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八

二百一十八

熱門推薦:

三人加快了速度,向著銀河的方向而去。

地點在戰歌要塞西南方向,沿途可以看到西將軍的旗幟,西將軍的人在這裡搜索了一遍。

銀河站在高台上,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她的腳邊躺著一具具「屍體」。

她的手上還拿著一柄沾滿鮮血的短劍,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殺伐之氣。

全部被殺?!

不,應該是昏過去了。

羅伊感覺到這些倒在地上的士兵們,呼吸都變得有些虛弱了,這才放下心來。

西將軍的戰旗,在銀河的切割下,四分五裂。

銀河和西將軍的人交手了,而且還是以一己之力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雖然這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但是羅伊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羅伊?」

銀河看到他們之後,很是鎮定地向他們問好,然後伸手指向了躺在牆角,渾身顫抖的那些重傷的士兵。

「我不知道他們是誰,不過他們這樣欺負我,我也不想讓他們好過。」

謝謝你的解釋。

羅伊在心裡感嘆了一聲,趕緊把這姑娘給拽下了舞台。

銀河這是在踐踏他的腦袋啊!

一張小臉,就像是在說,我從小到大,什麼大風大浪沒有經歷過?

「啪嗒啪嗒」的腳步聲傳來,羅伊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了那面水晶闊劍的旗幟上。

想想也是,西將軍在戰歌壁壘被人欺負的時候,立刻趕過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銀河也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臉上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

她遲疑了片刻,才低下頭,望向了那些已經陷入昏迷的戰士。

「抱歉,羅伊,我沒有做錯什麼吧?」

她不想被人抓起來為所欲為,所以出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多想。

「我也很好奇。」

看到羅伊,西將軍的臉色有些難看。

在給受傷的人療傷時,他皺起了眉頭,看著身受重傷,昏迷不醒的部下。

「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們居然受了這麼重的傷,真是讓人頭疼啊……」

西將軍嘆息一聲,看著銀河的眼神有些複雜:

「姑娘,你能不能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銀河抬頭向羅伊低聲問道。

羅伊沒有推辭,銀河只好又說了一次。

銀河是一個人,而且神神秘秘的,所以被西將軍的人發現之後,就開始懷疑她是不是什麼好東西,要把她捆起來審問。

銀河一再強調,有些士兵的眼睛很不幹凈,這也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的原因。

此時,那名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士兵,面色大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偽裝。

西將軍看著他,用手捂住鮮血淋漓的左臂,低聲對西將軍說了些什麼。

西將軍的眉毛擰在一起,最終嘆了口氣。

「按照我的說法,這和你說的不太一樣……」

在這樣的情況下,西將軍自然是支持他的,並沒有因為羅伊的出現而放過她。

下面的人都在圍觀,相信用不了多久,這件事就會在戰歌壁壘里傳播開來!

一位不配合他的追殺,還對三十多個士兵動手,這對他的聲望打擊很大。

羅伊既然是聖女的人,那就得給點面子。

不過,銀河這種雇傭兵可不是他能容忍的。

西將軍臉色一沉,抬起手:「來人!帶她走。」

「西將軍,請稍等。」

羅伊擺了擺手,說道:「我有一些問題想要問她,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

「五分鐘。」陳曌說道。

西將軍冷冷地說了一句,旁邊的一名下屬撥動了一下懷錶,

開始了倒計時。

「咔噠」一聲,從時鐘上傳來,直入人心。

手錶的聲音很有規律,讓銀河的心都提了起來。

那些士兵輕蔑地看了她一眼,西將軍把她關進了監獄,這個小丫頭,怕是再也見不到太陽了。

西將軍只是讓羅伊和銀河聊了五分鐘而已。

羅伊定了定神,低聲對銀河問道:「你在那些人對你產生懷疑之前,是怎麼做到的?」

柳乾自然是知道答案的,她是去找七彩石的,而且還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雖然很遺憾,但他不得不放棄七彩寶石的消息。

「我要找的是一塊七彩寶石。」

銀河這麼一說,西將軍立刻眯起了眼睛,把她從頭到腳都看了一遍。

「有沒有發現?」

「就是這裡!」

銀河攥緊了拳頭,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原本我已經找到了目標,但這些士兵卻突然現身,將我的行蹤暴露,並且試圖阻止我!」

說著說著,她就來氣,她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說不定還會找到七彩寶石。

可如今,卻被他們給破壞了!

