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舊地

第一百二十五章 舊地

把他的大鵬煮了?

段鵬大怒,才要不惜代價地拿長輩賜下的保命劍符,一股抵擋不了的壓力,一下子壓在了他的身上。

嘭~

他很想頂住的,可正因為想頂,身體反而像被大鎚砸下般,重重地摔在地上。

「鬧什麼?」

安幾道一閃而至,俯視着他,「你打什麼小九九,老夫明白的很!」

堵他孫女,堵不著就想拿別人撒氣。

「你爺爺是你爺爺,你爹是你爹,你是個什麼東西?還本公子?在這裏你想當誰家的公子?」

他們教不好孩子,那就別怪他不給面子。

安幾道袍袖一甩,慫慫縮頭的大鵬鳥就被他硬生生地砸進了段鵬腰間的靈獸袋,「既然這麼離不開你爺你爹,想當公子,傳仙秘地,你也不必去了。

送這樣的人進去,不是給詭修送裝備送血食,就是禍害自家人。

「回你的天一門,好好的做你的公子吧!」

在外人面前,一點也不給自家帶隊師兄的面子,可見被嬌養到了什麼程度。

安幾道是從底層散修一點點拼上來的,一輩子見多了這類有後台,前期天才,後期廢物的修士。

這樣的人,長輩在還沒什麼,長輩一旦不在……

「顧成姝!」

安幾道以靈力困住紫脹了臉的段鵬,轉向顧成姝,「老夫如此處置,你可滿意?」

啊?

被點名的顧成姝原還以為,她也要倒霉呢,沒想到……

「多謝前輩,晚輩很滿意!」

「唔!你跟你師祖說的不太一樣。」

安幾道打量她,「老夫原還以為,你要把靈石砸給他,

把土遁符要回來呢。」

顧成姝:「……」

她師祖把她說成了什麼樣?

不過,把靈石砸給他,把土遁符要回來,可以干啊!

「我……我之前是被您嚇著了。」顧成姝真的掏出十六塊中品靈石,「現在我要把靈石砸給他,把土遁符要回來。」

看到她真的把靈石砸到了段鵬的面前,安幾道不由大笑,「哈哈哈!有點你師祖的味道。」

無傷那個老頭子可憐巴巴的跟他說,徒孫這些年沒人撐腰,膽子變小了,可能缺少自信,如果可以,找個機會給她撐撐腰。

看在老友的面上,原先他是準備找幾個人給她演個戲,讓她知道她有後台,腰杆子硬硬的,卻沒想小丫頭還是個厲害的符師。

得勝客棧一個月不眠不休,硬生生地給大家畫出了一萬多張土遁符。

很難得啊!

安幾道已經拿了她的資料,知道她才從混沌森林出去沒幾個月,身上不缺錢,這麼拼,不過是想給大家多一份保障。

聯盟的獎勵是符堂專項獎勵,土遁符是符堂那些個老東西,最頭疼的符籙之一。

它也算基礎符籙之一,可下面的符師,卻沒有一個人會畫。為了不讓它徹底消失,這麼多年,一直都是那些個老東西,苦巴巴的按著修為,時不時的放幾張。

知道顧成姝的成符率那麼高,那些個老傢伙,恨不得馬上把她撈到符堂。

為了她,還特別跑截魔台,結果無傷沒吵過人家,把閉關的鳳瀾放了出來。

那傢伙……

你動嘴皮子,我用劍,你用符我用劍,你動嘴皮子加用符,我還是用劍。

硬生生地把符堂那個老東西,差點打到自閉。

安幾道聽說的時候,別提多樂了。

「問你個問題,你是更喜歡畫符,還是更喜歡用劍,或者其他的什麼法寶?」

這?

顧成姝看出來了,這位安長老跟她師祖的關係很好,要不然,不會問她這樣的問題。

「暫時都挺喜歡。」

師祖在符、陣上都有涉獵,據說還很好。

顧成姝道:「現階段哪一樣的殺傷力更大,我應該就更喜歡。」

說到這裏,她很恭敬的彎腰一禮,「前輩和我師祖很熟?他現在還好嗎?我師父還好嗎?」

「都好!」安幾道笑眯眯的,「你師父就要晉階化神了,知道你要進傳仙秘境,特別讓老夫傳一句話,十年後,她親自去接你。」

「……是!」

顧成姝心中一熱,「多謝前輩告知!」

被按住不能動的段鵬,原還想掙扎掙扎,不停的給師兄吳傷使眼色,可是聽到現在,他反而不好亂動了。

原來顧成姝的後台……

只要一想到,她的背後可能站着兩個化神星君,他就止不住的後悔。

安幾道是聯盟長老不假,但是,他就一個人啊!

