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擺攤

第一百二十二章 擺攤

熱門推薦:

得勝客棧里,陸續住進了天樞等七界修士。

玄中一心想要出去買個靈獸,可惜能隨意出入的,只有結丹期的師兄師姐,他們這些築基的小修得老老實實的待在客棧。

「喂,靈界的修士在院子裏辦了一個交換會,你要不要過去看看?」

已經在院子裏轉了一圈的玄中,估摸著這一會是顧成姝的休息時間,急急跑過來敲她的窗戶。

轟~

一筆錯位,符紙『轟』的燒起。

顧成姝現在經驗十足,第一時間往後退了一步,「等一下,我這就過去。」

離傳仙秘境開啟還有一個來月,她最近在抓緊時間畫符。

但是,符很重要,與各方修士混個臉熟也一樣重要。

傳仙秘境裏,大家可能都是隊友呢。

顧成姝把符紙、符墨全都收收,抓起一沓新制的土遁符,就走出了房間。

靈界到底還是靈界。

一個看上去不太起眼的得勝客棧都另有乾坤,從院子、走廊到房間,都被陣法大師弄了空間法陣,住了他們這麼多人,也空蕩蕩的,一點也不顯擁擠。

「你最近在幹什麼?修鍊啊?」

玄中替她愁的慌,「知道我和玄珠都在忙着交朋友嗎?」

「那先把你們的朋友介紹給我唄!」

顧成姝忍不住笑了。

忙完這幾天,她還要去找蘇源哥,藉著他把神意門的人全都認識一遍。

有土遁符在,顧成姝相信,大家都會樂意跟她交朋友的。

「你還笑?」

玄中無語的很,「你哪能全指望我們啊?」

他和玄珠是佛家子弟,道、佛這些年雖然還算太平,但除了浮元界知道他們的人,靈界和七星界的修士誰管他們啊?

而且,不同於上次進混沌森林,那時候,他們都是築基初期后階,現在呢?

大家一看他們的修為,幾乎都自動略過,找同等修為的築基中期后階交好。

雖然都是築基中期,可初階和后階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玄中感覺交朋友太難了。

大家看他們的眼光,好像他們就是拖後腿的。

「這裏不是浮元界好吧?佛家子弟就我和玄珠兩個,靈界和七星界的佛門子弟都在交他們自己的朋友,我們可指望着你呢。」

成姝好歹是道門的修士。

「你往凌雲宗的同門那裏多走走吧!」

玄中看看四周,小聲傳音,「傳仙秘境……我們沒什麼優勢的。」

像成姝這樣急着修鍊,就算有進步,也不可能馬上再晉一個小階位。

「唔~,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顧成姝笑笑,「一會我來擺個攤子,你和玄珠過來照顧我生意。」

玄中:「……」

他讓她交朋友,她要擺攤賺錢?

沒聽錯吧?

「你至於要鑽進錢眼裏不出來嗎?這時候還想賺錢?」

混沌森林應該賺了不少啊!

「說吧,需要多少我借給你。」

「……」

顧成姝看了他一眼,「借——不要還嗎?」

玄中想跟她跳腳,「大白天的做什麼夢呢?」

「所以我還是擺攤吧!」

顧成姝看向好像廣場的大院子,尋找自己能擺攤的地方,「那裏不錯,你去找玄珠過來,記着,前面的十位顧客,我都各優惠一塊中品靈石!」

來真的?

玄中無語。

顧成姝才不管他,往中間的花壇邊一坐,想想沒有擺攤的地布,乾脆摸出一個食盒,按其機括,讓它變成一個小桌子,這才擺上自己的土遁符。

「成姝,我等你好久了。」

閔勉第一個跑過來,

「多少靈石?給我來五張。」

「不好意思,靈符有限,為了惠及大部分的人,限購,一個人只能買一張。」

啊?

閔勉馬上跟她擺了一個哭臉,「兩張吧,我好歹是你同門師兄呢。」他剛說五張,就已經是克制,為大家着想了,「我們還一起煉過器。」

旁邊擺攤的靈界修士聽到他們的對話,不屑的撇了撇嘴。

兩個才晉階築基中期的傢伙,在說什麼話呢?

想引起大家的好奇?

當然,他也確實有點好奇,一邊跟左近的幾個聊天,一邊把神識探了過去。

咦?

