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五章 天下震動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天下震動

神都,觀星台。

一座高聳入雲的龐大建築,巍峨矗立於神都之外。

一層接著一層的觀星台,遍布著密密麻麻的身影,在龐大的觀星台襯托下,他們猶如螻蟻一般,正在奮力的忙活著。

一名名普通人,他們抬著一塊巨大的岩石,吃力的緩步前行著。

銅鑼敲擊的聲音響起。

一聲嘹亮的聲音響起:「開飯了。」

一名大漢扯著脖子,高聲大喊起來。

對方修為不弱,還精通著音波武功,這聲音傳遍八方。

正在忙碌中的人,不由紛紛放下了手中活,一個個的開始朝著開飯地方走去,這猶如一條條長龍一般,不斷匯聚起來,構成了汪洋的人海。

錢小三毫無形象的挖著耳朵,目光看著不斷前來領飯的人。

其親自監督,看著做好的飯菜,不給下方人鑽空子的空間,一旁站著一位雙手環抱的老者,赫然正是武財神。

錢小三看著喜笑顏開的人,如今他們不光是開始供飯不說,還頓頓皆有肉菜,偶爾還有加餐,保證充足的油水,這消耗不知道翻了多少倍,這一些來服徭役的只是普通人,他們就算是逢年過節也吃不上這個,如今天天能吃到。

一個個的身體也強壯起來,早就不是錢小三初來乍到時皮包骨頭的形象了。

伴隨著一鍋鍋的飯菜不斷被分發下去,錢小三對著一旁的武財神講道:「可以把今日負責的管事殺了。」

「今日不少肉質有問題,一看就不新鮮,還有不少變質了。」

「這點小花樣,也敢在我面前賣弄。」

「不知道論起來省錢,姑奶奶才是行家。」

「只要都殺了,肯定不會殺錯。」

「也給他們機會,要是不想死,就可以舉報其他人,只要證據確鑿,他們沒有參與,可以給他們一條生路,革去所有職務,滾蛋。」

錢小三打了一個哈欠,然後站起身晃悠悠的走了。

可四方一片寂靜,一個個官員浮現出驚恐之色,不少已經是汗流滿面,甚至是也有癱瘓在地,尿褲子的也有。

武財神看著面前這醜態畢露的眾官員,獰笑著開口講道:「給竇太師辦事,還敢亂伸手,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了幾隻眼?」

