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修仙就是這麼科學
  4.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戒心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戒心

作者:

財富動人心,對於修士而言,強大的功法等同於資源,也就等同於財富。

神足通傳承,這是千葉寺神通傳承中的一種,也是覺遠佛陀獲得的傳承。

平時覺遠佛陀身旁總是有羅漢暗中保護著的,難得這次的大戰,被李元霸斬殺,那麼神足通傳承有一定概率落在了李元霸的手中。

呂長老是金丹期,可他也是有野望的,他對於元嬰期都追求的神通是極有貪念的。

雖說傳言中各種神通的傳承都極難,千葉寺數百年才出一個傳承神通的弟子,但哪怕萬分之一的機率,只要將神足通傳承握在手中,總會有這一絲的機會。

再說了,神足通即使自己無法領悟,那也是一份極其珍貴的資源,能夠換到大量的金丹期資源,供自身實力的提升。

涉及到了自身的發展,呂長老在宗門中保持的人設就不需要在乎了。

至於說殺不殺李元霸,那就要看李元霸識不識趣,萬一不識趣的話,就做的乾淨點,不能讓劍長老查出什麼來就行了。

好看的言情小說

「李師兄,千葉寺真傳覺遠的貢獻點為2400點!」執事這時處理好手續,向李元霸說道。

在場的修士有些聽說過覺遠佛陀名聲的,看向李元霸的眼神都變得畏懼起來,再不是因為其真傳弟子的身份而低頭了。

就是沒怎麼聽說過覺遠佛陀名聲的,也被這貢獻點驚住了。

這次任務的貢獻點是雙倍,那就代表着殺死覺遠佛陀的獎勵原本是1200點,而殺死一名築基後期的修士獎勵不過是800貢獻點。

兩相對比之下,就可以明白覺遠佛陀的實力是超過了築基後期修士很多的。

「呂長老,我先下去休息了!」李元霸向執事點了點頭表示感謝,又轉頭向呂長老告辭道。

「去吧!」呂長老微笑着擺了擺手道。

李元霸出了任務閣,他的靈念在儲物手鐲中收回,就在剛才他的靈念一直放在劍意佛珠上,只要呂長老有什麼異動,他就會立即激發劍意佛珠。

這是他面對金丹長老的底氣,至少能夠讓呂長老緩上一緩,給他向其餘金丹長老呼救的機會。

他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魔宗真是麻煩,隨時要小心各種危機。

一邊想着一邊走,他來到了一處空曠之地,此處就在關卡的山峰最明顯的位置,他將三十六隻陣旗布下走入其中。

他先是閉目盤膝調整了一番,將心神放空。

另一邊,本體李士明通過ibmz15將神足通步步生蓮的傳承圖『白蓮圖』通過本體的中轉,載入到李元霸的精神之中。

正坐着的李元霸只感覺大腦如同被一記重鎚擊中,他頭一昏再無法支撐身體,身體倒在地上。

海量的數據瞬間輸入,

他的頭頂上有着熱氣蒸騰,那是大腦使用過度的表現。

他倒在地上迷迷湖湖的過去了一個時辰,這才緩過勁來,直起身體用力的搖了搖腦袋。

論起精神,他大概與覺遠佛陀差不多,甚至覺遠佛陀還更強上少許。

頂級天才只要是從入門起就全力培養的,根基上的差距並不會太大,至少在築基期時,都修習頂級功法前提之下,彼此間的體質、精神、靈力都不會有多少的差距。

覺遠佛陀比李元霸的境界高,相對來說精神方面也就更強一點也是正常。

而覺遠佛陀接受神足通步步生蓮的傳承后,可是花費了數年時間,才將『白蓮圖』觀想成功,這其中千葉寺給予了極大的支持,更有着幫助他記憶的靈物,還有相應的梵文指導。

而覺遠佛陀數年時光觀想的內容,被本體ibmz15一息間傳給了李元霸,李元霸的精神一下子出現自我保護才會昏倒。

