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第一桶金(4K二合一)

第九十七章 第一桶金(4K二合一)

這個年輕的記者小夥子,認為自己的採訪切入角度選得非常好。如此一場火爆程度在今年數一數二的音樂會和唱片預售...從簽約藝術家的話題入手,引出世界知名唱片公司提攜年輕藝術家的小視角,然後是藝術家、音樂廳、學生樂團和唱片公司四方共贏的故事,最後升華為提歐來恩帝國的文化藝術事業蒸蒸日上,充滿活力...這年頭有太多記者喜歡搞吸睛噱頭了,作為一個敬業的新人,小夥子從入行起就決心做一位正能量的製作者和傳播者,為帝國營造風清氣正的傳媒業態貢獻一份力量。他充滿期待地看着對方這位霍夫曼唱片公司高管,等待他講述這個振奮人心的故事。馬克先生此刻精神有點恍忽。面對一大群人的圍觀,自己既不能無中生有,也不能顧左右而言他,只能強撐著優雅笑容,希望這個問題點到即止:「不是。」「真的嗎?我不信。」小夥子眉飛眼笑。馬克覺得臉上的優雅笑容有點僵痛:「嗯?...嗯,還不是,還不是。」「為什麼不簽約呢?是因為之前沒有機會嗎?」小夥子真誠地笑着繼續追問道。「......」這時朝着隊伍延伸方向出神的范寧,終於從興奮的情緒中抽離出來:「先別聊了,安排工作人員增加排隊通道,加到8個,最好是10個,速度要快!」已經深夜11點多,再要以這種龜速排下去,3000多名樂迷,恐怕真的得排到天亮了!雖說大家現在滿腔熱情,預購的優勢也能保證之後第一時間拿到唱片而不是等後面批次,但把人家折騰一通宵,多多少少會有人扛不住,決定日後再說的。一個都不能少!首訂成績一定要衝上去!「對對對。」范寧一出聲,這位唱片公司高管終於脫困,就如之前所自我開導的那樣,這首訂成績同樣也是他的。雖然心在滴血,但調度工作還是馬上開始了。范寧「最好10條隊伍」的要求沒能實現,這導覽大廳平時看起來寬敞,現在真正到了關鍵時候卻不夠用,增設接待台意味着後方各流程區域也要做相應調整。加到8條隊伍后,從大廳往裏已經到處都是台柱和分割線,幾乎找不到落腳的地方了,路過的工作人員只能全程貼著牆繞行。接下來引導另一半樂迷排上新隊同樣花了點時間,但事實證明這極有必要,消化速度快了一倍,在晚上11點32分時,預定售出的唱片突破了1000張。在零點鐘聲敲響時,這個數字已經達到了1570張!接待台前,頂着兩個深重黑眼圈的卡普侖差點要笑出聲了。對他現在來說,錢只是個數字沒錯,但銷量的意義不只是個數字,沒想到自己親手參與打磨的第一場音樂會就火爆成了這種樣子,他覺得剛剛吞服下去的那粒非凡小藥丸都是美味的。而且此時消化的聽眾數量,還不到一半!「馬克先生,可以採訪您一個問題嗎?」小年輕記者再度湊了上去。「怎麼又是你?」馬克嚇得差點一個哆嗦。...我的採訪水平難道不高嗎?年輕記者心中有點納悶,但他還是說道:「我想請問一下您估計這張唱片之後能獲得怎樣的品級評定?」這個在專業範圍之內的正常問題讓馬克鬆了口氣,毫不猶豫地說道:「起步三星帶花,甚至有可能之後能改評衝擊四星帶花。」「真的嗎,您確定?」記者張大了嘴。上世紀末,提歐來恩的唱片工業協會與音樂界學院派聯合出台了《唱片品級評價指南》,這一體系最初在牽頭的霍夫曼唱片公司和另幾家二線公司中推行,後來則逐步被全世界大小唱片公司採納,當然,評價的話語權仍是在帝國的唱片工業協會手中。雖然西大陸是被公認的主流嚴肅音樂發源地,「雅努斯風格」也始終被認為是「純正血統」的代名詞,但作為一種工業化下的輕奢產物,嚴肅音樂唱片工業的主導地位永遠在率先完成蒸汽革命的北大陸。《唱片品級評價指南》僅僅主動或依申請收錄在他們看來「入流」的唱片,這有超過一半的淘汰率,「入流」後分為一至四星,除此外還有「鑰匙」或「花」兩種特殊標識。一星唱片通常被描述為「從某種程度上說挺常規,但演繹和製作水準優良的音樂」,市場反響方面或在首輪預訂300份或累積訂購1000份以上。