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神話:從山神開始
  4. 第139章 小僧多餘

第139章 小僧多餘

作者:

神話:從山神開始第一百三十九章小僧多餘

兩個條件,換取龍窟的位置。

一邊是直接可取的青神玉篆,一邊是可能藏有的無盡寶物,按照青神的說法,龍窟中的寶貝似乎比青神玉篆還要勐!

張道初只是稍微想想,也能知道……倘若龍窟真的存在,那麼龍窟中所藏的寶貝的確比單單的一枚青神玉篆更為誘人。

可是轉念一想,龍窟乃是龍海龍族的禁地。

自己雖然是黃庭境修士,幾乎在這片土地上沒有敵手,可入了東海之後就不一定了。

東海龍族的盛世威名可不是蓋的。

短暫的思忖之間,周遭潔白無瑕的法域忽然震動起來,緊接著顧岳便是聽到彭太青的怒吼聲從法域之外傳來。

「張道初,好你個狗賊,竟然趁著空隙獨自去找顧岳!快快給老子滾出來!否則休怪我將你這勞什子法域給打碎了。」

青神饒有興緻的看向張道初。

對方既然沉默了。

那就意味著張道初動心了。

而到了張道初這個境界,要麼不動心,一旦動心了,就不會輕易撒手。

果不其然,在沉吟了許久之後,張道初才嘴角微微上揚,笑著說:「顧道友,我為我剛才的魯莽行為表達最誠摯的歉意!」

這就算是檯面話了。

意味著張道初答應了青神的買賣,現在決定站在顧岳一側,直到找到龍窟為止。

遠處,分身龍首龍鬚飛的很高,性命保住了就是好事。

反觀顧岳,他先是以靈機將身上的血漬洗去,隨後才迎著張道初的目光說道:「接下來就拜託張道友了。」

話雖然是這樣說,可顧岳心底頭卻是幾若想要將張道初給打殺在場,但是眼下形勢逼人,只要青神玉篆還留在道庭之中,等顧岳踏足黃庭境之後,自有辦法將今日的場子找回來。

念及於此,顧岳的眼眸微微縮起:「這個時間不會很長!」

嗯!

有金色道庭跟系統作為底氣,顧岳相信這個時間不會長,說不得等去了東海,找到龍窟之時,就已經有了跟張道初正面叫板的實力了。

青神見狀,笑道:「既然咱們雙方意見已經統一,那我就繼續回去睡覺了……等此間事情結束之後,再一併前往東海,如此可好?」

「雖說你我現在達成了共識,不過有些必要的手段卻是不能省……否則等彭太青被我逼退之後,你又藉機跑了該怎麼辦?」

張道初顯得極為謹慎,顯然當初在青神湖旁時顧岳戲耍過他一次的經歷讓他難以忘懷。

「這就不必了吧?」

青神試圖討價還價,他猜測顧岳怕是不願意讓張道初在自己身上使手段。

就在這時,顧岳卻是點頭說道:「這是應該的!張道友有什麼想要在顧某身上留下的手段,盡可以使出來!」

懸浮在顧岳頭頂上的青神聞言,頗為意外。

這可不符合他心目中顧岳的形象。

在青神眼中,顧岳向來都是思定而後行的風格,不會輕易將自己置於險地。

今日之所以出現被張道初困在法域的情形,也是因為顧岳不甚清楚黃庭境修士的實力以及手段,也沒有料到流螢的香爐世界竟然會被張道初隔絕開來,直接斷了顧岳的後路。

可眼下,明明自己已經開口跟張道初在談了,為何顧岳會擺出這般姿態?

「難道他還有其他後手?」

同樣的念頭同樣出現在了張道初腦海中。

若是顧岳拒絕,張道初反倒不會心生疑竇,可是對方竟然主動提了出來,這就讓張道初有些捉摸不透了。

思忖許久,張道初決定還是不能按照顧岳的思路走,就算顧岳真的沒有後手也無所謂,只要南元山還留在溪安城外,張道初就意味著掌控了顧岳的命門,對方怎麼著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念及於此,張道初便是說道:「既然青神說了,那就沒必要再留手段了。」

