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內訌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內訌

顧成姝對這個能讓人變身的小蟲兒很感興趣。

如果不是身處危險的環境,她都想聽一聽小東西的聲音,然後看自己變成什麼樣子。

不管是木頭、石頭,還是大耳朵豬八戒,都是另一種人生體驗啊!

「走吧,以後我們會遇到很多。」

顧成姝在識海里對團團道:「現在得抓緊時間,給刺蝟囤糧食。」

剛到傳仙秘地,就遇到這東西,以後也許天天都見。

顧成姝不打算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也沒辦法陪著可能有很多秘密的團團,在這裡緬懷什麼,現在殺敵最重要。

「團團,你喜歡這裡,以後我們肯定還會來的。」

「~喵~」

團團跳到某人喜歡躺著擼它的地方,伏下小身體,依戀的蹭了蹭。

它來了,卻又要走了,連一天都不能相陪。

團團有些傷心,圓圓的眼睛里,盛著好些水光。

顧成姝在心裡輕輕嘆了一口氣,忍著不舍,「要不你先在這裡,我和刺蝟出去轉轉,回頭我們再回來找你。」

團團:「……」

憑著彼此的契約,只要在百里之內,它能迅速找到她和刺蝟。

它很心動,但是……

「你要乖!找到了對你好的夥伴,就好好珍惜,不要再想著我。」

「喵~」

它記著,跳到顧成姝的身上,朝石頭揮揮手,表示了再見,轉過腦袋再也不看。

顧成姝:「……」

她摟著團團,莫名的在這塊長條石面前,有些心虛是怎麼回事?

但是,想讓她放下團團,那也是絕不可能的。

「放心,

以後有時間,我肯定會帶你過來的。」

丟下這句話,她抱著團團,幾乎是用逃的方式逃離。

團團本來還有些傷感,可是她那種害怕失去的感覺太強烈,再加上強烈的心虛,它……

雖然還是傷感,但是,心中的另一個地方卻又是暖暖的,忍不住就在她的懷裡蹭了一下。

顧成姝揉揉它,收斂心神,觀察四周。

卻沒想,團團又迅速的揚起了腦袋,兩隻小耳朵豎得直直的,好像感覺到什麼。

顧成姝心下一頓,正要戒備,遠方突然傳來一聲尖利的痛叫。

「啊~~~~~」

那聲音不似人聲,顧成姝把團團往靈獸袋裡一寒,幻影扇『咻』的拿到手上,沒有猶豫的沖了過去。

刺蝟擔心小夥伴,也滋溜一下鑽回靈獸袋。

「……東西是我們先發現的。」

肩頭見血的灰衣修士恨的不行,兩張冰雨符,一個朝他甩去,一個朝他的月詭去,「周海,你要跟我們東王府為敵嗎?」

「什麼是你先發現的,我只是離得稍遠了些,但是,我的月詭比你見到的早,當然是我的。」

東王跟他們西王的關係很不好。

西王若是知道,他搶了東王府的東西,只會高興。

叫周海的玄衣修士避過冰雨符,確定他的月詭也占上峰,一邊戒備四周,一邊向他靠近,「姓張的,現在,你只有兩條路,要麼把東西交出來,要麼……你們留下兩條命。」

趕過來的顧成姝剛好聽到,心下不由一頓。

西傳界東南西北四王,東王和南王交好,西王和北王交好,飄渺幻城給的資料里,還說他們會偶爾內訌。

顧成姝不奇怪他們搞內訌,浮元界四大仙門,表面上看著很團結,但是暗地裡,也不是沒有紛爭。

道門都是如此,更何況這些為利是圖的詭修了。

現代有一句話說的好,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國與國是如此,人與人也是如此。

就是不知道,能讓他們這麼快起內訌的會是什麼。

顧成姝小心的打量四周,卻什麼都沒發現。

「刺蝟你別出來。」

靈獸袋一動,顧成姝忙按了一下,在識海中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一次,我要當黃雀,不用你。」

刺蝟還太小,等階太低,雖然算是月詭的天敵,但是,獵物對自己的天敵向來敏感,真要出來,這兩隻月詭萬一不打了,可就虧了。

顧成姝半眯著眼睛,把主要的目光放在兩個想要爪對爪,迅速撲閃的月詭身上。

這兩個東西,長得並不一樣,一個是人形,一個雖然也是人形,但頭上長角。

資料上說,頭上長角的月詭,其晉階速度,要比沒有角的月詭更快,而且它的一生,還有三次吞噬同伴晉階的機會。

現在這個頭上長角的,就是想要吞噬那個月詭吧?

