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合作

第313章 合作

是的,直接反其道而行之,對他們沖了過來,而且速度奇快,眨眼之間就衝破泥土,懸浮在半空中。

大腦等器官本來是想要發起攻擊的,但當他們看到破土而出的東西后,都停下攻擊,臉色變得極度古怪。

這是一個半透明的人,沒有穿衣服,就這麼懸浮在半空中。

最有趣的是這個人的長相,竟然和方牧一模一樣。

「你是誰?」大腦開口道。

局勢朝著越來越離譜的趨勢發展,面對這個和方牧長得一模一樣的半透明人體,大腦覺得今天可以挖到消息。

他本以為是什麼寶貴的其他物件,冒出個人來,這操作確實出人意料。

「我是誰?我是你們的載體。」半透明人體張開雙手:「回來吧,回到我這裡來。」

大腦一愣,接著他感到一股無法想象的危險在心底出現。

「呼——」

一股巨大的吸力從半透明人體身上傳出,這巨大吸力彷佛要將他們所有人都吸走。

「走!」大腦喊道。

他頭一次感覺到恐懼,如果被吸進去,會不會復活?

恐懼的情緒都出現了,他覺得復活的幾率很渺茫。

他突然想到了之前的事件,那四個白衣男人突然就死了,或許和他們真的沒有關係。

這個半透明的男人,才是規矩!

跑!

所有器官毫不猶豫的傳送離開。

場上恢復安靜,半透明人體收回雙手。

他那張和方牧一模一樣的臉上,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

「為什麼要走呢,對了,我開始為什麼要跑呢,他們不是我的了,所以我要跑,但我有機會……」

半透明人體就好像個智商不高的人,在自言自語著,漸漸隱入地面。

「他拿了一部分,他也拿了一部分,嗯……時機不夠,我要等待。」

巨大的深坑中,響起了最後一段話。

……

萬鬼國度。

方牧當然也感受到了這一幕,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那個和他一模一樣的半透明人體,通過器官的直觀感受,帶給他巨大無比的壓力。

周若抓著方牧的胳膊,輕聲安慰。

方牧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又回想起剛才的遭遇。

那個半透明人體是規矩,四個白衣男人才出現,就因他而死,並不是因為器官的原因。

他要捋一下未來碎片看到的東西。

最開始未來碎片,所看到的是一片死亡。

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半透明人體根本就沒有出現。

可現實確實出現了,那就肯定和器官有關。

後來半透明人體出來,甚至於給器官和他帶來了危險的感覺,這證明半透明人體的出現與器官到達有關。

不只是器官,或許是因為器官和那四個白衣男人同時出現,所引起的變化。

方牧搖了搖頭,不管怎麼說,那個半透明人體對於他絕對是敵人。

竟然還想吸走他們的器官,簡直是離譜。

「大家休息一下,接著繼續找吧。」方牧把那些想法甩掉,開口說道。

解決事情要一步步來,不要貪大求快,先把這邊的問題解決再說。

至於外界的危險,已經被抹除了。

也許是因為器官的原因,方牧心中有一絲明悟,那個半透明人體絕對不會傷害外界的人。

眼下找到那個白衣男人才是最重要的,先把這邊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

眾人休息了一會兒,就準備再度啟程。

可就是這個時候,天空中出現了異常。

黑色的烏雲不斷匯聚,接著在天空形成了一個巨大無比的箭頭,

箭頭指著一個方向,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這個反常的現象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眾人都抬起頭看著天空。

