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三國:孫吳我做主
  4. 第二百二十六章 士燮歸順

第二百二十六章 士燮歸順

作者:

張允離開之後,孫暠少不得也給張昭等人寫了幾封信,信里華而不實的官腔一大堆,核心就一個意思:停止打壓江東這邊的士人。

對,孫暠的確有壓制江東派,畢竟原本他的地盤就揚州。

江淮派和宗親派沒有站穩,要扶持一段時間。

張允這次過來,才讓他意識到,不僅兩派已經站穩,荊州派可能也會崛起。

為了避免江東派太弱勢,不說特別提拔,至少停止打壓是很有必要的。

「不知不覺,我的勢力已經那麼大了啊……」孫暠放下筆,多少有些感慨。

別看兩個州,外加四個郡,就大漢十三州而言不算多。

可僅僅荊州和揚州,就已經佔據大漢四分之一的國土面積。

再把交州打下來,以淮河作為防線,已經具備建國的條件。

這個對他來說很重要,以後突然有一天,要和朝廷撕破臉皮,自己也不會太被動。

畢竟一旦和朝廷撕破臉皮,自己少不得要頂著『逆賊』的名頭。

若地盤少名聲還臭,那麼別說外部的聯合進攻,就說內部怕也有不少豪強落井下石,趁勢起兵撿便宜。

「話說回來,交州那邊還沒回信?」孫暠隨口回道。

孫策在春季已經打下荊州,秋季也不可能讓他閑著。

尤其荊州的打得很快,錢糧物資損耗不多,反而是三州裡面最充裕的一州。

就說孫策本人,也是磨刀霍霍,打算在入秋的時候好好表現一下。

只是豫州方面是岑溪負責,交州太偏遠,又不適合騎兵作戰,孫暠就派人,給交州士燮去了一封信招降。

說起來信函也過去十多天,一直沒有回復。

「主公,前往交州的信函,從宛陵發出去,至少也要十天左右才能抵達交州。回復就更不必說,一個月內能回到您的手中,已經是快的了。」不遠處的劉曄回到。

「子揚,有沒有興趣去前線?」孫暠詢問。

「但憑主公安排。」劉曄回答道,他本來是隨軍軍師,當然在州中也有職位。

孫暠要他隨軍,那是職責所在。

只是也聽出來的,孫暠的意思,是讓他去某個軍團幫忙。

否則根本不必問,只要孫暠出征,他必然是要跟著出發的。

「那就稍微做點準備,說不定入秋之後,我們也要出征。」孫暠隨口說道。

孫暠要親征?

孫暠親征很正常,剛起家那陣,攻打哪裡不需要親自上陣?

也就是孫策守孝回來,岑溪回來報到,魯肅也被安排起來,有了三大軍團,孫暠才能坐鎮後方。

不如說,地盤越大,孫暠要處理的事情越多。能親自上陣的機會也就越少。

駐紮在江南的部曲,時不時也會借調出去,通過這樣辦法來保持戰鬥力。

「我打算安排伯符去攻打關中,交州那邊,投降的話還好說,不投降的話,我親自過去!」孫暠當即表態。

也不需要帶多少人,帶著祖郎和朱桓兩人足夠。

說到底,交州也沒什麼優秀的將領。

倒是有個自視甚高的士徽,按照自己『看到的歷史』,士燮活著的時候還是個乖小孩,士燮去世就起兵反叛孫權。

結果兵敗被殺,連累其叔父士壹也被貶為庶民。

劉曄聞言也不說什麼,出征的前提是士燮不投降,若士燮投降,那自然是打不起來的。

實際佔領交州什麼的,也沒這必要。

交州地廣人稀,甚至是漢蠻混居,管理起來比揚州還麻煩。

基本交給士燮自治,定期送上錢糧就好,派人過去什麼的,反而沒有太大的必要。

可惜孫暠最後還是沒有能去交州,只因為不到五天時間,士燮的回信已經送了回來。

不得不說,這回信的時間,比想象中的要快得多。

「也就是說,去的時候你們花了十天時間,回來只花了四天?怎麼做到的?」孫暠看向眼前的幾個信使。

畢竟交州的環境比較複雜,多派了幾個人一起過去。

「過去畢竟不熟悉路途,只能從豫章過去長沙,再一路坐船南下,花了七天才抵達南海郡。然後得知士燮為交趾太守,少不得還要過去一趟交趾郡,又花了三天多的時間。」為首的使者回道。

那麼說也是,士燮是交州蒼梧人,按照漢律是不能當交州刺史的,當然也不能當蒼梧太守。

問題人家當交趾太守,問題就不大,這也是他在交州能當的最大的官職。

可實際上,他的三個兄弟分別在交州三個郡擔任太守,通過這個方法,實際佔據了交州。

不過由此也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沒有野心。

否則趁著中原大戰,他在交州自立為王,朝廷也未必能出兵討伐他。

「之後呢?」孫暠追問。

「士燮知道我們的來意,主動接待我等,第二天就同意歸降,並且送出大量的禮物,還有派出軍隊護送我們回來。自桂陽郡,指點我們走豫水北上到贛縣,之後經贛水一路北上到廬陵,再返回就容易了許多,前後不過四天時間。」信使回道。

「不對,你們去交趾那邊,不是花了三天時間?」孫暠反問。

「這也是不同的地方,我們去的時候走的是郁水,這個花了大概一天多的時間。到郁林郡臨塵縣后,不得不走山路過去交趾郡,就是這裡浪費不少時間。可回來的時候,士燮派人護送,當天出發,當天就能在臨塵乘船回來。這一路都有專門的船舶護送,我們不需要等時間去雇船,反而方便許多。」信使回道。

這也意味著,士家對交州,已經是絕對統治的狀態。

不如說,士燮就是打算通過這些信使,把這點告知自己。

歸順是歸順,只是不希望孫暠過度干預交州的軍政。

「可惜我不喜歡太囂張的……」孫暠冷笑,江東那些囂張的世家豪族,他可是都整治過的。

而交州,算得上成氣候的,也只有士家一支,其他都是土豪而已。

旁邊的官吏看了一眼孫暠,都沉默不語。

不是說暫時不動交州的么?

孫暠之前才說過的,怎麼現在又變卦了?

「說起來,按照你們的意思,士燮還托你們送來禮物?」孫暠卻是話鋒一轉,向使者詢問。

「是的,禮物的清單在這裡,具體的內容,已經送到主公府上。」使者連忙把一份清單送過來。

《種菜骷髏的異域開荒》

交州那邊沒多少紙,這清單自然是竹簡書寫,厚厚一卷。

孫暠打開一看,好傢夥,明珠、大貝、琉璃、翡翠、玳冒、犀角、象牙之類珍品不說,各種少見的水果也有不少。

真正讓孫暠在意的,是還有上百匹馬。

詢問過後,就如同他預料的一樣,這些馬來自滇池,也就是所謂的滇馬。

只是孫暠沒想到,這種馬不僅供應益州,也供應交州。

慢著,這是不是說明,交州有一條通往益州的通道?

莫須有,只是意義不大。要穿越一片蠻荒之地,才能抵達益州的話,還不如走漢中或者江州。

有這個時間,不如想想交州怎麼處理。

維持現狀,那顯然不可能。

思考片刻,孫暠正式下達命令,任命步騭為交州刺史,調士燮長子士廞(xin)為會稽太守。

「子山,交州交給你了!」孫暠把任命交到步騭手中,意味深長的說了句。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