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入西傳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入西傳

熱門推薦:

得勝客棧里,喜歡酒的修士最近都很糾結。

某個走廊處,那真是天天酒香不斷,聞着是真解饞,但是,也真能饞死個人。不想去吧,心裏痒痒,去了吧……,心裏更痒痒,抓心抓肺般難受。

那都是最上等的靈酒啊!

就這麼……

「咦?今天的酒味好淡啊!」

明徵推開窗門,吸吸鼻子,就感覺不對,「玲瓏,成姝是今天上午休息嗎?」

小丫頭還太小,不愛酒,每每喝了酒補了靈氣,都要把酒氣蒸出去,說真的,他這個不太愛酒的人,天天聞着這酒香,都有些喜歡,並且不舍了。

「沒有啊!」

宛玲瓏也吸了吸鼻子。

靈界聯盟比她想像中大氣的多,知道成姝能畫土遁符,為了儘快讓大家人手一張,不僅送了符紙符墨,還送了五種不同的上品靈酒過來。

師妹現在真是沒日沒夜了。

「下午要給瑤光界交割六百張土遁符呢。」

也就師妹的成符率高,速度也快,要不然,再延後三天,也不可能拿出六百張土遁符。

「今天這個……」

宛玲瓏正要再說什麼,就聽下面一聲暴喝,「徐大方,你在幹什麼?」

彭俊不敢打擾顧成姝畫符,在罵徐大方之前,先以結界隔了她的窗戶,這麼一耽擱,氣勢就少了許多。

「你說呢?」

徐大方笑眯眯的彈着手中的小球兒,「我這是幫大家解決麻煩呢,瞅瞅,酒氣球!回頭遇到一個大湖,彈一個下去,可能啥都不用幹了,就能撈出大把大把的魚來。」

「你你……」

彭俊想說你太過份了,可話到口邊,又說不出來。

他總不能說,他愛酒,天天聞這酒味,他舒坦。

「哈哈哈……」

徐大方大笑,「不必感謝,這凝聚酒氣的手法,可比我收雷制天雷子容易多了。」

「……」

「……」

所有伸頭看熱鬧的修士,全都目瞪口呆。

「話說……,你們凌雲宗近來奇葩比較多啊!」

明徵目送徐大方走遠,朝宛玲瓏道:「先是喬雁師姐,再是徐師兄和顧師妹。」

「你小心,我回去跟喬師姐說,你把她和成姝按在奇葩上。」

啊?

明徵立馬腿軟,忙輕打嘴巴,「收回收回,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玲瓏你可不能讓我被全宗門嫌棄。」

鳳瀾前輩就曾挑戰他們全宗。

自從知道喬雁獨面天劫,門中長輩們就提了一顆心,千叮嚀,萬囑咐,不能讓喬雁找到機會,再來找他們切磋。誰要是敢把喬雁招來,就等着他們的混合(又雙叒叕)敲打吧。

「……明師兄,你越來越慫了。」

宛玲瓏有些遺憾。

不過,師姐找不到外面的人切磋,就只能內部消化了。

不管是師門長輩,還是同輩的師兄師姐,肯定都要陪她練一圈劍。

多被喬師姐虐虐,說不得大家的戰力都能提升些。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但是吧,你要記着,欠我一個情。」

明徵:「……」

今天出門一定沒看黃曆,怎麼就跟徐大嘴似的呢?

「行吧!」

他有些蔫頭耷腦的應下了,「我欠你一個人情!」

這酒味聞的時間太長,一定是把他熏醉了,要不然,怎麼敢在宛玲瓏面前說話帶刺?

這傢伙,從認識的那天起,就一面朝你笑,一面拳頭對着你。他們誰也沒在她手上,佔到便宜過。

明徵認下這個虧,拱手就要走人,卻又在抬腳幾步后,轉過頭,「咦,這……這裏是我的房間吧?」

「噗~」

一直沒說話,

一邊喝茶,一邊看熱鬧的雲希當場把嘴巴里的茶笑噴了出來。

樓下不遠,努力畫符的顧成姝可不知道,外面因為她蒸出的酒氣,鬧成了什麼樣。

她現在一心畫土遁符,努力的想讓大家人手一張。

擺攤賣土遁符目的就是這個,現在靈界聯盟大氣,全力相助,顧成姝就更希望多畫些,如果可以的話,人手兩張。

多了這麼一項保障,傳仙秘境就不愁了。

時間在大家交朋友,混臉熟,顧成姝努力畫符中,一天天的溜走。

各界築基修士加一起五千八百人,結丹後期修士一千兩百人,共七千人,到倒數最後三天的時候,沒日沒夜的她,一共畫出一千兩百多張土遁符。

顧成姝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想畫土遁符了。

雖然後面早就熟能生巧,成符率接近九成,可誰試過喝靈酒畫靈符的?

