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哥德堡變奏曲》

第83章 《哥德堡變奏曲》

「提議?...侯爵大人請說。」在聖禮台一角負手而立的米爾主教,客氣地示意自己正在聆聽。

麥克亞當朗聲說道:「時間尚早,對於該主題的探討,大家也都意猶未盡,我提議考察團的各位,若另有較為熟悉的音樂家,可為我們引薦一二,也是給更多參會者中有意追索藝術之人一個展示的機會。」

「侯爵大人總是樂於欣賞和提攜後輩。」米爾主教溫言而笑,「其實這本就是一個開性的探討活動,考察不是考試也非比賽,不存在立即排出高低名次的環節。我想接下來,哪怕不經諸位提議,任何年輕藝術家只要自己站出來表明願意一試,大家都是樂於聆聽的。」

參禮席上米爾主教的同僚,擔任考察團成員的克里斯托弗主教接過話道:「的確,我猜諸位所擔心的,反倒是這些年輕人們被大師手筆所震懾,或過多地受於剛剛成熟藝術家們的表現影響...我來出個點子,拿不定主意的年輕朋友們,不如假裝這是一堂大師公開課如何?」

這番話立馬戳中了後座很多年輕藝術家的小心思,又是一片眼神交流和無奈的笑聲。

的確,他們現在的問題不是沒機會,也明知道自己還沒到去和成熟藝術家競爭的時候,他們純粹是處於「渴望進入視野」和「上台擔心露怯」的糾結中。

台下坐了幾位堪比藍星的門德爾松、蕭邦或舒曼式的人物聽着自己演奏,這換了誰心底不發慌?哪怕是計劃已定的某位,心跳都比平時快了不少。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米爾主教嘴角噙著笑意,「是哪位年輕藝術家憑藉驚才絕艷的天賦和靈感,得到了麥克亞當侯爵大人的賞識和垂青?」

「主教閣下言重了,我對新人的關注點主要在於年齡、潛力和心性。」麥克亞當的語氣依舊從容平靜。

儘管米爾主教的提問修辭程度較重,但很明顯,侯爵大人的用詞帶着謹慎和剋制:「出於對之前一些交集的回報,當然也建立在客觀評估的基礎上,我認為青年作曲家、指揮家卡洛恩·范·寧可以嘗試上台探討一下這個主題,在他個人願意且發揮穩定的前期下,應是可以夠到納入視野的水平。」

他結識和考察過太多優秀的青年藝術家,這番措辭既是顯示出麥克亞當家族的穩重和高地位,客觀上也避免了「捧殺」,為被提議者在發揮上可能存在的風險留有餘地。

此言一出,幾乎所有人都陸續轉頭,望向了參禮席後排某處的不起眼角落,

那裏的范寧朝目光交匯者露出了友好而禮貌的笑容。

「卡洛恩·范·寧?是此次履新聖來尼亞樂團常任指揮對吧?」大家私底下交換和確認著信息。

「是這個名字沒錯,他年齡才23歲,剛剛從學校畢業便被聘為榮譽副教授,這一年齡對應這些頭銜還是十分罕見的。」

「應該說的確有納入視野、甚至參與角逐的資格,他的那首即將首演的小提琴協奏曲從電台開場來看驚為天人,只是不知道後續水準如何。」

雖然聖塔蘭堡音樂圈的人們,此前無法將姓名與臉對上號,但顯然,夏季藝術節在即,他們對於范寧的近期動向還是十分清楚的——聖來尼亞大學雖然和「三巨頭」有差距,但音樂專業的影響力在帝國公學中也是前五的水平。

卡洛恩行不行啊?坐在第一排最左邊的維亞德林這時暗自擔心起來,前面自己和尼曼大師的演繹狀態有些過於好了,再加上後面這十位成熟藝術家水平也絕非等閑,若接下來落差太大,很有可能會對他的藝術聲譽造成影響,而且他的鋼琴技法水平…

安東·科納爾生前在來信中,客觀詳細地描述了范寧鋼琴水平的各個方面現狀,自己也聽過《幻想即興曲》和《葬禮進行曲》的演奏現場,對范寧的技法還是非常了解的,他的手指機能目前頂多是一個優秀的鋼琴專業畢業生水平,只是

為您提供大神膽小橙的《舊日音樂家》最快更新,!