二星唱片為「演繹和製作水準達到同時代高水平的音樂」,首輪預訂1000份或累積訂購3000份以上。三星唱片為「傑出且令人觸動極深的演繹」,首輪預訂3000份或累積訂購份以上。四星唱片為「傳奇演繹」,首輪預訂5000份或累積訂購份以上。市場數據僅作參考,以藝術評價為主,但在實踐中誤差較大的例外情況不多,四者佔比大概維持在1000:100:10:1的樣子。敢出唱片接受歷史的永久性審視的,都是不簡單的藝術家,在本格主義時代那樣的藝術家或許有更多,但遺憾的是他們沒有機會留下錄音。三十年的唱片工業狂飆進程,在以提歐來恩為核心的全世界大生產環境下,人們也不過堪堪發行了三萬餘張唱片,再想讓唱片入流,並獲得較高或較特殊的品級評價,那就是難上加難了。除此外特殊標記「鑰匙」意味着「它是收藏者不可或缺的基石」,常見於熱門曲目的權威版本,如某指揮大師演繹的吉爾列斯全套交響曲;「花」意味着「特殊的紀念意義」,如生前最後一場演出、年邁的告別演出等等。「至少三星帶花?衝擊四星帶花?」來自權威單位的解答,讓周圍所有人都為之側目,小年輕記者也再次確認。他們很清楚,首次發行唱片的藝術家或團體如果能拿到四星帶花簡直太恐怖了!一般的新人不僅藝術沉澱客觀上不足,而且也難有這種市場號召力。「今晚的首訂數據極有可能突破3000,且特殊意義足以滿足『加花』標準,未來市場潛力更大。」馬克作進一步解釋。他心中的血再次「吧嗒」下落一滴。實在想不通自己這麼多年的從業生涯,次次下手都是快准穩,怎麼偏偏就這次瞎眼了!拋開血虧的事實不談,如果這位范寧指揮的首發唱片,之後真被評到了「四星帶花」...霍夫曼唱片公司又收穫了一個珍貴的榮譽,這毫無疑問,但自己絕對會被上司用刀抵著脖子,讓解釋解釋為什麼一張「四星帶花」連簽約都沒簽!……凌晨1點25分時,後方傳來消息,首訂數量已達3000,而此時還有不少排隊的聽眾站在裏邊的過道上!時間仍在推移,服務流程固化下來后,各單位這些首要人員基本都空出了手,於是許多媒體同樣開始了他們的採訪。范寧這邊自然圍觀者不少,好在他擁有不少應對經驗,一直都答得四平八穩,在曝出該曝的亮點同時,其他的口風亦比較嚴實。「請問您之後下一步有什麼想法?」「仍是專註創作,鑽研指揮,給大家帶去更多更好的演繹。」「我想求證一件事情,許多樂團團員都提起,您正在改建自己的家族產業特納美術館,並會在此行結束后就開始籌建一支自己的職業交響樂團?」「確有此事。」還真是籌建交響樂團,極其有價值的內容!記者眼前一亮:「據我所知,包括大師在內的大部分藝術家都是只考慮自己的演出,通過與其他藝術團體合作或在知名藝術場館任職的方式,而不會有向您一樣的計劃,這究竟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呢?」「所以如您所說,小部分人仍有不一樣的想法不是么?」范寧一笑,「藝術的存在需要他人欣賞,平台對藝術家而言同樣重要,我不僅希望能量身打造出適合自我理念的平台,同樣希望它未來能幫到別人。」「那您覺得這是否會帶來爭議?如不看好市場前景,或被置疑影響本職工作...畢竟藝術運營和藝術本身還是有一定差別,能在激烈競爭中做出成績的藝術場館,背後都有一支十分專業的團隊,或直接來自官方背書。」記者提了一個很現實又尖銳的問題。的確,別說「鍛獅」,就是「新月」大師們也不一定擅長做生意,哪怕范寧即將獲得「波埃修斯藝術家」提名,背後的無形資源也只是保證自己在各大平台的演出中能收穫金錢和榮譽,這與「創業單幹」能不能賺到錢是兩回事。范寧輕鬆一笑:「有爭議是件好事,它說明諸位還在關注着我的動向,並等著看我的結果。」「您似乎表現出了強烈的自信心,可以告訴我它會以什麼樣的方式選拔成員嗎?」「目前僅可告知的是,樂手們的薪酬至少定於兩倍行業標準。」「您當下展現出的市場號召力,的確能匹配這樣的運營成本,我很好奇您的交響樂團名稱已確定嗎?