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2條道

第一百二十四章 2條道

西傳界最近稍有平靜,雖然還不時有大的戰事,但是,那種全面攻擊一城的事,卻少有發生了。

所有有資格進入傳仙秘境的詭修,都在做他們最後的準備。

如今的西傳界滿目瘡痍,除了那幾大勢力還有人族活動,其他地方,月詭尋找血食都難,又如何還能反哺他們?

有點腦子的詭修都知道,如果魔神大人,不能殺出西傳界,他們這些人也一樣沒有晉階的通道。

甚至說不定哪一天,魔神大人需要再培養一個大月詭,直接就把他們當成血食。

這種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

東王就曾干過,他要提拔一隻五階月詭,就讓那隻月詭把下面底層的詭修當血食殺了一大片,硬生生地把它提升到了七階。

現在……

「傳仙秘境就要開啟了,」說話的詭修神識外放,警惕地打量四周,「戰神殿、飄渺幻城、百花宮和十八散修之城,怎麼到現在都沒動靜?他們是因為無垠墳場,不敢來了,要放棄傳仙秘境了嗎?」

這?

誰知道呢?

他們不來,當然更好。

但是吧……

萬一他們有另外控制傳仙秘境的方法呢?

「我這心裡慌慌的,聽說太歲在幽冥骨城那裡,鬧得很厲害,連魔神大人都……」

話沒說完,他的臉色一下漲得通紅,好像被人掐住脖子,一瞬間,連全身的青筋都鼓了出來。

「不懂,瞎猜什麼?」

一道影子在眾人面前顯現,確定這蠢蛋都要不行了,才慢慢鬆開掐他脖子的手,「有疑問,不會問老子嗎?老子剛和同伴們聚一會,以秘法聯通識海,想著怎麼在傳仙秘境助你,你就在這裡給我掉鏈子?」

「……不敢,再也不敢了。」

討饒的詭修嚇得不行,「我……我就是……就是有些擔心。

「哼!要不是現在換人太麻煩,我現在就弄死你。「

影子聲音涼涼,「你既然知道幽冥骨城那裡鬧得厲害,怎麼不想想,太歲為何早不鬧,晚不鬧,現在鬧?

你以為,他們跟你一樣蠢?

傳仙秘境的情況,是你知道的多,還是他們知道的多?」

當年魔神大人拿下整個西傳聯盟,把這裡變成無垠墳場,不是沒有遇到阻力。

那些個傢伙發現不對,最先炸的就是藏書樓。

傳仙秘境的情況,直到三百年前,各宗在那裡大發利市,才被魔神大人重視起來。

可是,哪怕如此,這些年收集的資料,也少得可憐。

「你還擔心他們不能來,你在裡面撿寶撿得太舒坦?」

影子冷哼,「你自己蠢,不要把別人也想蠢了。」

三大宗門,底蘊十足。

要不然,怎麼有本事,跟他們抗上這麼多年?

「西傳界他們找不出更多的人手,三十三界有的是人。」

這?

沒人敢說話了。

是啊,三十三界聯盟都能扶持出十八散修之城,又如何不知道傳仙秘境?

「傳仙秘境的入口是在這裡,但是,你就肯定其他地方沒有進去的入口?」

影子很看不上自己當年契約的詭修,已經決定,他在傳仙秘境運氣不佳的話,回來就把他當血食宰了,換一個,「現在、馬上、立刻滾一邊,抓緊時間修鍊一會。」

「是!」

詭修連忙滾到一邊就地打坐。

他是如此,原先在這裡八卦的詭修們也都嚇得不行,乖乖跑到邊上就地打坐。

遠遠的,正在忙著以秘法聯通彼此識海的月詭們,好像沒有看到一般,還在干著它們的事。

反正,它們是不相信,西傳界的三大勢力和十八散修之城,會放棄傳仙秘境便宜它們和那些詭修。

沒有調動人手,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如赤天大人說的那樣,三十三界聯盟出手了。

它們這次對上的,會是三十三界聯盟的修士。

那些人,有的很好對付,有的……

「聽說,西王派去浮元界的人手全軍覆沒。」

詭修們不能談論它們的失敗,它們自己可以談,「浮元界好不容易發展出來的人手,也因為要報復,被那邊的人,打得七七八八。」

「可不止這些,我還聽說,太歲跟浮元界的凌雲宗可能有些關係。」

「什麼?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

跟大家八卦的月詭連聲音都大了許多,「凌雲宗無傷星君門下徒孫喬雁,晉階元嬰時,只憑一把劍,跟天劫對轟。

那畫面被我們的人用留影玉留存,早就送到了幽冥骨城,聽元海大人說,喬雁揮出的劍,跟太歲斬出的劍,九成九相似。

因為這個,西王還派出了刺殺隊伍,要專門截殺喬雁。」

「那……無傷星君豈不是更厲害?」

「他厲不厲害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在截魔台。」

「嘶~,那你們說,這一次的傳仙秘境,有沒有浮元界的修士?」

這誰知道?

