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竇竇來了,神族就亂了

第716章 竇竇來了,神族就亂了

正午。

烈日高懸,瀰漫著萬千光芒。

清風徐徐吹拂,髮絲於風中飛舞,迎面而來的熱浪一浪接著一浪。

竇長生神態平靜,正吃著神族準備的早餐。

神族這裡的食物,倒是和人族相差不多,只是更加精緻一些,名字也是叫的天花亂墜,這一點也似人族。

如珍珠白玉翡翠湯,就是用白菜幫子、菠菜葉兒(翡翠),餿豆腐(白玉)和剩鍋巴碎米粒兒(珍珠)做成的一道湯品。

眼前的名字忽略掉,實則就是一個肉包子,外加兩碟小菜。

竇長生啃著肉包子,一旁陽邏伸手把玩著一個肉包子,無精打採的講道:「已經有消息傳來了。」

「夜晚是有一些神族作亂,他們於神庭前自焚。」

「臨死前高呼著,平等,自由,皿煮。」

正啃著包子的竇長生,瞬間一口咽下了包子,立即開口講道:「污衊。」

「栽贓。」

「這是有人要陷害我啊。」

炎炎夏季,可竇長生頓感手腳冰涼。

怎麼我竇長生就這麼好欺負?

走到哪裡?

都要被陷害?

龍門大會時,那龍族死了,也是被栽贓給了自己。

這是找到一個人,往死里坑啊。

就不能夠放過自己。

竇長生很生氣,包子也不吃了,這看戲,看到最後,發現主角是自己,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陽邏看見了竇長生氣氛,微微搖頭講道:「不用在意。」

「你如今成名了,樹大招風。」

「很容易被人陷害,

畢竟誰都知道你不是什麼好人,走到哪裡都想要興風作浪。」

陽邏放下手中包子,目光環視四方,廣寒仙子和錢小三都不在,陽邏壓低著聲音講道:「你和我說實話。」

「這事是不是你安排的?」

「你我都是同族,完全可以相信我,要是需要助力的話,我也是能夠相助你一臂之力的。」

「雖然我實力是不如鯤鵬國師他們,可再怎麼說也是一尊先天神魔,手中也有先天神兵,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傳個消息,殺個人,大活幹不了,小事還可以的。」