隨著張道初話音的落下,顧岳同樣是長出了一口氣。

他剛才就是在賭。

賭張道初現在的心態。

張道初自從被他在青神湖旁戲耍過一次之後,就對顧岳格外的警惕。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顧岳便想著就算自己表達出再怎麼強烈的拒絕之意,最終的主動權還是掌握在張道初手中。

如此一來的話,倒不如搏一搏。

結果還真就被顧岳料到了。

張道初心疑之下,果然選擇了放手。

當然了,顧岳也猜測張道初之所以會選擇這麼做,肯定也是因為南元山就靠在溪安城附近,張道初現在派遣了眾多道兵守在南元山上,他也不怕顧岳跑。

「只是張道初沒有算到,我竟然會在江濤手中拿到《掌山》跟《山卷》,只需要找一個張道初稍稍放鬆警惕的時機,我便可以將南元山遷走!到時候就算他張道初有黃庭境修為,也沒有辦法找到我。」

顧岳心思涌動之際,原本潔白無瑕的法域上空,驀然出現了一條巨大的龍首蛇身虛影。

能夠在這個時候干預到一位黃庭境修士法域的,便只有同為黃庭境的彭太青了。

只見那龍首蛇身虛影遨遊在法域上空,極度憤怒的言語從法域的四面八方滾滾而來。

「張道初,你若再不將顧岳交出來,老子這就回去血洗你的溪安城!」

字字狠厲,如同從牙關中蹦出來的一般。

張道初也不管,只是看著青神說道:「青神,如此咱們可就說好了!」

隨著青神悠悠的一聲「自然」回應落定,張道初袖袍一揮,周遭景緻頓時變化,幾人已經重新回到了七曜道場。

此時的七曜道場隨著法陣的碎裂,原本還藏在各峰之中觀戰的七曜修士已經跑得不見了蹤影,好在彭太青在破解掉七曜法陣之後,便發現了顧岳被張道初帶入法域的情形,沒有再繼續深入七曜。

否則的話,在沒有江城阻擋的情況下,七曜道場一百零八峰,怕是要被削去不知多少座。

流螢還是站在原地,正低著頭想如果顧岳今日死在張道初手中,那他會不會因為契約文書的緣故,而隕落。

一想到自己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去過,很多好看的風景都沒有領略就要英年早逝,流螢就不由自主的悲拗起來。

當顧岳神出鬼沒一般的再度出現在他身旁時,流螢滿腹的悲拗全都化成了欣喜。

賀淳跟陳牧依舊站在不遠處的地方,兩人對於顧岳還能重新活著出來感到震驚,對於顧岳的青神玉篆沒有被張道初取走更是感到疑惑。

而且看顧岳跟張道初所站的方位,難道說這兩人之間達成了某種聯繫。

很快,賀淳跟陳牧的疑惑就得到了解決。

因為張道初在收起法域之後,竟是直接走到了顧岳身旁,而後看著在天穹上肆虐遊盪的彭太青說道:「彭太青,一步慢步步慢!如今青神玉篆已經落在我手上,你就斷了念想,早些回你的正道軍去吧。」