「不管有沒有,我們都不能讓那些道門修士再從傳仙秘境得到任何東西。」

「咳,這是肯定的。」

看到赤天大人過來,它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站直了身體。

……

飄渺幻城,禁地。

顧成姝拿著飄渺幻城分享的傳仙秘地資料,看得津津有味。

現在的資料更詳盡,連傳仙秘境的地圖,都有三份。

據說這三份地圖是三大宗門他們自己的私藏,按理說,他們對傳仙秘境的探索,應該很全面了,可是,地圖重合的地方卻只有一半。

傳仙傳仙,顯然那裡是極大的。

很可能還有未被開發的地方。

「哈哈哈……」

帳篷外傳來好些人的轟笑之聲,顧成姝從帳門的縫隙看了一眼,就又迅速收回目光。

被大家圍著的是安幾道長老的後人安欣,聽說她的手上有一隻尋寶鼠。

顯然,所有人都看好那隻尋寶鼠。

顧成姝昨天遠遠見過那隻皮毛金黃的尋寶鼠,相比於她家的噬魂鼠小刺蝟,確實顯得又漂亮,又有檔次。

唉~

顧成姝有些羨慕,往靈獸袋又塞了兩顆靈獸丹。

「嘰嘰~~」

刺蝟高興的聲音,才從靈獸袋裡傳出來,她的腿上就是一沉。

「喵~」

團團出來了,「喵喵喵~~」

「餓了?」

顧成姝摸摸長大了可能會像黑貓警長的小團團,「來吧,我們一起吃個飯。」

說起來也是可憐,到靈界走一趟,她連得勝客棧都沒逛完,天天在房間里,畫符畫符,不停的畫符。

那一個多月,她真的連飯都沒有好好吃過。

「唳~」

一聲鷹啼,安欣連忙收了自家的尋寶鼠。

「不好意思!」

靈界天一門段鵬帶著他的大鵬鳥走過,「嚇著你的尋寶鼠了。」

安欣:「……」

她一點也不想看到他,轉個身就想走。

「安欣,我有事找你。」

「對不起,我不想聽你的任何事。」

安欣瞄瞄四周,發現可能沒人敢攔段鵬,很乾脆的再次轉身。

「唳~~~」

這一次是大鵬鳥堵住了她的去路。

不僅如此,它扇動的翅膀還帶著靈力,轉眼就把顧成姝沒有關好的帳門掀開了,幾顆細小的石頭,噹噹當地砸進了她和團團正在吃的盤子和碗里。

倒霉的是,團團的碗晃了晃,裂成了兩半兒。

「喵~」

團團的毛,一下子就炸了起來。

身體猛的竄起,咻的一下跳到了大鵬鳥的身上。

「唳~」

大鵬鳥大驚,沒有猶豫的就想要把它拍開。

可是團團的爪子猛的亮起,卟的一齊刺入。

「唳~~啊~~~」

大鵬鳥從來都沒想過,一隻好像連靈階都不算的小貓能刺破它的皮毛防護,真的把爪子扎入它的身體。

一時之間,撲閃的更厲害了。

靈獸受傷,段鵬大怒,一躍而起,就要把團團一腳踢下。

顧成姝感覺那一腳的聲音不對,真要踢到團團身上,可能就能把她的團團踢死,哪裡還顧得其他,飛身而起,『嘭』的一聲,與他的腳對腳,一齊反震數丈。

「團團,回來!」

「喵~」

團團炸著毛,剛剛的勇猛卻好像不在,猛的蹬腳,跳到顧成姝接來的手上,「喵喵喵~~~」

「別急,回去我拿一份!」

「喵喵~~喵喵喵~~~」

它抬出一隻爪子,控訴驚疑不定的大鵬鳥。

不過一隻鳥罷了,想當初,它偷吃過好多。

小傢伙的饞樣,讓顧成姝驚了一下,連忙把它攬得更緊些,「是你們先把它的飯碗砸了。」

段鵬:「……」

他的臉色鐵青。

他的爺爺是化神星君,父親是天一門掌門,這隻大鵬鳥是爺爺在他剛剛引氣入體,就送給他的。

陪著他兩進秘地,數次大比,從來沒人敢傷了它。

一隻小貓……

「原來是顧道友,不知道友這隻小貓是什麼東西?」

「喵~」

團團朝他齜牙,好像在說,你才是東西。

「道友管的寬了。」

顧成姝安撫的在團團身上擼了兩下,安撫它的情緒,讓它不要炸毛,「你的靈獸砸了它的飯碗,它撓它一下,公平的很!

