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清靈藥水和狄列夫威(求訂閱~)

第三百四十七章:清靈藥水和狄列夫威(求訂閱~)

,網游之超神馴獸師

狂劍和銀色時光上船之後,得知npc也會受幻象的影響,所以對蘇明規範船員生活,帶着船員們喊口號這種事情也並不感覺到奇怪。

船隻還是要靠npc相互協調才能行動的,要是npc都瘋了,那就不用玩了,他們倆把蘇明的行為看作是「任務需要」。

相比較下來,還是蘇明跟蕾爾訓練過程讓他們更加驚訝,他們倒不是不能理解蘇明訓練的目的,只是覺得整個過程太過殘忍了些,沒有了寵物幫助,只靠一把魔法匕首與蕾爾戰鬥的蘇明,幾乎是單方面的受虐……

狂劍和銀色時光靠在甲板的欄桿上,看蘇明一次又一次的被擊飛。

蘇明每飛出去一次,銀色時光嘴角都會扯一下,彷彿被打的不是蘇明,而是他一樣……

思路客

銀色時光轉頭問狂劍:

「他是馴獸師,有沒有必要做到這種程度啊。還把史詩裝備脫了,你說這算是負重訓練嗎?」

「怪不得他在島上還能正常戰鬥,應該是習慣了吧。」狂劍盯着在訓練的蘇明,心裏蠢蠢欲動,他也想要試一下。

銀色時光翻了個白眼,覺得這種事情不合理:

「疼痛這種東西,真的能習慣嗎?」

他看到狂劍走向蘇明,便喊:

「喂,你幹嘛?」

「我也去試試。」

就這樣,狂劍也加入了挨揍的行列,銀色時光就在一旁奶狂劍,幫着他恢復,狂劍並不能堅持很久,他的韌性不如蘇明,不過,相信他下次遭遇戰鬥,也不會受點傷就逃跑了。

銀色時光自己是沒有意向挨揍的,但是拗不過蘇明和狂劍的勸說,最終同意和狂劍pk,被打了兩頓之後,說什麼都不肯戰鬥了……

訓練這種事情並非適合每一個人。

————

從韋沃島到布魯斯島,說是只有一天路程,但那是在蘇明不停的使用迷蹤行航的情況下,實際上要用的時間要長些,到第二日下午,才抵達布魯斯島。

在布魯斯島附近的海域,烏雲散開,海面變得十分平靜,難得出現了一個晴天。

布魯斯島是一個比較大的島嶼,蘇明在瞭望台拿着望遠鏡眺望,發現還有碼頭、房屋等文明活動的建築。

「在神秘海域中,居然還有定居點?是人類嗎?」

蘇明驚訝,他心想,如果定居點裏居住的是人類,一定是想到辦法解決神秘海域幻象的影響才能長久的居住在島上,說不定可以找到解除幻象的方法,沒有的幻象,那在神秘海域中的活動就輕鬆多了。

布魯斯島碼頭的船隻都是小漁船,海豚號和它們比起來簡直是龐然大物,因此海豚號進入碼頭之後,在碼頭勞作的原住民們驚慌地逃走了。

蘇明帶着船員們走下船,攔住了一名男性原住民。

「不要殺我!」男性原住民直接求饒,說的話蘇明他們也能聽懂。

周圍的其它原住民見有人被抓,都停住了腳步,拿出魚叉之類的武器包圍蘇明,跟在蘇明身後的船員們見狀便抽出了劍刃,一時間火藥味很濃。

但打起來,肯定是蘇明這邊能輕鬆取勝的,這些原住民的等級都不超過20級。

「我們沒有惡意。」蘇明示意船員們放下武器,調解說,「我們來就是想問一下,最近是否還有其他船來過這座小島?」

原住民們竊竊私語,最後有一名男性站出來說:

「你放了他,我帶你去見島主。你最多帶一個手下過去。」

蘇明同意,將攔住的npc放了回去。

原住民們收起武器,剛才站出來交涉的原住民示意蘇明跟他走,蕾爾作為陪同,跟在了蘇明身後,其他人就留在原地。

————

蘇明跟在原住民身後,走入島上的村莊,村莊很原始,沒有很先進的建築和工具。

村子裏除了曬著的小魚乾、漁網之外,最多的要數一座座戴着面具的凋像了,幾乎每家門前都會放一個,好像門神一樣。

「你叫什麼名字?」蘇明跟帶路的人搭話。

「尼普。」

「你一直居住在這座小島上嗎?」

「恩。」

「這些凋像是誰?」

「狄列夫威大人,他庇護我們能出海打到魚,不受危險的怪物襲擊。」

「那你們會看到幻象嗎?」神秘海域的天氣放晴之後,蘇明觀察過船上的情況,大家的精神並沒有跟着天氣好轉,應該還是會受到幻象干擾的。

「什麼幻象?」尼普反問。

尼普很真誠,問什麼答什麼,他不知道應該是真的不知道。

「沒什麼。」

村莊並不大,蘇明跟着尼普很快就島主家,就算是島主的家,也跟普通島民的家沒啥差別,唯一有些不同的,大概就是門口的凋像特別大了,有三米多高,還有一些npc在跪拜這具凋像。

