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

二百二十

熱門推薦:

他曾經和命運之箭交過手,深知這一擊的難度。

一種是另闢蹊徑,將真理神術與箭矢分離。

否則的話,他將不得不面對這個被真理扭曲的世界。

對於這個世界,真相就是絕對的,而不是真理,就是與整個世界為敵。

如果真理把1+1變成3,那大家就只能做出兩種選擇:

1:認同1+1=3是對的;

2:與世人為敵。

在真理的歪曲下,1+1肯定是3。

一招就將骨龍打成重傷,羅伊這才放下心來,目光在眾人身上掃過。

「是不是遲到了?」

「晚了!」西雅臉色一沉。

哈露苦笑一聲,她身上的傷勢雖然恢復了,但也快到極限了。

哈露沒有因為骨龍的威脅而生氣,有的只是一種說不出的驚恐。

菲莉亞對他們的保護,簡直是無微不至。

「怎麼樣,羅伊?」

菲莉亞果然是最體貼的,她雖然身體很弱,但還是跑過來關心羅伊。

「英雄不會出事的。」

羅伊哼哼唧唧地摸著她的頭,一副摸貓摸狗的樣子,氣得菲莉亞都要咬他一口了。

在戰鬥還沒有結束的時候,他掏出一大把的金幣,撒向了空中。

【正面,獲得特效:聖光、天啟、鎮定、煉金之好運、星雲之謎、天象、星辰術徽記、領袖氣質、勇者、聖劍使、救世主、末日之種】

似乎是在說,什麼BUFF?

感受著體內的魔力流轉,羅伊信心十足。

獲得了一個好BUFF,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凈化,這是一種天大的幸運。

【隨機之魘】一出,安格列的精神力就消耗了大半。

在這場戰鬥中,他們的體力消耗應該會有所減輕。

羅伊又掏出了一根血祭箭,真理之力飛快地蔓延開來。

他的神術並不是每個月只能施展一次,只要他的精神力足夠,就可以施展。

骨龍還沒死,這個時候可不能掉以輕心。

羅伊保持著詛咒魔眼,讓他可以看到一些肉眼無法看到的東西。

詛咒魔眼和命運之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同樣是致人於死地,但對於精神力的消耗卻是不同的。

由於「蓄力」的時間比較長,所以他的精神力消耗並不大。

而詛咒魔眼,卻是可以在一瞬間施展出來。

其他的技能,不管是【未來顯化】、【詛咒之眼】、【災難剪除】,都會在第一時間生效。

只是,能否負擔得起魔眼所需要的精神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羅伊的詛咒魔眼,一般都是用在一些很精細的地方,比如破開屏障,或者是斬斷什麼的。

說到底,還是因為他的精神力不夠。

他無法承受直接摧毀這支命運之箭所需要的精神力,所以他選擇了後撤,斬斷了神術與箭矢之間的聯繫。

而眼前的局面,也是如此。

羅伊再厲害,也不可能靠著自己的實力,用咒死魔眼幹掉骨龍。

哪怕是對著骨龍的雙翼施展了一次死亡,也難以辦到。

可是,命運之箭,卻能將其部分殺死。

這一次,輪到了他的運氣了。

時過境遷。

這一次,就是他施展命運之箭的時候了!

「嗷——!」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

骨龍突然朝著羅伊沖了過來,周圍的亡靈魔力驟然暴漲,那種徹骨的寒意,將周圍的一切都凍結成了冰塊。

羅伊周身有光芒閃爍,這是他唯一的錯誤神術,也是他的神術,也是他自己的!

種種BUFF疊加在一起,羅伊的思維變得無比的清醒。

他眼前的世界,似乎有了一種重疊的感覺,那頭骨龍接下來的動作,還有方圓百里的情況,全部都在他的感應之中。

「好強……」他喃喃自語。

西雅一臉懵逼。

占星讓她擁有了超乎尋常的感知,西雅最先察覺到羅伊的不對勁,因為他一下子就變得這麼大了!

這一刻的羅伊,讓她有種如天上繁星般的錯覺。

她的眼睛里有了一抹瞭然。

西雅見識廣博,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

羅伊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竟然把自己的等級提升了,從人變成了【星】。

這是一種傳說,一種可以載入史冊,被稱為【破命者】的奇迹。

這簡直就是不可複製的奇迹,一位掌握了自己命運之星的傳奇!

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

羅伊雖然還沒有達到傳奇境界,但他卻擁有了五六種類似於【破命者】的特殊能力!

