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傳仙

第一百二十章 傳仙

熱門推薦:

這麼好?

宛玲瓏等俱是驚喜,三十三界不是沒有人,而是自掃門前雪的太多,但他們也怪不了那些人,因為之前,他們也是同樣的心態。

「等他們來了,我們大家好好熟悉一下。」

以後都是隊友了,理當守望相助。

「對了,七星界一向是同進同退,這一次怎麼只有四界支援西傳?」

「其他三界天樞、天璇、天璣好像出了點事,不過隨後也會派人過來的。」

「出了什麼事?」宛玲瓏最近不安的很,「是跟我們一樣,遭遇了詭修和月詭的大範圍針對嗎?」

他們能這麼快成行,主要是因為,詭魔好像把目標瞄到了浮元界。長輩們希望他們能更早的熟悉詭修,熟悉西傳界這邊的打法,以防日後手忙腳亂。

「聽說此三界都有天才弟子,被人截殺在外了。」

原來跟他們一樣……

宛玲瓏和雲希對視一眼,心情都有些沉重,「你們說西傳界的詭魔,有實力一下子針對我們八界嗎?」

以前下面的弟子都不知本界域有詭修和月詭在活動。

現在……

「我怎麼感覺,它們這麼頻繁的動手,是因為積攢的力量差不多了?」

這?

沒人能說話了。

數百年來,西傳界死了多少修士?他們被詭魔和其下面的大小月詭當成血食,最終成全了人家。

「東南西北四王都有化神修為,他們的契約月詭實力絕不在九階之下。」

陌生的聲音突然響在房間里,宛玲瓏四人全都驚了。

「誰?」

「老夫安幾道。」

話音未落,千機屋的房門無聲而開,靈界聯盟長老安幾道走了進來,「幾位小友不必驚慌,老夫此來,受截魔台所託,有些事,要跟你們說。」

什麼?

宛玲瓏四人都是第一次到靈界聯盟,哪裡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安幾道安長老?

不過,能無聲而來,想要殺他們……似乎也不是太難。

「這是老夫的身份牌。」

安幾道秘密而來,並不想引起旁人的注意,「截魔台那邊,聽說你們願意支援西傳界,都甚為高興,特別委託老夫一件事。」

他摸出一枚玉簡,「你們先看看。」

他是來送機緣的,但是,這機緣也有可能是黃泉路。

雖然西傳界那邊,已由太歲牽制住了幽冥骨城,但事有萬一。

「現在老夫回答你們之前的問題。」

安幾道沒有急著走,「詭魔的力量,確實積攢到了一定程度。幽冥骨城那邊八階以上的大月詭,保守估計,已近兩百。不過它們那邊,你們不用擔心,幽冥骨城的大月詭,包括詭魔在內,並不能完全自由的活動,你們入西傳界,真正需要防備的,只有東南西北四王和他們的手下。」

是嗎?

宛玲瓏四人震驚他帶來的消息。

「至於幽冥骨城的大月詭,為什麼不能四處活動……」

安幾道嘆了一口氣,「應該與當年的西傳聯盟有關。」

被詭魔當成血食,元嬰之下,肯定是沒有反抗之力的,但是,當年西傳聯盟的化神長老,也有十好幾位。

怎麼著,也能在臨死之前,給那些個東西,挖上一點坑。

「如今的無垠墳場,幽冥骨城,便是當年的西傳聯盟及轄下所在地。」

安幾道接過古道遠奉來的一杯茶,「算算時間,還有兩個月,就到西傳界傳仙秘境開啟的時間了,而傳仙秘境就在無垠墳場之內。

老夫可以告訴你們的是,那是個成熟的秘境,每三百年開啟一次,西傳各宗能撐到如今,

主要是因為他們在上一個三百年裡,在秘境中賺了不少。」

「既然如此,為何還要跟我們分享?」

宛玲瓏看完了玉簡,心中有無數疑問,「前輩,我沒有質疑他們的意思,而是西傳界真的不需要跟我們分享任何東西。」

已經是災界的西傳界,現在唯一正常的地方,大概只在那些秘境了。

好不容易來一個秘境,再跟他們分……

「相反,我們的手上都帶了宗門支援西傳界的資源,您……」

宛玲瓏慢慢把玉簡推了回去,「詭魔之事,是三十三界之事,不是西傳一家之事,所以我們的支援,他們也不必……」

「他們沒有人手。」

什麼?

宛玲瓏四人俱都面色大變。

怎麼可能沒有人手?

玉簡中介紹的傳仙秘境要求,一個是築基中期,一個是結丹後期,兩者都有相配的區域呢。

這麼寬的要求,西傳界都湊不出人,那……是不是代表著西傳界已經完了?

