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五 怪物小隊

一百二十五 怪物小隊

嘭!沒過太多時間,一直鐮鼬龍屍體從天而降,落在洞口處。

怨角將行進聲響壓到最低,來到洞口查看。

看到鐮鼬龍全身,就只有脖頸上的一處割痕,不由得泛起疑。

感到前爪上一片濕潤,低頭看到是口水流了一大灘,怨角也不再糾結,張嘴叼起鐮鼬龍背脊,就走入到山洞中。

咔吱!吱啦!嗖!唔唔唔

一陣撕扯吞咽聲傳出,持續很短時間后悄然結束。

嘭!一隻精靈鹿從高空墜下。

怨角再次出來查看,又是頸部一擊斃命。

李凡見到夜夜已經熟悉了任務流程,便開始跟小隊輪流值守監視。

畢竟百龍夜行后,城防戰鬥還是要適當參與一下的,面對洶湧的怪物潮沒有充分休息可不行。

時間一點點過去,舉著望遠鏡的迪露眼皮越發沉重。

「夜夜好厲害喵,洞口的屍體越來越多啊!越來越越多!」

察覺到不對勁的迪露,猛然跳起。

獵食效率當然是越高越好,但此時七八隻怪物屍體堆在洞口,任誰了都會覺得洞內有異常。

此時叼著一隻毒狗龍屍體的夜夜,正好從上空經過。

「夜夜!不要在丟啦喵!」

披著綠野偽裝網的迪露,在地面揮舞貓爪提醒說。

夜夜一個俯衝落到其旁邊,迪露試著學習的李凡樣子,以形體加語言表達含義。

似懂非懂的夜夜,歪著腦袋聽了半天,叼著毒狗龍屍體,一蹦一跳進了樹叢。

「就是這樣喵!不然怪物屍體堆積在一起太顯眼了。」

迪露認可說。

咕咕!領會意圖的夜夜飛到洞口,開始將堆積的怪物屍體逐個拖離。

第一次沒事,第二次沒事,第三次剛叼起鐮鼬龍屍體朝後拖住時。

月光忽然被遮擋,三道匯聚在一起的巨大陰影,將夜夜籠罩其中。

夜夜緩緩抬頭查看,赤紅圓眼中滿是震驚。

「啊?夜夜被怨角,李哥,夕夕帶入洞穴中里了!」

「是啊喵!快想辦法救救夜夜!」

迪露抓著李凡胳膊呼喊說。

「應該沒事的,這三兄弟里兩個都是自己人,夜夜肯定是安全的。」

李凡鑽出睡袋,從背包里找出掌機,夜夜像素圖標此時正在微微打顫,單側羽翼揚起,將喙部遮住。

查看狀態后,對比平常多了負面狀態,一個是畏懼,還有一個是臭氣侵襲。

臭氣那來的哦,三隻五星怪物吃喝拉撒都在裡面,不臭就怪了。

這倒提醒我了,村防衛隊里肯定有能聞出怨虎龍糞便的人,得找巨猩幫忙掩蓋一下。

不多時,巨猩警惕探進到洞口,品了品飄散出的濃重味道,有些讚賞點了下頭。

噗嘰!噗嘰!

略施身手,洞口處很快黃霧飄蕩。

「不錯,怨虎龍的氣味一旦被掩蓋后,村防衛隊再盡職,也不可能進去查看了哎,怎麼起風了?」

大風吹過山林,樹木微微側彎。

李凡用手壓住隨風亂擺的頭髮,眯眼抬頭觀望,發現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

原本向上開散的黃霧,此時被風勢裹挾,全部湧入到了洞口裡。

「巨猩停下!再拉就出事了。」

李凡連忙呼喊。

於狂風中蹲坑的巨猩吸了吸鼻子,起身迅速逃離。

看到黃霧不斷朝向洞內猛灌,李凡難色越發難看。

不過拿出掌機查看時,結果卻讓其意外。

雷哥,夕夕,夜夜的確都遭受了重度臭氣侵襲,但情緒上竟然都比較穩定。

難道是平常已經聞習慣,體內產生抗性了?

