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在下不才,乃當世名將
  4. 第504章 聞風喪膽!

第504章 聞風喪膽!

作者:

在下不才,乃當世名將第五百零四章聞風喪膽!

后軍副將隨著親兵趕來,見到戰王,頓時欣喜莫名,也鬆了口氣。

以他的威望,難以長時間壓制麾下,說不定幾日之後,麾下就會逃的七七八八。

但如今,戰王仍在,便無需擔憂士氣大跌。

剛剛走近,副將還未行禮,就聽到戰王怒喝,「爾等為何不戰而逃?」

副將大驚,連忙解釋道,「王爺,並非末將臨陣脫逃,末將有派人與敵兵交鋒!」

當即,副將便給戰王,講起了清晨時分,營中所發生的事情。

那時,副將位於后營,與前營有些距離,聽到異響之後,就派人前去查探。

斥候還未回返,副將就聽到前營傳來廝殺聲,他頓時駭然,連忙派出將領,率兵前去支援。

可怎知,將領一身是血的逃回來,說是敵兵攻破了前營,將士們死傷慘重,無力抵擋。

副將甚是惶恐,沒想到前營竟然失陷,那后營,也絕對抵擋不了多久。

他無力回天,為了留存兵力,只能帶著兵馬儘快撤離,逃往博城。

解釋完,見戰王依舊一臉怒意,副將連忙補充道,「王爺,不是我等畏戰,實在是敵兵來得太快,我軍沒有準備,被堵在營中,無法列陣應敵,才遭此慘敗啊!」

「他們還用了一種詭異的器械,往營地拋射石子,根本無法躲閃,而營外有敵騎,衝出去是死,不衝出去也是死,所以末將,不敢做無謂的犧牲,只能帶著麾下撤退!」

聽聞如此,戰王哼了一聲,雖然不悅,但對方的舉措,確實為他保存了不少兵力,便冷聲說道,「下次若敢不戰而逃,我必取你狗命!」

幸得一命,副將大喜,連忙說道,「末將明白,往後末將必將身先士卒,不死不休!」

瞥了他一眼,戰王森冷說道,「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來啊,將他捆了,鞭刑一百,撤去副將職銜,貶為士卒!」

副將大駭,連忙嘶聲求饒,卻被兩名虎背熊腰的士卒,往外拖去。

不多時,遠處便傳來駭人慘嚎,令人聞之,心驚不已。

收攏殘兵之後,戰王便率領九萬兵馬,朝博城迅疾趕去。

麾下兵馬良多,戰王底氣足了些,再無之前喪家之犬的模樣。

他也曾想過,秦易會不會在博城之外設下伏兵,但如今,己方兵馬九萬,有伏兵又如何?

直接擊潰!

前行了一段時間,突然有一名偵騎,急奔而回,高聲喊道,「報!前方八里有敵兵,數目約為四五萬!」

戰王聞言,雙眼頓時一眯!

果真有敵兵!

偵騎奔到近前,戰王當即問道,「敵兵來自何處?」

他隱隱覺得,這股敵兵,不可能是秦易營中兵馬。

偵騎快速答道,「敵兵打著衛西軍鎮的旗幟!」

「衡宇!」戰王驀然眯眼,冷聲喝道。

這股兵馬,來自徑徹城,一定是得到了秦易的吩咐,才在前方攔路堵截,不想讓己方撤入博城。

可對方不過是四五萬人馬,己方高達九萬,輕輕鬆鬆就能擊潰對方!

如此想著,戰王高聲喝道,「兒郎們,隨我前去,擊潰敵兵,入駐博城!」

眾多士卒,連忙齊聲喊道,「擊潰敵兵,入駐博城!擊潰敵兵,入駐博城!」

呼喊漸歇,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突然,從後方傳來。

戰王微驚,連忙回頭,就看到一名偵騎,從後方縱馬馳來。

為了避免被秦易追擊,戰王往後方,也派出了偵騎。

奔到近前,偵騎急聲說道,「稟報王爺,

秦易率兵追來,距離不足五里!」

戰王聞言,心中咯噔一下,臉色發白。

秦易這廝,竟然糾纏不放,欺人太甚!

暴怒之後,便是驚懼,戰王滿心的鬥志,猶如火苗遇到了滂沱大雨,頃刻熄滅。

前方敵兵,他若敢前去交戰,必定後方不保,慘遭秦易突襲。

他也明白,秦易率兵追來,就是想讓自己,無法撤入博城!

可恨!可恨!甚是可恨!

心中狂罵,戰王怒極,卻也無可奈何,別說麾下,就連心氣極高的他,也沒有膽量,再與秦易於野外交戰。

這廝強得太過分!

不只易字營,就連那隊大刀兵,都非他所能匹敵!

勐地咬牙,戰王只能高喝,「繞過伏兵,往西而行!」

說罷,他用力拍馬,朝著側旁,疾馳出去。

正準備擊潰敵兵,撤入博城的士卒,失望驟生,全場嘩然。

不是說撤入博城嗎?

這是要往哪兒逃?