竇長生一拍桌面,沉聲講道:「前輩誤會了。」

「我竇長生不是那種人。」

「這一次完全是被栽贓陷害了。」

「而且這一位陷害者,手段很厲害。」

竇長生目光凝重起來,平等,自由,皿煮,這可是當初金竇在妖族玩的那一套,本以為妖族之行結束后,這一切就已經是過去式了,可萬萬沒有想到,竟然在神族這裡再一次出現了。

後患啊。

這就是心腹大患。

裝逼一時爽,事後火葬場。

這要是真成為了大天命,豈不是難死了自己。

這一種東頭不亮,西頭亮的結果,只讓竇長生現在只感覺頭皮發麻,這不是一個好預兆。

竇長生還要開口,卻是停止了,不遠處一名身著白色衣袍,袖口綉有金色雲紋的奴僕,已經端著仙果走來,把仙果擺放於竇長生面前,對著竇長生一禮后,開始緩緩的離去了。

人走後,竇長生也沒有開口。

目光低頭看著桌子上面的玉牌。

這玉牌通體純凈透徹,上面雕刻著雲朵,隱約間彷彿能夠看見白雲正在不斷的飄動,這彷彿不似死物,而是活物。

這。

這是誣陷我竇長生。

竇長生氣的臉都扭曲了,明目張胆,太明目張胆了。

這種低劣的手段,把他當做白痴不成。

憤怒的時候,竇長生也在思考。

【無相之風】已經開啟。

竇長生藉助著【無相之風】拉長時間,開始考慮這奴僕的做法,到底是陷害,還是真的有人要和自己聯繫。

毫無疑問的事情,雙方沒有接觸過,根本沒有任何的信任度。

突然獲得這種東西,竇長生是不敢相信的,除非腦袋被驢踢了,不然成年人,誰會去相信陌生人。

這東西是神族釣魚的可能性更高。

哪怕真有人,要藉此聯繫自己。

自己此番前來也不打算惹事,不說陽神是自己偶像,光是神族實力強大,就不能冒然的給人族樹敵了。

所以處理方式很簡單,那就是主動交付給神族。

這樣直接把自己給摘出去,就算是出事的話,也和自己沒關係了。

思考了一會,實則在【無相之風】下,電光火石之間竇長生就考慮明白了,豁然的起身走出了大殿,看著站在大殿外的雷神,竇長生直接講道:「雷神前輩出事了。」

雷霆閃爍,電光已經來至前方,雷神已經出現在了竇長生身旁,竇長生也不耽擱,伸手朝著桌面一指講道:「剛剛有人端來仙果,離開后就留下了這一塊玉牌。」

雷神大步走至桌面旁,沒有冒然去拿玉牌,而是仔細觀看了一下,神色難看起來,這玉牌的風格,無疑充斥著神族特色,那漂浮的白雲,赫然正是神族最著名的景色。

萬里雲海。

天上神境就是建立在萬里雲海之上的。

這一方面很容易造假,但這一塊玉牌雕刻的神韻,這是不可作假的,要是沒有對神族文化極為了解精通是做不到的。

雷神神色複雜,要只是如此,區區一塊玉牌,這也不算什麼、

神族地大物博,不要說是區區一塊玉牌了,就算是多上萬倍,敵人要是有意的話,也拿得出來。

但偏偏這一塊玉牌,雷神辨認出來歷。

這上面那一道死亡的氣息,根本做不得假,這是冥神之物。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東西,是冥神日常攜帶的玉牌,才能夠沾染到冥神的氣息。

雷神也不知道竇長生是否看出來了,但要以最壞的情況去論。

冥神貼身之物,出現在了竇長生這裡,這怎麼看都不正常。

雷神也知道,自己不應該露出其他神色來,但偏偏無法剋制,因為這一件事情很嚴重。

玉牌容易仿造,可冥神貼身之物,這一般人怎麼能夠獲得到。

這很容易讓人生出不好的聯想。

雷神心情大壞,內心極為惱火,這怒火不光是對冥神,也對竇長生,全部都不是好東西。

冥神堂堂一尊先天神魔,貼身之物怎麼可能輕易被盜取,尤其是能夠藉助著奴僕傳遞東西,竟然把自己都給隱瞞過了,這絕對不是小事,一般人做不到,要是換成冥神的話,可能性就極高了。

這就是竇長生給自己傳遞的消息,也是一件陽謀了。

要看自己的反應。

雷神深深吸了一口氣,宴會結束才一夜的功夫,我大神族太平盛世,就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先有人自焚於神王宮前,旋即就有冥神私通竇長生。

儘管還未曾調查,也不知道真相如何,但雷神已經感覺到了風雨欲來,四面八方滾滾而來的壓力,簡直是讓雷神窒息。

目光深深的看了竇長生一眼,彷彿傾聽到了竇長生,喋喋喋喋的笑聲。

陽邏歪著頭,看著這一塊玉牌,對於竇長生的行動,沒有任何阻攔,任由竇長生自主行動。

雖然對於竇吹的話語,不怎麼相信。

但也願意給竇長生舞台,看看竇長生能否配得上竇吹那句話。

【竇長生從來不令人失望】

目光仔細觀看著玉牌,猶如刀子的眼睛,彷彿已經把玉牌上下切割了一遍,最後大有深意的講道:「這玉牌上面的一道氣機。」

「這充斥著死亡之意。」

「不詳啊!」

竇長生未曾看出來的東西,自然隱瞞不過陽邏,現如今竇長生戰力是上去了,可各種見識都沒有跟上,短短三十年時間,還要排除掉幼年什麼也不懂,這才有幾年,哪裡如陽邏幾千年的見識。

雷神臉色更加陰沉,人族已經知道了。

這和冥神的關係,根本隱瞞不了,現如今是人族知道,相信一會後,就是其他鯤鵬族,三足金烏,妖族,鳳凰等等都知道。

這一件事情查不查?