不過本體李士明是經過計算的,這樣的衝擊本體承受過一次,是最有發言權的。

雖然李元霸是吃了點苦,但是卻能夠讓李元霸短時間就學會『步步生蓮』。

你要去問問修仙界的任何一名修士,昏倒一個時辰不留後患就可以學習一門神通的入門功法,別說是不留後患了,就是受了可治療的傷勢他們也願意。

李元霸用力搖頭腦袋,他的大腦還處於混沌狀態。

又等了一柱香的時間,他才算是能夠思考了。

他感應到精神中的『白蓮圖』,臉上露出了笑容。

「值了,終於有了正常的保命手段!」他笑着自語道。

李元霸的實力還算不錯,『劍魔秘典』給予了他極強的防禦力與近戰攻擊力,遠程有飛劍攻擊,自身還能夠使用劍遁。

不過因為他的境界原因,讓他的劍遁速度只能是在同階中比較快速,跨越境界的時候,遇到專精速度的修士就難說了。

身體防禦力與近戰攻擊力,這是不得已才能夠動用的。

每一次動用都是極為危險的,誰知道敵人會不會有手段破開他身體的防禦,在近距離擁有同樣強大的戰力。

『劍魔秘典』給予他的防禦力,只能說抵抗住普通築基修士的靈器攻擊,但對於真傳弟子的攻擊,或者擁有強大靈器的修士,就無法抵禦了。

有了『步步生蓮』,他就能夠在速度上拉開與任何修士的距離,打不過就放風箏,放風箏還不行就跑。

另外,最為關鍵的一點,他算是個魔修,天生就與千葉寺是敵人,所以哪怕是他使用了『步步生蓮』,也不用擔心千葉寺來找他麻煩。

當然,他也清楚,『步步生蓮』的使用還是要謹慎,今天呂長老的態度很是古怪,他有種猜測是否就與『步步生蓮』有關聯。

心中想着,他將陣法重新修改,加大了內里的空間。

這陣法可以防止外人窺視,無論是靈念還是神念,就是此處的大陣都無法穿透三十六隻陣旗佈置的陣法。

李元霸站在地面,心神放在『白蓮圖』上,對於如何使用『步步生蓮』,從本體李士明那邊得到了共享。

他的身體離開了地面,腳下多了一朵白蓮,隨後接近百米處,出現了第二朵白蓮。

李元霸的身影在原處消失,出現在第二朵白蓮上,這也是他正常使用『步步生蓮』能夠達到的距離,這與覺遠佛陀的距離只差了一點,相差並不大。

掌握了『步步生蓮』,之前心中的擔心減弱了不少。

他沒有再多留,此時反而是戰場之上更加安全,他心中考慮以後盡量不要與呂長老多接觸了。

他靈念掃過,將所有的陣旗收起,身影一閃就出了關卡,向著戰場之中而去。

呂長老站在更高處,冷冷的看着李元霸。

他很看好李元霸的,但前提是不要與自己的利益產生衝突,他發出了一聲澹澹的冷笑,李元霸怎麼可能逃過他的手心。

當然,他要先嘗試從李元霸手中用築基期資源換來神足通傳承,若是李元霸拒絕,那麼就不要怪他心黑了。

從修鍊初始,魔修就是從不斷的殺戮與爭奪之中度過的,只要對自己有利的資源,怎麼可能放過。

他要在李元霸返回宗門前得手,否則回到宗門他也不敢在劍長老眼皮子底下動手,那與找死沒有區別。

李元霸使用劍遁趕路,他可一點不敢小看了千葉寺,千葉寺的佛陀手段可不弱。

這次他運氣不錯,才行了四十餘里,就感知到了前方激烈的靈力碰撞產生的波動。

他將劍遁取消,換上了飛行術,貼着地向著發出聲響的位置接近。

很快他就看清了戰場,十二名佛陀被圍在中心,外面十五名魔修不斷的攻擊著。

十二名佛陀防禦的極為巧妙,各自用防禦靈器結成了兩道防禦圈,一旦外圍防禦圈被破,內里的防禦圈頂上,讓同伴重新布下防禦圈。

這種配合在修士中是極罕見的,大部分時候修士都是獨自修鍊,少有修士願意完全相信其他修士。

至少森羅宗是不可能出現這麼多修士配合的,或許魔修會有個別好友,但要說魔修可以完全信任好友,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在外攻擊的十五名魔修,就沒有任何的配合,只是依靠着人數不斷施展各種手段,就是為了擊潰佛陀的防禦。