安欣和顧成姝……

他當然選顧成姝。

段鵬打定主意,只要安幾道能讓他說話,他馬上道歉!

說起來,他和她也算不打不相識。

而且,他最開始的時候,沒有對她出手的打算,只要她道個歉就好。

段鵬就等著最後的機會,可是,人家擺擺手,強力從他的儲物戒指里,把兩張土遁符拿了出來,「此符,從來都不愁買家。」

安幾道的眼睛,睃了一下天一門的人,「以後不論畫多少,聯盟都可以按八塊中品靈石一張收下。你……」

他正要再說什麼,一直守着禁地裂縫大概位置的舒金柱突然大叫出聲,「有動靜了,各位道友,請做好準備。」

現在是誰先進去,誰就先佔據主動。

安幾道深知此點,「接着,有序排隊!」

他把兩張土遁符塞給顧成姝,又往段鵬處丟下一個透明結界,就急急的沖往裂縫,幫忙穩固了。

丟在原地的段鵬一下子就急了。

他從來沒有想過不進傳仙秘地啊!

他帶了好幾樣保命的寶物,還帶了兩個大容量的儲物戒指,並且還有掩蓋儲物戒指的掩息布。

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打算,把傳仙秘地的所的,真的分出一半給西傳界。

那是他拿命拼的。

「嗚嗚嗚~~~~」

段鵬想要掙扎,想要喊人,可是,天一門吳傷等二十個帶隊結丹,都在第一時間沖向裂縫,其他天一門弟子,也都在急收帳篷,有序排隊,誰也顧不上看他一眼了。

他眼睜睜的看着他們一個又一個沖向他見不到的地方,急得渾身冒汗。

與此同時,無垠墳場,等待傳仙秘境開啟的詭修們,全都心情緊張,不時地看向特別立下的日晷。

時辰快要到了,怎麼到現在都沒動靜?

他們的地點真是正確的嗎?

戰神殿等三大勢力,是不是控制了傳仙秘境?

如果這樣……

就在大家越來越焦躁的時候,之前沒被他們看在眼裏的一點輕雲,突然旋轉了起來,並且在他們的眼面前,越變越大,越變越厚,最終形成了一個連天接地的超大雲柱。

符合進入條件的人,都感覺到一抹吸力。

很快,有一個算一個,帶着他們的契約月詭,全都衝上了雲柱,消失在莫名的盡頭。

……

顧成姝跟在閔勉身後,衝進好像絕地之門的禁地裂縫,才看到一抹綠色,一種傳送的眩暈感就砸了下來。

好在,她在混沌森林被無定之風傳習慣了。

雖然這裏的傳送比混沌森林的距離遠一些,眩暈感更重一點,但是,飄渺幻城給他們的玉簡已有介紹,她倒是一點也沒有慌張。

叮~

璇璣劍被第一時間執在了手上。

與此同時,靈獸袋也揮開了一道縫,讓刺蝟幫忙感應這裏可能出現的任何月詭。

「嘰~」

顧成姝的識海里,刺蝟興奮地指向不遠的大樹。

那裏,有它喜歡的魂力波動。

顧成姝沒有馬上盯上大樹,反而像正警惕四望一般,慢慢的往大樹方向靠近。

借用契約月詭,把自己掩在月影中的詭修連心臟的跳動都按慢了些,默默的等着她。

傳仙秘境裏,最兇殘最直接的廝殺就在這最開始的幾日,他的月詭就指著這幾天多撈血食呢。

顧成姝慢慢的靠向樹影,憑着混沌森林的經驗,憑着刺蝟和本命法寶幻影扇,她已經鎖定了對方。

善於偽裝的月詭很渴望面前的血食,這可是最優等的血食,西傳界雖然也有此類血食,但是,那些人都是百戰之士,憑經驗他們是絕對不會,主動往樹影這類地方來。

它正要慶幸,這次來的不是那些老對頭,就莫名的感覺到一抹危機。

被盯上了?

誰盯它了?