「也就是竇太師仁慈,給了你們一條生路。」

「趕緊舉報吧,這還能夠有一條活路。」

「不然死的可就不止你們了,這一死,可就是全家老少,甚至是全族都要要一起。」

「或者是一起來修觀星台,就算是竇太師憐惜他們,可這種體力活,誰能夠保證萬無一失,總歸是要出問題的,最苦最累的活,可以用你們親族上。」

「對,就這麼辦,殺了太簡單了,也要嘗試一下人間苦楚再死。」

「大人。」

「我說。」

當武財神話語落下后,立即有人扛不住了,率先開始揭發起來。

此人一開后,立即有人忍耐不住呵斥講道:「此刻死了,家人還有人照顧,要是說了,你全家上下也活不成。」

武財神伸手一抓,直接提起了對方的脖頸,冷笑著講道:「都殺了好幾批,還有人深信這個,竇太師天下無敵,你們背後那幾家,也只是陰溝當中的老鼠,見不得光。」

「以為躲藏在暗中就能夠安全?」

「那純粹是白日做夢。」

「大不了多殺一些人,只要殺的多了,總歸是能夠殺到你們的。」

武財神看著對方神色變了,笑的更加燦爛了:「這一次不光是你們,還有和觀星台有牽扯的幾家,不論他們是好是壞,先抓起來慢慢查。」

「竇太師曾經說過,興大桉,多殺人。」

「你們背後的那幾家,肯定和觀星台利益有牽扯,全殺了,總歸是有你們的。」

立即有官員忍耐不住,開口呵斥講道:「奸人。」

「你們不得好死。」

皇宮,內閣。

徐長卿處理政務,看著遞交上來的一份摺子,這是涉及觀星台的摺子,全部都是參錢小三和武財神肆意妄為,濫殺無辜的奏摺。

徐長卿堂而皇之,當著眾人的面,手中法力一吐,直接把奏摺震的粉碎,消失的無影無蹤。

徐長卿動作緩慢,根本沒有掩飾,奏摺內容其他內閣成員,只要抬眼都能夠看的清楚,後面毀滅奏摺的舉動,更是看的真真切切,可卻是無人開口。

因為這一幕已經不是首次了,已經發生了好多次,只要涉及到竇太師不利的內容,徐長卿根本不加掩飾的毀滅,彷彿是只要把奏摺給毀掉了,就能夠掩耳盜鈴一樣。

陸天恩,楊開泰,一位位內閣成員,根本沒有去正眼去看,只是餘光看見了,然後就繼續處理手中的事物,事情發生的多了,就已經麻木了,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這要是換成前幾年,不要說是毀掉奏摺了,就算是把奏摺順序排序不對,這都是不小的罪過,都會引起滿朝文武的攻擊。

徐長卿拿起下一份奏摺,觀看一眼后,浮現出冷笑之色。

竟然又是觀星台。

這一些蛀蟲。

往日可是沒少剋扣錢財。

打著自己的名義,開始瘋狂斂財,那都是家常便飯,甚至是更瘋狂的,把觀星台的材料都以次充好,這種下的命令,他們都敢陰奉陽違。

不就是利益太大,徹底的迷住了心竅。

當然也認為就算是出事了,和他們太遙遠了,就算是問罪,也是針對大周,針對他這位首輔,和他們關係不是太大。

哪怕是調查下來,也能夠推出替死鬼,他們隱藏在幕後,是不會出事的。

徐長卿可是深受其害,為觀星台操碎了心,最後不得不打擊那一些膽大妄為的,其他的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如今可好,到了竇太師手下,竟然還敢這麼干?

殺的太好了。

徐長卿對錢小三印象大好,這位真是學到了竇太師的精髓。

就是一頓殺。

也不需要什麼證據,先把那一些風評不佳的殺絕了。

然後再把辦事不利索的殺了。

統統一點錯誤都沒有。

很可惜,這一種方法也就是竇太師能夠做,其他人根本不敢幹,因為牽扯實在是太大了,這年頭敢對觀星台下手的,哪個不是背景通天。

敢於這麼干,肯定是要捅了馬蜂窩。

但竇太師不怕。

如今一個個的都很老實。

不過也快了。

徐長卿認為他們的反噬也快到了。

儘管錢小三到來后,手段也很厲害,開始先分化,然後拉一批,殺一批,逐漸開始削弱他們,可當一次次下來,最終目的也暴露了,錢小三就是要殺光他們,所以他們沒有了僥倖之心聯合起來,一起報復是必然的事情。

徐長卿思考了一二后,就不在意了,錢小三不是無能之輩,是能夠處理的,就算是錢小三不行,也有著竇太師兜底。

楊開泰特有的嗓音響起:「西南傳來戰報,賊首海三千攻破常州州城了。」

「已經派遣麾下兵馬,正在掃蕩常州全境,徹底佔據常州也只是月內的事情了。」

「畢竟常州各郡已經沒有多少兵力了,被攻陷只是時間問題。」

徐長卿一驚,放下手中奏摺,不敢置信講道:「常州局勢怎麼突然崩了?」

「費平寇節制三洲之兵,更是統帥大梁重甲兵南下,又有神侯坐鎮,掌管三洲六扇門輔左費平寇,那海三千區區一郡太守,哪怕是偷襲殺死雲州牧,也無法統合雲州兵馬,怎麼能夠擊潰三洲之兵,更是把常州奪了。」

楊開泰驚嘆講道:「我們都小看這位海三千了,此人進入仕途后,一直在雲州為官,看上去不聲不響,可實則每到一地,都會在當地積蓄實力,這麼多年來下來,看似分散各自為戰。」

「可當海三千振臂一呼后,他們全部都串聯在一起,立即篡奪了雲州政權和軍隊。」

「而海三千經營有道,可統帥三軍更強,先後和費平寇交鋒七次。」

「一敗再敗,本以為是不堪一擊,不懂軍事,實則是海三千故意為之,為的就是示敵以弱。」

「要知道這在兵法當中,是最難做到的。」

「詐敗,詐降,一個弄不好,就是真降,真敗。」

「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哪一位都是當世名將,一敗都很艱難,容易引發成為潰敗,可海三千竟然六敗。」