「這是誰做的指示?」老王收回目光。

方牧搖了搖頭:「不知道,但有異常的現象,過去看看再說。」

有奇怪的情況,總比一點線索都沒有要好。

做下決定,方牧帶著眾人離開了。

……

順著箭頭指示的方向,他們行進的速度很快,腳下雖然仍是焦黑的泥土,但隨著他們的走動,泥土在逐漸變澹。

他們又走了一會兒之後,泥土變成了正常的顏色,而前方不遠處,白衣男人整翹首以盼。

「這麼簡單就找到了?」方牧暗道。

這個想法剛一出現就被他推翻了。

面前不遠處的白衣男人神態直自若,就好像在等待他們的到來,又想起之前天空出現的箭頭,方牧猜測應該是白衣男人指示的。

方牧讓眾人在這裡停留,以免發生什麼不測,而他走了上去,對白衣男人說道:「看來是你讓我們過來的,你的目的是什麼?」

都到了這個時候,稍有不順就會離原本的目標相去甚遠,所以也沒什麼必要掩飾,該怎麼就怎麼,直接了當一點。

「他蘇醒了,一切已經變成未知數,而我們處於弱勢。」白衣男人就好像從未和方牧發生衝突似的,用一種老朋友的口氣交談著。

「我們?什麼意思?」方牧聽出弦外之音。

「我們就是我們,你不覺得我們該聯繫嗎?當他出現的時候,我相信不只是我感應到了危險。」白衣男人笑道。

在方牧身後,覺醒者互相對視,但都沒有任何動作。

現在所有人的主心骨都是方牧,他們在等方牧回答。

「他是誰?」方牧道。

「真正的規矩,也是缺失的規矩。」白衣男人道。

「規矩不是應該毫無意識嗎?」方牧問道。

「你說的沒錯,但在之前的年代,我偷走了一部分規矩,也就是說那一部分規矩,因為我的原因有了意識。」

《仙木奇緣》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由於我的原因,竟然讓我沒有偷走的規矩產生一絲意識,他知道自己已經處於危險,放出一部分,於是就形成了現在的你。」

「你沒發現他只是個半透明的人體嗎,我是他的外在,你是他的內在,缺一不可。」

白衣男人緩緩述說,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全都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他就不再說話了,在等方牧的回答。

「他要殺我們?」方牧道。

「我們本來就是他,他當然會把我們全部弄回去。」白衣男人聳了聳肩,意思不言而喻。

方牧陷入沉默。

他明白事情的後果,但是和這個白衣男人合作,總感覺會出現什麼大事。

這個時候,白衣男人又說話了。

「我知道你們這些人啊,都把犧牲放在首位,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一個問題,有了意識的規矩,他是怎樣的危險。」

「對,他現在不會對人類造成傷害,但是以後呢,如果我們兩個輸了,他只要一時興起,這個世界就會改天換地。」

「我們兩個合作先把他給滅了,至於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那就是之後再解決的事。」