實力沒有變化,實力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一支隨緣之箭,沒有人能夠逃脫。」

羅伊淡淡地說了一句,然後鬆開了手。

骨龍在骷髏海洋中狂奔,轉眼間就到了羅伊百米外。

但在【隨機之魘】的幫助下,這支命運之箭正在緩慢而穩定的扭轉著自己的命運。

瞬間就將骨龍的腦袋洞穿。

「咔——」一聲脆響,無堅不摧的骨龍,就這麼被一根細小的弩箭撕碎了。

第一個被撲滅的,便是他的魂焰。

就像沙灘上的砂鍋,在洶湧的浪潮中,毫無反抗之力。

只有菲莉亞等人,才能看到這一幕。

而那些僥倖活著的人,更是一點面子都不要了。

在羅伊與骨龍纏鬥的時候,他們已經悄悄地來到了那座有著七彩石殿的大門前。

一群人興高采烈地推開了房門,準備去偷羅伊的戰利品。

經過一番苦戰,他們總算是逃過一劫,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劫後餘生的喜悅。

他們爭相進入宮殿,想要將裡面的寶物據為己有,享受榮華富貴。

然後,他就看到了大殿中的景象。

大殿內,一股狂風吹來,吹散了所有人的熱情。

他們的神情,從欣喜,到震驚,再到最後,完全的凝固了。

有不敢置信,有恐懼,有疑惑,有憤怒。

他們的神情很是複雜。

「沒,沒!」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

深淵裂縫……

【虹光石】是用來修複位面的,是一座由天使們建造的白玉宮殿。

據說裡面盛產各種珍貴的寶石和魔法材料,足以供人用一生。

無名戰士的神器,就在一個寶箱之中,裡面有著【星界之秘】的知識。

如果能找到白玉神殿,那就是七彩寶石,還有無數的寶藏。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怎麼會?!」

憤怒的傭兵們將房間里的所有房門全部砸碎,然而,二層和密室內,卻是一片寂靜。

這座宮殿就像是一具美麗的軀殼,裡面什麼都沒有,就連天花板上也有幾個窟窿。

這哪裡是什麼神廟啊!也就比遺迹好那麼一點點!

傭兵氣急敗壞的看著四周,他可不想自己的冒險之旅,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空蕩蕩的大廳里,原本擺放著七彩寶石的高台,此時卻是空蕩蕩的。

果然沒有彩虹石!他們所有的計劃都失敗了!

「真的假的?」菲莉亞驚恐地四下尋找著,「開什麼玩笑?!」

開什麼玩笑!

「……」霍眠:「……」

西雅的臉色變得很難看:「上當了。」

「我沒有古卷,也沒有寶石!」

哈露長長吐出一口氣,他們千里迢迢而來,斬殺了那麼多的妖獸,結果卻是一無所獲?!

也難怪他們會這麼憤怒,就連羅伊此刻都皺起了眉頭。

他完全搞不懂,這消息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就算他們找錯了地方,那些傭兵也不可能看錯!

這些人來這裡就是為了賺錢,只要有人被騙,他們就不會上當。

然而,傭兵們的臉色也很難看,他們日夜兼程,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與此同時,羅伊也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而且是很嚴肅的事情。

「你給我聽好了。」

他招來菲莉亞等人,輕聲道:

「彩虹石不見了,這道結界最多還能支撐十多天,要是找不到,就會被深淵入侵。」

「許多人都要遭殃了。」

菲莉亞聽懂了羅伊的話,緊張地瞪大了眼睛,聲音也變得沙啞起來。

沒錯。

按照薇拉所說,他們的時間並不多。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尋找七彩石!

或許,從深淵裂縫裡出來,再去戰歌壁壘看看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可無論他如何努力,都如同沒頭的蒼蠅一般。

還是說……羅伊心中一動!

