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4. 第60章 2位姐姐 開個價吧

第60章 2位姐姐 開個價吧

作者:

次日,泰德僅憑自己竟是真的造出了一座法師塔的傳聞,便自和平女神埃達絲的口中傳遍了耐瑟帝國上下,引來一片驚嘆。

當然人們對此事同樣褒貶不一,有讚歎泰德年輕有為的,甚至很可能是整個托瑞爾最年輕的法師塔製造者,同時也刷新了製造法師塔的施法等級。

但同樣也有很多人表示這種成就根本毫無意義可言:

直接搬空了封神之龍的一座寶庫,以此海量的財富為基礎,誰上不行啊?這簡直就是對耐瑟物資與教培資源的公然浪費。

與此同時,前段時間還有個『新聞』引起了公眾的興趣。

也許是因為之前浮空塔的情報讓戰神殿產生了威脅感,想要為裝備紅騎士與麾下紅隼騎士團採購一些新式裝備,結果愕然發現,整個耐瑟帝國境內但凡精良級以上的戰士騎士鎧甲、長劍、魔法武器、攻城器械全被採購一空了......

都不用問,全被魔法側的三名神祇及其麾下的施法者們買乾淨了,不僅如此,他們不幹人事的傢伙還早在演變戰爭達成之前,便已經與各大神殿乃至家族簽訂了供貨協議,直接將未來一個月內的所有位面的貨運吞吐量全部壟斷了,一時間,『耐瑟鐵貴』,而有主的武器庫存那也是隨之水漲船高,就等著戰神殿這個冤大頭伸頭來宰了。

據說當晚,依舊在不斷演練著進攻策略的紅騎士遣散了眾人,獨自一個人抱著只木箱沉默了許久。

而於神殿中觀享決鬥的戰神坦帕斯當場摔碎了酒杯,一聲怒吼更是讓不少僕從當場暴斃,魂歸神國。

當即引來不少神祇的唏噓:坦帕斯近年來連續挑釁魔法側,實在與過往『穩重』的作風不符啊。

關於戰神坦帕斯的崛起在眾神乃至一些神眷間都不是什麼秘密,傳言這位戰神於當年那場慘烈的神系戰爭中並未參加任何神戰,直至同為戰神的卡拉芶斯幹掉了所有競爭者后坦帕斯才跳出來向其發出決鬥邀請,最終於決鬥中擊敗對方從而取得了今日的地位。

甚至有人總結出了坦帕斯這位『穩重之神』這些年來成功的獨家秘訣:

當沒有好處的時候,兩不相幫,所以坦帕斯贏了;

當有好處的時候,兩邊下注,所以坦帕斯又贏了;

當只能選一方的時候,誰贏幫誰,所以坦帕斯還是贏了;

甚至有個傳說,當坦帕斯神臨戰場時,若其騎著白色母馬維若絲意味著這支軍隊必勝,騎著黑色公馬代羅斯則預示著戰敗,所以這位戰神大部分時候都選擇一腳踩一匹馬,有效避免了飛龍騎臉都能輸的情況。

正因如此,戰神戰無不勝。

而這些年來,戰無不勝的坦帕斯同樣與眾神間保持了若即若離的聯繫,既沒有構建任何一位足夠穩固的長期盟友,也從不與任何神力高於或是持平於祂的神系交惡,一直將所有精力都放在了位面戰爭上以戰爭拓展祂的神職神域。

因此包括利休斯在內的神祇都開始懷疑這位戰神怕不是想要藉此衝擊偉大神力。

但很明顯,坦帕斯並沒有成功,甚至近十多年來於位面戰爭的開拓進程上還有所減緩。

而這近七年屢次縱容下屬神眷挑釁魔法側,便顯得有些不可捉摸起來。

畢竟無論如何,戰神系與魔法側實在沒有太多交集點,這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但無論如何,開弓便沒有回頭箭,這場令整個耐瑟津津樂道惹人矚目的演變戰爭,

終於就要拉開帷幕了。

演變戰爭前夜,泰德沒有急著前往女神神殿報道,而是讓兩隻卓爾護衛從市場上一人抗了頭嗷嗷叫的母豬來到了風暴堡壘的那座地下練習場,接著揮退了兩名有些好奇的卓爾眷屬,自胸前鱗片間掏出那塊許久都沒見過光的密瑟能核碎片放在血色的法陣中心,便將兩頭喋喋不休的母豬給咔嚓了。

地下練習場,當即響起泰德那抑揚頓挫的深淵禱語。

沒過一會兒,一道迷你的深淵之門便於那塊阿科菲辛女士的造物上騰空而起,立於虛空。

「六臂蛇魔娜斐塔莎,輝耀修女薇薇安娜啊,聽從我泰德利休斯的召喚吧!」

隨著泰德口中的深淵禱語結束,深淵之門先是寂靜了片刻,好半響,先是一道灰影徑直撲入一頭血肉模糊的母豬體內,轉眼間便血肉乾癟,借住那弱小的宛如螢火的野獸靈魂出現了一個還沒泰德高的身影。

還未完全成型的她剛要順道吞噬另一頭豬,卻是被另一道尾隨其後的灰影佔據了,前者當即避之不及的躲開,化作一條長著六條玉臂蛇尾的美人,警惕的望著後者與泰德,吞吐著蛇通道:

「你果然還是從卡戎那兒得到了我的真名,只是我怎麼也沒想到,你居然敢以自身召喚我,可你真以為,給我一具羸弱不堪的身體,你就安然無虞了嗎?」

泰德還未來得及開口,另一條凝聚成形的輝耀修女便打著哈切道:

「哎,娜斐塔莎,你如果總是喜歡這麼虛張聲勢,以後哪個異性會瞧的上你喲,喏,我們現在頭頂上不到百米的地方,就睡著一條龍神,你覺得人家會怕你一個小小惡魔化身的威脅嗎?」

「哼!他總不可能一輩子呆在這裡。」娜斐塔莎扭過白皙的脖頸道。

「不過確實,你這條小藍龍也真是乾的出來,這恐怕是我屈尊最恥辱的一場降臨了,居然敢用兩頭母豬來當我們的祭品.....你這是在暗示什麼下作變態的想法嗎?」

輝耀修女一邊嫌棄著,便本能的施展了一個魅惑之眼。

可泰德卻是對她的媚眼『無動於衷』,卻見其額頭獨角上浮現出一串華麗而神聖的金色魔法符文,於夜色下流光閃爍。

「居然為了防備我的魅惑還專門進階了雕皮之龍!」

這個結果當即讓微微安娜不滿起來,可旋即又來了興趣:

「咦,我印象中那些雕皮之龍都跟紅袍光頭的魔紋一樣醜陋,你是怎麼弄成這樣的?」

泰德笑了笑:「那就是錢和選材的問題了,強不強只是一時的問題,帥不帥可是一輩子的事兒。」

輝耀修女微微安娜忍不住對泰德翻了個白眼:

「哼!小小年紀就這麼在乎魅力,以後可得離你遠點兒,說說吧,這回又召喚我們過來做什麼,你要是不給你薇薇安娜姐姐一個說的過去解釋,你這輩子都別想讓我響應你的召喚了。」

泰德眼見這兩頭惡魔果然都『老實』了下來,當即露出一個魔鬼般的笑容:

「實不相瞞,此次將你們召喚而來,的確是有事相商。」

「我即將與人展開一場演變戰爭,想請二位上場助助興。」

「尤其是薇薇安娜姐姐,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向偉大而美麗的美坎修特陛下,借點兵。」

「兩位姐姐,開個價吧。」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