不認識。

靈符有土靈之氣,但……真的不認識。

不過,土系靈符一向沒什麼大用,他搖搖頭,一點也不想去探問。

如他一般的修士有很多。

大家都生怕一問,被他們上趕子黏上。

「好吧,給你兩張。」

顧成姝好像沒看到對面的人在撇嘴,「我現在只收中品靈石,一張靈符八塊中品靈石,兩張十六塊,因為是第一次擺攤,你又是我的第一個顧客,你就給我十五塊中品靈石吧!」

「給!」

閔風爽快付賬,高高興興地拿了兩張靈符。

與此同時,遠遠發現顧成姝擺攤的凌雲宗修士,有一個算一個,都急急奔了過來。

不過,他們快,玄珠更快。

她反手拉住期期艾艾的笨師弟玄中,先沖了過來。

「也給我們一人兩張。」

雖然還不知道成姝賣的是什麼土符,但師祖的卦是不會錯的,「大家朋友一場,你總要給我們走點後門。」

顧成姝無奈,「……好吧!承惠,三十塊靈石。」

「還有我們。」

一群人呼啦啦的沖了過來,「師妹,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哪怕消息不靈通的,也從宛師姐那裏知道,顧師妹會畫土遁符。

這十來天,大家天天都在她門前轉一下,看到她畫符,誰也不敢打招呼,生怕耽擱了她的時間。

現在好了。

終於有符賣了。

「來來來,靈石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快給我們兩張。」

二樓上,和宛玲瓏才交好的靈界真極門彭俊,看到下面的熱鬧,不由瞅了瞅,「宛道友,你們家的人在玩什麼?」

交換會主要是交朋友,讓大家熟悉起來,可不是真的賣東西。

凌雲宗的弟子這樣玩……

「玩什麼?」

宛玲瓏的神識放出去,很快又滿面笑容的收回,「可不是玩,他們是正正經經的買土遁符。」

什麼?

土遁符?

鼓俊眨了一下眼睛,神識極速探下的時候,所有聽到土遁符的人,也全都把神識探了下去。

「玲瓏,這土遁符是顧師妹畫出來的?」

雲希不由驚喜,「她這麼厲害嗎?快快快,別賣了,大家同出一界,先給我們裝備上。」

交好,是為了更好的活着。

雖然土遁符於他們的作用不是很大了,但是,築基期的師弟師妹們,若能人手一張,傳仙秘地的危險將大大降低。

「成姝,先別賣了。」

魏晨比她更急,神識罩下的瞬間,人也從窗門跳了出去,「你的靈符我們全收了。」

「魏道友,你這樣做,可就有些過份了。」

鼓俊也一躍而下,正要再說什麼,宛玲瓏也跳了下來,「都別急,成姝,你的手上現在有多少土遁符了?」

她是知道師妹的本事的。

換以前,她要拉着她跟大家熟悉,跟所有人交好,但這一次師妹關着房門,她什麼都沒說過。

「有八百張了嗎?」

浮元界過來的築基修士有六百人。

雖然知道八百土遁符有些難,但是,宛玲瓏還是帶了些期待,「如果沒有,能用上品靈酒補充靈力,盡量多畫些嗎?」

「有六百多張!」

顧成姝點頭,「我最近一直都在畫土遁符。」

雖然講課的時候,什麼都有涉及,但是,修鍊之餘畫的靈符,卻基本都是土遁符。

宛師姐上次離開,她一把給了一百七十張,本意只在多助西傳界的底層修士。

西傳界最慘的也是底層修士。

顧成姝念著師父三年後要到那裏忙上三百年,也早早的替她準備着,「靈酒補充,也不是不行,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師姐能幫我換一個助力修行的五行聚靈盤嗎?」

用手抓着靈石修行,也能快一點,但是,跟五行聚靈盤還是不能比的。

「彭道友!」宛玲瓏轉向彭俊,「你看,我師妹拿出一千張土遁符,能不能從你們靈界換一個上品的五行聚靈盤?」

這?

