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寫書成神:我真沒想武俠變玄幻啊
  4. 第八章 我爹是方丈?王重陽淚奔,小龍女看誅仙

第八章 我爹是方丈?王重陽淚奔,小龍女看誅仙

作者:

「死鬼,每次都這麼猴急!」

此刻屋內的情景,若非洪七公和五大長老親眼所見,打死他們也難以相信。

真是顛覆三觀。

人不可貌相。

這就是冰清玉潔、凜然不可侵犯的馬夫人?

這就是剛正不阿、不苟言笑的白長老?

馬夫人的聲音猶在他們耳邊回蕩,只覺她的說話膩中帶澀,軟洋洋地,說不盡的纏綿宛轉,聽在耳中當真是盪氣徊腸,令人神為之奪,魂為之消。

然而她的說話又似純系出於自然,並非有意的狐媚。

即便洪七公見多識廣,也真想不到世上竟有如此艷媚入骨的女子。

怪不得白世鏡頂不住。

全冠清頂不住。

徐長老也頂不住。

五大長老此刻臉都有些紅了,不由想到無極城傳來的消息中,康敏還勾引過喬峰。

但喬峰竟然頂住了。

這一刻。

五大長老對喬峰更加敬佩,見識過康敏這番姿容后,他們有些理解白世鏡為何淪陷了。

真是太勾人了。

轟。

一聲轟鳴響起,將五大長老從康敏的聲音中拉回現實,卻是洪七公一掌轟碎了大門。

「啊……」

康敏的驚呼尖叫響起,白世鏡臉色一變,當看到洪七公時,眼中羞愧的同時更加恐懼。

沒有猶豫。

白世鏡轉身就跑。

他知道事發了。

他不走只有死路一條。

「還想逃?」

洪七公怒髮衝冠,抬手一招亢龍有悔,一條金色真氣巨龍咆哮而出,一下將白世鏡重傷落地。

噹噹當。

宋長老四人立刻上前,將白世鏡抓了起來。

「嗚嗚……」

馬夫人縮在一個角落,哭哭啼啼,潸然淚下,彷彿被欺凌的弱女子。

她輕輕拉了拉衣服,遮住白世鏡啃過的月餅,一雙我見猶憐的眸子怯生生的望向洪七公:

「幫主……嗚嗚……可憐先夫不幸身故,小女子只有自怨命苦,沒想到白長老竟然……竟然……」

「夠了!」

洪七公怒斥道:

「康敏,你還好意思提馬兄弟?你對得起馬兄弟嗎?」

「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做的事情,你夥同白世鏡,害死馬兄弟,陷害喬兄弟!」

「你的事情已經被長生公子揭露了,包括你之前的情人段正淳,還有全冠清、徐長老等人,你還想狡辯嗎?」

康敏一愣,沒想到她不僅跟白世鏡有染的事情被抓了現行,連之前的事情都曝光了。

李長生!

這個名字她自然不陌生。

這段時間可謂風靡天下。

據說是天下第一美男子,神仙轉世,博古通今,神通廣大,世間沒有李長生不知道的事。

這一刻。

她眼中柔弱害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怨毒,就像一條擇人而噬的毒蛇。

如果之前的事情沒有曝光,她或許還可以表演一番,把責任全部推到白世鏡身上。

說成是白世鏡強迫她的。

她相信以她的演技和美貌,加上她背後還有其他丐幫男人,肯定能夠渡過此劫。

但沒想到她竟然栽在了李長生手上。

如果不是李長生曝光了她的消息。

洪七公等人也不會突然來抓他們。

「李長生,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

康敏臉色猙獰,用最惡毒的語氣一字一字說道。

她知道她完了。

死定了。

旁邊的白世鏡聳拉着腦袋,再也沒有之前的威風了。

他也知道自己死定了。

因此。

即便剛才康敏想把責任推給他,他都依舊一言不發。

隨後。

丐幫再次召開了丐幫大會,白世鏡、全冠清、徐長老等人按幫規當眾處置。

康敏被浸了豬籠。

……

大宋少林寺。

巍巍少林,金碧輝煌。

千年古剎,香火不絕。

大雄寶殿。

達摩院首座玄難沒有了往日的沉着,急匆匆從外面來到方丈玄慈身前。

人未至,聲音已經響起:

「方丈師兄,不好了!」

「出了何事?」

玄慈手中捻著的佛珠一頓,有些意外和好奇,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竟然讓堂堂達摩院首座如此驚慌。

「方丈師兄,當年雁門關外血戰的事情曝光了……」玄難焦急開口。

「當年之事,確實是我們錯殺了蕭峰父母,如今更是連累眾位兄弟為我而死,曝光了也好!」

玄慈臉上不變,從杏子林事件后,他就知道他是帶頭大哥的事情早晚得曝光。

紙包不住火。

這是早晚的事。

「方丈師兄,這件事還在其次,重要的是蕭遠山和慕容博都沒有死,這三十年來一直隱藏在咱們少林藏經閣……」

玄難連忙繼續說道。

然而還沒有說完就被玄慈打斷了:「蕭遠山和慕容博都沒有死?還隱藏在藏經閣?」

「我少林絕技豈不是被他們偷光了?」

玄慈臉色變了。

這個消息就如同晴天霹靂,當年他去截殺蕭遠山,就是因為慕容博給他假消息,說對方要來奪取少林武功秘籍。

沒想到他們殺錯了人,如今藏經閣的秘籍卻是真的被盜了。

「必須抓住他們,消除所有遺漏在外的武功秘籍!」

玄慈一臉肅然。

這個消除自然是偷學了他少林武功的人,都得死。

「怎麼了?還有事?」

見玄難望着自己欲言又止,玄慈心裏有點慌,難道還有比藏經閣被盜更恐怖的事情?

不會吧?

怎麼可能?

「方丈師兄你要挺住!」

玄難深深吸了口氣,在玄慈心中越發不安時,說出了一個讓玄慈頭皮發麻、晴天霹靂的消息。

「方丈師兄,你跟葉二娘的事情曝光了。」

轟!

玄慈身體一晃,差點栽倒在地。

他跟葉二娘的事曝光了?

完了。

「你和葉二娘的孩子是被蕭遠山搶走的,如今就在少林,法號虛竹!」

玄難嘆了口氣,再次說道。

「蕭遠山……原來是他……」

玄慈眼神恍惚,心中恍然,蕭遠山搶他孩子,顯然是報復他。

「虛竹……」

沒想到他兒子就在少林寺,他們朝夕相處,竟然不知彼此就是父子。

真是造化弄人。

玄難在一旁忐忑不安,不知該說什麼。

忽聽得玄慈說道:「善哉,善哉!既造業因,便有業果。」

「玄難師弟,麻煩你讓人將虛竹叫來,同時召集少林僧眾。」

「是,方丈師兄!」

玄難嘆了口氣,旋即退下。

他知道這件事必須給天下一個交代,不然少林聲望就真的毀了。

很快。

虛竹在玄難的帶領下到來。

「弟子虛竹拜見方丈!」

虛竹恭敬拜道。

「虛竹,你過來!」

虛竹走到玄慈身前屈膝跪下,玄慈向他端相良久,伸手輕輕撫摸他的頭頂,臉上充溫柔慈愛,說道:

「你在寺中二十四年,我竟始終不知你便是我的兒子!」

「方……方丈……」

虛竹身體一顫,直接傻眼了。

他沒有聽錯吧?

他是方丈的兒子?

這怎麼可能?

「方……方丈,您是不是認錯了?」

虛竹硬著頭皮,難以置通道。

他因為長得丑,天賦又差,只能幹粗活,在寺中一直都是備受欺負的小和尚,存在感極低。

現在告訴我方丈是我爹?

你敢信?

