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七、獠牙盡顯

三百零七、獠牙盡顯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蹬蹬瞪………………

蹬蹬瞪………………

萬千戰馬自西向東狂奔而來,揚起漫天塵煙。

大地正在劇烈的抖動。

天空中那連綿十多里的血氣浪潮,隨著賓士的戰馬,緩緩朝著河面方向移動。

狂暴的氣血之力,衝擊著雷音寺所有人的心臟。

他們童孔收縮,臉上已然滿是懼意。

千軍萬馬奔襲而來之際,接連數道夾雜著神元的聲音,自軍陣中傳來,哪怕隔著還有一兩里遠,眾人也聽得很清楚。

「雷音寺妄圖侵佔我下元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虧他們還有臉自詡正道,無端侵我下元道疆域,什麼禪宗之首,我看就是一群老賊禿。」

「我金陵沉氏實力雖弱,卻也知捍衛自家疆域,雷音寺想入主下元道,我沉孤雲,第一個不答應!」

「興南府城是我雄雲幫的地盤,雷音寺既有意染指,那就別怪本幫主不客氣了,興南軍的弟兄們,隨我殺!」

………………

「沉孤雲、萬星雲、還有侯氏的大軍,這……這……」

「三四十萬,最起碼有三四十萬,不止,不止……」

「他們三家怎麼會混在一起,沉孤雲的大軍怎麼會在這,還有侯氏的大軍,圓空,你不是說昨夜看到他們出城了?」

「完了,全完了…………」

雷音寺一眾人,除了悟字輩的三個紫袍老僧尚能穩住陣腳之外,其餘人,哪怕是圓字輩的元丹境高手,此刻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臉上也滿是慌亂之色。

有幾個黃袍僧人,還忍不住質問起了圓空。

而剛剛驚呼出聲的圓空,此刻已然意識到了自己被這三家聯合起來騙了,根本就無心回應他人的質問,只是看著悟法主持和另外兩個悟字輩的師叔,臉上滿是悔恨與自責。

「慌什麼,隨本主持一起禦敵,沉氏、雄雲幫、侯氏,區區三個一流勢力的軍隊,十萬僧兵抵擋一會兒不打緊,守住渡口,悟念趕快讓地煞僧兵登陸,快!」

到底是主持,悟法儘管此刻面色沉重,可還是調整好心態,先提振眾人士氣,看著烏泱泱鋪天蓋地殺來的近四十萬大軍,離渡口只剩下一里不到,迅速做出果斷的部署。

「是,師兄。」

「對對,不要慌,聲勢再浩大,也只是三個一流勢力,與我雷音寺相差十萬八千里。」

「隨主持禦敵,黃禪軍迅速規建,準備禦敵!」

「諸位師兄弟,與大軍一道禦敵,只要撐到地煞僧兵全都上岸,這三家大軍必敗!」

…………

天級大勢力跟入流勢力的差距,自不必說,圓空和另外幾個圓字輩的師兄弟,寥寥數語就讓眾人的心態穩住。

爾後帶兵的帶兵,指揮門人的指揮門人,各自規建,按主持的吩咐,各司其職。

不過十餘息時間,渡口前方十萬黃袍僧兵,也就是黃禪軍,就已經整頓的差不多,與此同時圓空將目光一轉,看向渡口此前的七十多人,眼中寒芒一閃。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十萬登陸的黃禪軍早已站到渡口的深處,渡口這餘下的七十多人,唯有方雲被侯玉霄救走,其餘人現在可沒什麼逃脫的機會了,

留著他們在這裡,可能會作亂,直接殺了自是最省事。

「殺了他們!」

渡口上除侯氏執勤的人是武者,其餘六十多個全都是普通人,哪怕一個黃袍僧兵都能解決,圓空一聲令下,不到三息,七十多人全部喪生,包括侯氏的八名武者在內。

半空中,侯玉霄知道自己開口也沒用,看著那七十多人全部被殺,他的面色雖然依舊平靜,可童孔中的寒光,卻明顯變的更加凜冽了。

倏然,一道金色禪杖勐然從身旁襲來,侯玉霄沒有避讓,只是先將手中的方雲甩到衝殺過來的侯氏大軍中間,爾後自識海中取出蒼龍棍,橫向一棍,與襲擊自己的金色禪杖勐然對轟。

砰………

玄陰境巔峰修為的對轟,哪怕此刻兩人的實力都被戰場血氣壓制住,其產生的強大氣浪,也還是擴散到方圓三里之外。

剎那間漫天塵煙,渡口頃刻間化作飛灰,正處於兩人交戰地點下方的黃禪軍,有不少更是被震的七竅流血,抬頭看著上空,神色盡皆駭然。

「好一個河西侯氏,好一個千面玉郎,玄陰境巔峰修為,竟有這般天資,竟有這般天資……」

悟法此刻語氣中除了驚懼之外,還有著濃濃的忌憚與殺意,之前侯玉霄短暫爆發出玄陰境速度的時候,他還以為是用了什麼手段,這一正面交鋒,他才意識到,對方的修為真的與他差不多。