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土遁符不同於其他靈符,其實八塊中品靈石是賣便宜了。

再加上大家馬上要到傳仙秘境……

「可以!」彭俊微一沉吟,迅速點頭,「我現在就可以出去,給顧師妹調一個。」

這件事關係到大家在傳仙秘境的成敗。

上品五行聚靈盤雖然很難得,但靈界聯盟那裏,肯定願意舍一個出來。

「希望顧師妹多多畫符,擺攤這事,就不必再幹了。」

「不錯,我們大家幫你包圓了。」

天樞界馬大成,也笑呵呵的上前一步,「靈界的土遁符交割完成後,我們天樞界願意以上品靈石,跟顧師妹換取土遁符。」

八塊上品靈石換取一百張土遁符,六百張也不過是四十八塊上品靈石。

「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希望顧師妹專心土遁符。」

「我盡量!」

顧成姝應下了。

「那就回去吧!」

宛玲瓏趕人,「多畫一張是一張。」

靈界有一千築基修士,浮元界和七星界,各出六百,加一起有四千八百修士,所以,師妹最好在一個月內,畫出五千土遁符。

而他們離傳仙秘境開啟的時間,只有三十七天了。

時間太緊,師妹只能沒日沒夜幹了。

想要一邊修鍊,一邊畫符,應該不可能了。

所以,沒過一刻鐘,顧成姝被趕了回去。

土遁符太過稀少,太過難畫,西傳界那邊的詭修也未必見識過,利用好了,大家的生命不僅多了一層保障,說不得,還能藉助土遁符,反過來殺他們。

一時之間,得勝客棧里,所有人都在期待顧成姝的土遁符。

只有徐大方倒霉了,「大家聽說成姝還跟我學煉器,都覺得我在誤人子弟。」

他縮在房間幾天了,朝過來的宛玲瓏抱怨,「宛師妹,你說這怪我嗎?」

「自然……不怪!」

宛玲瓏失笑,「其實你要不嘚瑟,我們不說,誰知道呢?都沒人知道,又有誰能怪你?」

呃~

道理他懂,可是他……他不是沒管住這張嘴嗎?

而且成姝在煉器上的天賦還沒完全綻放出來好吧!

徐大方不服氣,但是想想,再把宛玲瓏得罪了,不說他在傳仙秘地可能難過,將來回宗……可能一樣要被她穿小鞋。

「你說的對!」

他可憐巴巴的,往自己的嘴巴輕輕打了幾下,「都怪我這張嘴。」

哼!

他要是天下有名的煉器大師,就算放屁,那些個傢伙,肯定也會說好香。

等著!

「師兄,你認錯太快了,我怎麼感覺一點也不靠譜?」

這位師兄從小到大,因為這張嘴,不知被長輩們敲打過多少次,被喬師姐暴打過多少次。

可惜,從來都改不掉。

宛玲瓏也是無奈,「回頭,等成姝休息,我讓她往你這裏走走。」

啊?

「你是要坑我?」

「……放心,就算有賬,也是回宗算。」宛玲瓏又好氣又好笑,「現在讓成姝往你這裏走走,是讓大家看到你們的親厚,說不得在傳仙秘境,你能因為她多受些照顧。」

她原先都沒有想到這麼多。

還擔心成姝在傳仙秘境的安全。

宛玲瓏自省,她是不是因為私人感情,在一些事上,沒有考慮全面。

「我受她照顧?」

徐大方目瞪口呆。

他都要晉階元嬰了,要反過來……

咳~

喬雁知道了,肯定會笑話他的。

長這麼大,一直都是她一邊打他,一邊照顧他,現在再加上成姝……

徐大方的心情又轉為複雜。

嗚~

他這輩子是不是都不能在她們面前抬起頭了?

回頭師父再知道……

徐大方捂臉自省,連宛玲瓏什麼時候走的都不知道。

……

西傳界,戰神殿!

「師父!」

一女子匆匆走進冰窟,對剛剛結束修鍊的女修彎腰,「各方進入傳仙秘境的名單,送到了,這是弟子複製的,您……」

女修抬手,以靈力攝了過去。

神識探入沒一會,她的面色一下子變得慘白,整個身體好像都孱弱起來。

「師父~」

女修急忙過去扶住,「舊傷又發作了嗎?」

「……無事!」

她由著徒弟,扶她躺到萬年玄冰榻上,「我歇歇就好。」

話雖然是這樣說的,她的眼角卻沁出了一滴淚水。

「是……是小師妹也在名單之內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家仙子多有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家仙子多有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擺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