「沒有認錯!」

玄慈聲音平靜,他看過無極城傳來的消息,李長生說的關於他和葉二娘的事情,都對得上。

蕭遠山搶走他孩子也符合邏輯。

虛竹的身份不會有假。

「你娘是葉二娘,本來是個好好的姑娘,溫柔美貌,端莊貞淑,是我對不起她!」

玄慈自顧自說道。

玄難在一旁沉默不語。

虛竹腦袋一片混亂,不等他想明白,玄慈突然抓住他的手,雙掌相對,磅礴的真氣湧入他體內。

「方丈……」

虛竹驚呼。

「屏氣凝神,運轉少林功法!」

玄慈聲音如同洪鐘大呂,帶着莫名的威嚴,讓虛竹混亂的腦袋瞬間空明,本能的按照玄慈的話去做。

一旁的玄難張了張嘴,最終卻沒有說什麼。

他知道。

玄慈已經準備以命捍衛少林威嚴了。

何況玄慈跟葉二娘姦情暴露,也沒臉活着了。

果然。

玄慈將自身數十年功力傳給了虛竹,然後召開少林大會,由戒律堂首座玄寂宣佈他的罪責。

最終杖刑兩百。

失去武功,又年邁的玄慈自然一命嗚呼。

「少林搞什麼鬼?」

一襲黑衣的蕭遠山躲在暗中,眉頭緊鎖,心中滿是疑惑。

不明白好好端端,怎麼突然處置玄慈了。

他現在是個獨行俠,消息遠遠比不上少林這種千年大派,還不知道玄慈的事情已經曝光了。

旁邊一襲灰衣的慕容博也是如此。

「阿彌陀佛!」

就在這時,一個掃地老僧突然出現在他們身前,雙手合十道:

「慕容博施主、蕭遠山施主,兩位在少林數十年,還不現身嗎?」

慕容博和蕭遠山頓時大驚。

沒想到這個掃地僧竟然一口道出了他們的身份,還知道他們就在少林。

同時。

蕭遠山也知道那個灰衣人竟然就是假傳消息給玄慈,害得他家破人亡的罪魁禍首慕容博。

之前給玄慈定罪的時候,玄寂也是將雁門關外血戰的真相和起因昭告了所有少林僧人。

蕭遠山自然也聽到了。

「慕容博,你個狗賊,給我滾出來!」

蕭遠山望向慕容博方向,憤怒開口。

「蕭遠山!」

慕容博站了出來,他並不怕蕭遠山。

兩人爭鋒相對。

掃地僧走了過來,類似原著劇情中,將慕容博和蕭遠山打個半死,然後再救活。

其實這個過程中已經將兩人給度化了。

掃地生放任蕭遠山和慕容博偷學藏經閣秘籍,就是為這一天準備。

畢竟豬要養肥了殺。

如今卻是差不多了。

少林風雨飄搖,需要兩個強大的護法。

他有把握讓人兩人提升到武皇境。

成為少林兩尊護法金剛。

掃地僧搞定了蕭遠山和慕容博,卻沒有驚動任何人。

而玄慈的事情在少林引得眾僧侶一片嘩然,很多跟虛竹一起的小和尚更是驚呆了。

這個傻乎乎的丑和尚竟然是方丈的兒子?