第八十三章《哥德堡變奏曲》(4.8K二合一)免費閱讀:https://,!

『』

強在即興、視奏和總譜縮編上,藝術界的認知中,他的頭銜里也沒有「鋼琴家」一項。

只要抗壓心態能穩住,憑他那讓人看不透上限的即興能力,應該能和這些成熟藝術家角逐一番,但想表現得出彩,他需要在音樂內容上花更多功夫。

穩妥起見,自己還是別出聲附議麥克亞當了,把聲量抬得那麼高不是件好事。

維亞德林盤算到此,心中下定主意,繼續觀望動向。

「有趣的巧合。」這時他右手邊克里斯托弗卻開口道,「雖然人人可嘗試,但若論引薦青年藝術家的話,范寧先生在優先順序排序上同樣處於在下心中較前的位置。」

怎麼神聖驕陽教會也站卡洛恩這邊?這下維亞德林真的發現自己看不懂了。

搞了半天,除了特巡廳,就指引學派自己沒表態?

「波埃修斯藝術家」的提名名額關係到邃曉者的晉陞資格,帝國範圍內各官方組織的現有邃曉者加起來也才二十多位,無疑是極其珍貴的,剛剛那些藝術家背後,正是各組織的無形推手在起作用,但再多一個也不嫌多啊。

安東生前信教,難道克里斯托弗是在拉范寧師承的關係?或是因為今天怯場之人太多,他們除了原先的角逐者外,也確實沒有其他額外的合適人選了?

維亞德林實在想不到有什麼別的原因了。

「十分感謝主教閣下認可我們學派會員的藝術人格。」納悶歸納悶,他還是禮貌道謝。

想不到除了指引學派,另外兩家組織也支持他?坐於中間位置的何蒙感到有些驚訝。瓦修斯的情報很準確,范寧的「格」已經到「新郎」或「播種者」的極限,並接近和一眾成熟藝術家等同的「持刃者」了。

這樣的情況究竟是好是壞?何蒙有些拿不定主意,不過自己肯定會遵照波格來里奇的指示思想。

「那讓我們看看范寧先生的意願吧,」何蒙的笑容無論如何都有些陰惻惻,「坦白說,我非常希望聆聽到對於這條主題的更多探討和演繹思路。」

「說實話我非常緊張。」終於,後方的范寧站起來開口了。

他的語氣態度很真誠,表情上也有讓大家十分理解的無奈與忐忑:「我的確有一些小小的思路,可能風格上有點不太一樣,但之前克里斯托弗閣下的話給了我一點心理上的退路…」他頓了頓,緩緩走出參禮席,「嗯,我希望能發揮好,那樣應該效果不錯,但萬一沒有,就當是在上大師公開課給大家做樣板了。」

「名副其實的「大師公開課」,對吧?」范寧往前方走去。

他的這番話既顯紳士的謙遜禮節,也沒有用力過勐的過度謙卑,同時傳達出了恰到好處的敬畏和自信,包括三位大師在內,大家在好奇期待的目光之餘,都帶上了一絲鼓勵意味。

「你可以的,范寧先生!」范寧路過羅尹身邊時,她豎了豎小拳頭。

在鋼琴前落座,溫潤又細膩的黑白鍵,再次離自己近在遲尺。

教堂寂靜一片,人們身形的晃動減到最輕,連衣角摩擦的聲音都已消失。低頭挪動琴凳調整坐姿的十來秒內,只聽得見自己的砰砰心跳。

范寧所說的緊張絕非是場面話。

相比於在指揮台上帶着一支交響樂團表演,鋼琴獨奏音樂會就像一場孤獨漫長的戰役,處於舞台聚光燈下的鋼琴家,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百千名聽眾或閉着眼,或拿着譜,或看舞台,他們將聽到怎樣的音樂,給予怎樣的評價,全靠自己的十根手指。