還打了回去!

「如何證明你是清白的?」

西將軍說出了一個關鍵的問題。

「是我吩咐的。」

羅伊回答道,然後對著菲莉亞使了個眼色。

「對,我能給銀河一個清白的證據。」

菲莉亞保證了銀河的安全。

他們二人都是聖女的人,西將軍無論如何都不能置之不理。

不過,當他的目光轉向那些受傷的人時,他的心裡卻是升起了一股怒火。

「不過,她還是太過份了,不能就這樣放過她。」

羅傑斯握緊了拳頭,看向了銀河。

銀河心裡很不是滋味,但她也知道自己錯了,而且西將軍的實力也很強,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

雖然心裡很難過,但她不希望自己的同伴受到牽連,所以她垂頭喪氣地從隊伍里走了出來。

菲莉亞想要攔住她,但是銀河卻輕輕地一躲,她的手臂就被她躲開了。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看到羅伊等人一臉無奈的模樣,西將軍也是鬆了一口氣。

他讓人把銀河捆了起來,這些人手裡都提著一根粗大的鐵鏈,鐵鏈上還殘留著一些乾涸的血跡。

光是這條鐵鏈的重量,就足以把銀河給壓死了。

「西將軍,你就不能饒了他們一命嗎,我覺得銀河並沒有殺人,他們現在只是受了很重的傷,只要找個神父來治療就行了。」

他們看上去很是狼狽,但卻沒有死去,更沒有殘廢。

即便是最嚴重的,最多也就是找個牧師治療一下,等他傷勢好了,就可以立刻去做任務了。

西將軍這是存心為難,他看銀河和自己的交情不錯,就一直纏著她不放。

羅伊覺得自己是個比較護短的人,如果是別人來了,他也不會袖手旁觀。

誰要欺負他,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此事非同小可,我完全可以肯定,這位強大的大小姐身上一定有著某種秘密,說不定就是和七彩寶石有關。」

西將軍的計劃,就是為了七彩石,他也不打算退縮了,哪怕是和羅伊作對。

他對羅伊說:「我認為,如果你錯過了這個機會,你就付不起這個價錢。」

「好吧,羅伊。」

銀河搖了搖頭,她要是能保持鎮定的話,肯定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但那時候,她面對著這些人的挑釁,根本就沒有多想,只是隨手一擊,就讓他們身受重傷。

事情鬧成這樣,只能怪她自己。

一旦坐牢,那就是她的末日。

不管是欠了多少債,又或者是想要她開心的父母,她都不能答應。

銀河絕望的閉上了雙眼,等著自己被捆住,然後被拖走。

羅伊有些理解,這西將軍是打定主意要為自己的手下們報仇了。

說句不好聽的,這事兒誰都有責任。

銀河沒有留手,這是她的錯,但她也不會無緣無故地去招惹別人,肯定是這些士兵主動挑釁她的。

是這些軍人讓銀河失去了目標,現在又要被抓去審訊,這讓她如何不怒?

「羅伊,我們該怎麼辦?」

哈露手持巨劍就要出手,她早就看出這群新人不懷好意,還好自己沒有相信他們。

在她看來,這位西將軍才是真正的危險人物,其他的都是一些雜魚。

「毫無迴旋的餘地?」

羅伊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銀河的面前,毫無懼色地與他對視著。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他們這是要比誰更強。

他見過西將軍讓人帶出來的那條鎖鏈,叫做【禁魔鏈】。

如果把它帶在身上,她將會變成一個普通人。

對於西將軍,羅伊是一點都不相信的,所以他猜測的時候,當然是最邪惡的。

羅伊可不會眼睜睜地看著銀河落入龍潭虎穴。

他要在這裡等著,看看有沒有膽子把銀河給綁架了。

死魂劍的殺機還未從羅伊的心頭消失,他甚至產生了一種感覺,如果自己心念一動,死魂劍就會被拔出。

隨著死亡權柄的不斷提升,他與死魂劍的聯繫也變得更加緊密了。

只要把死魂劍拔出來,哪怕對方是一位傳奇強者,他也絲毫不懼。

羅伊渾身殺意涌動,只要有一絲火花,就足以讓他這個火藥桶爆炸。

西將軍怒極反笑。

「羅伊,你是聖女大人的貼身護衛,要有自知之明!」

羅傑斯的聲音,充滿了一種傳奇強者的威嚴,讓羅伊身邊的空氣都為之凝固,讓他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鏘——!」