「一路從常州退到了雲州境內,然後藉助著自己經營的勢力,憑藉著雲州地勢,最後天孤山決戰,海三千先斷費平寇糧道,斷了費平寇補給后,趁著官軍混亂時,再趁勢攻擊,官軍大敗。」

徐長卿眉頭深深皺起,不悅的講道:「這是誘敵深入,斷其糧道,這是最為粗淺的兵法了,費平寇雖然不是當世名將,可也是一方大將,也是熟讀兵書,怎麼連這都看不破。」

楊開泰看了一眼徐長卿,心中對這老傢伙誹謗,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事情都發生了,自然能夠看穿一切,可真正大戰爆發時,雙方視野都充斥著迷霧,誰能夠判斷出海三千是真敗,還是假敗。

【講真,最近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yeguoyuedu安卓蘋果均可。】

要是都輕易看出,那麼名將也就爛大街不值錢了。

費平寇可惜了。

以楊開泰的眼光來看,費平寇用兵,倒也是不太差,也是在合格線以上的。

只是海三千太厲害了,連敗六陣,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

楊開泰眼底浮現出陰霾,敢於天下先,獲得天下首義的人物,果然是有真本事的。

海三千擊敗官軍,已經趁勢再入常州,費平寇統帥的可是三洲之兵,基本上代表著海三千佔據三洲不是問題。

天下才一百零八洲,海三千一下子佔據三洲,這立即會雄踞西南,天下起義將會更加凶勐,浪潮一起,各地皆反,海三千真的成了氣候。

下一步就要稱王了。

儘管海三千擋不住大周的反撲,早晚必敗。

可大周也擋不住層出不窮的起義,到時候起義遍地開花,大周不斷救火,最後只會不斷損耗元氣,當元氣耗盡時,就是大周轟然倒塌的時候了。

徐長卿看著楊開泰沒回答,再開口問道:「費平寇如何了?」

楊開泰回答講道:「被神侯救下了,此番大敗,也就是神侯來援及時,不光是保住了費平寇,大梁重甲兵損失也不大。」

徐長卿鬆了一口氣講道:「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了,不然當竇太師回來,我們如何向竇太師交代。」

匆匆腳步聲傳來,曹少陽喜氣洋洋的走來,看見徐長卿他們后,連忙高聲講道:「好消息。,」

「龍門之戰結束了。」

「太師縱橫無敵,先奪取了龍門,后殺上龍族,先斬龍族巔峰,最後再殺龍族先天。」

「威震萬族,揚我族威。」

徐長卿不悅講道:「曹督主你要分清楚場合?何必開這樣的玩笑?」

「你也是有身份的人,平時私底下也就算了,這是什麼地方?」

「這裡可是內閣,是天下最為神聖之地。」

「可不是開玩笑的地方。」

竇太師很強,要是殺一尊,他們也是相信的,可聽聽曹少陽的話,殺巔峰,殺先天。

那已經超出了他們想象的極限,一聽就是假消息,怎麼可能會是真的。

這可要比話本故事還要荒誕離奇,就算是瞎編消息,也得符合邏輯啊。

曹少陽連忙解釋講道:「真的。」

「竇太師已經天下無敵了。」

「就算是先天,也不是竇太師的對手。」

楊開泰也不悅的講道:「曹督主你今日是來逗我們開心的嗎?」

「不用再說了,你已經成功了。」

「我們事務繁忙,可沒有心思和曹督主繼續開玩笑。」

曹少陽看著質疑,不相信的眾人,心中嘆息一口氣,獲得這一個消息時,自己也不相信啊,可再不信,這就是事實。

不等曹少陽開口,又是腳步聲傳來,已經有人來到內閣,高聲的講道:「好消息。」

「竇太師斬殺龍族先天。」

「竇太師。」

「天下無敵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天煞孤星,愛好交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我,天煞孤星,愛好交友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九十五章 天下震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