此時場景亦與音樂會類似,視野餘光里的那一眾聆聽者,雖然不如去年學院大禮堂的人數,但卻集合了提歐來恩造詣最高的一批藝術家。

范寧剛剛在台下回憶音樂的感覺是順暢的,認為接續不上的片段,到了前一刻總能記起,但現在真正坐在了鋼琴前,面對這首鴻篇巨製

為您提供大神膽小橙的《舊日音樂家》最快更新,!

第八十三章《哥德堡變奏曲》(4.8K二合一)免費閱讀:https://,!

『』

的偉大作品,他不知道在接下來那麼長的演奏中,是否還能做到這一點。

深呼吸了幾次,坐在鋼琴前的范寧轉頭,凝視着那低音譜表上的八個音符。

自己從來沒有勇氣,在他人面前完整演奏過這部偉大的作品,但它的低音線條今天出現在了這裏。

應當為之代言,應當讓世人領略到它的榮光。

沒有什麼好膽怯的。

懷着對巴赫朝聖般的虔誠心情,他的情緒漸漸平復了下來。

雙手提起,左手3指和右手2指同時輕輕落於兩個G音,拉開了這部曠世之作的序幕。

《哥德堡變奏曲》,主題詠嘆調,四聲部的復調結構。

指尖下的音樂安靜、神聖、纖塵不染,如同講述一個故事前的開場白,也如同一位指引者,將前來覲見之人引入宏偉壯麗的教堂之門。

「卡休尼契的風格?他真的不用浪漫主義語彙進行探討了?」早在前4個小節時,三位大師就已察覺。

這位范寧先生採用了從強拍進入的裝飾音奏法,再者左手看似彈的是分解三和弦,其實不然,他的每個音都是保持時值的,並通過同音換指保證了低音線條的連奏性,這說明,他實際上在右手旋律之外,還設置了另外三個獨立的聲部。

這些正是中古音樂時期的特點,或范寧前世巴洛克音樂的特點。

果然,接下來它們開始了不同層次的運動,並點綴著愜意的裝飾音變化,加之樸素清麗的織體,質樸而悠揚的旋律,無一不體現著卡休尼契時代的中古遺風。

「復調音樂太需要理性和書面架構了,他能以這條低音進行為始,即興創作出如此風格純正的中古時期樂曲,不簡單,很不簡單。」80多歲的斯韋林克大師連連點頭。

「以固定低音為發展邏輯的變奏曲,在這一時期的音樂中十分流行…這首詠嘆調看似簡單,沒有什麼炫技的成分,但每一個音的安排、後續和聲的續寫、聲部與聲部之間的互補搭救…全都恰到好處,多一顯得冗贅,少一結構不存。」席林斯大師心中暗自評價道。

32個小節,規整的4個部分,遵循主調G大調-屬調D大調-平行小調e小調-主調G大調的調性佈局,結束句的十六分音符帶著剋制的溫柔,讓所有不安與躁動的情緒都得到安然釋放。

「雖然短了一點,但邏輯結構完美無缺,這樣的即興水平絕不是一般的青年作曲家的藝術造詣能達到的。」尼曼的眼光何其毒辣,他認為范寧的確具備了進入考察團視野的資格,準備給予掌聲來讚賞這個年輕人的勇氣。

就在此時,范寧抬起踏板,切斷在琴身中靜靜鳴響的主和弦聲,同時微閉的雙目睜開,靈性狀態在一瞬間變得昂揚。

他左手果斷下落,反覆敲出富有金屬感的低音和大跳,同時右手奏響明快輕盈的十六分音符。

「好傢夥,還有變奏?固定低音的和聲變奏。」尼曼剛準備鼓掌的手又放下了。

變奏1,二聲部,波羅乃茲舞曲形式。它在前世起源法國,常見於宮廷貴族的婚慶節慶場合,以中速呈現,強拍起拍,弱拍終止,在熱烈的氛圍下又自帶着高貴莊嚴的氣質。(註:舞曲體裁的音譯名和民間起源,默認異世也有類似出處,由於種類繁多,為避免混亂,就不另行架空杜撰了。)

