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其他
  3. 水銀:伏間的女仵作
  4. 第六十四章:刻薄婆子

第六十四章:刻薄婆子

作者:

司寇繼昭:「……主子伺候丫環,會不會很奇怪?」

他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得了病。一寸寸地都不得勁兒。就想著和姑娘商量商量,看能不能換個樣子。沒見姑娘自己,都變得他完全不認識了嗎?

這要走在大街上,即使是面對面錯過,他也絕對認不出這就是楠嬰。

沒想到,這姑娘不僅會醫、會殮、會毒,還會化妝!瞧這大變活人的本事……嘖,她的那個師傅,到底是有多強啊。

如果那樣的人,不是逝於了深山,司寇繼昭還真的是很想去把對方挖出來為國效力!

「你是病人,還是個患有啞疾的病人,從現在開始,就不要再開口說話了。不該你操心的事情,你就別管。我能安排,自然能讓一切變得順理成章。」水銀瞪向司寇繼昭說道。

這人到底還有沒有一點兒「職業道德」?化成了女子,不會改變聲音不說,還盡張嘴說話,這不明擺著是要露餡嗎?

想了想,水銀就抽出金針,扎在了司寇繼昭的喉結上方。微微捻動,改變對方的聲音。

這是為了防止對方再管不住要說話的慾望。

司寇繼昭看著姑娘白晳的手指在自己的脖頸間動作,僵直了身體。

他忽然就在想:自己要不要請這姑娘「憐香惜玉」一些?能不能別把他當成一具屍體啊……

水銀感覺差不多了,便抽出了金針。這時候如果司寇繼昭還想說話的話,那麼,發出來的聲音就應該很符合對方的形象:像破鑼一般的啊啊聲。

就這樣,倆人悄悄下樓,去了後院,登上了馬車,囑咐車夫趕路。

而追蹤他倆的人,都沒有注意到這一切。

原因是:都發現了附近有陌生的、盯著這家客棧的人,所以,互相保持著戒備和距離。

尤其是,盯著這家客棧的人里,還有當地衙門的衙役。顯然,那幾十條人命的事兒,驚動了知縣大人。

所以,這樣的態勢下,化完妝后的水銀二人,從各方人物的眼皮子底下,離開了小鎮,向著東南方向而去。

「車夫,你把車趕快些,夫人我的這丑丫環發寒了。唉,真是一出門什麼都難,你說說,這麼個啥活都乾的丫環子,怎麼就還不如我這夫人了呢?一會兒到了地方還指望著她扛貨呢。」一個尖利的有些像刮砂板的聲音從車廂內傳出。

讓人一聽就能想像出,裡面坐著個多麼刻薄、尖酸的老女人。

車夫聽了也撇嘴。這二位客人上車的時候他可是看到過,一個黑得像炭、一個尖嘴寡臉。

那黑丫環都病得站不穩了,穿著單薄,身上還背著包袱等物;那夫人高高在上,裹得像個球,瘸著條腿還翻著白眼拿眼角看人。

要不是對方給的錢多,車夫還真不願意接這活。

想到那夫人出手的大方,車夫勉強著自己開口問道:「丹城有很好的大夫,到了那兒,您帶著去看看,沒準一副葯下去,她就又能幫您扛貨包了。」

以籮城東門出來算的話,一條道走出去,一裡外的地方就分叉,一條往聚城方向,一條往的就是丹城方向。

店小二給車夫交代過,這二位客人要去的就是丹城。

路不太遠,大概有四十幾里。快馬加鞭的話,天黑前一準兒就能趕到。

希望這位夫人能對自己的下人也大方些,給找個好大夫看看。不過這事兒還真說不準。有些人哪,出門裝得特別闊氣,在家就摳得跟針鼻子眼兒似的。

「好好看看?一個又老又丑的丫頭而已。要不是指著她會武,能保護本夫人,誰會帶著她出來丟人現眼啊。偏偏這走到半道還不中用了。等到了丹城,她要再不好,就賣去牙行重新換一個。這大冷天的,可不能因為她耽誤了本夫人辦理貨物……」

女人的嘴跟碎刀子似的,絮絮叨叨地表現著她的不耐煩。車夫聽得都想掉頭回去。可惜不能。

而馬車後方不遠處,跟著的一些人,卻能。

他們聽到這樣的對話后,發現對方即不是自己等的目標,更不是往聚城方向去,又聽著想殺人,忍了忍,都掉頭返回了小鎮客棧。

其中,包括籮城縣衙的人。

……

書接上回。

水銀和司寇繼昭遇襲當天的拂曉,籮城衙門。

知縣戚開祥榮,正在睡覺,就被衙頭的拍門聲驚醒。

他迷迷糊糊地喝罵:「又有什麼事?不能早上升了衙再說嗎?」

這一天天的,還能不能讓人睡個好覺了?他都五十二歲了,爬了一輩子才爬到個知縣,還沒個安穩覺睡!