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濃濃的怒火和殺機。

哈露的長劍燃燒著熊熊火焰,菲莉亞一把抓住了她的魔杖,把她拉到了自己身邊。

銀河又把匕首抽了出來,而羅伊依舊站在她的身前,背對著她。

銀河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堅定的神色,她下定了決心。

一股可怕的精神力量,轟然爆發!

一瞬間,所有的士兵都被一把看不見的匕首刺入了他們的眉心,刺痛著他們的眼睛。

鮮血從他的臉上流淌下來,滴在地上。

士兵們渾身一顫。

銀河用來對付西將軍的那把短劍,被他一掌拍飛了出去。

看到自己的部下被嚇得毫無還手之力,西將軍勃然大怒。

「放肆!竟敢當著我的面,對我出手!」

一股巨大的威壓襲來,巷子里頓時颳起了一陣大風。

西將軍穩住戰馬,一個翻滾,數百斤的重量,就像是泰山一般。

「咚——!」

羅伊正要拔出世界脈絡劍,忽然聽到身旁傳來一陣輕笑聲。

一種暖洋洋的感覺從心中升起,眾人身上的殺氣也隨之消退了不少。

彷彿是完全的明白了,放下了所有的仇恨。

西將軍很小心,沒有貿然出手。

羅伊看著這道人影,心裡微微一喜。

莉蒂尼在這裡!

聖女抬起手臂,一個璀璨的治療術出現在她的手中。

金色的光輝照耀在受傷的戰士們身上,讓他們的傷勢迅速痊癒,沒有了性命之憂。

「陛下!」

有外人在的時候,她不會直呼對方的名字。

「聖女大人,你不能來,鐘樓上有很多傷員,他們現在最需要你。」

西將軍恨不得立刻把人轟出去。

「如果你看不懂一個女孩子的想法,那就不會有人喜歡你了。」

一片片白色的羽毛從空中飄落。

聖女緩緩落地,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他那一雙金色的眸子里,彷彿有一根蠟燭在燃燒,裡面有無數的星辰在綻放。-

那聖潔的女神,奇迹般地出現了,一頭柔順的金絲捲髮,隨風而動。

柳眸一笑,周身散發出的神聖之氣,照亮了這片天地。

她沒有看西將軍,而是看著羅伊等人,看著一臉委屈的銀河。

說著,她伸手在銀河的臉上掐了一把。

看著銀河一臉緊張的樣子,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好了。」王耀道。

她環顧四周,眸光清澈,淡淡道:

「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我看這個小丫頭沒有任何的異樣,你說是不是?」

西大將軍聽出了聖女話語中的不對勁,微微皺眉。

看來,這位聖女大人,還真沒有這個權利。

雖然聖女那雙金色的眸子裡帶著燦爛的笑容,可他卻感覺不到半點善意。

這是何等的狂妄?!羅傑斯被這個消息嚇了一跳。

作為萊恩四大將軍之一,他對帝國的情況還是很清楚的。

只是,他並不清楚,這個「聖女殿下」,到底是何時,成為了光輝王國的聖女。

在他的記憶里,光輝教會曾經冊封過一位聖女,這是教宗親自冊封的,這是一種特殊的儀式。

每一位死去的聖女,都會被提升為天使。

這是一條【從神之路】,比【傳奇之路】還要高貴。

聖女終於實現了自己光輝教會畢生的目標,也就是【登上神國】。

羅傑斯的記性非常好,他怎麼會錯過這樣的盛事!

一位來歷神秘、態度古怪的「聖女殿下」,忽然冒了出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聖女殿下請吃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聖女殿下請吃藥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一十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