說到這,張道初眉頭一挑,身上有白色光芒綻放而起:「當然,你若是覺得不服氣,也可以跟我大大方方的鬥上一場!若我輸了,這青神玉篆給你又何妨?」

彭太青聞言,直接了當的說道:「廢話少說,今天你不把青神玉篆交出來,休想離開此地!」

隨著兩位黃庭境修士的爭執一起,整個七曜地界的氣氛頓時變得異常的沉重起來。

顧岳不再理會兩人的爭執,在服食了流螢給的幾枚丹藥之後,便是旁若無人的開始療傷起來。

在張道初的法域之中,被張道初的道術折磨之下,顧岳那具剛剛蘊養沒有多少時間的神魂已經到了破碎的邊緣。

此外,肉身同樣也受到了極大的損傷,若是不能及時治療,很有可能會留下後患。

不僅僅是顧岳本身,分身龍首的狀況也極其不樂觀。

被迫自爆本就脆弱的龍軀,又被張道初拍扁了腦袋,分身現在的狀況比顧岳還要惡劣許多。

只是分身想要恢復就只能依靠顧岳以及自身慢慢癒合,卻是沒有辦法通過丹藥來加快這個進程。

當顧岳將法相、傀儡安排在身旁保護之外,還將彭太青當時因為契約文書而拿出來的那具女子傀儡也招了出來。

當初彭太青曾經嫌棄張道初給出的鎮魔幡過於摳搜,想來這女子傀儡卻是要比鎮魔幡還要強上許多。

而當初在香爐世界中,顧岳曾使用過一次鎮魔幡,那裡頭的七具通幽境輔魂已然不弱,至少還能承受折黛的附身。

如今的女子傀儡已然認了顧岳為主,身上也穿上了祝小蘋準備的衣裳,甫一現身,便是恭聲朝顧岳道了聲「主人」,頗為神異。

臨了,顧岳又囑咐了流螢一聲,確保在自己療傷之際可以安穩之後,方才盤膝坐定。

與此同時,張道初則是看著彭太青譏諷一笑,說:「我若想走,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夠留得住我!」

話音一落,張道初卻也沒有急著出手,而是澹定的看著彭太青,任由後者在天穹上發泄怒意。

片刻之後,彭太青怒吼一聲,馭使著龍首蛇身朝張道初襲來。

就在眾人以為兩位黃庭境修士就要再次大打出手之時,天邊驟然升騰起了一陣偉岸光明的金芒。

隨著光芒一併出現的,還有一聲彷佛能夠將人的心靈都凈化乾淨的佛號。

「阿彌陀佛!」

天地之間,金光湛湛。

佛音繚繞,七曜道場之中,無數弟子在佛號的影響之下,竟是全都雙手合十,滿臉虔誠。

顧岳雖然正在煉化丹藥的藥力,卻也感受到了佛號的力量,已經恢復了小半的神魂在佛號的影響之下,竟是須臾間大為好轉。

「鎮國寺的高僧來了!」

「拖了這麼長的時間,最終還是趕到了!」

顧岳徹底放下心來,他睜開眼,恰是看到一朵潔白的蓮花從天邊徐徐而來。

折黛正站在蓮花的邊緣,而蓮心處則是盤膝坐著一位年輕僧人。

這年輕僧人與當初在青神殿外遇到的那個坐輪椅的小和尚年歲差不多大,但顧岳只是看了一眼,便感覺到了兩者之間的差距。

坐輪椅的小和尚雖然面目清秀,同樣有佛光庇護,可眉眼之間卻藏著對紅塵的卷念,對於外物的渴望。

而眼前蓮花中的年輕僧人卻是滿臉的澹定從容,彷佛不沾染一絲塵世間的污垢。

尤其是那雙純凈到如同一汪幽泉的眸子,只看一眼便永世都無法忘卻。

七曜道場深處,江城看著那年輕僧人,眼中升騰起湛湛光亮:「鎮國寺,真的來了!若是能夠從他手中拿到一枚舍利,壽元的問題便會迎刃而解!」

念及於此,江城顧不得其他,徑自朝著七曜道場外飛掠而去。

江城沒注意的是,七曜峰上,江濤一直都在盯著他,當江城飛掠出去的剎那,江濤便是轉身看向江守一,在對方滿臉的警惕之下,整個人竟是如同泡沫一般消失在了眼前。

江守一頓時警鐘大作,想要向江城傳遞消息時,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周圍不知何時悄然出現了一道靈光囚籠,不論江守一如何折騰,全都沒有辦法破開囚籠。

「江濤早就有所準備!該死!」

七曜道場之外。

年輕僧人自蓮花之中站起身來,俯瞰著下方眾人,目光在掃視一圈之後,最終聚焦在了張道初跟彭太青身上。

身為鎮國寺的高僧,雖說很多年沒有在世間現身,但是鎮國寺的威名依舊在頂級修士的圈子裡流傳。

尤其是張道初跟彭太青這樣的黃庭境修士,更是如此。

「原來這就是江城跟顧岳在等的後手!難怪難怪!」

張道初看到年輕僧人跟那朵潔白蓮花之後,已然知曉今日的結局已定。

彭太青原本正在天穹之上遨遊,可當一品蓮出現在場間之際,一抹心季之感頓時在心底滋生,幾乎沒有任何思索,彭太青就直接化成人形熘到了地上,宛如一個做錯了事而心虛的小孩。

年輕僧人環顧四周,肅穆而清亮的聲音在場間響起:

「小僧多餘,見過諸位!」-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