李凡結合自身感受,給出推測。

不多時,怨角昂首闊步的走出,回望洞內一眼后,來到樹叢前突然低頭乾嘔了起來。

感知到雷哥,夕夕,夜夜出洞,怨角立馬仰頭,恢復如常。

夜夜起飛到了半空,怨角低吼一聲。

「怨角說的什麼喵?」

爬伏的迪露問向身旁的李凡。

「它說四弟加油。」

第二天,天氣晴朗,城防戰意還在緊鑼密鼓的進行籌備。

小隊對於翡葉要塞地形,開始進行實地探尋。

這樣來有兩個好處,一是真有霸主怪物帶隊衝鋒,小隊能循迅速趕往關口所在點,進行迎擊。

二來給怨角的捕獲,定製一個可行性比較高的計劃。

李凡找到村防衛隊長攀談了一番,得知以往即便是霸主怪物,基本也就衝到第二道關口。

原因是霸主的確會引領怪物,但並不會展開搏命拼殺,只要不給對方登上城牆的機會,還是有極大概率能夠抵禦的。

李凡當場將相關信息記錄到本子上。

「不愧是首席獵人,連城防相關信息都要記載下來。」

看著遠去的小隊,村防衛隊長不由發出感嘆。

上午實地調查,下午研究捕獲計劃,傍晚時分,兩個初步方案終於出爐。

城牆甬道上的簡易營帳內,迪露翻看李凡寫好的方案,越發的疑惑。

「計劃一,三英戰呂布,計劃二,無間道這些都是什麼含義喵?」

正在吃飯的李凡咽下一塊獸肉,講解說:「怨角最終目跟百龍夜行其他怪一樣,但表現出來的狀態卻截然相反,好像在有意破壞一樣,白天從村防衛隊長那了解到,怨虎龍不僅讓村防衛隊頭疼,在怪物那邊同樣不受待見,以前還出現過三方戰鬥的場景。」

村防衛隊懼怕怨虎龍,一是蹬踏鬼火團的跳躍能力,對城牆頂部有很大威脅。

二就是怨虎龍的大肆殺戮,會在驅趕怪物潮的同時,讓低星怪物陷入驚恐,導致出現不可控的分流。

這對集中火力轟殺的城防戰役來說,是十分不利的。

李凡喝了口濃湯,繼續講解。

「如果有霸主個體出現,我的計劃就是引導三兄弟跟霸主個體交手,霸主引領那麼多怪物,加上自身戰鬥力超群,我想三兄弟應該不是對手,等到怨角陷入苦戰,性命堪憂時,咱們小隊就該登場了。」

「好有創意的方案喵,無間道呢?」

迪露詢問說。

「這個方案就比較陰險了,如果這個百龍夜行沒有霸主個體出現,夕夕會在怨角最危難時,從背後出手將其重創,雷哥這個時候會戰出來,掩護怨角逃走,之後還是咱們登場,假裝挾持雷哥進行脅迫,到時候怨角出於義氣,大概率會甘願屈服的。」

「這感覺命運都被掌控,太恐怖了喵!」

迪露有點心疼起來怨角了。

「這只是初步方案,還有很多需要研究的地方為了保險起見,想辦法讓頑皮也加入進去。」

李凡當即又有了新的展望。

來到洞口遠處觀測點,替班尤多拉。

深夜時,怨角出來放風,順便乾嘔。

通過一天的適應,黃霧對其影響正在逐漸減輕。

從經常散步的山崖邊走過時,怨角忽然發覺下方有條趴到地面的雄火龍。

怨角輕巧的從崖頂躍下,來到裝死的頑皮旁邊,不斷繞行觀望。

確認沒什麼威脅,怨角發出一聲低吼。

頑皮趴地的腦袋微微抬起,口中咳出兩團黑煙,顯得極為虛弱。

放在往常,這肯定就是大自然饋贈了。

但怨角想起正在不斷長大的團隊,幾下攀越,便回到了懸頂。

不多時,夕夕跟雷哥全部出動,再盡量不發出聲響的情況下,將頑皮拖入到了洞內。

第二天,李凡換班回到營帳內休息,沒睡多長時間,迪露就急匆匆的找了過來。

說有一隻蝕龍蟲圍繞自己晃來晃去,但完全理解不了對方要告知的含義。

李凡趕了現場,通過解讀才知道,原來意氣風發的怨角,覺得小隊如此強力,便要更換藏匿洞穴。

本來是要在第二道關口展開行動,現在臨時要去第一道關口,埋伏了。

「換個球啊,你的潛伏現在都沒暴露,得力幹將還越來越多,都是我在替你負重前行啊。」

李凡也是無奈。

第一道關口的怪物的確是最多的,但由於沒經受到城防攻擊,怪物自身狀態也是最好的。

所以獵食難度以會有很大提升。

另外最重要的一點,第一道關口在城防計劃里,是可以被攻破。

也就是說怪物潮在第一道關口前的聚集時間,是極為有限的。

地勢收窄的第二道關口,是村防衛隊必須要死守的,因為怪物潮一旦衝到第三道關口,那對炎火村來說就是存亡之戰了。

沒誰願意冒這個險。

所以第二關口前超長的留存時間,也就給捕獲計劃了充分保障。

畢竟翡葉要塞除了關口之外的區域,在地勢上並不算太窄下。

在怪物洶湧奔襲的複雜環境中,只有長期聚集,才能給三兄弟對戰霸主個體創造條件。

「我得想個辦法,阻止怨角」

李凡摸著下巴說。

雖然表現的不太情願,但雷哥還是跟著怨角,順著山路一陣潛行,來到第一道關口查看情況。

轟!轟!轟!