不過眾人的驚訝並沒有影響虛竹。

虛竹還沉浸在父親死亡的悲傷中。

與此同時。

少林將處置玄慈的前因後果昭告天下,頓時引得江湖一片驚呼。

「我去!這也太勁爆了吧!」

「想不到玄慈方丈竟然犯了淫戒,還有兒子!」

「最恐怖的是情人竟然是葉二娘?你敢信?」

「怪不得葉二娘變態,原來是他跟方丈的兒子被搶了!」

「蕭遠山也是厲害,直接搶了玄慈的兒子放在少林,讓玄慈日日夜夜見到虛竹,卻不知虛竹是自己兒子!」

「少林門規真是森嚴,都過去二十多年的事情了,而且犯錯的還是少林方丈玄慈,竟然都毫不留情處置了!」

「嘁,他們敢不處置嗎?玄慈和葉二娘的破事兒早就被長生公子曝光了,相信消息很快就會傳過來了!」

「什麼?玄慈和葉二娘的事情是長生公子曝光的?」

「怪不得少林急匆匆處置了玄慈,原來是這樣!」

「少林動作還真快,之前也沒見他們這麼積極呢?葉二娘為禍江湖,玄慈難辭其咎!」

天下議論紛紛。

長生書閣這一期的消息還沒有徹底傳開,除了消息靈通之人,其他人並不清楚。

不過隨着玄慈的事情出現,長生書閣這一期的消息必然會在大宋江湖很快傳開。

果然。

越來越多的消息流傳出來,不僅有少林的瓜,還有丐幫瓜。

康敏跟丐幫眾高層有關係的事情,雖然丐幫極力掩飾,但長生書閣那麼多人,隨着消息傳來,根本掩飾不住。

「我尼瑪,這就是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丐幫?」

「少林方丈有兒子,有情人,還是無惡不作葉二娘!」

「而丐幫眾長老更是輪番照顧副幫主的遺孀,也是牛逼!」

「聽說馬夫人媚骨天成,風騷入骨,沒想到就這樣香消玉殞了,真是可惜!」

「怎麼?你還想試試馬夫人的深淺?」

「馬大元前車之鑒!」

「你把握得住嗎?」

「聽說咱們大宋修仙強者逍遙子現身長生書閣,真是走出五百年,歸來依舊是少年!」

「聽說逍遙子的小徒弟李滄海更是名列大宋胭脂榜榜首,傾城絕世,風華絕代!」

「要是娶了李滄海,不僅抱得美人歸,還能抱上逍遙子大佬的大粗腿!」

「你們就別想了,聽說滄海仙子可是武皇級強者,你們把握得住嗎?」

「滄海仙子我是不敢想,不過聽說胭脂榜上還有兩個長得跟滄海仙子一樣的絕世美人……呲溜!」

「說到王語嫣和李清露,我就想知道李秋水一家到底是什麼鬼?為什麼她妹妹跟她一模一樣就算了,結果她孫女和外孫女竟然都跟她一模一樣?」

「我聽說有些血脈特別厲害,能夠一直傳承下去,我感覺李秋水身上就有特殊血脈!」

「管他有沒有特殊血脈,我可不想成為無崖子第二,咱們大宋胭脂榜風華絕代級的美人有三個!」

「除了滄海仙子,還有黃蓉和小龍女!」

「黃蓉已經是長生公子的廚娘了,只有小龍女機會最大!」

「我準備去終南山找我老婆去!」

「滾!小龍女是我老婆!」

「拔劍吧!」

……

隨着消息傳開,大宋終南山變得熱鬧起來。

全真七子更是馬不蹄停、日夜兼程趕回了終南山全真教,讓人守住了入口,不讓閑雜人等進入。

一來,三教九流之人湧入終南山,對他們全真教影響很大。

二來,他們師父王重陽負了林朝英,現在正好幫林朝英的弟子擋下麻煩,賺個好名聲。

全真教中,一個個弟子都在議論著長生書閣這一期的消息,每個人手裏幾乎都拿着一本雪中。

馬鈺、丘處機等全真七子都見識過李長生的神通廣大,更見過荀子當眾突破,證道武帝,自稱學生。

他們覺得李長生寫的書必然不凡,既然聽李長生講書,能夠突破修為,看書或許也可以。

這並不是無稽之談。

就像一個神仙,他就算隨手寫個日記,其他凡人也會奉若珍寶,苦苦鑽研。

因此。

他們並不阻止全真教弟子看李長生的書,甚至還持鼓勵態度。

至於裏面涉及到的關於王重陽負了林朝英的黑歷史。

他們也沒有在意。

因為根本隱瞞不住。

還如不大大方方讓所有弟子隨意看。

「想不到古墓派與咱們全真教還有這樣的淵源!」

「是啊,如果當初重陽祖師娶了林女俠,是不是就沒有咱們全真教了?」

「好像還真是!」

「聽說古墓派的《玉女心經》能夠完全破解咱們的全真劍法,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長生公子所說,肯定假不了,而且這《玉女心經》不僅能破解咱們的《全真劍法》,還能彌補《全真劍法》的不足,兩者結合,便是威力更強的《玉女素心劍法》!」