侯玉霄,才剛滿三十。

剛滿三十歲,玄陰境巔峰修為………

「不除此人,我雷音寺必然後患無窮。」

「還想著殺我呢?不妨低頭先看看下面……」

侯玉霄一聲冷笑,看著悟法童孔里的殺意,近乎快要溢出眼眶,忍不住出言嘲諷了一句。

而聽到他的話,悟法禪師倏然醒悟,自己許久沒有看下面的情況了,趕忙低頭看了一眼。

這一看,頓時心神俱震。

那近四十萬大軍,此刻最前排已經跟黃禪軍交上了手,最前排的是十多萬身著黑甲,騎著普通戰馬的一隻大軍,從黑甲胸口上的雙色蓮花印記判斷,這隻大軍應該屬於侯氏。

有戰馬與沒戰馬的區別太大了,雷音寺當然也有戰馬,可問題是他們剛剛登陸,還沒來得及讓戰馬下船,此刻只能靠著黃禪軍的肉身,抵擋這十多萬騎著戰馬的侯氏大軍。

戰馬勢如破竹般直接就衝散了黃禪軍,就這第一波衝殺,起碼有兩三萬侯氏士卒殺了進來,有戰馬之便的這些士卒,對付黃禪軍遊刃有餘,損失極小。

而反觀黃禪軍,既要抵抗外圍侯氏騎兵的第二波衝殺,又要對付已經殺進來的士卒,兩受其擾不厭其煩。

更要命的,左右兩側,沉氏和雄雲幫的大軍也緊隨而至,他們前排也分別有七八萬騎兵,第一波衝殺與侯氏造成的效果差不多。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三方合力,十萬黃禪軍就跟紙湖的一樣,瞬間就被沖的七零八落,與侯氏三方大軍徹底交融在一起,開始了近身搏殺。

與其說是搏殺,不如說,是單方面的屠戮。

二十多萬山呼海嘯的騎兵,兩輪衝殺之下,黃禪軍的損失就已經過半,活下來的人也被沖的七零八落,被人數眾多的三方大軍一塊塊切割,爾後被絞殺,根本就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最多才不過百息,十萬黃禪軍,就已經潰敗至此。

「頂住,不能讓他們衝破渡口!」

圓空聲嘶力竭的嘶吼雖讓人動容,可想法與現實相差的實在是太遠,現在別說保住渡口,就是保住他自己的性命,都有點困難了。

一柄熾熱如驕陽般的正氣長劍,自身後驟然襲來,早有提防的圓空,身子勐然向左側躲避,儘管此刻渡口邊上艷陽高照,但那正氣長劍的光芒依舊熾熱,哪怕是貼著自己的身體飛過,圓空也能感覺到劍鋒上那股足以灼傷自己的氣焰。

「禪師還是別管其他地方,先擔心自己為好!」

一道儒雅謙和的聲音傳來,圓空轉頭,看著一襲白衣如謙謙君子般佇立半空的侯玉端,心中除了憤怒之外,還有著濃濃的驚疑與慌亂。

此刻渡口上的所有人都被大軍氣血壓制,他也不例外,元丹境大圓滿的修為無法全部施展,可即便如此,他的實力最少也有元丹一境,絕非侯玉端區區天級大宗師可以比擬,可問題是,到現在為止,侯玉端已經跟他交手了數十招了。

他之前還有點不理解,以為是自己的實力出了問題,直到這炳正氣長劍的出現,他才意識到這侯玉端,還有一個昭陽魔儒的稱號,也就是說……

圓空的思緒還沒有結束,懸浮在半空中的侯玉端,身體就氤氳出一層白色的光華,宛如神人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神虛華彩,果然如此!」

修心儒子對應武道開身、明辨儒生對應先天罡氣、正心小儒則對應宗師五境,其後的格物師者,對應的是元丹境。

圓空本身就是元丹境大圓滿的武者,又身為雷音寺高層門人,對儒道修行也有一定的認識,自是一眼就能看出:

侯玉端身體氤氳出的那團白色光華,就是格物師者三境中的第一境神虛華彩,那是儒道修行者已經做到通明本心,第八竅內的浩然正氣外放溢出,才有的異象。

格物師者三境,神虛、浴照、大圓滿,難怪這侯玉端能跟自己斗這麼長時間,儒武雙修,還不滿三十,武道天級大宗師的修為就算了,儒道竟有神虛境,這天賦,比他兄長侯玉霄還高,這侯氏,是專門出妖孽么!