從靜謐氛圍中脫胎而出的第一變奏,范寧彈得自信又酣暢淋漓,尤其特別突出了左手,以頓挫的低音和斷奏式觸鍵營造出一種「莊嚴行進」的和聲變化,讓人在明朗愉悅之餘,純粹因和聲的推進感而熱淚盈眶。

既然有了變奏,那就絕對不止一個變奏,在眾人的心理準備之下,變奏2如約到來,這裏左手的固定低音以八分音符的模進呈現,右手兩個聲部則出現了上行四度的跳進+下行五度的音階,組成了一首妙趣橫生的三部創意曲。

為您提供大神膽小橙的《舊日音樂家》最快更新,!

第八十三章《哥德堡變奏曲》(4.8K二合一)免費閱讀:https://,!

『』

「卡洛恩這次有點東西。」維亞德林內心十分驚訝,「主題加兩個變奏,已經是第三首小曲了,他的架構仍然保持着極強的邏輯穩定性。」

每首的篇幅都是32小節,以4組調性佈局分割成8小節的樂段,樂段又能繼續平均分割成4+4和2+2的樂句與樂節,固定低音在這種拱形架構中反覆呈現,讓眾人初步感受到了某種預見性——這位藝術家似乎想用規整中帶着變幻的最小單元,一步步搭建出某種氣勢磅礴的事物。

右手以六度雙音的形式落回主調,同時左手踏出終止的步伐,幾乎未做停留,以跳音的方式彈出了類似分解和弦的八分音符,同時右手奏出歌唱性的旋律。

第3變奏,同度卡農。真正的神來之筆當從第二小節開始,當右手歌唱性旋律繼續往後進行時,另一條完全一模一樣的旋律重新出現,而且同樣是由右手負責!

於是聽眾們發現,范寧的右手同時彈奏著兩條一模一樣的旋律,但時間上相互錯開了一小節,形成了奇異的追逐效果。

樂曲的精妙之處則在第三小節完全呈現,此時左手的八分音符突然間加快了一倍速度,變成氣息極長的聯奏十六分音符——一片連綿起伏的音群,兩條追逐的卡農旋律,三個聲部在如此稠密的運動中仍然保持着對位的精巧,並且,同樣遵循了前面變奏的和聲與小節架構。

第一個作出激烈反應的就是麥克亞當侯爵,他整個人倏地從座位上綳直了身體,轉頭低聲問自己女兒:「他平時都是這麼作曲的?你怎麼沒跟我聊到過?」

專心聽着范寧演奏的羅尹,被侯爵大人這莫名其妙的問題弄得有點發懵。

「爸爸,你除了這次要我通知他到會外,從來也沒和我聊過別的啊。」

侯爵大人深吸口氣,重新坐好,喃喃自語道:「劍走偏鋒,真是劍走偏鋒啊,在所有人都極盡浪漫主義之能事時,他偏偏作出了這樣的選擇…23歲的年紀,剛畢業的藝術生涯經驗,中古音樂風格的即興…這不僅能和成熟藝術家角逐,而且絕對超過了前面那些人的平均線,只差一個穩穩噹噹的結尾了,看他還剩幾個變奏吧。」

旁邊的克里斯托弗深表同意,認真低聲分析道:「一般來說,應該是一共五六個變奏的樣子。」

為您提供大神膽小橙的《舊日音樂家》最快更新,!

第八十三章《哥德堡變奏曲》(4.8K二合一)免費閱讀:https://,!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舊日音樂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舊日音樂家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章 《哥德堡變奏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