「林女俠真是天縱之才,她創的這套劍法,連重陽祖師都破解不了,最後只能用九陰真經的部分功法破解!」

「可惜林女俠這套劍法太高明了,明明是一封情書,但咱們重陽祖師偏偏沒看懂,只當是挑釁呢!」

「若是林女俠知道重陽祖師到死也沒有看懂她的情書,怕是更加悲涼吧!」

「咱們祖師一生無愧天地,卻唯獨負了林女俠,希望重陽祖師在地下和林女俠能夠再續前緣吧!」

尹志平捧著一本雪中,聽着周圍弟子的議論,腦海中閃過那一道白衣絕世的清麗身影,眼中滿是痴迷和神往。

「祖師榆木腦袋,無愧天下,卻負了紅衣!」

「若是我娶了小龍女,豈不是也算完成了祖師和林女俠未能完成的心愿?」

尹志平一顆心怦怦直跳:「全真教並不禁止娶妻,即便師父師叔知道我要娶小龍女,有祖師和林女俠這層關係,他們必然不會反對……」

尹志平越想眼睛越亮,只要他搞定小龍女,事情就成了。

這可是胭脂榜上風華絕代級的大美人。

想想就讓人興奮。

「祖師和林女俠的遺憾,就讓我來彌補吧!」

尹志平滿眼興奮,開始琢磨怎麼才能把小龍女搞到手。

而尹志平沒有注意到的是,在他旁邊不遠處有個老道士捧著雪中潸然淚下。

淚水落在雪中書籍上,打濕處正是李長生關於玉女心經的點評。

他滿含淚水的眼眸中,帶着愧疚、悔恨、震驚、遺憾、悲慟……

他腦海中浮現曾經閉關鑽研三年的《玉女心經》,結合他自己的全真劍法,一套全新的玉女素心劍法融會貫通。

正如李長生所說,玉女心經不僅克制全真劍法,更是能夠互補,形成一套絕世劍法。

這是林朝英寫給他的一封情書。

可惜他到現在都沒有看懂。

「嗯?」

就在這時,王重陽低頭看了看雪中附帶的李長生語錄:可惜王重陽到現在都沒有明白玉女心經是一封情書……

而不是王重陽到死都沒有明白……

雖然只是一字之差。

但代表的含義並不相同。

「長生公子果然神通廣大,這是知道我沒有死……」

王重陽心中驚嘆。

眾人都以為他死了,其實並沒有死,只是有些心灰意冷,厭倦了生活,假死隱世。

「看來是無法繼續隱世了!」

王重陽微微一嘆,他很感激李長生讓他明白了玉女心經的奧妙,但李長生的話也給全真教和古墓派帶來了不少麻煩。

尤其是小龍女名列胭脂榜風華絕級和他曾經奪得九陰真經的消息。

不知道會吸引多少人覬覦。

「重陽一生不弱於人?真是愚蠢至極……」

想到跟林朝英的爭鬥,王重陽自嘲一笑,旋即眼神變得凌厲起來:

「你放心吧,有我王重陽在,我看哪個宵小敢踏入古墓一步!」

……

古墓之中。

孫婆婆拿着誅仙、雪中等話本來到白衣如雪,清冷如仙的小龍女面前。

「龍姑娘,不好了,你的消息曝光了。」

「怎麼了?」

小龍女坐在寒玉床上,清冷的臉龐無悲無喜,淡淡道:「我的什麼消息曝光了?」

「龍姑娘,這是一個名為李長生的人排列的大宋胭脂榜,龍姑娘你名列最頂級風華絕代。」

「胭脂榜?」

小龍女清冷的眸子有些疑惑,她深居古墓,對於外面的消息了解很少。

孫婆婆雖然偶爾出去買些東西。

但也沒有走遠。

消息同樣閉塞。

即便孫婆婆也是今天第一次了解到李長生的消息。

「龍姑娘,據說這李長生是神仙轉世,神通廣大,上知五百年,下知五百年,天下就沒有他不知道的事……」

孫婆婆將他從小鎮打聽到的消息詳細講了一遍,然後又拿出她買的誅仙全套以及雪中已經發行的三卷。

「難道李長生真是神仙轉世?」

聽了孫婆婆的話和話本中附帶的李長生說的各種秘辛,小龍女都有些覺得李長生是神仙轉世了。

一般人哪裏知道這麼多消息?

比如她的消息,知道的人少之又少。

即便全真教中,見過她的人都不多。

更別說其他人了。

還有王重陽和林朝英的事。

不過小龍女性子冷淡,李長生是什麼人,她不關心,對着孫婆婆淡淡道:

「這件事我知道了,不用在意,平時多注意安全即可!」

古墓位置很隱秘,一般人找不到,而且易守難攻。

小龍女也不怕別人闖進來。

「好的,龍姑娘!」

孫婆婆知道小龍女的性格,沒有多說,轉身離去。

小龍女此刻也無心修鍊,看着面前話本,想了想,拿起誅仙看了起來。

……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