「你們不要誤會老夫的意思。」

安幾道笑了笑,「西傳界的戰事雖緊,幾大宗門還是有人的,只是,為防詭魔往秘境安排大量月詭,才主動把秘境讓出來。

畢竟,他們有多少人,詭修和月詭都心中有數。

戰神殿消息,東南西北四王轄下,這次會派出不少人手前往秘境,這將是西傳界難得的休整時間……

他們希望能夠抓住這個時間差,讓門下弟子,把修為往上推一推。

但是傳仙秘境不能便宜那些背叛人族的東西,所以,此次前往傳仙秘境的,西傳界方面,希望由我們這些支援他們的界域牽頭。

當然了,秘境所得,他們要拿走一半。」

這樣啊?

宛玲瓏幾個對望一眼,都沉默下來。

無垠墳場無疑是危險的。

萬一詭魔封鎖無垠墳場……

西傳界能跟他們分享秘境,恐怕也是因為傳仙秘境已經在上一次的開啟中暴露了。

他們不想再損失人手……

「放心,飄渺幻城那邊,有辦法讓大家安全進入。所有的風險只在十年後,大家出來的時候。不過,為了傳仙秘境不被詭修所用,截魔台方面會盡量給予方便。」

風險很大。

安幾道沒有完全說出來。

截魔台雖然跟詭魔數次硬杠,卻各有勝負,而且截魔台還無法靠近幽冥骨城。不能集中出手的結果,就是兩邊你看我,我看你,雙方都是只能看,咬不著。

「你們也都有長輩在截魔台吧?實在不放心,現在就可以問訊那邊。」

他抬手摸出一面鏡子,「需要嗎?」

宛玲瓏看著鏡子沉默了一下,「……前輩為什麼不讓我們的長輩,親自問訊宗門呢?」

反而先來找他們,怎麼看都有些不對。

「傳仙秘境有風險,可是,同樣也代表了機緣!」

安幾道回答她,「西傳界的名號,其實從傳仙秘境而來。如今他們因為種種,願意把它與支援的界域共享,卻不願意,便宜至今不願出手的界域。

老夫的這個回答,你覺得怎麼樣?」

「……」

宛玲瓏無話可說。

古道遠和明徵已經確定對方的身份牌沒問題。

但……

「都坐,不用那麼緊張。」

安幾道輕啜一口靈茶,「修仙路,其實就是一條逆仙路。任何機緣都是要拿命去搏的,傳仙秘境可能會有仙緣,但也可能遭遇詭修,他們有契約的月詭,相比之下,其實是我們吃虧。」

但吃虧也得上。

總不能真的拱手讓那些詭修得利。

而且截魔台的神運算元說,三十三界的出路,可能就在傳仙秘境里。

原本盟主的意思是要擴大,讓三十三界共同參與,結果,那個老傢伙,卻卜出了一個九。

恰好,七星界與浮元界,再加上靈界,正好是個九。

安幾道也是服了。

「三天,我給你們三天時間,三天後,不管同不同意,都告訴老夫一聲,老夫好安排接下來的事。」

「……前輩,您先把鏡子借我們,讓我們跟長輩勾通一下行嗎?」」

「自然!!」

安幾道丟下萬言鏡,自己避嫌出去了。

……

凌雲宗,顧成姝完成了對宗門的一日游后,到底又老實的開始了緊張又忙碌的生活。

打坐、畫符、煉器、泡鍛體藥包、講課,在講課的時候,與幾位專司符道的師兄師姐交流,如何省時省力,卻又保質的畫出最好的符來。

他們的閑談,讓聽課的外門弟子俱都大開眼界。

不是拿著一枚空白玉簡當場記錄,就是當場實驗。

表面上一個人講課,事實上,他們在接受宗門最好符師的指導。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誰也不知道,宛玲瓏秘密回宗。

茶樓里,澹臺朔聽完徒弟的所有話,坐在那裡一直沒動。

傳仙秘境,可能比數月前的混沌森林還要危險數倍。

私心下,他其實並不想徒弟冒這個險。

但是,徒弟明顯被無傷師叔說服了。

「師父,你不想同意嗎?」

「不想!」

澹臺朔沒有猶豫的搖頭,「為師只想你能把西傳界對詭修的戰術,全都學回來。」

跑秘境還學個屁啊?

「而且,這秘境的危險程度,一定遠超你的想像。」

澹臺朔有時候很不理解,他這個老狐狸,怎麼教徒弟教了這麼久,她還是一朵單純的小白花。

「想要進秘境,我們浮元界也不是沒有。」

他不想再白髮人送黑髮人。

「你無傷師叔祖的話,可以不聽。那老頭子可能是被那位靈界聯盟盟主看住了。」

澹臺朔這樣說,「師叔喜歡顧人面子,但事實上,他自顧別人面子,別人卻未會給他留面子。」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家仙子多有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家仙子多有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 傳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