「大人,『昭閻王』可能出事了!」

戚開祥榮「撲通」一聲,摔在床下。

捂著額頭,手忙腳亂地爬起,他的老妻也趕緊找外袍給他披上。他跌跌撞撞地去打開門,瞪著來通報的衙頭道:

「你……你再給我說一遍,說清楚點,誰?誰……出事了?」

然後,清清楚楚地聽見回答。

「刑獄司左官長,司寇繼昭,在您轄下的順朵鎮,出事了!」

知縣腿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

衙頭見狀,也不敢耽誤,趕緊彙報情況。

「有人一早趕路,在順朵鎮去往蘭城方向的官道上,見到了好多具黑衣人的屍體,就趕來上報了。

卑職不敢打擾大人睡覺,遂帶著手下趕去了那地方,帶回來了三十具狀似黑衣死士的屍體。

他們的牙齒里,都有毒牙。

現場有激烈戰鬥過的痕迹,黑衣人死狀不一,除了刀傷、斧傷,再就是死於毒發。

對了,卑職等還在那兒發現了一輛回宣書院山長的馬車。馬車上有標徽,卑職認得。

遂派人去往山長那兒問詢,山長回復說,是借與了『昭閻王』。

卑職怕事情過於重大,不得不驚擾了大人。」

他從接到報案,便跑前跑后了這兩個時辰。對於查到的事情,不得不趕緊來、吵醒了這位脾氣不太好的、貪睡的知縣大人。

一品軍侯家的小侯爺、刑獄司的左官長,要在他們的地盤上出了事,這誰擔得起啊?

知縣大人越聽,渾身越發冷。他也清楚地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後果。

忽而跳起來,大聲問道:

「沒有司寇大人的屍體?只有那三十個死士的?馬車情況如何?」

衙頭猛地一拍腦袋。

看到一地死士的時候,他就感覺事情嚴重,嚇蒙了圈了,趕緊追查。跑來跑去忘了說最重要的。

「沒有發現司寇大人的屍體,雪面有爬動、跳動的痕迹,有個空的水囊,馬車內沒有包袱,有一股藥味。沒有大氅,附近也沒有司寇大人的馬,不過路上有一道馬蹄印,是到順朵鎮的方向。卑職留了人,在順朵鎮找受傷之人。」

知縣忽而覺得自己有了幾分底氣,大喘了幾息,冷靜下來問道:「沒有大張旗鼓地找吧?」

司寇大人這是明顯遇到了追殺,如果找人的事鬧大了,可能會對躲避追殺的司寇大人不利。

或者,鬧大傳揚開去,自己也逃脫不了庇護不力之責。

雖然,刑獄司辦案,若無必要,從不與他們支會。但出了事情,他們卻不得不受到牽連。

「沒有,卑職安排人悄悄去探查的。這會子,應該有消息回來了。」

衙頭幹了多年,知曉事情的厲害。

知縣再鬆了幾口氣,總算,事情還在他可以掌控之中。

這時,就見一名衙役氣喘吁吁地跑進來,道:「大人,查到司寇大人和一名女子,進了欣來客棧。倆人皆受傷,司寇大人好像傷得很重。但,活著。而且,那名女子似乎是名大夫,司寇大人身上的傷,那女子在處理。」

這些,是他暗暗問過店小二后得知的。

知縣原地踱了幾圈,沉穩地道:「不要驚動他們,你們所有人,悄悄埋伏在客棧周圍,注意保護他倆。等他倆徹底離開咱們的地盤時為止。馬車也去悄悄還給山長,叮囑他不要再跟人說起借過給司寇大人之事。」

現在不能上門去找司寇大人詢問。如果去了,不僅不會得到有用的回答,反而會吸引追殺人的目光。

到時反手給自己一刀,就不美了。

暗中保護著他們,等他倆離開自己的管轄範圍,自己等無論是仕途、還是生命,也皆都安全了。

思及此,又補加了一句道:「悄悄把死士的屍體扔去亂葬崗,咱們不沾這葷腥。對下面的人都交代一聲,嘴巴管嚴實一點,否則,死了莫怨。」

衙頭和衙役連連點頭,匆匆行禮告退,繼續忙知縣交代的事情去了。

知縣大人繼續原地轉圈。

這事兒要上報給興軍侯知曉嗎?他兒子被人追殺,受傷嚴重,自己是瞞呢還是瞞呢?

還是瞞了吧?司寇大人身邊跟著大夫,應該沒事。

如果自己上報,事情就會鬧大,兇手也會知道自己知道了。那些敢對興軍侯府小世子下手的人,自己還是別招惹為妙。

至於為什麼對方會帶著個女大夫連夜趕路,這跟自己有關係嗎?沒有。

轉身進屋,穿衣,準備去前衙等消息。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