一千斤的上品靈酒,愣是消耗了八百多斤,她幾乎就是泡在酒缸里。

「……休息半天,我們就進西傳界。」

宛玲瓏知道師妹累慘了,只能說點她高興的,「靈界聯盟對你有獎勵,從西傳界回來,你不僅可以拿一張化神修士親制的保命靈符,還能進他們的藏書樓,免費看一個月的藏書。」

「噢~」

顧成姝閉着眼睛,「師姐,我先眯一會,到時間了,你喊我一聲。」

宗門的藏書樓,她還沒去看呢。而且聯盟的獎勵再好,也得她能從西傳界回來才成。

人家那災界之名,可不是叫假的。

顧成姝閉上眼睛,陷入沉沉的夢香。

宛玲瓏默默的給她留下一枚群像玉簡,所有人的長相、名字、出身等等,玉簡中都有記載。

這一個多月,大家都混了個臉熟,只有師妹,別人雖然能認識她,她卻連浮元界的修士,都沒認完全。

到了傳仙秘境,別人看到不熟悉的,馬上就能想到詭修,或者戒備,或者出手,只有師妹,見到自家人,因為不認識,她可能都要緊張一下。

雖然有刺蝟那個噬魂鼠在,可能會幫她分辨一二詭修,可全指著一隻小靈獸,宛玲瓏總覺不靠譜。

這枚玉簡,很多都是大家自己錄入,顯然,他們都承了這份人情,以後這都是師妹的人脈。

宛玲瓏輕輕的退走,走廊不遠處,蘇源也正等著。

「休息了,有什麼事,等過了絕地之門再說。」

「好!」

同在一個客棧,沒來打擾她,就是不敢耽誤她。

蘇源很乾脆,「如果成姝醒了,要找我,你跟她說,我一直都在。」

「……嗯!」

宛玲瓏點頭應下。

現在想想,顧師叔當初,起念讓成姝嫁人,怎麼就沒選蘇源呢?

相比於表面光,不能人情世故的尹程,蘇源明顯更優秀,雖然他是神意門的人,但當時也不是不可操作。

宛玲瓏目視蘇源離開,突然覺得,自己可能忽略了什麼。

……

西傳界,飄渺幻城!