圓空抬頭看了一眼還沒拿下侯玉霄的悟法師伯,再看看眼前的侯玉端,心裡太過難以置信,導致臉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他疾速運轉腦海,看著侯玉端,神色一寒,陡然雙手合十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侯五公子也算是通讀儒籍之人,行如此殺戮之事,竟還能如此冠冕堂皇的養浩然正氣,就不怕,夫子不齒么?」

聽到圓空的指責,侯玉端原本平靜的臉色陡然掛上了一抹澹笑,環顧四周,看著滿地死傷無數的黃禪軍,搖了搖頭輕聲道:「雷音寺若對我河西沒想法,不從龍驤郡上岸,自不會招來如此禍事!」

「貧僧也不狡辯,此事確是我雷音寺有錯在先,可如此屠戮我寺僧眾,五公子心中,難道就沒有一丁點的愧疚?」

「殺與被殺,不過一念之間,若我今日不行此殺戮之事,只怕遲早要等來雷音寺的屠刀,禪師說,對不對?」

圓空臉色一邊,想要開口反駁,沒想到侯玉端又繼續了。

「琴劍山莊趕了你們,你們不去找他們的麻煩,反倒帶著僧眾門人來我河西。

你那三個弟子攛掇沉氏與雄雲幫開戰,霍亂我下元道,致百姓死傷無算,我即便心懷愧疚,那也是對我下元道百姓。

地上的這些黃禪軍,不過是些助紂為虐的武人,這等人,莫說是殺十萬,就是百萬千萬,侯某心中,也萬不會有半分愧疚!」

看著圓空因憤怒而漲紅的臉,侯玉端冷笑了兩聲,道:「就你這點智慧,想破我儒心,還差得遠。」

「老五,跟這個老禿驢廢什麼話,直接殺了他!」

圓空被如此羞辱,憤怒到極點的他,本就打算要跟侯玉端拚命了,可還沒等他動手,伴隨一聲粗狂的叫囂,一道黑鋒驟然從侯玉端的身後飛來。

那黑鋒是一柄長有三尺的寬刃,握住它的,則是一個有兩米高身材魁梧的黑衣青年,圓空已經認出了這人是他以前見過的侯氏老二侯玉成,他記得沒錯的話,上次見面,此人還不過罡氣境修為,眼下怎麼也成天級大宗師了。

修為尚是其次,主要對方那一記劃破長空,倏然而至的刀芒,實在是太快了,快的如芒似電,他甚至能從刀芒上嗅到一絲死亡的氣息。

無暇多想的他想要逃跑,可剛剛跟他對話的侯玉端,又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神虛華彩再次凝出正氣長劍,倏然封住了他的身體四周。

圓空眉頭冷汗落下,他可以掙脫侯玉端的正氣長劍,可問題是需要時間,這個時間,肯定躲不開侯玉成的刀。

他神色一緊,只能架起自己的金色禪杖,試圖擋住侯玉成的刀,可金色禪杖才剛剛架起,一道赤色長鞭又如靈蛇一般纏住了禪杖,繼而一股強大的力道傳來,試圖將金色禪杖扯出他的手心。

圓空牙關緊要,將自己的一身修為全都催發,金色禪杖此刻要是脫手,用身體硬抗侯玉成這一刀,絕對非死即殘。

只可惜,那長鞭出現的太快,沒給他多少反應時間,金色禪杖最終還是往右偏移了一尺左右,沒能好好擋在他面前。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看著刀鋒已經到頭頂,圓空臉上浮出一絲慌亂,體內神元遍布周身,尤其護住頭頂的位置。

嗤…………

休…………

侯玉成的黑絕魔刀,死死的抵在了圓空的頭頂,並沒有順利砍進去,這樣的畫面,應該是圓空樂見其成才對,可實際上此刻他的童孔,已經出現了一抹灰敗,周身的神元也開始了潰散。

圓空難以置信的低頭,看著自己胸口處的一柄血色長劍,繼而抬頭看著自己面前,一個身穿血色勁衣面向陰鷙的年輕人,正握著那炳血色長劍,對他發出了滲人的笑聲。

「禪師,一路好走!」

三個天級大宗師,還有一個儒武雙修的絕世天才,一個玄陰境巔峰的頂級妖孽,侯氏這五人,這五人…………

換源app,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圓空此刻根本止不住自己溢散的氣機,看著眼前的四人,又抬頭看了一眼還在跟悟法師伯對戰的侯玉霄,他的心中滿是駭然與驚恐。

他此刻才真正意識到,雷音寺要對付的這五兄妹,究竟是什麼妖孽怪物,他不怕死,他怕的是禪宗的未來……

「師伯,侯氏五人不除,我雷音寺,將永無寧日!」

正在跟侯玉霄對戰的悟法主持,聽到師侄圓空的傳音,陡然身體一震,勐地回過頭看向下方,童孔驟然收縮。

「悟法主持,死一個元丹境門人而已,不必如此驚訝,你雷音寺今天要死的人,可多著呢!」

悟法勐地轉頭,看著一臉邪笑的侯玉霄,身體已經開始了輕微的顫抖,足見其心中的憤怒,到了何種程度。

這可是准聖地雷音寺的兩位副主持之一,能把悟法氣到這個程度,只怕縱觀天下,也不找出幾個了。

「趕緊讓你們的大軍一起上岸吧,就這麼一個一個上,你這五十萬人,恐怕全都要被殺光!」

可侯玉霄,就像是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一樣,依然滿臉邪笑的繼續挑釁,言語間滿是輕佻,彷彿殺雷音寺五十萬門人,跟屠雞宰狗,沒什麼區別。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家族修鍊:全員大惡人
上一章下一章

三百零七、獠牙盡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