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抱歉,小姐我只動手
  4. 第四十三章 為救蕭安,薛闌珊與母相認

第四十三章 為救蕭安,薛闌珊與母相認

作者:

房間中,錦繡換了乾淨衣裳躺在床上睡得深沉,金玉樓搭坐床邊看著她滿眼寵溺。

「主公……」黑鷹進門說話,金玉樓抬手示意他住口。黑鷹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錦繡,側身退後,金玉樓將錦繡身前被子向上拉了拉起身走到黑鷹面前小聲道:「何事?」

「回主公,薛闌珊求見。」

「她?」金玉樓邪魅一笑,並未感到驚訝然後道:「打發她走。」

「是。」黑鷹應聲退去,金玉樓再次將目光落到錦繡身上。

在院子中焦急等候的薛闌珊遠遠看到黑鷹身影,趕忙迎了過去。

「金玉樓呢?他為何不出來見我。」

「放肆!」黑鷹突然呵斥,嚇得薛闌珊身子一顫。

「九千歲的名諱也是你能叫的!」

「我……」薛闌珊嚇得不敢言語,黑鷹接著道:「薛姑娘,你要認清自己的位置。你不過是主公用來對付蕭安的一枚棋子。一枚棋子,你覺得主公需要理會嗎?」

「你……」薛闌珊氣得說不出話來,黑鷹轉過身,命令身旁暗衛「送客。」

暗衛走到薛闌珊面前,擋住薛闌珊視線。黑鷹向前走去。暗衛對薛闌珊道:「請吧!薛姑娘。」

薛姑娘對視上暗衛冰冷的眼眸,自知無法改變局勢,只能選擇離去。

走出千歲府大門,聽到暗衛關門聲。薛闌珊抬頭看向烏雲密布的天空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蕭安中毒雖是金玉樓設計陷害但是真正下毒的人卻是自己。若是讓蕭安知道,讓王府中人知道自己下毒害蕭安。那她跟蕭安這輩子都將再無可能。蕭安所中之毒自己最為清楚。這種毒名為七蟲七花來自江湖。此毒顧名思義,是由七種毒蟲七種毒草合煉而成。若想解毒必須先知道制毒之人用的是哪七種毒蟲哪七種毒草。不然貿然用藥不但徒勞無功還會加快毒發使中毒之人一命嗚呼。金玉樓設計自己跟他聯手,目的就是讓自己毒害蕭安。如今目的達到,金玉樓得償所願,而自己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不能訴。

「爹!或許爹有辦法!」

寄希望於薛庸的薛闌珊奔跑回府將事情始末完全告知。薛庸聽完指著薛闌珊抱怨「糊塗!你當真是糊塗!金玉樓魔鬼一般的人,你竟敢跟他做交易!」

薛闌珊自責落淚,薛庸生氣甩袖「毒害世子那可是殺頭大罪。若是你下毒之事傳了出去,不僅是你,我們整個薛府都要跟著陪葬。眼下若想保命,我們只有等著蕭安毒發身亡這一條路了。」

「不可啊爹!蕭安不能死,不能死啊!闌珊求爹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救救他才是。」

薛闌珊跪地懇求,薛庸心疼道:「爹知道你對蕭安的心意。又怎不想成全你。只是事已至此,為父也是沒了法子。」

「不如,爹去求金玉樓。或許他看在爹為太后辦事的份上會交出解藥。」

「求他?不過是自取其辱。你也不想想他既想讓蕭安死又怎麼會拿出解藥救他。為父是為太后辦事得太后恩寵,可是論親疏,金玉樓是太后的親侄子。而為父。說的好聽一點是太后的親信。說的難聽一點不過是太后養在身邊的一條狗罷了。」

「難道,真的讓我眼看他毒發身亡?」薛闌珊身子一軟癱坐在地上,薛庸扶起她道:「除非神醫現世不然絕無可能。」

「神醫」二字令薛闌珊瞬間想到一人。

「或許,她有辦法。」

「他?是誰?」

薛闌珊奔跑離去並未解釋,薛庸看著她遠去方向不禁擔憂。

禪房中,靜德正在打坐。房門突然被人敲響。

「師傅你睡了嗎?師傅。」

門外傳來薛闌珊喊話聲,靜德緩緩睜眼起身開門。看到靜德,薛闌珊「噗通」跪到地上,哭喊道:「娘,求您救救蕭安。」

這聲「娘」令靜德心中一驚,拳頭一握。手中佛串斷開,佛珠顆顆掉落。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靜德面色一沉,冷漠開口。薛闌珊掏出懷中玉牌道:「那日拜師,娘將此玉牌送與我。當時我只當這玉牌是娘交與我傳承之物,直到不久前,闌珊聽聞此玉牌來歷,這才猜出娘的身份。」

