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殃及池魚
  4. 018急難

018急難

作者:

免費得了一天的假,池魚也沒著急回家補覺。

她去了附近的商場。

兒童區玩具琳琅滿目,池魚兜轉了幾圈,才找到擺放變形金剛的櫃檯。

玻璃櫥窗內立著的大黃蜂很奪目,當然,價格也很刺眼。

售貨員候在一旁,對於顧客的端詳只是無聲打量,並未出言介紹。

她料定池魚買不起。

池魚將售貨員的漫不經心盡收眼底,她站直了身子,只是局促的笑了笑。

無所謂狗眼看人低,以她目前銀行卡里的餘額,確實買不起,不怪遭人白眼。

她要是能談成這筆項目就好了。

沒有主管從中作梗,談成了,她和阿粵的日子就能好過一點。

小孩子的童年很短暫,她很想給阿粵過個快快樂樂的生日。

所以,當娘娘腔主管突然叫她回公司開會時,池魚未加遲疑,風風僕僕的朝回跑。

峰迴路轉,池魚只當老天爺開眼,一切有戲。

她迎著風雪趕回寫字樓時,唯一部好用的電梯卡在三樓,好似被人長久占梯。

主管在電話里一改常態,千叮嚀萬囑咐的催著她趕緊回來,別讓甲方老闆好等。

甚至是主動給她微信發了一百塊錢紅包,讓她趕緊打車。

火急火燎的態度,令池魚忍不住猜測,或許甲方老闆對主管的設計不滿意,所以才讓她白撿了這個機會。

這是好事兒。

被電梯卡在樓下,池魚不想錯過機會,只能拎著包提著一口氣跑了十層樓梯。

氣喘吁吁的,讓她大腦空白了幾秒,有些晃了神。

甚至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儀態良好,池魚在空無一人的辦公室里,將厚重的粗線毛衣脫下,只穿件裹著曲線的白襯衫。

有些冷,但整個人看起來精神不少。

池魚將工牌掛在脖子上,對著鏡子笑了笑,這才朝著會議室走去。

走廊靜悄悄的,池魚深深呼了口氣,敲了敲門。

「請進!」

她無比重視這次失而復得的機會。

可是當她親手推開會議室的門,看清來人側臉時,整個人如墜冰窟,好似將她放置刀刃上,刺的她一動也不敢動。

竟然是央亟!

池魚瞳孔緊縮,瞬間白了臉色,本能的想要關門逃跑,卻被主管呵住。

「愣在這兒幹什麼,當木頭啊?」

主管疾步走去,扯著池魚的胳膊朝里走,「沒看見大家都在等你啊,打車費我都給你了,磨蹭什麼?」

池魚有苦難言,幾乎是迎著同事異樣的目光,被他推著走。

此時,央亟就坐在長條桌最里端的位置,同一旁的男秘書不知交談著什麼,眉宇間有著些許冷意。

看起來,有些不耐煩了。

眼見著同他的距離越來越近,池魚腿肚子發顫,朝後縮了縮,卻被主管直接推了上去。

「央老闆,央大少。」

當著眾人的面兒,主管曲著身子,諂媚道,「人我給您叫來了。」

被人突兀的打斷了談話,央亟很是不悅,只是轉過頭看向池魚時,眉頭一挑。

視線順著她光潔的脖頸自下滑落,工牌落在她的豐腴的胸前,顯得白襯衫的扣子有些緊繃。

不過,白襯衫有些透,離近了,隱隱能夠瞧見衣服下胸衣的顏色。

央亟眯了眯眼睛,卻笑了。

黑色的。

他修長桀驁的眉宇間,浮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

池魚被他露骨的目光刺的慌,禁不住朝後避了避,佯裝不認識他。

無聲中,主管的臉色有些難看。

當著眾人的面兒,前腳被罵了一通,這會兒又被晾在一旁,他被這位脾氣古怪的央老闆弄的有些下不來台。

可央亟名氣極大,他惹不起,只能硬著頭皮低聲道,「央老闆,這位就是您點名要見的設計師,池魚,池建築師。」

說著,他伸手扯了把池魚,「帶證的。」

隨著他的動作,央亟的目光冷了冷。

央亟朝後靠了靠,盯著他的手,若有所思道,「你平時,也這麼碰她?」

主管愣了下,縮著手,不明所以的笑了笑,「同事間,習慣了。」

說著,主管懟了下池魚的胳膊,「是不是?」

「習慣了」似是燒著了央亟的眉梢,他目光森鈴的睨著池魚,無聲中的討伐,好似把割人血肉的寒刀。

他挑了下眉頭,漫不經心道,「你倒挺大方。」

央亟有意所指,池魚臉色微變。

「不習慣。」

生怕點燃了央亟的無名火,池魚擰了擰眉頭,朝一旁退了退,離主管遠了些。

她早就不堪忍受主管油膩的觸碰,對方卻總是借著工作的名義,再三占弄女員工的便宜。

很噁心。

池魚退避三舍,又重複了一遍,「我不習慣。」

「哦。」

央亟語氣拐了個彎,慢悠悠的,不忘抬眼看向主管那顆鋥亮的腦袋,嗤聲道,「她說他不習慣。」

輕蔑又不屑,盡顯他的嫌棄。

「胡說什麼?」

主管臉色一白,對著央亟,氣勢不自覺的就弱了,小聲道,「她瞎說的。」

「呵。」

央亟擺了擺手,懶得理他,「你,帶他們先出去。」

聽上去,是覺得他們礙眼了。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一愣。

尤其是池魚,清了場子,就意味著她要同央亟單獨相處。

這怎麼行,她躲都不來不及!

可惜主管是個專挑軟柿子捏的慫貨,不敢招惹央亟,只能對他的吩咐言聽計從。

很快的,偌大的會議室內,僅剩池魚和央亟二人。

池魚縮在一角,心下漫著寒意,稍稍朝後避了避,試圖離央亟遠一點。

央亟是條會隨時發癲的瘋狗,就算在公共場所,他一個翻臉,指不定會幹些什麼。

池魚見識過他的本事,這會兒不免后怕。

見她有意躲避,央亟這會兒也不惱,只是撐著下巴,揚眉看她。

瞧夠了,語氣慢悠悠的,「黑色的啊。」

池魚霎時間白了臉色。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