堂堂王爺,竟然出爾反爾?

士卒們滿心不悅,靜立不動,抱怨起來。

眾多將領見了,連忙出聲吆喝,催促士卒們趕緊隨行。

雖是都囔不斷的,但戰王素有威望,士卒們不敢亂來,只能抱怨著,跟隨上去。

……

看著地圖,發現代表戰王的紅點,繞過了博城,朝大離境內逃去,秦易不由澹笑。

看來戰王這廝,膽量也不是很大嘛。

果真被嚇走了。

他還以為,這廝會嚴陣以待,等著自己前去呢。

既然戰王逃回大離,那麼,便到了收復博城的時候了。

只要博城收復,便意味著,此次大離入侵,被他全面擊退!

壓下思緒,秦易轉過頭,對身旁的茅力夫說道,「傳令下去,本部兵馬,以及衡宇兵馬,一同前進,兵發博城!」

隨著秦易的安排,傍晚時分,便有兩撥大軍,抵達博城之外。

秦易所部,兵力十一萬餘,駐紮博城南面十五里處,衡宇麾下,兵力十五萬餘,駐紮博城東面二十里處。

而秦易營中,除了己方物資,還有從平玉龍和戰王營中所繳獲的眾多糧草和輜重,軍備充足。

博城中,大離守卒僅有數千,被二十餘萬重兵圍困,頓時駭然,城中將領,正緊急商議,是死戰,還是投降。

死守就算了,他們深知,根本做不到。

不出五日,博城必破!

根本守不住。

與城中兵馬的驚懼緊張不同,營外臨瞻士卒,各個滿心喜悅。

因為秦易的出現與統兵,不僅擊潰了南線敵兵,還挽救了西線兵馬,在較短時間內,擊潰了戰王,避免臨瞻長期陷入戰火。

如此強人,世間少有!

不愧是,當代戰神!

……

酉時時分,帶兵狂逃的戰王,終於逃入大離境內,來到了距離臨瞻最近的一座城池,名喚沖周城。

這座城池,並非堅城,但城內軍卒眾多,糧草充足,適合堅守。

使用戰王名頭,叫開城門之後,戰王帶兵入城,而後直奔城守府。

城守得知戰王率兵回返,頓時驚訝,連忙往城門迎去。

半路中,兩方相遇,得知來人是城守,戰王沒有客套,冷聲說道,「本王接管沖周,你負責輔左於我,從現在開始,進入宵禁狀態,任何人不許深夜外出,且調動兵馬,準備箭失滾木,做好守城準備!」

城守大駭,猜到了什麼,連忙問道,「王爺,您是說,敵兵會攻打沖周?」

戰王霍地眯眼,殺氣暴綻,「這不是你該問的,趕緊去辦!」

城守嚇了一跳,沒想到戰王如此暴躁,他不敢多問,連忙轉身,前去安排。

一路疾行,城守內心,愈發沉重。

雖然戰王不說,但從對方衣衫帶血,滿臉污漬,且其親兵亦是帶傷,便能看出……戰王敗了,不得不逃回大離。

可其乃是大離名將,成名已久,竟然遭此慘敗,敵將到底是誰,為何如此犀利?

對方,會不會真如戰王所以為的那樣,攻入大離?

越想,城守越是心驚,臉色已是蒼白一片。

要知道,近一百年來,都是大離攻打臨瞻,從未出現過臨瞻反攻的情況。

所以,縱使位於邊境,沖周也有百年未曾遭遇戰火,如今這個現狀,會被打破嗎?

……

戰王潰敗,逃入大離的消息,如同風暴般,頃刻傳得人盡皆知。

整個蒼元,各大王朝,不論官民,都為之震驚。

他們從沒想到,秦易竟如此強悍。

不足一個月,就打退了大離的入侵。

而戰王,大離老一輩的第一名將,在秦易面前,竟如此不堪一擊!

四十五萬人,僅有九萬人逃回……由此可見,秦易強得可怕!

除了震驚於秦易的犀利無匹,還有不少人喜出望外,大部分是臨瞻民眾,各個都揚眉吐氣。

大離戰王,可是擊敗了前任穎國公,讓其死於亂軍之中,且讓先帝如同喪家之犬,奔逃回京的強悍人物,如今卻被秦易打的找不著北,灰熘熘地逃回大離。

可謂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眾人都出了口惡氣,終於一雪前恥。

想必九泉之下,先帝和女帝得知,都會喜不自禁。

因此,秦易的聲望,再次暴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希望他登基為帝的呼聲,變的愈發高昂,以往,有些人抱著觀望的態度,並未反對,也不贊同。

但如今,都不由得贊同起來。

還有不少人,大肆恥笑戰王的懦弱。

無能也就罷了,竟然不戰而逃,太過慫包!

其中包括不少大離之人,都對戰王極其不滿,聲討起來,希望天子懲治於他,也都期盼著,顧雨嵐儘快率兵南下,給大離討回面子。

他們相信,顧雨嵐會捍衛大離榮光,在她面前,秦易絕對討不了任何好處!-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