在場的人面面相覷,這個說法不無道理。

但還有一個問題,這個計劃的提出者是敵人。

就好像雙方之間談合同,合同的內容總是朝著對自己有利的一方。

如果一起解決了所謂的半透明人體,其中的過程會發生什麼,對誰有利不言而喻。

解決半透明人體之後,再成為他們兩個之間的戰鬥,但這個計劃本身是白衣男人提出的,搞不好就使歪門邪道。

方牧道:「說實話,我不信任你,但合作的事情可以考慮,你先說說我們該怎麼殺掉他?」

「我偷走了一部分規矩,你又有一部分規矩,我們兩個合在一起的時候,是絕對能夠碾壓他的,不需要花里胡哨的計劃,出去干他就行了。」白衣男人直接了當的說道。

方牧摸了摸下巴:「那我們現在就出去。」

「牧,他不是個省油的燈,要小心。」周若道。

方牧擺了擺手:「你放心,我有辦法。」

周若見到方牧都這麼說了,也不再說話。

「不會再有什麼陰謀詭計了,到現在我已經失去了一大部分權利,我們兩個之間就只能硬碰硬,但前提是把那個傢伙先解決掉。」白衣男人道。

「走吧,現在就去。」方牧揮了揮手。

事不宜遲,能先解決的麻煩就先解決掉。

白衣男人露出笑容:「好,我打開這裡的通道,我們馬上出去。」

說完他揮了揮手,一扇巨大的門從天而降,橫叉在地面上。

「都出去。」方牧道。

首先預防的,就是這貨的調虎離山之計。

「你還真是小心。」白衣男人無奈的道。

「和一個老怪物打交道,不小心怎麼行。」方牧聳了聳肩。

「走吧。」

黑色的大門打開,外面是現實中的世界。

方牧讓其他人先出去,而自己則盯著白衣男人。

等到所有人都出去之後,他和白衣男人才一起走入大門。

身後的大門關閉,這裡已經沒有一個人了。

……

外界,一片荒野中。

方牧深吸了一口氣,感受著外界的新鮮空氣,露出笑容。

其他覺醒者們也都是同樣的表情。

「為什麼非要改寫這個世界?你不覺得現在這個世界很完美嗎?」方牧看向白衣男人。

「不斷改寫,不斷破壞他曾經的軌跡,我能掌握的也就越多,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樣,你只求個安穩,而我要的是野心。」白衣男人雙手背在後面,毫不避諱的說著。

他是天地間的第一個覺醒者,自有一股氣度,如果不是站的位置不同,光是這股氣度就會令很多人折服。

「你和我所處的位置不一樣,在你看來我是濫殺無辜,在我看來只是為了完成我的野心,我掌控的世界絕對比無意識的規矩更好。」白衣男人道。

方牧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你來我往了這麼久,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鳳鳴,鳳鳴棲青梧。」白衣男人道。

「從未聽說過。」老王道。

「我是天地間第一個覺醒者,你們沒聽說過也正常,知道我為什麼想要掌控規矩嗎?」鳳鳴緩緩道。

方牧皺著眉,搖了搖頭。

吃飽了沒事幹?還是什麼?

鳳鳴的眼中有落寞,緩緩道:「鳳能涅槃,我的能力可以讓我越死越強,只要不傷及真正的本源,但你知道嗎,這種能力有的時候是痛苦的。」

「在我們那個年代也有很多危險的事物,人類依然苦苦掙扎,我曾經看著我的同伴一個一個死在我的面前,但我死不了,我不斷的死亡,又不斷的變強。」

「等到我終於能夠逆轉一切時,他們全都走了。」

「從那以後我就明白,規矩無意識,也是最無情,那個時候,規矩只要伸出手來幫一下,就不會有這麼慘的結果,既然如此,我還要它幹什麼?我來當這個規矩!」

說到這裡,鳳鳴的情緒有些激動,胸膛不住起伏。

方牧毫無所動。

「你不贊同我,我是知道的。」鳳鳴用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平復情緒。

方牧指著身後的覺醒者,道:「用他們的命,來換你的想法,你可真會玩。」

「他們所做的一切還不是為了後世,只要我能成為規矩,後世必定昌盛無衰。」鳳鳴道。

方牧不再討論這個問題,因為沒有必要討論。

道不同,不相為謀。

「他似乎不在這裡。」方牧道。

之前器官能夠感應得到,他也能感應得到。

鳳鳴皺起眉頭:「奇怪,他就是這個世界的規矩,怎麼會不在這裡呢?」

「你問我,我去問誰?」方牧回了一句。

眾人陷入沉默。

這個時候,小霧突然說話了。

「會不會有一種可能,他逃到萬鬼國度了?」

這句話一出口,鳳鳴卻搖了搖頭。

「不可能的,他是這個世界的規矩,在這裡他才能發揮最強,他離開這裡純粹是自尋死路,除非……」

「他想要毀掉一切!」

毀掉一切?

方牧心頭震動。

毀掉一切的意思,就是要所有的東西都消失。

「我們兩個獲得的規矩就是依託於人,如果我們兩個想要毀掉所有人類,那麼就是代表規矩毀掉的,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但如果換做是他來做這件事情,而且不單單隻是毀掉人類,而是毀掉所有的一切,那麼所有的東西都將恢復到最開始的樣子。」

「這對他來說是最大的代價,但總比現在好,對我們來說就是毀滅。」

鳳鳴越是往下面說,臉色變得越難看。

這時,天空中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遇到詭異,我的器官覺醒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遇到詭異,我的器官覺醒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3章 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