說是一城,其實是個宗門,轄下還有三個凡國,大部分的弟子都散在外面守御凡城,幫助凡人抵擋因為詭月而自生的低階月詭。

截魔台管住了大月詭入侵的腳步,卻擋不住因為詭月,而自生在荒野山林,甚至山間地頭的小月詭。

它們一開始很弱小,天生的在夜間吞吐月靈用來修鍊,螞蟻蟲子是它們的血食,等到再強大一點,達到半靈階,豬馬牛羊,甚至人,就是它們的目標了。

每到初一、十五,分散四處的靈階、半靈階小月詭,就好像受到召喚,會自發的從藏身之地飄出來,合起伙來,強攻血氣大盛的村鎮甚至城池。

搶到血食的小月詭們,會迅速成長,飄渺幻城的高階修士們,在外面擋住了南王及其手下,但那些自生小月詭們,就只能靠小弟子們,或者各個凡城的武者,自己抵抗了。

可以說,整個西傳界,還沒陷落的三大勢力,以及由三十三界聯盟共同支持的散修十八城,都是以這種形式存在着。

外面的大月詭和詭修,由高階修士抵擋,裏面自生的小月詭,以及投靠了詭魔的詭修,由修為稍高的各城城主及其衛隊,尋找、截殺、抵檔。

西傳界可以說處處都是戰場,能堅持到現在,是無數不屈修士拿命換來的。

「長老,絕地之門有動靜了。」

飄渺幻城長老舒金聽到門下弟子的稟告,第一時間沖了出去。

傳仙秘境,他們沒時間也沒人手再進去了。

以靈界為首支援而來的八界修士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來人可是安長老?」

「是!老夫安幾道。」

安幾道沒有現身,他正和聯盟的三個化神星君努力的穩定絕地之門,防止不時亂一下的空間波動,把過來的修士卷進時空亂流之中,「來人可是飄渺幻城舒金柱長老?」

「是!在下舒金柱!」

「很好!從現在開始,所有過來的修士,就全都交給你們了。」

「舒金柱代表飄渺幻城,代表西傳界,多謝各位前輩,多謝各位道友了!」

舒金柱深深彎腰。

顧成姝隨着自家的師兄師姐,急速衝過絕地之門的時候,他還站在一旁,以拱手的姿態彎著腰,她連忙學着大家在匆匆飆過的時候,也拱手還個禮。

遠處,兩個蒼白著頭髮的修士,也正望着這邊。

「舒道友請起!」

大家通過的都很快,安幾道在未來的十年裏,會駐守在這邊,抬手托起舒金柱,「這些年你們辛苦了,一些虛禮暫時就免了,人員名單,你們已經收到,暫時安排一下吧!」

「如此,各位道友,請隨我上船。」

舒金柱再次團團一禮,放出一隻飛船,「傳仙秘境每次開啟的時候,我們飄渺幻城的一處禁地就會出現一個裂縫,從裂縫進入,就是傳仙秘境。」

禁地之所以是禁地,就是因為飄渺幻城,原先是從那裏,增加人手,偷着進入的。

現在……

舒金柱在心裏輕輕一嘆。

如今的西傳界三大宗門,已經底牌盡出。

只希望這一次的傳仙秘境,大家的收穫能多一些,到時候,他們能分下一半。

顧成姝隨着眾人,依次上船,漸漸的船身在他們面色,化成了一柔白的雲。

雖然一直都是知道,修仙界是奇妙的,不能用科學解釋,她還是偷偷踩了踩。

嗯,不是軟的,還是地板的觸感。

「成姝!你在幹什麼呢?」

蘇源終於找到時間,湊到了她的面前,「又犯傻了?」

「我沒有!」

顧成姝才不成承認,「蘇源哥,我正要找你,你手上還有天雷子嗎?」

「你怎麼知道,我是來給你送天雷子的?」

蘇源吃驚的很,「我爹給我們弄的。」

凌雲宗到得勝客棧的時候,他難得的閉了個小關,等他出關,成姝卻又一邊閉關,一邊畫符,他們硬是生生的錯過了。

「給,你一個,我一個。」

顧成姝:「……」

看着塞到手上的東西,她臉上的笑容更暖了些,「給,我也有天雷子給你。」

她也往他手上塞了一個玉盒,「除了這個,我還給你多準備了幾張土遁符和火符。」

火符她之前畫的多,「這都是我自己畫的,時間太緊,不算太多,但是,以後肯定是我罩着你了。」

「……你想當我姐?那不可能,你只能喊我哥。」

蘇源收她的東西,卻不忿她所謂的罩着,「這些,是你孝敬你哥我的。」

「我看你是想找打!」

「來啊!」

遠遠的,宛玲瓏看他們幾句話一說,又吵起來,默默的轉過臉。

「……」

看蘇源一副欠揍的樣,顧成姝磨了磨牙,「你等著,等出了傳仙秘境,你看我會不會把你打得滿地找牙!」

「哎呀,我真怕啊!」

蘇源才不相信呢。

他的飛旗已經升級為法寶,現在可厲害了。

「快給我過來吧,我們神意門的人,都想認識你。」

不同於上一次,大家是看他和他爹的面子。

這一次……

「張越你是認識的,其他人見着了,你也可以多信任一點,不過再信任,你也不能把生死完全交給別人。」

蘇源一邊拉着她,一邊傳音說話,「現在都知道你是厲害的符師了,我聽有些人在背地裏說,如果遇到你,和你組隊,就把你保護起來,讓你不停的畫符。

這事表面上看,是你沾光,不用直面危險,但是時間長了,你就吃大虧了。」

他可怕她傻傻的,又跟得勝客棧一樣,「你又不是沒有戰力,混沌森林你就乾的很好,既然到了傳仙秘境,就接着用你的劍,用幻影扇!

我說的,你聽見沒?」

「聽見了。放心,我不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家仙子多有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家仙子多有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入西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