聽著不斷響起的轟鳴聲,怨角越發感到疑惑。

找到處高地,對向第一道關口展開觀望,眼前場景頓時讓怨角愣住。

山體表面的洞穴內,此時火光衝天。

此時關口城牆頂部,仍舊有火炮不斷調整方位,在進行持續轟擊。

「竟然目擊到了泡狐龍跟雌火龍潛藏山洞,不知道前哨沒能察覺回傳,還是怪物開闢新的行進路線,真是讓人費解。」

指揮攻擊的村防衛隊長,此時正倍感疑惑。

嗷!怨角見狀,陰狠的吼叫了一聲,轉身開始折返。

第二關口的藏匿山洞。

在淡淡的黃霧漂浮中,岩壁一側,雷哥,夕夕,夜夜,頑皮此時正站成一排。

嗷!嗷!嗷!

來回踱步的怨虎龍,前臂出鬼火噴發,槍翼不斷甩動,顯得極為憤怒。

「說的什麼喵?」

腦袋從洞口側邊冒出的迪露,問向李凡。

「怨角說我們中間有個叛徒,今天我必須要找出來,如果不能證明自己,就只能以血相見了。」

窺視中的李凡進行翻譯。

怨角來到雷哥面前駐足,雷哥仰著腦袋,表現極為堅定的同時,引導剩餘不多的蝕龍蟲在周身環繞飛行。

像是在表明,我的蝕龍蟲因潛伏折損大半,難道這還不足以證明么。

怨角有些動容低吼了一聲,接著來到夕夕身前。

夕夕不忿的發出低吼,冒著電光的鉗尾甩動到了身前。

嗡!翠綠戰艦刀從頭冠上湧現,將整個洞穴映照成了綠色。

接著頭冠高高揚起,朝向鉗尾斬去。

噗嚓!怨角無懼鉗尾散發的電光,將一隻前爪搭在了上面。

面對斬尾證明自己的夕夕,怨角給出了認可的吼聲。

來到夜夜面前時,夜夜先是與其對視了片刻,接著翅膀微展,身體有跡可循的緩緩晃動。

怨角兇狠審視的目光,逐漸變得迷離了起來。

嗷嗷

「怨角竟然誇夜夜帥氣不會是叛徒,看來是被催眠了。」

李凡有些驚奇的說。

「夜夜是很帥氣啊喵呃!什麼情況!」

迪露驚醒搖頭,感覺由於看的太認真,自身也被影響到了。

接下來怨角來到了頑皮身前。

頑皮思索許久,也是沒能給出回應。

怨角見狀,眼中閃出一絲銳光。

嗷!嗷!

「在第一道關口引發騷亂的怪物里,正好有一隻雌火龍,這你如何解釋?」

李凡翻譯完,也只能無奈掏出精靈球,準備展開營救。

頑皮張開嘴,試探性的吼了一聲,聽的李凡跟怨角都愣住了。

「頑皮說的什麼喵?」

「頑皮說妻子小笨蛋也想加入,趕來途中因為不熟悉環境,不小心才引起騷亂的。」

嗷!嗷

怨角仰頭大叫,顯得很是暢快。

「這麼高興,它同意了喵?」

迪露興奮的問。

「沒有,它讓頑皮儘快離婚,說雌火龍只會影響頑皮更進一步,距離完成使命越來越遠。」

「還真性情古怪的個體喵。」

迪露輕嘆說。

「可能曾經被傷得太深了吧,不過越是這樣的怨虎龍個體,就越容易達到族群的頂點。」

李凡告知說。

嗷!頑皮揚起腦袋,吼聲隨即變得認真了起來。

顯然即便是做卧底,也絕對不會妥協。

雷哥見狀無奈嘆氣,不過怨角並沒在意,只是輕描淡寫的吼了一聲,就結束了調查。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帶著精靈球勇闖怪獵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帶著精靈球勇闖怪獵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二十五 怪物小隊

%