「玉牌來歷?是誰告訴你這玉牌來歷的?是你爹?」

「不。是金玉樓。」

「金玉樓!」

聽到金玉樓的名字,靜德面露惶恐。然後道:「他知道我在這了?」

薛闌珊搖頭道:「不,他並不知道娘在這。爹也不知道。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娘的下落。我雖不知道娘這麼多年藏身至此的緣由但我知道娘這麼做定有這麼做的理由。」

得知金玉樓並不知道自己藏身這裡,靜德鬆了口氣,扶起薛闌珊道:「你剛剛說讓我救蕭安?蕭安怎麼了?」

「他中毒了。」

「中毒?」

「事情是這樣的……」

薛闌珊再次將事情始末一字不差講與靜德聽。靜德聽后道:「我還以為他中了什麼毒,原來是七蟲七花。」

從靜德輕鬆的語氣中薛闌珊聽出了轉機開心道:「這麼說,娘有辦法為世子解毒了?」

靜德自通道:「普通大夫或許解不了七蟲七花之毒。不過在我這就沒有解不了的毒。」

靜德說著從架子上拿下一個錦盒將其打開道:「此乃雪山丑蛤。有了它別說是七蟲七花之毒就算是比七蟲七花毒性強百倍之毒,娘也可保中毒之人平安無憂。」

薛闌珊仔細打量錦盒中丑蛤,白色的皮膚,紅色的雙眸。凹凸不平的身子,既可怕又噁心。

「這東西要如何用?難道是煎了吃?」薛闌珊突覺喉嚨作嘔,不禁皺眉。靜德合上錦盒道:「煎了,豈不浪費了它。若想用它解毒只需將中毒之人的食指放入它口中。到時它自會將中毒之人體內之毒吸入腹中為其解毒。」

「這麼簡單?」薛闌珊似有懷疑,靜德將裝有丑蛤的錦盒交到薛闌珊手裡,自通道:「就這麼簡單。」

薛闌珊看向手中錦盒,靜德接著道:「蕭安醒來定會揭穿你向他下毒一事。為了你們兩個日後能夠長久。娘還有一物要交給你。」

薛闌珊疑惑看去,靜德從架子上又拿下一個錦盒。將其打開道:「此物名為忘念草。服用可忘卻近三個月的記憶。你為蕭安解毒后立刻將此草喂蕭安服下。到時蕭安便會將你向他下毒之事忘的一乾二淨。」

「近三個月記憶?如果是這樣,豈不是連我是誰他都不記得了?」薛闌珊面露難色,靜德道:「這樣豈不更好。忘了你,忘了那個錦繡。一切重新開始。你跟他才會有新的希望。」

「忘了錦繡?」薛闌珊突覺事情也不是那麼糟糕,臉上逐漸露出笑容。「沒錯。忘了錦繡。我跟世子才會有重新開始的機會。沒了錦繡,世子或許就會愛上我了。」

憧憬著將來,薛闌珊越發開心。靜德繼續道:「像錦繡那樣的女子,我想要不是蕭安堅持。以褚南王愛子如命的性格絕不會同意蕭安跟她在一起。換句話說,若是蕭安失憶,褚南王定會趁機將有關錦繡的一切從蕭安生命里清除。只要沒人再提起錦繡。蕭安便不會再記得這個人。這樣你跟蕭安便有了機會。今日你與蕭安躺在一張床上被王府中兩個下人看到。想來明日此事便會傳至街頭巷尾。褚南王是個尊禮數,重臉面的人。他到時定會為了保全王府顏面娶你進門。」

「我真的能嫁進王府?」薛闌珊不敢相信,忍不住問道。靜德微笑道:「我的好女兒。只要是你想要的,為娘都會幫你得到。就算此次你沒能嫁進王府。過後娘也有辦法讓你如願。」

薛闌珊感動落淚。撲到靜德懷中輕喚了一聲「娘。」靜德輕拍薛闌珊肩膀安撫,眼中盡顯慈愛。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