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4. 第52章 他們可都是跟我1起出生入死過的兄弟啊

第52章 他們可都是跟我1起出生入死過的兄弟啊

作者:

在那一桌子殘羹冷炙被龍堡僕人們撤下后,空曠而威嚴的龍廳之中,響起封神之龍利休斯的迴音:

「我相信你在來見我之前,已經去了解過何為演變戰爭,但僅僅依靠外面那些捕風捉影的信息,多半還不夠了解其本質,霍格。」

「是!主人。」

在泰德稍顯疑惑的目光中,便見那名豺狼人管家從黑暗廊道中推出一部大的驚人的魔法卷冊,開始耐心的向泰德講解其由來與其存在的意義。

翻看托瑞爾的文明發展時,就可以在字裏行間看到一個極其普遍甚至泛濫的現象,那就是......血親復仇:

如果某人的親屬被殺害或以其他方式受到侮辱、侵害等,他就應以類似的方式向施害者本人或其親屬加以報復。

而無休止無限制的血親復仇,必將造成損害加深已經無法彌合的裂痕,甚至是導致某個政權分崩離析的導火索。

直至當權者們漸漸發現了癥結所在,在不斷的利益妥協之下演變出了可以使用接受賠償的辦法來了結這段恩怨。

正如某句諺語:「要麼接受長矛,要麼收買長矛」,而當事人有權加以選擇。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為了談不攏的利益而做出妥協,尤其是當雙方都自認為自身背後的勢力已經不弱於對方時,往往便意味着一場戰爭的開始。

正所謂戰爭是政治的延續,而政治是利益的延續。

可一旦打響真正的戰爭,雙方便像是上了牌桌上的賭徒,誰也不知道這場賭局會演變成怎樣的地步,又會不會有其他眼紅的賭徒參與進來,以至於最後所有人都淪為輸家。

那麼有沒有一種更好的辦法,既約束這種爭端的擴大,又可以有效鍛煉軍力並將其展示出來呢?事實上無論哪個世界都做出這方面的嘗試。

便如同泰德曾經所在的藍星就有不少例子,比如唐朝的馬球,最初的目的便是因為匈奴的進犯,用於騎兵軍事訓練。

托瑞爾同樣也有用多人競技場、小規模的軍事演練乃至以一個小國為戰場的『代理人戰爭』來解決爭端的案例。

直到耐瑟位面戰爭的開拓,這種『決鬥』的升級版,演變戰爭出現了:

正如沒有人在探索一個未知位面之前知道它的全貌一樣,為了公平起見,事前會有至高之塔派出的中立代表分別投擲骰子,以決定這個『位面戰場』的各項參數。

作為見證者的魔法女神,則會在當天直接利用魔網的許可權對一座浮空島施以馬文的世界編織術,整個浮空島將以這些參數自動隨機生成為一個微縮版的『位面』作為這場演變戰爭的舞台。

而在此之前,戰爭雙方在面對這個未知的戰場時,便要開始進行這場戰爭的準備:

『開拓騎士』的選擇,投入兵力的多寡,人員種族的選擇,裝備裝配級別,投入的補給資源,這一切都可以是未知的,也可以是雙方約定好的。

經由時間的推移,演變戰爭發展到現在,各項規則已經趨近於完善,也成了耐瑟帝國各大勢力解決爭端摩擦的選擇之一。

歸根結底,它解決了一個行業痛點:

那就是這場『戰爭』,不僅僅是兩名對決者之間的爭端,也不僅是兩隻開拓軍隊的戰爭,同樣比的,是矛盾雙方的可投入資源,是綜合實力的一場比拼。

這才是演變戰爭的本質。

聽到這裏,泰德若有所思。

這時便聽到高台上的老龍開口道:

「好了,

泰德,說出你的決定吧。」

泰德頓時有些意外,「你們都已經準備到這個份上了,我難道還有拒絕的可能嗎?」

「當然。」

「嗯?」這一回泰德是真的愣住了,這條老龍有那麼好說話?

「正如我所說的那樣,這是由戰神殿主動提出的,而我同樣沒有當場答應下來,所以這場演變戰爭的最終決議,取決於你自己。」

利休斯用一種莫名的目光看着泰德一眼,繼續道:

「目前你的成長速度甚至有些超出我的預料,所以這種試煉的機會對你來說,確實早了一些。」

「但你要知道,往後真正的位面戰爭,無論其複雜性、未知性還是烈度,都只會比這高。」

「所以在我看來,這種可控的有限性戰爭,不失為一場體驗的機會。」

「當然,如果你表示拒絕,大不了,等仲裁院的結果出具,我賠一筆錢就是了。」

泰德微微眯起眼睛:「可據我所知,這場試煉戰爭已經鬧的滿城皆知了,這種時候拒絕,豈不是很丟臉?」

「我這輩子丟過的臉可不少,尤其是在異性面前,可你要知道,不要臉,有時候,也是一種強大。」利休斯不以為意的笑道。

「......」泰德對這頭無恥的老龍實在無言以對。

他深吸口氣,認真問道:

「那麼,你又準備在我身上投入多少呢?」

「只會比戰神殿多。」

泰德額前的鱗片變得細密起來:「那可是一個戰神系。」

而且很明顯,對方對這場洗刷恥辱的戰爭志在必得。

他有些想不通,在面對這樣一個強大的神系,利休斯的底氣何在。

「正因為它是戰神系。」

「為什麼?」泰德百思不得其解。

便聽到利休斯淡淡說道:

「據我所知,戰神為了衝擊偉大神力窮兵黷武,這些年在諸位面上的投入可不少。」

「有這個前提下,他在這場為了面子上的仗,祂的投入就註定是有極限的。」

說道這裏,他又看了眼泰德,笑道:

「但我們,不一樣。」卻沒說哪裏不一樣。

「泰德,你要知道,在你的背後,同樣站着我,站着阿祖斯和薩弗拉斯那兩個老混蛋,還有魔法女神莉雅。

「你的背後,同樣站着一整個魔法神系。」

眼見泰德已然有些意動,老龍丟出了最後的砝碼:

「我可以給你足夠的資源先造一座浮空塔出來。」

「事後,它就是你的了。」

泰德伸出蛇一樣的舌信子舔了舔嘴角,昂首直視着利休斯:

「可這終究是要上戰場的啊,還不是我一個人,要知道,無論是那名獸人,還是一直跟隨我的狗頭人和卓爾。

「他們都是跟着我在幽影海古城一路出生入死過的戰友和兄弟啊。」

「噢?」利休斯微微眯起眼角。

「但這終究是為了我們利休斯家族,為了我們魔法側的榮譽而戰。」

「所以,讓我們打這一仗也行。」

「得加錢,至少得有足夠的護具保證他們一定程度上的安全。」泰德有些擔心這條老龍只拿自己這些不太上的了枱面的眷屬們當炮灰。

「成交。」

利休斯一揮爪:「霍格,帶他去我的寶庫。」

「是!我的主人。」一旁的豺狼人霍格望着眼前自己侍奉的藍龍家族新老兩代達成協定的一幕,心頭莫名寬慰。

但是他隨即浮上一種奇異的感覺,如此生死相托、牽涉整個神系利益的重大決定,雙方竟是在寥寥幾句中便迅速促成。

這對父子,還真是默契啊!

只是在身形退入黑暗中前,依舊忍不住看了眼泰德,目光有些複雜。

此時此刻的這位少爺,恐怕還遠未知道,利休斯大人乃至整個魔法側神系,準備在這場即將到來的演變戰爭中,在他的身上,投入多少。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