團團,別生氣了,姐姐把我的碗送給你。」

「喵~」

團團溫柔的舔了她一下。

「站著!」

段鵬大怒,他一直都是被人捧著的存在,「道友的貓傷了我的大鵬,連一句對不起,都不要說嗎?」

不過是個稍有天賦的符師,剛剛對的那一腳,一定是因為他沒有出全力,才對了個旗鼓相當。

顧成姝:「……」

她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大鵬鳥,發現這傢伙的眼神中,驚疑已去,殺意加重,心下不由一頓。

「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我和我家團團一沒招人,二沒惹人,就是在帳篷里吃個飯,是你的鳥在這裡先抖它的威風。

怎麼?

畜牲敗了,主人要上了?」

「大膽!」

段鵬一隻擒拿手猛的探出。

這是他家傳絕學,幾可越階擒拿,「敢傷我大鵬,拿命來換。」

顧成姝感覺不對,連著橫移,卻不料他如影隨行。

「幹什麼?」

凌雲宗一眾連忙上前,想要隔斷,可是,那邊的天一門弟子,也急急衝來,顯然都要站他們自家人。

「住手!」

聞訊而來的宛玲瓏一把按下還要追擊的段鵬,「你們天一門的人想要幹什麼?」

「幹什麼?她傷了我家大鵬,連個對不起都不說,當我天一門是什麼?當我段鵬是什麼?」

段鵬不怕她。

靈界是三十三界中,最好的界域,天一門的實力,遠在這些小界宗門之上,「賣個土遁符,靈界沒給你獎勵,還是本公子沒付你靈石?」

他實在是太氣了,「還是你以為,本公子承了你的人情?」

段鵬狠呸了一下,「是本公子太給你臉了是吧?」

「……」

顧成姝的眼睛不由眯了起來,「靈界給我獎勵,你眼紅了?還是說……,你覺得你很厲害,我就應該上趕子陪著笑臉,把土遁符白送給你?」

她是缺那麼點錢的人嗎?

「師姐放手,想要我家團團的命,也要看他有沒有那本事!」

「誤會誤會!」

天一門的帶隊師兄吳傷,從另一邊急急飆來,「段師弟,你要鬧什麼?」

六階的大鵬鳥,被一隻小奶貓傷了,這肯定是不對的。

這隻小奶貓,絕對不是凡品。

顧成姝的修為,只在築基中期初階,顯然,她不是戰力超群,就是跟師弟一樣,後台深重。

甚至那後台,也跟段師叔祖似的,就在截魔台。

「大鵬不就是被……」

「我的事,吳師兄,你管得著嗎?」

段鵬聽不得他貶低大鵬鳥,「它傷了我的大鵬,不過是因為,我的大鵬對它沒有防備。」

「唳~~~」

大鵬忽閃著翅膀,-戰力滿滿,好像在說,被小貓騎到身上,就是它大意了。

「顧成姝,現在你有兩條路,要麼,讓你的小貓讓我家大鵬啄一下,生死看它運氣,要麼……,我們手底下見真章。你輸了,你的貓……留下命來。」

「喵~」

團團威脅地看向大鵬鳥。

可惜,它現在的樣子太小,聲音又奶聲奶氣,只看萌了好些女修,沒有半點氣勢。

「你還沒說,你輸了,要怎麼著呢。」

顧成姝揉揉團團的小腦袋,「把你的大鵬煮了,給我家團團吃?」

「喵~~」

這個可以有。

團團一下子高興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家仙子多有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家仙子多有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2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