不查的話,不好給人族一個交代。

要是查的話,那可是冥神,神族的先天神魔,很容易引發冥神的惡感,哪怕是冥神說不介意,可以冥神的性格,怎麼可能不心生芥蒂,雙方隔閡一生,這對神族是非常不利的。

贏麻了。

人族這一個小動作,就已經贏麻了。

不論結果如何,都是穩贏。

沉默良久的雷神,沉聲開口講道:「這一件事情,必定會給人族一個交代。」

雷神強自忍耐著躁動的心,違心的稱讚講道:「這一次感謝人族,多謝人族沒有隱瞞。」

竇長生主動講道:「我人族愛好和平,最厭惡這種下作手段,任何挑撥我人族和神族關係的,都是我人族之敵。」

「請雷神前輩相信,我人族絕對不會中了敵人圈套。」

雷神真相一巴掌煽過去,這是什麼胡話,要不是你們人族,如今哪裡這麼多事情,雷神吐出一口氣,重重點頭后講道:「我先去處理。」

「告辭。」

雷神伸手一把抓起玉牌,然後轉身大步流星的離去了。

陽邏看著雷神背影消失不見后,微笑著開口講道:「雷神神色不對,看來不像是偽裝的,是真的惱怒了。」

「這也證明著,這一件事情不是神族安排的。」

「是真有人要和你聯繫,而且聯繫者地位也不低,那一道氣息,疑似為冥神。」

「這一切事情,都是冥神安排的話,那可是一件大事了。」

陽邏神色也凝重起來,沉聲開口講道:「冥神可是一尊先天神魔,這種人位高權重,敢於和我們聯繫,這是對神族不滿了。」

「不過相比較這個,我倒是認為冥神有一些事情,是見不得光的,不想讓神族知道。」

「這是正常的判斷,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栽贓給冥神。」

「這一點幾率也很高,畢竟冥神和我們事先沒有接觸,首次開始接觸,就暴露出自己氣息之物,冥神堂堂先天神魔,並不是傻子,豈能夠不知道其中的風險。」

「可看似幾率很低,可也有著冥神故意為之,率先把嫌疑推給自己,然後藉助著神族調查,這樣先把自己的嫌疑排除后,再繼續和我們聯繫。」

實則虛之,虛則實之。

一件事情真與假,會出現無數種情況。

判斷一個人厲害與否,就是能夠去假存真,判斷出真實的情況。

猶如帶兵打仗,名將的厲害地方在於,能夠根據種種線索,判斷出敵人的真實情況。

竇長生開始沉思起來,仔細回想著雷神的神色變化,要光是看雷神,陽邏判斷沒問題,雷神可能真不知道。

可雷神堂堂一尊先天神魔,故意演戲,或者是雷神不知道,這是陽神安排的,這都是有可能的。

竇長生只感覺腦瓜子不夠用了。

根本想不通這幕後人的真實目的。

想不通,那麼就不想了。

竇長生把雜七雜八的想法驅逐腦海,自己根本不是這塊料。

見招拆招了,只要自己沒有非分之想,那麼就不會中計,幕後者有什麼圖謀算計,又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陽邏看著神色輕鬆的竇長生,目光閃爍了一下,也沒有繼續聊下去,陽邏對自己的定位很明確,那就是一位看客,偶爾打打下手,餘下一切都交付給竇長生髮揮。

這種陰里陰氣的行為,那完全不是自己擅長的,與其亂分析,瞎操作,幫倒忙,不如老老實實的啥也不幹。

儘管雷神開始封閉消息,但消息依然流傳出去,猶如陽邏足不出戶,就能夠把昨夜發生動亂了解清楚一樣,其他各族自然也有情報。

鯤鵬國師盤膝端坐於雲氣之上,目光看著手中這一份情報。

看完后,手中用力,情報化為了碎片,飄散在大殿中,落地后猶如光點一般,徹底融入地面玉石中。

鯤鵬國師冷笑連連。

真不愧是竇長生。

宴會結束后,就迫不及待的開始了。

鯤鵬國師懶得去考慮,竇長生是被害者,還是主謀,有一件事情很清楚。

神族出事了。

這就是竇長生的功勞。

主動,被動,不看開始,也不看過程,只看結果。

神族要亂了。

鯤鵬國師一雙眸子,浮現出無盡的光芒。

人族吃肉。

我喝湯。

獲得一份道源不過分吧。

畢竟自己也是堂堂一尊先天神魔。

有點出場費,很正常啊。

(本章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天煞孤星,愛好交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我,天煞孤星,愛好交友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6章 竇竇來了,神族就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