顧成姝又瞟了一眼被逼到死角,快要不行的灰衣修士。

「陶哥,救我。」

灰衣修士突然朝她的方向喊了一聲,在周海回頭的剎那,突然甩出一張劍符。

卟~

周海雖然也防備了一點,但兩邊離得太近,他躲的並不及時,硬生生地被削掉了一條腿。

與此同時,人形月詭也發出一聲慘叫,身體散開的瞬間,化為一顆晶核。

頭上長角的月詭抓在手上,嫌棄地看了一下,又以最快的速度撲向灰衣修士。

契約月詭被殺,本就有傷的灰衣修士到底被反噬了些,見它奔來,知道自己可能要淪為它的血食,眼睛通紅,好像下定了決心,根本不逃,反而有迎向它的趨勢。

「想自爆?你好大的膽子。」

殺來的月詭拿著剛剛的戰利品晶核,猛的一捏,「我本來還想讓你死得輕鬆一點,但現在嘛……」

「啊~~~」

灰衣修士痛的翻滾於地,似乎丹田被制。

「哼!找死。」

周海放心了,不管它吞噬血食,找回自己的斷腿,撕開褲管,小心地把兩邊都突突亂跳的血肉,按在一起。

一枚正骨丹下肚的瞬間,他一臉猙獰地以靈力沖向斷腿快要萎縮的筋脈之中,「啊啊啊~~~」

接筋續脈的痛苦,遠超他的想像,但是,現在不接,根本就沒有以後。

熟知自己月詭本性的他,清楚的知道他沒用的話,他的月詭馬上就能捨棄他,把他當血食。

這是他親眼看過的。

最開始的時候,與他契約的月詭不是他,結果,它殺了他的月詭。

周海懷疑,曾經契約它的詭修,變成了它的血食。

做為靈獸一般的存在,他們不能有任何異義,尤其是這種,頭上長角的月詭,它們未來都有無限可能。

「就是這樣,你還不錯。」

月詭很滿意這個靈仆。

能對自己狠起來的靈仆,路子都會寬些。

其實它也不太愛換靈仆。

這東西對它而言,也不是沒有限制。

七個是它們的終點,它已經弄死了一個,它現在的階位還低,再弄死的風險有些大。

傳仙秘境才開始呢。

它走向疼暈了的玄衣修士,撕開他身上的法衣,一爪子插了下去。

顧成姝知道不能再等了。

下一秒,它可能就要把那人的心臟吃了。

雖然對方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築基修士的氣血強大,真要讓它吃了,剛剛那一戰的消耗,可能馬上就會補回。

幻影扇輕動,好像風一般的飄動。

灰衣詭修在最後一刻睜開了眼睛,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他的,血淋淋還在跳動的心臟,就要成為這傢伙的血食了。

他……

他後悔睜開眼睛,看到這一幕,正要閉上的時候,突然看到一柄摺扇,猛的從月詭的頸間閃過,直把它的頭顱帶走數丈。

這?

他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心臟落下來,對方也變成一顆更為炫麗的晶核,一起砸在身上。

很好!

徹底限入黑暗的時候,魂體輕輕的從肉身上飄起。

「誰?」

周海大駭!