跪拜凋像在尼普看來應該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他都沒有和這些人打招呼,就直接戴着蘇明,到了村長家裏。

樓上走下來一名精瘦的老人,他看到外來者,有些驚慌,尼普小跑過去湊在他耳邊,竊竊私語了兩句,就退到一邊了。

島主走到蘇明面前,說道:

「你好,遠道而來的冒險家。我叫特曼,是這座島的島主,關於你的來意,尼普已經跟我說過了,在兩天前,確實有一艘大船來過,他們現在去找狄列夫威大人了,你們要找他們的話,我可以給你們一張地圖。」

蘇明意外,這進展順利過頭了……他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做,就得到了如此具體準確的消息……

其實特曼也不是沒想過給上島的人使點絆子,只是他之前使絆子時,被斯瑟達海扁了一頓,島上的居民都被殺了幾個,他現在就不敢對外來者使用武力了,只想儘快把蘇明他們打發走。

「遠嗎?」蘇明問。

「如果你們的船隻夠快,現在出發,今晚就能到。」特曼猶豫了一下,又說道:「不過最好還是明天早上再去,狄列夫威大人不喜歡在睡覺的時候被打擾。」

在兩邊都惹不起的情況下,特曼還是選擇不惹狄列夫威。

蘇明好奇地問:

「狄列夫威是誰?」

「請尊稱狄列夫威為大人。」特曼說:「他是附近群島的保護者,是海神在人間的代言人。」

蘇明點點頭,表示知道了,這個狄列夫威,可能跟繆彌一樣,是某一地區的關鍵npc,如果消息沒差,那狄列夫威應該很強大,那隻無相魔要尋找的寶珠,可能就是被狄列夫威保管着。

「麻煩您給我一份去找狄列夫威大人的地圖吧,我明天早上就去找他。」蘇明說。

特曼點點頭,跟蘇明說道:

「我會為你們準備豐厚的晚餐,希望你的手下不要傷害島民,」

「肯定不會的,晚餐也不必了,我們在船上過夜就好。」蘇明笑着說:「不過我可能會在島上閑逛一會兒。」

他想找找看島上有沒有boss,像這種玩家初次涉及的地圖,都會有很多boss活着,蘇明現在獨自對付暗金以下的boss都很輕鬆。

可以多打一些裝備備着給小黑吃。

「請便。」特曼強調:「不要傷害我的島民就行。」

特曼是一名負責的島主。

蘇明答應下來,準備離開的時候問了特曼關於幻象的問題,特曼問了蘇明船上的人員數量后,給了蘇明相對應人數的藥水。

清靈藥水:服用后,玩家、不超過40級的戰鬥職業npc,不超過大師級的生活職業npc可免疫「神秘海域」的幻象影響。維持24小時。抗藥性:1。

清靈藥水裝在玻璃瓶中,呈粉紫色,十分夢幻。

蘇明得了藥水,大喜過望,這正是他最需要的。

「請問這種藥水還有多麼?或者說您知道它的製作方法嗎?」蘇明問。

特曼搖搖頭,說:

「藥水有多,但是我不能再給你了,你明天要是見到狄列夫威大人,可以向他索要,製作的方法也是掌握在狄列夫威大人手裏。」

蘇明覺得島上的人都特別誠實,和他有得一拼……

謝過特曼,拿走找狄列夫威的地圖之後,蘇明就和蕾爾回海豚號了。

————

蘇明回到海豚號上,就把清靈藥水發了下去,讓船員們喝了。

喝掉藥水之後,船上迸發出喜悅的哭聲,隨之而來的就是無盡的疲憊,他們太久沒睡覺了,精神恢復正常,就撐不住了。

蘇明就讓他們都回去睡覺了。

在分發藥水的時候,蘇明特地詢問了他們誰有大師級的生活職業,最後只發現格來尼是宗師廚師,不過格來尼在蘇明的幫助下,受幻覺影響已經不深了,可以不依賴藥水。

狂劍、銀色時光喝下藥水之後,也是準備下線休息了,他們身上的詛咒相對於「追尋明天」來說,倒不是那麼難以忍受,先前只是因為幻覺的關係才睡不好覺。

利奧、蕾爾兩人都超過40級,所以清靈藥水對他們沒用,要想其它的辦法。

月亮星星升起來,蘇明心中的一塊大石頭放下,他打開論壇,照例尋找維納斯小號發的貼子,準備點贊時,他忽然發現,今天維納斯發的貼子內容有些不同。

之前幾天,維納斯都是發一些無意義的字元或者表情,但是今天,維納斯發了「還有四天」四個字。

蘇明很快就理解了維納斯的意思,他心想:

「是說這種詭異的狀況還有四天的意思嗎?」

算算時間,蘇明在神秘海域,待了快有2個星期了。

「等維納斯姐姐回來,就可以開賣『生物腐蝕藥水』,如果明天能夠見到狄列夫威,拿到清靈藥水的配方,應該也能賣的很好吧,玩家想要進入神秘海域探險,這種藥水幾乎就是必須品了。」

跟維納斯待久了,蘇明對藥水市場的敏銳度也有所提升。

點完贊,蘇明跟蕾爾和利奧交待了下,就下船去島上找boss打了。

————

一座無名小島的無名宮殿中。

狄列夫威斜靠在王座上,他和布魯斯島上那些猥瑣的凋像完全不同,他身上的肌肉如同大理石凋像一樣完美,長著藍發,木製的呆板面具斜掛在腦袋右側,完全是美男子的形象。

在王座兩邊,一個侍女給他捏腿,一個侍女給他揉肩,十分享受。

在王座下邊,特曼匍匐跪地,不敢抬頭。

特曼是來報告蘇明要上島的消息的,他靠着傳送陣,比蘇明早一步到達了狄列夫威所在的宮殿。

「也就是說,你又把我所在位置告訴了別人?你這樣三天兩頭把蒼蠅往我這裏趕,特曼,我覺得布魯斯島的島主該換一換了……」

「狄列夫威大人,我也是沒辦法啊,他們的實力太強,布魯斯島的島民們完全沒有反抗的能力。」特曼說:「不過,這次來的人,應該要比之前來的人要好一些,他們把島上一些經常騷擾島民的怪物擊敗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我會處理的……」狄列夫威說:「最近神秘海域的船隻應該會變多起來,你要是再遇到從神秘海域來的人,可以用清靈藥水跟他們換取貨物,一瓶藥水,換他個5、6百條魚吧。」

狄列夫威說的這個價格,大概相當於是50、60金幣。

「啊……」特曼頭上冒出冷汗,說:「我昨天剛送出去了五十瓶。」

狄列夫威十分無語,神秘海域裏的原住民們實在是太久沒接觸外界了,五十瓶葯都要大驚小怪的……

他揮了揮手,說:

「沒事,你再去領吧,藥水多的是,你不要想着多換魚就把島民們的那一份給剋扣了,被我發現了直接宰了你,知道嗎?」

「是,我不敢。」

特曼離開之後,狄列夫威離開王座,走到宮殿外,他凝視遠方,身前出現兩團水霧,水霧中播放着不同的場景。

左邊的水霧是蘇明的海豚號包裹在迷霧中,飛速前進的場景。

「幽靈海盜團的詛咒嗎?」狄列夫威挑了挑眉,「因為海盜王的消息,最近域外來的海盜的確變多了,可惜沒幾個能挺過去的。」

右邊的水霧顯示的是海底的一處遺跡,在廢棄的建築中,無相魔斯瑟達和追尋明天正在裏邊轉來轉去的。

「真是廢物,都兩天了,還沒有找到我母親墳墓的位置……」

狄列夫威就是韋沃島山洞壁畫上那名女子的孩子,而那隻海怪就是他的父親。

由於種種原因,狄列夫威與海怪父親的關係並不好,所以海怪死後,沒有把它最重要的「海洋之星碎片」交給狄列夫威,而是把碎片埋到了妻子的墳墓中。

狄列夫威就如同海怪所預料的一樣,因為尊敬母親的緣故,一直沒有狠下心去盜取碎片,不過最近神秘海域中的各種勢力活動的越來越頻繁。

許多徵兆都表示神秘海域的統治者「海洋雙子星」即將蘇醒,神秘海域中的幻覺,都是雙子星夢裏的呢喃。

它們一旦蘇醒,就算是狄列夫威這樣的一方霸主也要屈居人下,所以他們肯定是要反抗的。

用來反抗的主要道具,就是海洋之星碎片了,只有掌握海洋之星碎片,才能不受海洋雙子星影響,繼續統治或者庇護自己領地中的子民。

不過,也許是因為時間太過長遠,狄列夫威忘記了自己老媽墓穴的具體位置,只記得大致的方位在特拉圖遺址……

他大可以暴力破壞特拉圖遺址,強行找出母親的墳墓,但是那樣會連帶着損壞母親的墳墓,這就不能讓他接受了。

「該死的海馬,埋個人搞得跟迷宮一樣,做你兒子真倒霉……」

狄列夫威抓了抓頭髮,再次看向被迷霧包裹着的海豚號,心想:

「希望你們聰明一點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網游之超神馴獸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網游之超神馴獸師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四十七章:清靈藥水和狄列夫威(求訂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