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提前恢復

第四百一十四章 提前恢復

八月初。

天氣轉涼,靜室不再燥熱。

開著窗,涼風習習,連冰盆都撤了。

盤坐在軟塌上的楊辰猛然睜開眼,電芒一閃而逝。

他揮揮衣袖,長身而起。

修養的差不多了。

幾處大脈創傷,再過幾天,當能痊癒。

即便如此。仟韆仦哾

偶爾動動手,已經不會加重傷勢了。

「哈哈哈哈!」

暢笑聲起,謝安琪閃身進屋。

一雙藍寶石般璀璨的雙眼中,滿是驚喜。

「你……可以行動了?」

楊辰有些愧疚。

十天前,他就能行動自如了。

可為了釣魚,愣是瞞住了所有人。

偏偏,自那個武皇中期的黑影人來過一回。

再也沒有傻大魚上鉤,真是白費心機。

「師姐,害你擔心了。」

「我的傷勢,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謝安琪難以置信地道。

「老七不是說,沒一兩個月,你別想下床么?」

「這……你這恢復力,也太嚇人了。」

楊辰思施施然上前。

抱住謝安琪,閃電般擒住她的檀口。

深吻良久,兩人才依依不捨地鬆開。

「老七怎知巔峰之上的恢復力?」

謝安琪帶著幾分嬌喘,媚眼如絲。

「可拉倒吧!」

「大白天的,你正經點。」

「沒好徹底了,不準胡思亂想。」

前院傳來一陣喧囂。

很快,司馬飛燕就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

「哎呀?」

「楊辰,你能站起來了?」

「恢復得不錯嘛!」

「安琪姐,他是不是欺負你了?臉紅紅的?」

「哦哦,我知道你們明教有一種特別厲害的功法。」

「小霜兒就試過。」

「奇怪,你沒受傷啊,怎麼也……破身了?」

「難道……你還能協助楊辰療傷不成?」

謝安琪早就聽楊辰解釋過了。

什麼見鬼的功法?

那不過是給破身找的借口。

她連忙起身。

「你們聊,我去沏茶。」

司馬飛燕的星目中滿是懷疑。

謝安琪挺慌亂的呀!

也是,女子破身,這輩子還能再嫁別的男人么?

偏偏,楊辰還是個太監。

給不了人家真的幸福。

想到此處,這丫頭就忍不住埋怨了。

「楊辰,你太過分了。」

「小霜兒被你破了身子,那是逼不得已。」

「當時,她被重創了嘛!」

「可安琪姐……你這樣,真是不負責任。」

楊辰摸著鼻子很不好意思。

小爺哪裡不負責任了?

小霜兒咱要了,謝安琪也不會放過。

咱是那種拔槍不認的人么?

「你別胡說,有些事,你個小丫頭……不懂。」

「就別胡亂干涉了。」

司馬飛燕挺胸叉腰,凹凸有致的身材暴露無遺。

「本公主都十八歲了。」

「哪裡小了?」

楊辰望著她鬢角邊的一朵白色小花。

甲胄之外,還披著素白的外衣。

這丫頭,在守孝呢。

楊辰壓下心頭的漣漪。

不去胡思亂想。

最大的敵人司馬銘死的莫名其妙。

楊辰前身帶來的負面仇恨,早就煙消雲散了。

在他眼中,司馬飛燕跟他老爹,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什麼國讎家恨,絕不能混為一談。

「好啦,別糾結這個。」

「三師姐的情況特殊,你別瞎猜,搞得人家多難為情?」

「你來找我幹啥?」

「上京里的人馬,要撤出來了?」

司馬飛燕趕緊收攝心神,談起了正事。

她其實不想撤出西城、南城的。

自家軍隊守著一個月,也能多分一月的稅。

韓扣扣不解囊都不行。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

「皇叔倒是派了幾波人,旁敲側擊地建議。」

「讓我撤出來。」

楊辰笑道。

「憑什麼呀?」

「他還沒有拿下洛陽,當上攝政王呢!」

「要撤可以。」

「咱們兩方都退出上京。」

「讓老魏或者王子韜作為第三方,去維持京中治安。」

司馬飛燕道。

「王子韜和折可述要帶人返回西北了。」

「聽說西域的回鶻人蠢蠢欲動,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剩下的西軍,怕是守不住橫山一線!」

真是多事之秋。

幾十年前,回鶻人就佔了大周的河套平原,還有河西走廊的瓜州,涼州等地。

當時,大周朝廷忙於應付強勢崛起的遼國。

只能不斷地收縮兵力。

西軍得不到支援,退守西寧、銀川、會州和西安州一線,都超過三代人了。

「西軍的勤王軍損失慘重。」

楊辰道:「但禁軍的大批鐵甲,甚至重騎具甲都落到了他們手裡。」

「我聽說絕大多數荊襄,四川路的官兵也願意跟他們走。」

「湊夠十萬精兵沒問題。」

「這樣,把飛燕軍的戰馬送給王子韜四萬匹。」

「他自己也有一些。」

「天氣冷了,再送他們一批棉織品。」

「讓他武裝起一批強悍的鐵甲騎,好好教訓一下回鶻人。」

司馬飛燕有些心疼。

她是個有大局觀的人。

王子韜急於西返,也是為國征戰。

遼國大軍還佔著河東,河北路呢。

回鶻人又來湊熱鬧。

如今的大晉朝堂,神器無主,百廢待興。

根本沒辦法給西軍提供有效的支援。

唯一能做的。

就是讓他帶走過萬套重騎具甲,五六萬套步人精甲了。

司馬銳雖說眼饞了好多天。

可他也不敢強行截留。

好歹西軍要替中原擋住西大門呢!

要是回鶻人長驅直入,破了陝西路。

中原豈不是要雪上加霜?

一路強敵就夠難以招架的了。

再來一路?

簡直是自己找死啊!

西軍在橫山一線布置了幾十年,城寨連綿。

回鶻人幾乎都是騎兵,可沒遼人那麼多替死鬼漢兒軍。

守陝西路,必先守橫山。

如此有利的地形城防不用,豈不是傻子?

司馬銳當然看得清這一點。

「給四萬匹戰馬?」

「我還打算派羅成,程義雲過江,支援秦武他們呢!」

「那……戰馬就很緊張了。」

「一人一騎的話,根本無法出遠門。」

楊辰擺擺手道。

「事有輕重緩急嘛!」

「王子韜,折可述都是忠勇良將。」

「西軍替咱們中原守國門呢!」

「你父皇要是還活著,也會大力支持。」

「可惜,現在的朝堂一窮二白。」

「東宮不出頭,還指望誰?」

「司馬銳?他不下絆子,就算顧全大局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假太監:從攻略貴妃開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假太監:從攻略貴妃開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四章 提前恢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