好像透明的眼珠子,往四周掃了掃,才要跟藏在它身後的詭修說動手,一張大網『咻』的罩下。

它扁平的身體終於維持不住,變回了原樣,身後的詭修當場暴露。

「你誆我們?」

他身上涌動的靈力瞬間被禁,一張劍符還沒完全顯現出來,就因為啟動的靈力沒有達標,又迅速暗淡回去變回符紙。

叮~

顧成姝沒時間回答他。

月詭也好,詭修也罷,都不是好東西。

璇璣劍加持了丹田之火,一劍刺入的時候,把兩個東西全都串到了一起。

「嘰~」

刺蝟大喜。

跳出來的瞬間,小嘴輕輕一吸。

「啊……,噬魂鼠?」

還只是影子的月詭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以極快的速度縮小著,「不,不,你不能吃我。」

西傳界所有魂力妖獸,全都被滅絕了。

這麼多年來,滲入其他三十二界的詭修,也一直致力於滅殺魂獸。

但這裏,怎麼可能還有噬魂鼠?

「你……你是哪界修士?」

契約月詭的身體迅速縮小三分之一,那種瀕死的恐怖,可把對方嚇壞了,他正要再說什麼,顧成姝的劍猛的一震。

「……不……」

詭修瞪着眼睛,死不瞑目的倒下。

那一震,震碎了他的五臟,震進了他的腦袋,『嘭』的一聲倒下時,眼耳口鼻盡皆出血。

一點淡淡的魂影飄出,顧成姝連忙摸出一隻墨玉葫蘆,輕輕一晃,「進!」

被震得七葷八素的魂影,還沒來得及逃,就被吸進了墨玉葫蘆。

這是宗門特別賜下的。

專門給刺蝟裝一時吃不完的鬼物。

「呃~~」

最後一口吸下,刺蝟就打了一個嗝,一團微微帶紫的霧氣噴了出來。

舒坦了。

就是那個東西,頂着它的肺。

這是月詭與正常陰魂鬼物不一樣的地方。

顧成姝眼疾手快的催出一個火掌,把那微微帶紫的霧氣燒於無形。

宗門抓住的那隻月詭,最後也給刺蝟吃了,它吃了后也是這樣。

宛師姐說,這個東西能滅還是滅了的好。

月詭的形成,與微微帶紫的詭月有關。

為防意外,最好處理乾淨。

顧成姝深以為然。

「沒吃飽,也忍一會。」

顧成姝迅速收攏戰利品,彈下一個火球,轉移地方。

到了西傳界,她才知道,詭修的內核,在西傳界可以當成靈石使用。

它不僅是煉製驅邪法器的重要材料,城防運轉也是靈石加詭修內核,只要內核的等級高,數量夠,一般的月詭都會下意識的避開。

現在的三大宗門和十八散修之城,都開始大量運用詭修內核。

顧成姝很遺憾,她不能進結丹修士的地界。

聽說,達到七階的月詭在死後,都會爆出精純的天地靈氣,要是能弄上一朵,她可能馬上就能晉階到築基中期的后階。

「我們多轉轉,給你多弄點存糧。」

「嘰嘰嘰~~~」

刺蝟哪能不答應?

它就喜歡這樣。

數百裏外,玄珠轉着手上的佛珠,其中一顆佛珠是黃泉淚所煉,她已經知道,想伏擊她的人在哪。

聯盟安欣沒有黃泉淚這類幾可預警月詭的寶物,但是,她啟動了破妄之眼。

不會破妄之眼的修士要麼藉助特別的法器,尋找可能的暗藏的月詭,要麼直接拿着飄渺幻城分下的驅邪法器,不讓它們近身。

在這裏,普通修士除了合作,沒有第二條路走。

只在結丹修士的地界,月詭沒有辦法近身靠近神識強大的他們,大家遇到,各憑本事。

顧成姝以為很快就能再給刺蝟攢點糧食,卻沒想,半天下來,一個人沒遇到,反而……

她看着小蝴蝶一樣的飛蟲,正要小心的後退,團團一下子跳了出來。

顧成姝心下一驚,忙在識海喊道:「團團,快回來,它不是你能動的。」

「喵~」

團團回頭看了一眼顧成姝后,反而更快的奔向曾經見過的東西。

到了這一會,它也終於知道,它到了什麼地方。

格格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家仙子多有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家仙子多有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舊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