他的接筋續脈,還沒有完全結束,此時正痛的一身是汗。

一道又一道的靈光護罩,才要撐起來,他的頸間就是一涼,緊跟著又是一熱。

融煉了庚金,晉階成法寶的幻影扇,真正落入實戰的時候,比顧成姝想像的更好。

咻~

幻影扇輕輕一抖,不沾一絲塵埃的重新插入她的發間。

顧成姝滿意的站起身來。

果然,還是當黃雀更舒服。

兩人的儲物袋被第一時間收起來,緊接著,墨玉葫蘆執在手上,輕輕一彈,「收!」

月詭還沒有完全散開的魂力,和兩個詭修一起,全被吸入墨玉葫蘆。

「嘰嘰~~」

刺蝟跳到她的肩頭,高興的看著它的墨玉葫蘆。

哎呀呀,它要有好多好多糧食了。

鼠生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了。

「好了。」

顧成姝蓋上墨玉葫蘆,又在兩個詭修身上扒出三枚納物佩,這才高高興興地賞出火球術,「幫我警戒四周。」

兩個儲物袋,一個是上品儲物袋,一個是中品儲物袋,顯然兩人的身份也是不一樣的。

唯一一樣的是……

顧成姝輕輕嘆了一口氣。

她興沖沖的想要打開儲物袋,看看他們在搶什麼,卻沒想,跟混沌森林一樣,吃虧在修為差了人家兩個小階位,暫時打不開這兩個儲物袋。

「算了,反正是我的。」

好飯不怕晚。

顧成姝很會安慰自己,「我們再往前走走。」

「喵~」

團團順勢跳到她的手上,小爪子往左前一指,示意她往那邊去。

顧成姝摸摸它,「聽你的。」

往哪去都是去。

哪怕團團還是想尋可能的故人腳步呢。

一人一貓一鼠,開始傳仙秘境尋寶之旅的時候,通過秘法感應這邊的赤天,面色極其不好。

「都別吵了。」

它沖回月夜穹頂,「八千月詭,已經死了四百二十七。」

魂海中,八千個紅點,暗淡了四百二十七。

不對,還在繼續。

「現在是四百二十九。」

死得太快了。

不對勁。

「三十三天聯盟那邊,一定研究了特別針對我們的招。」

西王眉頭深攏,「死的是六階、七階,還是四階、五階?」

「都有。六階的十三,七階的二十九。」

幾乎是全方位的碾壓。

赤天心情極其不好,「這件事,我要馬上報給魔神大人。你們還是趕快去查,三十三界都有哪些人進了傳仙秘境吧!」

這?

看著它匆匆離開,東王和西王互視一眼,甩袖『哼』了一聲,也轉身就走,「我們東王府事務煩忙,這件事,就交給西王兄了。」

屁!

西王好想跳起來大罵,但他知道,魔神大人現在更需要安撫。

「諸位,本王就不送了。」

他要馬上去問,安排在各界的人手。

……

浮元界凌雲宗,澹臺朔站在東偏殿,看著一盞又一盞的魂燈。

徒弟宛玲瓏的魂燈他看的最多,其次是徐大方等十九個結丹修士。

這都是將要晉階元嬰的人。

是宗門的中流砥柱,任何一個,都是舍不起的存在。

算時間,他們應該到傳仙秘境了。

也不知道飄渺幻城靠不靠譜。

如果他們的禁地裂縫,比傳仙秘境正常的入口要慢,那就是玲瓏他們吃虧,要被人家守株待兔。

澹臺朔已經連著兩天,沒有休息好了。

「誰?」

身後傳來動靜,澹臺朔的眉頭攏了攏,「不是說了,沒有大事不要打擾嗎?」他才進來多大一會,就追到這裡來了?

「我!」

喬雁走了進來。

雖然她感覺師妹不需要她太操心,可就是忍不住。

再說,進去的還有徐大方。

雖然那傢伙握有厲害的天雷子,還有她封存的一道劍氣,可擔心就是擔心。

西傳可是災界呢。

幾乎就是詭魔的天下了。

「師伯是擔心宛師妹?」

澹臺朔無語,「那你又是為何而來?」

「我是來找師伯切磋的。」

師妹的魂燈很好,徐大方的魂燈也很好。

大家……

喬雁的眼睛,在滅了的那一盞上掃過,「與其在這裡擔心,師伯還不如陪我進演武堂過幾招。」

澹臺朔:「……」

他不想啊!

陪喬雁練劍,風險特別的大。

刑堂耿黍陪她四次,四次都很狼狽,連頭髮都被貼著頭皮削了一塊。

真的真的太危險了。

雖然他比她高出兩個大階位,但是,他能像喬雁那樣,沒有一點負擔的,只管進攻嗎?

他一邊要頂著她的進攻,一邊還要防著出手太重傷了她。

陪練的活,真不是人乾的。

「咳~」

澹臺朔清了清嗓子,「今天不行,今天是玲瓏他們進傳仙秘地的時間,我這心裡不靜,萬一被你傷著,或者我傷了你,都划不來。

對了,你不來,我也要找你,靈界聯盟那邊傳來消息,點名誇獎成姝。」

他摸出一枚玉簡,「你看看吧!小丫頭,比你以為的厲害的多。」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家仙子多有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我家仙子多有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內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