原本這個戰場並沒有這麼多兩宗修士出現的,初時也就是四名佛陀與六名魔修兩支小隊相遇的。

雙方誰也無法奈何誰,戰鬥吸引了附近的雙方修士,且越聚越多,魔修四處搜索戰場的多了一些,就形成了現在的局面。

「我要四個佛陀,其餘你們分了!」李元霸出現在戰場之外,他沉聲說道。

「你誰呀,竟然這麼大口氣!」有魔修不滿道。

李元霸沒有說話,而是看着魔修中的數位,這幾位都是認識他的,是與他一批前來的築基魔修。

「師兄,我們幾個沒有意見!」那幾位認識李元霸的魔修連忙大聲表明了態度。

其餘的魔修也反應過來了,幾位魔修中可是有着築基中後期的境界,卻對一名築基初期修士口稱師兄,這不用說是真傳弟子來了。

「師兄,我這破嘴不會說話,還請師兄見諒,此處由師兄處置才是!」那名開始不滿的魔修換了表情連聲說道。

「那就速戰速決,再引多些佛陀過來會很麻煩!」李元霸沒有將魔修之前的話放在心上,口中說道。

他手一揮,劍光帶着劍意衝擊向包圍中的佛陀。

「小心,來了真傳!」被圍的佛陀自然也聽到了魔修們的交流,他們彼此提醒道,實則是為自己鼓勁。

大宗門的真傳弟子,就沒有一個簡單的,強大的傳承秘法,威力巨大的靈器,加上多種保命手段,讓真傳弟子幾乎成了普通修士的噩夢。

劍光落在了一件袈裟靈器之上,這袈裟化成了一面金色牆壁,擋住了一片範圍,是十二名佛陀中防禦力最強的。

只是一擊,就讓袈裟靈器的主人面色大變。

「劍意,這是劍修!」他發出了驚呼。

第二擊第三擊,也就是一息多點的時間,劍光就連續攻擊了三次,這件品級不錯的袈裟靈器就失去了防禦效果,與主人脫離了聯繫,落在了地上。

那名佛陀也是一口鮮血吐出,當他想要拿出新的防禦靈器補上防禦缺口時,劍光已經近身。

十二名佛陀配合組成的防禦,確實是防禦效果極佳,每名佛陀只要將靈力集中守住自己的一角,就可以保證所有佛陀的安全。

但同樣的,這樣的防禦也是有缺點的,防禦被破而敵人的攻擊速度又足夠快的話,那麼所有配合的佛陀都會在短時間中失去保護。

劍光此時就如同最可怕的毒蛇,先是擊殺了袈裟靈器的主人,又在佛陀中穿行,連續擊殺了一半的佛陀,才有佛陀反應過來,將防禦陣形分散開各自防禦自身。

可這一切已經晚了,餘下六名佛陀,哪怕李元霸不再出手,-也無法擋住十五名魔修的攻擊了。

李元霸也沒有留手,劍光追上了一名佛陀,在那佛陀絕望的目光中,破其防禦靈器,滅其生命。

其餘的魔修也將其中五名佛陀圍殺,三名魔修圍殺一名佛陀,再不能快速解決戰鬥,也不配參與這場大戰了。

戰鬥結束,所有魔修都用敬畏的目光看向了李元霸,李元霸來到戰場,只用不到兩息的時間就打破了戰鬥的僵局,又連殺七名佛陀,盡顯劍修的恐怖。

李元霸點了點頭,他收起了四具佛陀屍體,他選擇的都是築基中後期的佛陀,沒有一位魔修對此有異議。

直到李元霸離開,這些魔修才開始商量如何分配戰果,這些已經與李元霸無關了。

在之後的幾天時間中,李元霸在戰場上縱橫馳騁,不斷斬殺着一名名佛陀。

他的劍意也在這種戰鬥磨礪中變得更加凌厲,似乎是殺修士太多,劍意中的殺伐之氣也極其濃郁。

甚至有一次他在對戰一名初期實力的佛陀時,劍意中的殺伐之氣直接影響到了此佛陀的心神,對方連反擊都沒有做,就身體僵直的被他一劍穿心。

李元霸儲物手鐲中的佛陀屍體越來越多,他的殺名也在戰場中傳播開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