「才一塊?現在它不見了,是不是就沒有別的辦法了?」他說。

西雅緩緩搖了搖頭:

「很抱歉,這道深淵裂縫和彩虹石是有聯繫的,我們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修復,或者是……等待深淵的入侵。」

「用時間倒流吧。」

羅伊看了她一眼。

「不能,我剛剛嘗試了一次,受到了很大的干擾!」

西雅說著,一縷鮮血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

她皺著眉頭,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突然劇烈的咳嗽了一聲,手心裡一片血紅。

「受到了反噬,需要靜養。」

「分心?」

羅伊發現了這句話。

「是的。」

西雅的話語,讓所有人都愣住了,她皺起了眉頭,原本明亮的雙眸,此時變得暗淡。

「我們用了很多方法,但都失敗了,我不相信自己的知識會這麼差,這裡面肯定有神明的影子。」

「神性……」雷林喃喃自語。

羅伊琢磨了一下,問道:「如果是和神性有關的話,時間倒流術就不管用了?」

「聰明。」葉伏天笑了笑。

這是個大問題啊。

要麼是魔神,要麼就是【真理的魔神】,他覺得自己的降臨都快要發狂了,干出這樣的事情也不奇怪。

「走吧,我們先在這座神廟轉轉,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

對於這些天使,羅伊並沒有太多的敬意,他在神廟裡面翻了翻,然後在牆上敲了幾下,試圖找到幾個隱蔽的地方。

而那些傭兵們就更加賣力了,他們甚至已經開始拆卸起了牆壁。

即便沒有得到,也要將這堵玉壁搬回來,然後再賣出去。

羅伊拍了拍樓梯上的灰塵,原本是用來裝劍的,現在卻變成了一把劍的形狀。

看樣子,這裡是不久前才被人挖走的。

不止是這一處,還有著同樣的塵埃。

如果說這座神廟一開始就是一片空白,那麼這一片塵埃也不會如此整齊。

羅伊走在這條四通八達的神廟走廊上,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名年輕的女子身上。

他的臉色雖然不好看,但還是露出了一副和煦的微笑。

薇拉急匆匆的跑了過來,她的裙子在風中飄蕩,臉上帶著一絲焦急。

「大人!老子閑的蛋疼!」

她拉著羅伊的手,用一種撒嬌的口吻說道。

她身上總有一種淡淡的香氣,沁人心脾。

這是兩人的協議,羅伊要麼自己去,要麼就返回團隊。

而薇拉想要見到他,也是可以不經過他的允許就直接來找他的。

薇拉用了什麼樣的方法,才能發現他的,羅伊也不清楚,但只要她沒有惡意,羅伊就能接受。

他可不想把這位客人給得罪了,萬一彩虹石還沒找到,整個深淵裂縫的人都被薇拉給殺了,那可就太好笑了。

他可沒辦法笑。

羅伊看得出來,薇拉是來找自己的,並沒有什麼別的想法,於是就讓她跟了上去,然後自己在這座神廟裡面尋找了起來。

「羅伊,我感覺到了光輝神性,但是很奇怪,和我所知道的完全不同。」

菲莉亞注意到了異樣,一道巨大的刀痕在金色光柱上留下了一條十餘米長的裂縫。

羅伊只是稍微靠近一點,就能感受到一種難以忍受的炙熱。

這一劍,彷彿烈日當空,烈日當空。

「怎麼回事?」

「天使之手!」

菲莉亞的表情有些複雜:

「一名天使與其他存在戰鬥,將神廟破壞得不輕,你看這片區域,到處都是坑坑窪窪,光輝神性在裡面默默流動,所以這裡才會這麼熱。」

「哪裡不對?」

羅伊有些搞不懂,這不過是一次打鬥而已,只要他願意,就算是哈露來了,也能在牆壁上劃出一條焦黑的痕迹。

沒有了外界的補給,神性遲早會消失,而精神和魔力也會逐漸消散。

「這種情況,有的是天使,有的則是非常詭異!」

菲莉亞的眼睛里全是疑惑,羅伊覺得她應該是受到了驚嚇,見到了什麼顛覆自己認知的事情。

他伸出手,輕輕揉揉菲莉亞的頭髮,讓她平靜下來。

菲莉亞抬起頭來,輕聲說道:

「有一些劍痕,看上去並不是天使的模樣,因為它們的性格都比較純粹,所以劍痕里沒有任何的負面情緒。」

「但是?」陳小北問道。

羅伊替她解釋道,菲莉亞說的那些話,都是很有代表性的,通常都是最後一個「不過」。

這道劍痕到底是怎麼回事?

羅伊也不催促,而是耐心地等著菲莉亞回神。

「但是,這裡也是如此!」

菲莉亞用手指輕輕摩挲著金色柱子上的刀痕,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會這樣?劍痕中的負面情緒,怎麼會如此之多?這不是天使嗎?而且,他施展了光輝神術,也就罷了,怎麼會有一個帶著仇恨的天使出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聖女殿下請吃藥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聖女殿下請吃藥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二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