂海名字的由來,相傳昔年曾是一處可怕的古戰場,有超越天王的存在隕落。

「到了如此境界,方才能洞悉此海的玄妙。」

李昱臻至天路巨頭的層次,可謂是天王之下的最高層,有著決斷天路事宜的種種資格,實力若是展露而出,便將成為大權在握的一員。

他看向亡魂海深處,那裡彷彿是一片無底的深淵在激蕩,據傳就連天王們都降臨了一絲神念,探索向亡魂海的最深處。

此時,在視野中,整片天地大不同,李昱看到,那天空是漏的,有大窟窿,在滴血,他看到遠山血淋淋,不斷淌血,大地很殘破。

看到了祥和一片的背後是萬靈在哀嚎,看到了江山如畫的背後是斷壁殘垣,這跟他正常狀態時看到的世界不太一樣,平日像是無法看到這部分。

而如今他可與天王相提並論,擁有屠聖的力量,方才真正觀望到了殘酷天路的一角。

熊熊!下一刻,旺盛的人王血氣激烈涌動、澎湃,以他為中心,像是有一股無形的域,無形的波浪,在向外擴散,虛空都劇烈扭曲坍塌,景象恐怖。

而血液蒸騰而上,自他的天靈衝起形成一顆古老的血色星辰,傳出無盡殺伐音,雄踞南斗之盡,而後又化成大道風波,席捲天上地下,日月失色,像是颳起了一股颶風,席捲八方,滄海盪青天。

剎那間,整片亡魂海都被驚動了,掀起驚濤駭浪,無數強者驚呼著復甦,感受到了無比壓抑感,像是有一尊神靈歸來,主宰天地!

「巨頭!天路巨頭,這片外海區域怎麼會出現一尊天路巨頭!」

有生靈震撼,那股波動做不得假,天地法則都在共鳴,更有一種獨特的領域波動在繚繞,如太古戰場降臨,神魔嘶吼,仙佛爭雄。

「不是一般的巨頭,絕對是在此境走到了絕巔,將要衝擊天王領域的存在,這般強者,怎麼會突兀現身外海!」

人族霸主級強者們亦是驚詫,此等強者,不都應該前往海域深處探索真正的隱秘嗎?為何會徘徊在外海。

最重要的是,這股恐怖氣機散溢之所在,正是他們人族外海區域的一座島嶼!

這說明什麼,新出現的天路巨頭,屬於人族!是有人突破到了這一境界!

「人族,誕生了一位新的巨頭,該死,這等級數的力量,在天路上都是高層,僅在天王之下,絕對是能左右戰局的人物,怎麼會憑空多出來?」

「不可能,各族每一位有希望突破巨頭的霸主級強者都被盯住,此人絕不在此之列,他究竟是誰!」

「不曾聽聞人族天路再次開啟的消息,如今各族人道領域的強者坐鎮域外戰場,超越其上的強者們皆在沉睡,還不到復甦歸來的時候,更不可能因為這些小事而出手。」

一時間,七族所佔據的海域內傳出陣陣呼聲,難以置信。

究竟是誰,人族中的哪一位強者破入了這等境界?

為何先前一直默默無聞?每一個異族心中都在顫動,迫切的想要知曉,這位恐怖巨頭的來歷。

他的到來,又會讓亡魂海掀起怎樣的風波?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