能否提前透露一下?」「有幾個備選方案,抱歉暫時保密。」在穩慎的對話中,范寧向媒體提前放出了適當的組建交響樂團的消息,它們搭配明天對於音樂會的報道一起傳播,應該能對將來的開館演出起到較好宣傳效果了。不過另一邊,某位少女的情況有點不妙,面對比范寧這邊還多的記者轟炸,她的狀態明顯有些暈頭轉向了。「希蘭小姐,聽說您目前在聖來尼亞音樂學院僅僅是一年級,對嗎?」一位記者問道。「我還沒入學,要下一月,而且...我還不知道自己該去讀音樂學院還是文史學院呢。」希蘭的站姿雖然落落大方,但圍觀的媒體和縫隙中遙望過來的樂迷目光實在太多,這讓她在聚光燈下的眼神有些拘束,晉陞有知者后帶來的一些改變也不管用了。「您為什麼年輕輕輕能擁有如此精湛的小提琴技藝呢?」「可能是練得比較多,還有爸爸生前的培養。」「對於帝國廣大小提琴學習者有什麼建議嗎?」另一位補充問道。「多練多聽。」「今晚樂迷們向您表達了勐烈的傾心和熱忱,您是什麼感覺?」「謝謝他們。」「希蘭小姐,您平時在練習之餘,生活上有哪些愛好呢?」側後方傳來聲音。「啊...這個,也要回答么?」希蘭扶額道。「希蘭小姐,范寧先生將《e小調小提琴協奏曲》獻給你,這其中有什麼故事嗎?」樂迷們紛紛豎起了耳朵。「是作禮物送我的。」希蘭應道。禮物?記者心底一振:「什麼禮物?」「畢業禮物啦...」少女感覺頭頂上的水晶吊燈功率有點過大了,照得臉頰發燙。「那你們除了音樂上的共事外...」「聽眾快接待完了,你們確定不去等最關鍵的統計數據出爐?」范寧的聲音從背後傳來。眾記者一怔,這才發現隊伍的末端終於縮回大廳了,現在8列隊伍的人數已分別不到50人。有些聽眾買完了愣是不走,全部滯留在大門口擠著,饒有興趣地圍觀著希蘭的採訪。還好范寧解了場,希蘭終於如釋重負地縮到了他的後面。「他們都問了你些什麼?」看到小姑娘奇怪的表情,范寧疑惑道,他提前從記者堆裏面撤退,然後一直在後方盯實時銷量,沒怎麼注意。「...沒什麼。」「咳咳。」卡普侖大聲清了清嗓子。「女士們先生們。」這個傢伙一臉興奮地高聲喝道,「最後一位樂迷已完成他的預購,現在我宣佈一下最終成績。」所有的燈光和鏡頭對準了他,把他臉上的汗珠照得通亮。工作後台的區域,額外來的一大堆人同樣也在屏息等待,他們當然是聖來尼亞交響樂團的樂手、老師或工作人員。散場后預售開始,為了不佔用銷售場地,同學們還是回到了舞台後方的演員休息室小憩,但所有人都在等待結果,就算扛不住的人也是當場和衣而睡——他們沒有人不在乎這場演出的市場反響。此時他們終於到場了。卡普侖繼續高聲道:「截止8月22日凌晨2點45分,由卡洛恩·范·寧擔任作曲及指揮,希蘭·科納爾擔任小提琴獨奏及樂團首席的聖來尼亞交響樂團音樂會,上座率100%,至於現場實況錄音唱片銷售情況——」「預購人數,3933人!預定份數,4450份!」人群中爆發出激烈的歡呼聲。唯獨有一個人眼前世界頓時漆黑一片。該來的終於來了,就是比想像中還要慘烈。4450份,營收磅,自己竟然就分了磅,范寧得了磅!扣除掉今天現場幹活的人員勞務費,扣除音樂廳額外場地時間的佔用費,再扣除高額營收應支付的稅金,最終落到他口袋裏的仍有9萬多磅!如果事前簽了約,這數量關係就反過來了!他這樣的市場號召力和名氣身價,以後還想按普通簽約藝術家標準合作,那怎麼可能!!「撲通」一聲,馬克雙腿一軟,整個人直接癱坐在了後方的椅子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舊日音樂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舊日音樂家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 第一桶金(4K二合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